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离间计

  • 王之盛宴
  • 梦骁尧.QD
  • 2048字
  • 2016-03-20 15:33:56

东西联盟军营。

此时此刻,号称是西戎第一军师的谢无涯,正在军帐中四处走动,坐立不安。

谢无涯神机妙算,随西戎兵马大元帅万仞雨经历了大大小小无数次战役。每一场战役,只要谢无涯出谋划策,万仞雨领兵作战,一定能决胜千里之外。因此,谢无涯被誉为西戎第一军师,万仞雨今日的成功,离不开他的帮助。在人们心中,这两个名字,早就成为了一个共同体。

作为万仞雨的御用军师,谢无涯十分清楚万仞雨的性格。他发现万仞雨善于打歼灭战,很有军事天赋。但是此人生性多疑,对身边的每一个人都始终保持戒备之心,时刻都在怀疑会不会有人造反、投奔敌营。很少有人知道,万仞雨心中有一个危险分子名单,而这份名单的第一个名字,就是他谢无涯。

尽管谢无涯的计谋为万仞雨带来了官场上的节节高升,但万仞雨仍然不肯相信自己的这个军师。他总是觉得,谢无涯能给他带来威胁。因此,他不断地削弱谢无涯在军中的权利,在谢无涯的府邸周围,设置士兵监视。一旦谢无涯有所动作,士兵就会立刻向万仞雨报告。这样一来,万仞雨对谢无涯的一举一动,都了如指掌了。

谢无涯心中很清楚,万仞雨是一个猛虎般的人物,最大的缺点就是有勇无谋。他的野心很大,对权力有着强烈的垂涎。现任西戎统治者尚还年幼,经验不足,西戎内阁中的诸位长老也对管理朝政心有余而力不足。这就给了万仞雨可乘之机,他借这个机会,将权力揽入自己的手中,名义上是帮助西戎首领办理政务,实际上是“挟天子以令诸侯”,把持朝政十余年之久。

常言道:“伴君如伴虎。”想必谢无涯是最清楚这句话的人了。在万仞雨的身边,他常常一言不发,静静地观察着万仞雨的反应。每当急需计策之时,他才会开口。万仞雨曾经尝试过按自己的计策出战,但最终却是一败涂地。似乎只有用谢无涯的计策,他才能够胜利一样。因此,他开始嫉妒起谢无涯的才能。他将这个已经年过七旬的老人置于距离主帅军帐最远的军帐中,不愿意见到他。

而就在刚刚,谢无涯收到了一个巨大的箱子,箱子中是沉重的二百两黄金。

他仔细观察着这个箱子,发现箱子上面的花纹,是炽天帝国中广为流传的龙潜云纹。这就说明,这二百两黄金来自炽天人,更确切一点地说,这二百两黄金极有可能是来自对面的星辉郡的。

可是送黄金有什么用?

自己和星辉郡内的炽天远征军素不相识,即使是连一面之缘都没有。

谢无涯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离间计。

炽天人可能是想要利用万仞雨的疑心,来上演一出离间计,加剧他和万仞雨之间剑拔弩张的紧张气氛,从而达到他们的目的——使东西联盟大军出现内乱,最终导致军心溃散。

谢无涯确定自己的想法是正确的。可是万仞雨在自己的军帐周围,设下了无数的士兵监视。这个消息,恐怕早就传入万仞雨的耳中了。

正坐在椅子上的他,如坐针毡。他出谋划策上千次,经历过无数次惊险的局面,这一次却被这样的情况难住了。

“这群炽天人,真是诡计多端。”

谢无涯用枯瘦的手掌狠狠地捶打着桌子,发泄着自己心中的愤怒。

一如谢无涯所料的那样,万仞雨通过监视士兵的报告,已经得知了此事。

他正在军帐中,认真地思考着这件事。

士兵在旁边呆滞地站着,他无法揣摩出这位名震西戎的大元帅心中究竟在想些什么。现在的情况是,只要万仞雨一声令下,谢无涯就会被冠以通敌的罪名,轻则流放,重则直接处死。

“通敌……”

万仞雨心中暗道。

“这倒是个除掉谢无涯的好机会。”

他玩弄着手中的令牌,心中思索着。

“一定不能错过这次机会,必须要将这个老家伙除掉!”

……

星辉郡内。

天一子慵懒地坐在椅子上,从桌面上取过一壶温酒,小口小口地品味着。醇香的美酒进入喉咙中,那琼浆玉液般的颜色在空间中缓缓施展开来。伴随着浓郁的就像在嗅觉中不停缠绵,那颗浮躁的心儿也柔柔暖暖地沉静了下来。

“好酒!好酒!”

天一子手握酒壶,才椅子上站起身来,大声赞叹道。

他晃晃悠悠地走动着,身形仿佛飘忽不定。一旁的罗剑兰见了,皱了皱眉头,用手指捂住鼻子,生怕这股呛人的酒气进入鼻腔中。

“这老家伙,真是个酒鬼。”罗剑兰心中暗道。

突然,天一子不慎滑倒,整个身体向后方倾倒而去。

罗剑兰赶紧上前,扶住了就要倒地的天一子。

尽管罗剑兰十分反感有人在军帐中喝酒,但看在这个人是传说中的天一巨子的份上,她还是将心中的怒火强行压制了下去,忍住了想要将其赶出军帐的冲动。

“醉酒狂吟怀古局,烹茶屡忘赋新诗。观花又湿苍苔露,披衣高唱大风歌!”

说罢,他又畅饮了一口杯中的烈酒,带着酒意说道:

“小妮子,赶紧去禀报陛下。老夫已经设下了离间计,那万仞雨生性多疑,肯定会中计,开始怀疑起谢无涯来。老夫敢立下军令状,不出五日,那西戎第一军师谢无涯定会被万仞雨流放。万仞雨有勇无谋,东西联盟大军将会开始逐渐瓦解。到那时,我军若是出兵攻打西戎,定能大获全胜,一路杀到那雷霆殿!如果五日之后,谢无涯没有被万仞雨流放,老夫甘愿提头来见!”

罗剑兰听后,脸上表现出惊讶的神情。但是那惊讶丝毫掩盖不住她心中的喜悦之情。

她相信天一巨子神机妙算的传言。但她万万没有想到,这么短的时间内,天一子就设下离间计,使东西联盟大军开始内乱。

她扶着醉醺醺的天一子,让他坐在椅子上。之后迅速冲向中军帐,前往禀报林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