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 潜龙勿用
  • 王之盛宴
  • 梦骁尧.QD
  • 2743字
  • 2016-06-29 17:42:12

夜晚。

西戎境内。

白日喧闹的街道,现在已然恢复平静。从亚斯兰海上忙碌了一天的渔民们,将自己的船划回港口,停泊在沙滩上。海港旁的酒馆,总是在这个时候迎来一大批顾客,他们多是打渔归来的渔民,来到酒馆,点上一瓶烈酒,再要点小菜,简单果腹一下。

西戎濒临亚斯兰海,背靠浩瀚大陆,从海洋上吹来的浩荡的季风常常掠过西戎国境的上空,或为酷热的夏天带来一缕清风,或为严寒的冬天再添加一丝寒意。然而,这种自然条件,却为重工业落后的西戎提供了较为优越的条件来发展渔业,使得西戎的渔业发展迅速,逐渐成为西戎一大支柱产业。

然而,在这片辽阔的海域上,也时常会有海盗出没。他们多是贫困乡村中的青壮年男子,由于家境贫寒,迫于生计才出海当海盗。他们在亚斯兰海上横行霸道,肆意地搜刮往来的船只—无论是哪个国家的船只。西戎政府已经多次下令,派万仞雨率兵围剿海盗,但并没有太显著的效果。

炽天帝国的商船,也被这里的海盗拦截过许多次,尽管炽天帝国一再出兵救回商船,可海盗们仍旧我行我素。因此,经炽天朝廷允许能够出海经商的船只,都已经经过炽天机关机械师的改装,船侧板上配备这几门大口径连射炮,一颗炮弹就可以轻易击碎一辆海盗船。

水域辽阔的亚斯兰海,常常波涛汹涌,即使是在夜晚,也不时掀起阵阵狂澜。当最后一道巨浪与海水融为一体后,远方一艘渔船,才缓缓地向海岸驶回。

渔船上,一缕飘忽的灯火在海风的吹拂下忽明忽暗,渔夫悠闲的划着船桨,别人眼中费力无比的事在他的动作下仿佛那样地轻松。渔夫粗壮的手臂上,一条条青筋如虬龙般暴起,看上去充满了力量感。

不到半个时辰,船就停靠到了岸边。几名从酒馆中出来的杂役,看到渔夫的船靠了岸,立刻跑了过来,帮他将船推上岸,然后邀请他到酒馆中饮酒。

渔夫进了酒馆,只不过他拒绝了几人的邀请,自己在柜台处点了一瓶酒,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座下,听着海浪翻卷的声音,细细地品味着瓶中的烈酒。

他并非是在海边长大的人,但这些年来发生的事情,却让他依恋上了这个地方,尽管他见过更美的海,但这片海依然能给他特别的感觉。

那种感觉,就像是家的温暖。

他凝望着窗外汹涌澎湃的亚斯兰海,心中唏嘘万千。曾经那个熟悉的身影仿佛再次出现在眼前。

“我们第一次相遇的地方,也是海……”

他的脑海中,幻化出当年那个迷人的倩影。在不知不觉间,他已沉浸在美好的幻想当中,无法自拔。

此时的酒馆,喧闹无比。那些海盗船上的水手,将口袋里的金币全都掏出来放在桌子上,三五个人聚在一起,玩起了赌场才有的游戏。他们边饮酒,边发出阵阵狂笑。那些被他们从各个村庄掠来的女人,此时手脚被铁铐锁住,坐在水手们的身旁,心中尽是鄙弃,但却不敢在脸色上有所表现。

在这种嘈杂的环境下,渔夫的安静更显得格格不入。

突然,一名水手从椅子上猛地站起身来,用手抓着身旁女人的衣领,从地上拎了起来,使劲地仍在巨大的圆桌上。

女人的嘴被粗布条紧紧勒住,无法发出声音,她闷哼一声,心中开始担心起自己的命运来。

“再来一局,老子今天就不信了。再输,这个女人就交给你们处置!”

对面,一个脸上带有刀疤的水手用手指挑起那个女人的下巴,仔细地看着。

“小娘们儿倒还有几分姿色。”

“老六,这可是你说的。”

那个被唤为“老六”的水手听了,咧嘴一笑,接着大声说道:

“老子什么时候说话不算数过,说到做到,反悔的不是好水手!”

桌旁,立即引起一阵大笑。

“酒保,给爷拿瓶好酒!”

