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侵略如火
  • 王之盛宴
  • 梦骁尧.QD
  • 2011字
  • 2016-08-06 14:19:55

林焱手提天命,从战马燎原火上跃下,手中锋利的长剑斩杀着前方一切阻碍炽天远征军行进的敌人。

他身上那具亮银色的苍龙铠甲,已经布满了刀剑的痕迹,但仍然没有一丝一毫的损坏。白色的披风上早已沾满了血迹,就像是朱笔在宣纸上泼墨,别具一种独特的苍凉的美感。

林焱挥舞天命,砍杀前方最后一名西戎士兵。他用手背抹去嘴角旁的血迹,同时紧了紧脸上的银龙面具,运转起体内澎湃的火属性元气。

下一刻,他的身影如同鬼魅一般,在西虢城下飞速移动着,在半空中留下道道残影。等待最后一道残影彻底消散后,那个手提长剑的少年,出现在一架云梯之上。

“银龙!是银龙!”

城墙上,一名西戎士兵看到林焱后,慌张地叫喊着。

他那握住连弩的手,已经在微微地颤抖着。

“赶快放箭!”

那名士兵冲着身旁的弓箭手大喊道。

林焱见此情景,嘴角掀起一丝嘲讽的笑意。

西虢城城墙上,乱箭如雨般倾泻而下,将炽天远征军架设的所有云梯都笼罩在滔天的箭雨中。林焱握紧手中的天命,紧了紧披风,不畏乱箭,继续勇敢地向前冲去。

“紫鳞龙甲!”

林焱喉咙里发出一声冷喝。话音刚落,一层坚硬的紫色龙鳞便从林焱的皮肤下浮现而出,逐渐遍布林焱的全身上下,覆盖在林焱的体表,形成一件钢铁般坚硬的铠甲,隐隐有雄厚的元气流转于其上,形成一条条细密的金色纹路,在铠甲上缓慢交织着。

一支支锋利的箭矢射到紫鳞龙甲上,都被它那强悍的防御力所征服。身披紫鳞龙甲的林焱,看上去更像是一尊不败战神。

他手持长剑,顺着云梯冲上西虢城的城墙。

“一剑破空!”

澎湃的火属性元气托起林焱腾空而起,一道如枪芒般凌冽的剑光从天命的剑尖处暴掠而出。

“轰!”

剑光猛烈地轰击在城墙上,传来一声巨响。

被砌入城墙中的那枚机械齿轮,在林焱的连续攻击下,运转的速度逐渐变得迟缓。西虢城中数以百计的机关,也在正在逐渐脱离中枢机械系统的控制。

“剑噬苍穹!”

林焱再次施展炽天剑诀,只不过这一次攻击的不是城墙,而是西虢城坚固的城门。

“轰”的一声巨响传来,西虢城的城门被这道剑光打破。火部队将士见到西虢城的城门被打开,手持刀剑冲入城中。

此刻,远在城外平原的洛如淞见到城门打开后,立即拔出军刀,号令林部队将士。

“林部队将士,全军冲锋!”

一声令下,身着机械战甲的林部队冲向城门大开的西虢城。钢铁战靴与地面碰撞,发出低沉的响声。城中的西虢城守军试图阻挡来势汹汹的林部队将士,却成为了龙牙战刃下的亡魂。

此番出征,林部队将士配备着咆哮雷神战甲,手中的武器是炽天机关的代表作之一龙牙战刃,以及一把三管小型火铳。西虢城守军身上的铠甲,在这样强劲的装备面前,就像是纸老虎一样不堪一击。

城外,山部队的爆裂机神火炮在冷却液的作用下已经能够恢复使用了。山部队将士将爆裂机神幽黑的炮膛对准西虢城的城墙,只待赵侗一声令下,就会发射炮弹,轰击西虢城的城墙。

赵侗站在战壕上,目视前方,目测着战壕距离西虢城城墙最高点的距离。

“刚好在射程范围内,在仰攻的情况下,爆裂机神完全可以攻击到城墙的最高点。”

赵侗难以掩饰心中的喜悦,他的目光落在城墙的最高点上,同时开始发射倒计时。

“三。”

“二。”

“一。”

“发射!”

他拔出佩剑,指着西虢城城墙的最高点。

下一刻,几颗炮弹一同从炮膛中暴掠而出,重重地轰击在西虢城的城墙上。

“轰、轰、轰!”

几声巨响传入赵侗的耳中,其中还夹杂着西虢城士兵的惨叫声。炮弹的爆炸在西虢城的上方掀起一阵令人沮丧的硝烟。

当硝烟完全散去后,西虢城那残破的城墙出现在众人的眼中。

随后,一枚暗金色的齿轮,被炸成了两半,从城墙上掉落下来,在地面上砸出了两个大坑。

中枢机械系统已经被彻底摧毁!

林焱难以抑制住心中的喜悦,他明白,只要中枢机械系统被摧毁,这场战争的胜利,就一定属于炽天远征军。

后方,战鼓擂响,冲锋号的声音响彻云霄。

“炽天远征军,全军出击!”

林焱一声令下,四路远征军都展开了对西虢城的攻势。

北门,林焱率领火部队冲入西虢城内,击溃城中的西虢城守军,使西虢城失去了第一道防线,陷入困境中。

东门,洛如淞率领林部队,摧毁了西虢城中的重重机关,使这座机关城成为了一座毫无用处的废弃城池。

西门,梦烟云率领飞虎铁骑,与潜伏在城中的炎熙雯取得联系后,攻取西虢城西门,如一杆长枪般长驱直入,将炽天帝国的龙旗插在了西虢城的城墙上。

炽天龙骑军的风范,在远征军的身上,同样得到了充分的贯彻。

疾如风,徐如林,侵略如火,不动如山,难知如阴,动如雷震。

在炽天远征军如火的攻势下,那号称浩瀚大陆第一机关城的西虢城,彻底地沦陷了。

……

傍晚。

西戎都城。

皇宫中。

西戎首领一反平日里只懂得饮酒作乐的常态,将依偎在自己怀里的妃子使劲地推向一旁,拿起摆在桌上的战报,从王座上站起身来,将这些纷至沓来的战报全部撕碎,那副气急败坏的样子,使身旁的侍卫大臣心惊胆战。

“来人,传朕旨意,派大悲天之主邙天,前往与炽天人作战!”

“该死的炽天人!”

他愤怒地吼道。

他努力地平静了下来,重新坐在龙椅上,飞快地写好了一封圣旨。

“这一次,朕要和那些炽天人,决一死战,不死不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