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 世事如棋
  • 王之盛宴
  • 梦骁尧.QD
  • 2359字
  • 2016-04-10 17:41:35

夜晚,华灯初上。驻扎在西虢城外的炽天远征军已经制定好了针对这座城池的作战计划,静静地等待着时机的到来。

梦烟云走出中军帐,凝望着那座渐渐隐没在黑暗之中的城池。心中不禁唏嘘万千。

外界传言说,这座城是一座机关城,城中布置了大大小小上千道机关。西戎的机械师将运转机关的装置砌入高大坚固的城墙中。外来者只要触动其中任何一道机关,便会引起无穷的连锁反应。环环相扣,最终必然会将闯入者困在其中,将其生生绞杀。

“西虢城之战,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他突然想起了临行前林焱的嘱咐,顿时觉得肩上的担子又重了些。

此时此刻。

东西联盟军营。

万仞雨仔细地思索着下一步要采取的对策。他要借这个机会将谢无涯彻底铲除,不为自己未来的从政道路留下祸根。

他把玩着桌上的令牌,右手拿起酒杯,一阵豪饮。

于他而言,军中的令牌在某种程度上等同于一个供他放松的玩具。他一直都沉醉于权力的海洋中,享受着那种将权力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的感觉。他认为,那可以给他带来一种卓越地征服感。这种感觉是其他一切事物都无法取代的。

西戎现任首领年纪尚小,而且软弱无能,整天沉浸在酒色之中,成为了万仞雨手中的傀儡,成为他要挟西戎众多股肱大臣获得兵权的筹码。西戎现任首领名存实亡,代代相传的王权最终仍然落到了外人的手里。

然而万仞雨并不满足于此,不满足仅仅掌控西戎这样一个边陲部落。于是,他将目光转向了西戎东部,与西戎仅一江之隔的大陆第一帝国—炽天。

万仞雨侵略炽天帝国的计划大致分为三步:控制雷克斯城、分离西南四城,最终攻入炽天帝国领土,结束这个传承了百年的强大帝国,让新的旗帜升起在浩瀚大陆的上空。

现在,万仞雨已经完成了他计划的第一步,他已经控制了雷克斯城。

雷克斯城因上古时期著名的雷克斯战役而名留史册,可以说是炽天帝国的龙兴之地。炽天帝国今天的这般强盛,全部来源于雷克斯战役中林绝的最终胜利。雷克斯城位于炽天帝国的西南方,东靠伊兰王国,西倚群山,西南方是广阔的亚斯兰海域,沟通了从亚斯兰岛到炽天帝国这条重要的海上生命线,同时也是炽天帝国和伊兰王国进行贸易交流的重要枢纽。亚斯兰岛用这条路线,将大量的海上资源运入炽天帝国中,使炽天帝国的经济水平一直稳居浩瀚大陆前列。炽天帝国也利用雷克斯城,和伊兰王国进行了长达几十年的和平贸易交流,两国甚至签订了同盟条约。

而如今,万仞雨已经基本控制了雷克斯城,也就是说,他已经切断了这条海上生命线,这必将会威胁到炽天帝国的统治。而且,雷克斯城东靠伊兰王国。万仞雨控制雷克斯城,明面上是想要切断海上运输路线,其根本目的是想借雷克斯城重要的地理位置,进攻伊兰王国,破坏炽天伊兰之间的同盟条约,进而清除炽天帝国在外交上的最大帮手,使炽天帝国失去诸侯国的帮助,陷入孤立之境,为侵略炽天帝国做准备。

西南四城是炽天帝国西南边境的重要防线。林焱深知“唇亡齿寒”的道理,因此,无论路途多么遥远,都应该率军参战。对炽天帝国来说,参战好处极大,不参战损害极大。

现在,万仞雨正在进行他计划的第二步,占领西南四城,将其从炽天帝国的领土上分离出去。

万仞雨喝了一口烈酒,看着平铺在桌面上的棋盘,在他眼中,棋盘上的棋子就像是一个个手持刀剑的士兵。他在棋盘上运筹帷幄,就如同在战场上运筹帷幄一样。

棋盘的两边,各放着一罐棋子,对面没有人来对弈。万仞雨从其中的一个瓷罐中取出一枚白棋子,放在棋盘上,又从另一个瓷罐中取出与之颜色相对的棋子,放在另一个位置上。

“如果我是炽天人,下一个棋子应该落在这里。”

他将两指中间的白棋子放在两枚黑棋子的中央。

黑棋子将白棋子团团困住,没有留出一条可供后退的路。万仞雨嘴角突然掠起一丝冷笑,他纵横捭阖的能力,已经在一盘盘棋局中练得炉火纯青。

“星辉郡。”

他把玩着一枚白棋子,将其牢牢地握在手掌心中。

突然,传来一声清脆的声响。

那枚白棋子在万仞雨元气的作用下,化作一缕齑粉,从指缝间飘落而下。

……

翌日。

“传我令,三军将士,进攻星辉郡!”中军帐中,万仞雨下令道。

“元帅,万万不可!现在我军在明,敌军在暗。我们还不知道星辉郡中有多少兵马,一旦星辉郡中的兵力远远多于我军,我军岂不是更加被动。”

看到万仞雨下达了攻城的命令,谢无涯连忙阻拦道。

万仞雨听后,勃然大怒:

“你是在怀疑本帅的决策吗!”

“来人,将谢无涯关入大牢,待本帅拿下星辉郡,再回来处置!”

说罢,士兵便将谢无涯拖出中军帐,关入大牢中。

置身于漆黑阴冷的大牢中,谢无涯紧了紧身上破旧的衣袍。枯瘦的双手在黑暗中摸索着,从地上缓缓地站起身来。

“万仞雨这个畜生!这是要置老夫于死地啊!”

他回想起曾经在万仞雨麾下效力的一幕幕,曾经二人一文一武,获得了西戎首领赏赐的至高的荣誉。万仞雨封官加爵,而他也被赐封号“第一军师”,领黄金万两。

然而,那至高无上的权力渐渐地侵蚀着万仞雨的内心,使他的心脏,失去原有的活力,渐渐变得腐朽。他不再信任任何人,将自己封闭在那一方小世界中,全心投入到权力的斗争中。

人的眼睛是黑色的,心是红色的。当眼睛变成红色的时候,那心就无可避免地堕入黑暗了。

他渐渐地明白,自己只是一枚微不足道的棋子,随时都可以被舍弃。在乾坤难测的棋局中,他做出了错误的决定,没有去改变局势,而是静静地等待不适合自己的局势过去。最终他只能被淘汰,成为上位者脚下的奠基石。

他站起身来,迈着蹒跚的脚步,走向那面坚硬的墙壁。

“这般境地,真是不如死啊。”

“那就死了吧。”

他的头,重重地撞在墙壁上。鲜血从撞击处汩汩流出,染红了那个老人枯瘦的面庞。一朵绚烂的血花,绽放在他生命中的最后一刻。

世事如棋,变化莫测。每个人都在这盘巨大的棋局中扮演着一个微小的棋子,但在面对瞬息万变的局面时,有的人选择了直面挑战,适应不同的局面;有的人却选择了畏缩不前,被不同的局面适应。

最终,直面挑战的人总能获得一线希望,而畏缩不前的人,却只能在角落中等待死亡的来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