那个脸上带有刀疤的水手从口袋中取出几枚金币,将它们扔向柜台。

酒保稳稳地接住那几枚抛来的金币,嘴角划过一丝嘲讽的笑意。

“这点钱,也只够一瓶紫竹酿的了。”

说罢,酒保从酒柜中取出一瓶紫竹酿来,扔给那名水手。

“一瓶紫竹酿十个金币,你只给了我八个,看在是常客的份上,那两个我就不朝你要了。”酒保说道。

水手大笑一声,冲着酒保竖起了大拇指。

“改天一定多带几个兄弟来喝酒。”

说罢,便投身于这场牌局中。

“又是一副臭牌!”

老六将牌合在一起,狠狠地摔在桌子上。

“这局我认栽,酒我请了。”

说罢便从须弥戒中取出一个钱袋,扔给酒保,大喊道:

“给老子来六瓶紫竹酿!”

一旁,渔夫静静地喝着酒,似乎完全听不到他们的吵闹。

但他的嘴角,还是会不时掠过一丝嘲讽的笑意,好像是笑他们的愚蠢、无知。

“酒保。”

渔夫喝掉最后一杯酒,冲正在结算今日账目的酒保挥了挥手。

酒保见到后,立刻放下手中忙碌的活计,走到渔夫的桌旁,言辞恭敬地问道:

“傲先生有何贵干?”

渔夫笑了笑,将放在桌旁的一袋金币推向酒保:

“把这些钱全换成上好的将军泪,今天一醉方休。”

酒保接过钱袋,数了数,从中拿出十枚金币放在桌子上。

“将军泪一瓶二十金币,这里一共有一百枚金币。傲先生是我们这的贵客,可以打个折,我只收傲先生九十枚金币,卖给傲先生五瓶将军泪。”

渔夫听后,想要将那十枚金币递给酒保。但酒保出言拒绝,执意不要那十枚金币。渔夫笑了笑,他大概从来没有想到,当年那个自己看来可有可无的称号,在若干年后自己落魄的时候,居然能有这么大的作用。

他感受着体内仍在缓缓运转的金属性元气核心,但是并没有运转元气。他并不想十几年前的那一幕再次出现在自己的身上。

圆桌旁,海盗船上的那几名水手还在继续着他们的赌博游戏。

那个被众人唤为“老六”的水手连败了六局后,终于将口袋里的钱全部输光,而他的那个筹码—从村庄中掠来的女人,也成为了其他几名水手的所谓“战利品”。

“美人,让我怎么处置才好。”

一名水手挑起了她的下巴,用戏谑的口吻说道。

她狠狠地瞪了水手一眼,使劲地将头转向另一边。

“脾气还挺大。”

水手指着那个女人,冲着她喊道。

“干脆玩点刺激的吧。”

那个脸上带着刀疤的水手从须弥戒中取出一把短刀,用锋利的刀尖挑起女人的脸。

女人心中大惊,她眼睛的余光似乎已经看到,一滴血珠从顺着刀刃缓缓滑落。

这时候,渔夫突然听到一个声音,在他耳边说着:

“想当初,名震天下的傲尊者,现在就忍心在这个连名字都没有的小地方当一个普普通通的渔夫?”

“你是谁!”

渔夫腾地从椅子上站起来,用低沉的声音问道。

“我是谁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你已经忘记了你是谁。”

“去吧,做你该做的事,找回从前的自己。”

渔夫听后,心中暗道:“他说的没错,我已经忘记了自己是谁,我该找回从前的自己了。”

他攥紧拳头,拿起桌上仅剩的一瓶将军泪,痛饮了一口,之后将它狠狠地摔在地上。

那几名水手看着他,嘲笑道:

“一个臭渔夫,来这里凑什么热闹!”

“来,老子给你一个金币,找个凉快地方呆着吧。”

渔夫眼底涌上一抹寒意,他捡起那枚掉到地上的金币,手掌稍一用力,金币便在一瞬间化为齑粉。

他右手凭空一握,手持一把锃亮的钢刀,向那几名水手疾斩而去。

一道凌冽的刀芒,从下方而出,在虚空中掀起一阵能量风暴。

那人喉咙中发出一阵轻笑,他解除了使用在自己身上的隐身秘法,出现在酒馆中。

大悲天之主—邙天!

他微笑着,似乎为自己的成果而欢喜:

“初九,潜龙勿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