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银龙之威

  • 王之盛宴
  • 梦骁尧.QD
  • 3674字
  • 2016-04-24 16:07:23

“山部队将士,全军出击!”

战毅然率领身着墨绿色铠甲的山部队将士,冲入东西联盟大军溃不成兵的军阵中。

相比炽天龙骑军其他三个部队,山部队将士的铠甲显得十分轻薄,但却是炽天龙骑军中最坚硬的。为了打造山部队的专用铠甲,炽天机关不远万里前往南部的亚斯兰海域,在海域中挖掘出大量的深海山铜,将其投入到山部队将士的铠甲制作中。深海山铜轻盈且坚固,炽天机关充分发挥了这一特点,制作出了第一批称为“不动明王”的铠甲,并投入到山部队中。

山部队将士配备的兵器是重型火铳和钢刀。战斗时,山部队将领会留下一批将士在后方架设重型火铳,由另一部分将士充当敢死队的角色,手持钢刀冲向敌军阵中,砍杀敌军将士。后方的将士就会利用这个时间,用架设完成的重型火铳发射炮弹,攻击前方的敌军。当击溃敌军的防御后,火部队、风部队就会迅速冲上前去,充分发挥步兵和骑兵的优势,攻击敌军副阵,为最后登场的林部队杀出一条血路。随后由林部队出击,用机械战甲攻击主阵,直取黄龙。

此时此刻,一批山部队将士正在后方架设重型火铳并装填炮弹,前方的山部队将士奋勇冲锋,破坏着万仞雨重新调整的阵形。

后方山部队将士配备的是炽天机关制作的最出色的重型火铳-爆裂机神,也是炽天机关至今为止制作出的唯一一台多管火铳。爆裂机神的杀伤力毋庸置疑,被多次投入到远征战争中。成帝时期,爆裂机神图纸刚刚设计完成,就被成帝批准大量制作,并大量发放至炽天龙骑军山部队。当初炽天龙骑军就是依靠这等强大的武器,轰开了西戎都城的大门,迫使西戎首领不得不下令收回驻扎在炽天帝国边境的西戎军队,并割地赔款,屈辱求和。

在炽天帝国的历史上,这个当初岌岌可危的帝国之所以能够在天成帝的手中焕发出奇迹般的光彩,一下子征服大半个浩瀚大陆,爆裂机神可谓是功不可没。

尽管爆裂机神威猛如斯,但它却有着一个致命的缺陷—炮膛冷却速度慢。

这是炽天机关机械师在设计之初万万没有预料到的,他们自以为设计出的爆裂机神图纸已经是完美无缺,但最终投入实战时仍然出现了一些缺陷。

机械师们努力地修补着这些缺陷,使爆裂机神趋于完美,但却始终无法修补它的冷却速度。

由于爆裂机神属于重型火铳,每当发射完三颗炮弹以后,士兵就必须将冷却液倒入炮膛中,以避免爆裂机神在使用中突然炸膛,弄得机毁人亡。但由于打造爆裂机神的材料是北部山脉出产的赤金铜,使爆裂机神的炮膛拥有了赤金铜加热后冷却速度慢的特点,进而导致了这一致命的缺陷,这使爆裂机神在战斗中只能成为一种瞬间爆发型武器,不具备持久性。因此,只有重要的战役中,才会看到炽天龙骑军使用爆裂机神来攻击敌军。

这个时候,爆裂机神已经架设完毕,三颗炮弹已经全部装入了爆裂机神幽黑的炮膛中。

“前方将士,全速后退!”

辰凌挥舞长刀,斩杀了前方两名西戎士兵,冲着前方的山部队将士大喊道。

听到这个命令后,冲锋陷阵的山部队将士立即心领神会。他们收起手中的钢刀,用最快的速度退向后方。

东西联盟士兵见到山部队士兵后退,以为他们是要回城。于是拿起武器,抱着攻入星辉郡的美好幻想,向前直追。

老将赵侗站在后方,右手搭在腰间军刀的刀柄上,目测着东西联盟士兵所在位置与爆裂机神最远射程的距离。这个任务对于整个炽天远征军来说都是至关重要的。一旦距离计算错误,爆裂机神的炮弹就无法准确地命中目标,甚至误伤到远征军将士。那个时候,东西联盟大军就有可能翻盘,对炽天远征军形成有力的压制。

在这个紧张的时刻,他的手不由自主地握住了军刀的刀柄,喉咙中发出低沉的倒计时:

“三、二、一。”

就在这时,山部队将士已经全数撤离到了安全的区域。而东西联盟大军,已经进入了爆裂机神的射程中。

好机会!

他的手掌上青筋暴起,体内滚烫的血液不停地冲击着血管。他十分激动,现在,他只要说出一句话,就能让整个东西联盟大军大伤元气!

“发射!”

山部队将士听到赵侗的命令后,立即扳动爆裂机神的扳机。一颗颗带着杀伐气息的炮弹,从幽黑的炮膛中暴射而出,带动着周围迅速流动的空气,冲向东西联盟大军所在的位置。

“轰!”

“轰!轰!”

炮弹炸响的声音不绝于耳,地面被生生炸出了几个巨大的坑。令人沮丧的硝烟味从星辉郡外五百米处弥散开来,阻挡住了后方东西联盟士兵前进的路途。

东西联盟大军一时愣住了,他们没有想到据守在星辉郡中的炽天远征军会拥有如此强大的武器。看到这一场景后,万仞雨心中万分震惊,同时又充满着对不听从指挥的士兵的愤怒。

“莫非是天要亡我万仞雨!”

