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 心魔
  • 王之盛宴
  • 梦骁尧.QD
  • 2048字
  • 2016-08-22 22:53:57

亚斯兰海港。

海浪依旧和平常一样汹涌,拍击着岸边的一块块礁石。这是亚斯兰海的清晨,渔夫们在这个时候出海打渔,在波澜壮阔的海上度过平凡的一天。

海边的一座木屋中。

这位被酒保称为“傲先生”的渔夫,却没有像往常一样出海打渔,而是躺在老旧的床上,眼睛看着房顶,望得出神。

他一伸手,拿过立在地上的酒瓶,痛饮着瓶中的烈酒。

烈酒顺着喉咙流入,他感到体内的旧伤火辣辣地疼,他知道酒会加剧这该死的强势,但他依然像以前一样不顾身体、酗酒成性,然后在深夜里忍受这痛苦的煎熬。

“这该死的疼起来还真是种折磨。”

渔夫将空酒瓶随手扔到地上,手掌下意识地握紧成拳,狠命地捶打着身下的床。也许这样做,能让他的疼痛缓解,感觉到好一点。

他再也忍受不了那种钻心般的疼痛,身下的床在捶打下出现塌陷的部位。他将身上的粗布上衣使劲撕开,露出****的胸膛。

若是此时木屋中有人,就会看到,渔夫那充满力量感的胸膛上纹着一只展翅高飞的雄鹰,上面一道狭长的伤疤令人触目惊心。

这道伤疤,是一场旷世大战给他留下的纪念,代表着他最不愿意提及的一段往事。他的梦中总是会出现十年前的那个场景,尽管已经过去了十年,但那个场景仍然令他感到毛骨悚然。

他清楚地记得,在那场战斗中,他虽然用战锤打碎对手了铠甲,将手中锋利的钢刀送进了对手的体内,但却在战斗后失去了原本拥有的一切。

他的手因为身体脱力而重重地摔到床上,那种疼痛让他脑子里一片空白,从床上滚落下来。

然而他却对此全然不知。他左手扶着床沿,支撑着自己从地上缓缓地站起身来。

“这该死的!”

渔夫咒骂着,同时手指一抹须弥戒,从须弥戒中取出一块特制的暗红色令牌。

这是上一次在酒馆里,那个自称是大悲天之主的人给他的。

“大悲天?哼,本座纵横浩瀚大陆的时候,这个大悲天之主还不知道躲在那个角落里呢!”渔夫嘲讽道。

上一次在酒馆里,邙天告诉他,拿着这块令牌,到菩提山脉,就能够被山中的执法队弟子,带到大悲天的无上菩提殿中。

“去试试吗?”他听到自己轻笑了一声,说出了这句话。

“那就去试试吧。”

最终,他下定决心前往菩提山脉,前去会一会那个大悲天之主。

他从须弥戒中取出一件黑色的斗篷,披在身上,戴上巨大的兜帽,右手握紧令牌,运转起体内澎湃的元气,撕裂虚空,进入空间裂缝中。

……

与此同时。

深渊世界。

一面元气水镜静静地漂浮在半空中,水镜的那一头,是正处于虚空之中的渔夫,水镜的另一边,则是身着一件暗红色长袍的邙天。

“他果然听了你的话。”

邙天旁边,一个体格强壮的人对他说道。

邙天旁边的这个人,强壮无比,背上背着一把黑色巨剑,巨剑的剑柄上缠绕着拇指粗细的铁链,长度有大约一米。作战时,他总是习惯将铁链缠绕在手臂上,手掌握住剑柄,进行对敌人的攻击。

而这个背负巨剑的人,是浩瀚大陆上的一流强者,由于惯用一把巨剑,所以被人们称为“巨剑尊者”。

邙天笑了笑,说道:“十年前的那场战斗,对他来说的确是个磨难,他作为胜利者却在最后失去了本来拥有的一切。”

“包括那个女人。”邙天补充道。

巨剑尊者听后,轻叹了口气,好像是表达对渔夫的同情。

“那个女人,从那时起,就已经成了他真正的心魔了。”

邙天听了这话,表示同意的点了点头。

“可怜人。”他说道。

深渊世界中,能量飞快地流动着。这里所蕴含的能量多种多样,空气中存在着数以万计的元气粒子,还有少许龙血和帝皇之血粒子。而深渊世界的深处,却没有以上三种能量粒子出现,最深处充斥着无尽的暗黑力量,比起控制远古神众的暗黑本源,可谓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邙天运转着体内的元气,吸收着零散在外界的元气粒子。

“炽天和西戎那场仗,想必已经打完了。”邙天说道。

“你之前和西戎首领达成了统一战线,最后为什么不出动大悲天之力帮助西戎?”巨剑尊者问道。

邙天嘴角掀起一丝冷笑,他从地上抓起那只蝎子,断其蝎尾后放在手掌上。

“万仞雨一死,西戎就像一只断了尾的蝎子,失去了最强的对外战斗力。这样的盟友,对我来说已经毫无利用价值。”说着,他又断掉蝎子的一条腿,接着说道:“对于这样的盟友,与其给予帮助,倒不如断其手足。反正西戎那群废物绝对不会置于死地而后生,这样还能让他死的更痛快一点。”

说罢,他随意地将这只蝎子扔到后面。这时,那些隐藏在暗处的深渊妖兽瞪圆了血红色的双眼,从一片黑暗之中暴掠而出,三下两下就将这只蝎子撕得粉碎。

“时候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邙天说道:“主人说,在浩瀚大陆的极寒之地,有一朵冰山雪莲,与它共生的是一团火焰,名为红莲业火。由于红莲业火诞生前深藏地底,所以也被称为地心之火。主人命令,务必要找到红莲业火,这对他可能会有大用处。”

巨剑尊者听后,说道:“对这红莲业火我也有所耳闻,三万年一生,旋即便飞逝。再加上一直在旁守护它的神力者,想夺得红莲业火又谈何容易。”

“多说无益,到时候我自有办法得到它。”邙天冷笑道。

……

此时此刻。

大悲天执法队弟子已经将渔夫带到了无上菩提殿中,渔夫坐在椅子上,等待邙天回来。

突然,空间被人撕裂,邙天从虚空中走出,坐在了大悲天宗主之位上。

“好久不见,‘心魔’傲长空。”

渔夫听了,冷笑一声,回复道:

“好久不见,邙天。”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