第178章 毒树之果
  • 王之盛宴
  • 梦骁尧.QD
  • 2097字
  • 2016-08-27 21:01:47

异端审判庭监狱。

最深处的牢房中。

一个几近奄奄一息的犯人被紧紧地捆绑在一根铜柱上,嘴角处缓缓流出的鲜血滴在束缚身体的铁链上,染成一片殷红。

一名狱卒右手握长鞭,左手叉腰,虎视眈眈地看着那个一声不吭的犯人。

“到底说不说!”

狱卒一鞭子抽在犯人的身上,咬牙切齿地问道。

“不…说……”

犯人受了一鞭后,闷哼一声,艰难地从嘴里吐出了这两个字。

“该死的,这孙子死到临头了,还这么嘴硬!”

“老三,你这样是没用的。”突然,旁边一个狱卒插嘴道,“把鞭子放下,让我来。”

他嘴角掀起一丝冷笑,一抹寒意从眼底迅速涌出。

他走到旁边滋滋冒火星的铁炉中,拿起一块烙铁,冷笑着说道:

“这次看你还敢嘴硬。”

他拿着那块滚烫的烙铁,走到铜柱旁边。

“只要你一句话说出来,就不必受这等苦了。你说说,你这又是何必呢?”

犯人听后,冷笑一声,布满血迹的脸上露出一道嘲讽的笑意。

“我就算是死,也不会说半句话来帮助你们这些乱臣贼子。”

“哼,好一个乱臣贼子啊!”狱卒冷笑着,将手中的烙铁重重地印在犯人裸露的胸膛上。

“啊!”

犯人倒吸了一口冷气,痛苦地呻吟着,扭动着伤痕累累的躯体。狱卒正好将烙铁印在了犯人胸膛的一道伤口上,滚烫的烙铁刺激着狭长的伤口,鲜血再次不止地从伤口中凅凅流出。

“你说不说!”

狱卒将烙铁挪走,随手扔到地上,走到铜柱侧面,冲着犯人暴吼道。

“不说……死…死也不说……”

话音刚落,他的头便一歪,在身躯未尽的痛苦中昏了过去。

老三冲上来,拳头狠狠地捶打在那名狱卒身上。

“老五!你都把人整死了,还怎么让他说!”

老五转过身去,一巴掌打在老三的脸上。

“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东西!”

老三用手捂着被打的脸,怒吼道:

“你个混蛋!你说啊,老子看你怎么让他开口招供!”

老五一转身,坐在旁边的木椅上,拿起摆放在木桌上的笔,在白纸上迅速地书写着。

然后,他从桌上拿起那张纸,和一个装有红色印泥的小盘,走到犯人面前。

“这次,就是你死了,也会开口的。”

他使劲扳起犯人冰冷的手指,将印泥重重地按在手指上。

接着,他将那张纸按在沾了印泥的手指上。在纸的右下方,出现了一个清晰的红色指印。

“微臣王广,承认所犯下的谋逆罪行,并指控今炽天机关机关长兼左将军梦烟云参与此次谋反。”

老五得意地读出纸上所写的内容,看着那右下角的指印,脸上露出欣喜的笑容。

他走向牢门,还走到老三面前,故意地抖了抖那张他们眼中重要的“呈堂证供”。

“这回,梦烟云那家伙,就算再受皇上恩宠,也难逃一死了!”

他得意地笑着,嘴里轻哼着小曲儿,走出异端审判庭监狱。

外面明媚的阳光照在他身上,习惯于异端审判庭监狱阴暗潮湿环境的他,刚一出来,倒有些不太适应。不过这并无大碍,因为这点小事并不影响他现在的好心情。

他走出异端审判庭,顺着那条少人有知的小路,轻车熟路地来到那个熟悉的府邸上。

神威侯府。

他走进神威侯府宽阔的大院里,神威侯府上的侍女此时正在大院中忙碌地打扫着。若是平常,他一定会在院落中逗留一小会,欣赏那些貌美如花的侍女,心里幻想着自己和她们中的一个在一起泛舟湖上时的旖旎风光,在沉鱼落雁的秀色中好好的饱餐一顿。

但今天,手握“呈堂证供”的他显然并没有那个兴趣,因为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完成。这件事虽然微不足道,但一旦成功,必将重整整个炽天帝国的秩序。

正当他要进入府上的时候,被门口两名手握长枪的护卫拦在了门外。

“什么人!”一名护卫神色严肃地问道。

他笑了笑,说道:“请二位禀报侯爷,就说我是异端审判庭监狱中的狱卒祝老五,有要事相见。”

那名侍卫听后,立即进去禀报神威侯。不一会儿就从府中走出,对祝老五说道:

“进去吧。”

祝老五依旧是那副不正经的嬉皮笑脸的模样,说道:“谢谢两位大爷。”

说罢,他走了进去。

他在一间卧房中找到了神威侯狄英。此时的神威侯,正将一个风姿绰约的妩媚女人搂在自己的怀里,不停地挑逗着怀中的温香软玉。

祝老五敲了敲门,听到狄英说的“进来吧”,祝老五才轻轻地打开门,走进卧房中。

“大人,事情全都办妥了。”

祝老五从怀里拿出那张印有王广手印的纸,递给了狄英。

狄英接过那张纸,仔细地阅读着上面的内容,最后看到右下角那一枚红色的指印后才做出了确定。

“好,做得好!”

狄英将那张“呈堂证供”装进须弥戒中,指着祝老五,吩咐下人道:“去去去,给他拿五十两银子。”然后又继续投入到花天酒地之中。

“这个老家伙,早晚有一天会死在女人的手里。”祝老五在心中默默地咒骂道。

祝老五领了那五十两银子之后,迅速离开了神威侯府。他准备找一家酒馆,用这五十两银子好好地喝上一顿。

他走在大街上,心里盘算着要买哪些酒,再买一些菜边吃边喝,脸上还不时地露出得意的笑容。

“这五十两银子,可够我喝上一夜的了。”

祝老五满心欢喜,他实在是想不到世界上居然还能有这么好的事情。

然而,他脸上的笑容,却在一瞬间永远地定格在脸庞上。

一道锋利的刀片,割断了他喉咙处的血管。血液从伤口中喷出,染红了他脚下的土地,也染红了他那永恒的笑容。

一名黑衣人走到祝老五的面前,低头看着那双仍然没有闭上的双眼。

“不用担心,你的那位同僚,我们也会杀死的。侯爷吩咐,知道这件事的外人,一律杀人灭口。”

“你就当,是你毒树之果的报应吧。”

说罢,黑衣刺客便扬长而去,只留下祝老五那具渐渐冰冷的尸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