万仞雨抬起头,看着硝烟弥漫的天空,歇斯底里地嘶吼道。

此时此刻,火部队阵前的林焱心中大喜。见识到了爆裂机神强大的杀伤力后,林焱对这场战役的胜利志在必得。

“此战必胜!”他心中暗道。

他坐在燎原火上,左手握紧缰绳,同时用右手拔出剑鞘中锋利的天命。

“全军冲锋!”

他剑指前方,话语中洋溢着那种无可匹敌的自信。

话音刚落,他座下的燎原火便如离弦之箭一般冲向前方。林焱的身先士卒,带动了后方的远征军将士。他们一路高唱战歌,举起手中的兵器,气势汹汹地冲向前方。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

“用我们手中的刀剑,给予这些敢于侵犯帝国尊严的侵略者,最后一击!”

辰凌和赵侗各率一支军队,同林焱一起,冲向前方那军心溃散的盟军之中。

“犯我炽天者,虽强必戮,虽远必诛!”

万仞雨清楚地看到,那个手持长剑,稳坐于赤色战马之上的少年,脸上带着一张银色的面具。他一路高喊行军口号,面具上雕刻着的那条苍龙,似乎随着他铿锵有力的话语,开始挥舞着锋利的爪牙。

“银龙……”他只觉得自己的精神有些恍惚。虽然出征前,他立下豪言壮语,要将那传说中百战不败的银龙斩杀与马下,但真正见到银龙的时刻,他的内心,却开始打响了退堂鼓。

“犯我炽天者,虽强必戮,虽远必诛!”

“犯我炽天者,虽强必戮,虽远必诛!”

远征军将士气壮山河的吼声,冲击着万仞雨的耳膜,使他心中的鼓声越演越烈。

他的嘴唇微微颤抖着。东西联盟的大元帅,难道就这样失败了吗?他在心中问自己。

“万仞雨,受死!”

林焱喉咙里发出一声震慑人心的冷喝。他运转起体内狂暴的元气,附着在天命的剑刃上,从战马上一跃而起,向着万仞雨疾斩而去。

“黄泉两仪-雷泽!”

伴随着林焱的冷喝声,一道凌冽的剑虹暴掠而出,伴随着道道雷电残影。从遗迹大陆返回炽天帝都后,林焱便一直在领悟五行传承和上古剑圣所赠的黄泉两仪。最终,总算是成功领悟了黄泉两仪的精髓所在,初步参悟了上古剑圣的所谓荒芜剑道。

“黄泉两仪-霜娥!”

“黄泉两仪-诏令!”

万仞雨挥舞着手中的长戟,拼尽全力抵挡着林焱的猛烈攻击。

林焱伸展开背后的那对火属性元气双翼,像迅猛的鹰隼一样,从高空向着万仞雨俯冲而去。

“黄泉两仪-重明!”

天命和万仞雨手中的长戟撞击在了一起,迸射出点点火花。林焱不断将体内的元气从元气核心中调出,灌注到天命中,试图用炽热的火焰,烧毁万仞雨的长戟。

万仞雨挥舞长戟,将林焱挡开。而此时此刻,长戟已经被火焰烧出了两道焦黑的痕迹。林焱落到地面上,稳住身形,同时向前微微举起天命,视线与剑尖相平。

“黄泉两仪-归宗!”

话音刚落,他便施展龙影身法,徒留下道道残影,迷惑着万仞雨。同时,他冲上前去,天命锋利的剑刃斩在万仞雨的铠甲上。

霎时间,强大的元气自天命中迸发而出。上古剑圣遗留在黄泉两仪最后一式中的封印,被林焱成功解开。在半空中,炽热的火属性元气幻化出上古剑圣的影像。在万仞雨那错愕的目光下,上古剑圣手持黑龙剑,直指上苍,黑龙剑剑身一抖,倾斜出无穷无尽的元气。那些元气在半空中,凝聚成无数剑形虚影,静静地漂浮着。

“杀!”

林焱手中的天命直指万仞雨。那些剑形虚影就像是听到的无法违抗的命令一下,全部冲向万仞雨,刺穿那具脆弱的铠甲。

万仞雨从地上勉强站起身来,双眼死死地盯着那强大的银龙。

林焱手握天命,指向半跪在地上的万仞雨。

“你到底是谁!”

见识到了银龙之威的万仞雨,手掌捂住胸前的伤口,用最后的力气,艰难地吐出了这句话。

“这不重要。”林焱听后,冷冷地回答道。

“重要的是,你输了!”

“唰!”

剑刃迅速划过万仞雨的喉咙,瞬间终结了他的生命。

这位征战沙场,纵横政坛几十年的西戎兵马大元帅,在这里,结束了他的生命。

他醉心于权力,为了得到权力,他可以不顾一切地杀死任何人。

他醉心于权力,为了得到权力,他可以不顾一切地做出任何事。

二十年前,为了得到权力,他杀死了前代西戎首领的王后,将王后全家人满门抄斩,使年幼的新首领成为任他摆布的傀儡。

十年前,为了得到权力,他杀死了无数在西戎朝廷中称雄一时的将领,将西戎的兵权成为他万仞雨的囊中之物。

现在,为了得到权力,他杀害了西戎第一军师谢无涯,消灭了如今朝野上下唯一有力量与自己为敌的人。

他得到了西戎的兵权,成了西戎朝中实际意义上的首领。

但最终,拥有权力的他却一败涂地。

在浩瀚大陆上,但凡是得到了权力的人,他们的心,都是冰冷的。

他们手提长剑,剑锋上凝聚了失败者的怨魂。他们踏着失败者的尸骨,在这条鲜血染就的道路上一路披荆斩棘,最终走向了那张血红色的王座。

他们的心,早已在无尽的杀伐中失去了原有的活力,而变得腐朽至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