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天一巨子
  • 王之盛宴
  • 梦骁尧.QD
  • 2856字
  • 2016-03-13 18:44:17

西戎军营。

军帐中失去了往日各蛮族首领之间的吵闹,呈现出来的,是一片死一般的寂静。

万仞雨也许很久没有享受过如此安静的环境了。他运转起体内澎湃的元气,盘坐在虚空之中。一遍又一遍地提炼着体内的元气,使之变得越发地精纯。

东西联盟大军驻扎在此地已久,已经将星辉郡团团围住。但仍不见城中的炽天远征军有所行动。这一点,一直让万仞雨十分着急。

但尽管如此,万仞雨还是选择了静观其变。他认为,星辉郡中储存的粮草已经不足以支撑炽天远征军了。炽天远征军迟早会出城战斗,通过战斗来杀出一条血路,夺取东西联盟的军备物资。

他静静地修炼着,他坚信自己的想法是没错的。与炽天远征军相比,东西联盟现在的兵力占据绝对的上风,对于这一点他十分自信。他相信,只要炽天远征军敢出城迎战,他率领的大军就能将其生生碾压。

他似乎没有想象到,自己将会为这种自信付出惨重的代价。

星辉郡内。

林焱在火烧栈道之后,又派遣一部分士兵前往重修栈道。这使得士兵疑惑不解,先是火烧,然后又开始重修,这岂不是在浪费作战时间和士兵的精力?

然而,面对士兵们的质疑,林焱并没有作出答复。正如他所说:“我坚信我的做法是正确的,你们只顾重修栈道,不必过多发出疑问。”

在这样的命令下,带着疑惑的心情,士兵们拿起工具,开始修整起已经被烧毁的栈道。

炽天远征军士兵重修栈道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驻扎在城外的东西联盟大军耳中,东西联盟的士兵皆嘲笑炽天人做事不过脑子,就连随行远征的副将、谋士,以及主帅万仞雨,都是这样。并没有对炽天远征军的这种行为产生疑惑。用万仞雨的话来说:“只是简单地重修栈道而已,炽天人还能做出什么名堂?”

此时此刻,林焱正认真地在用笔在草图上画来画去,研究着这次战斗的具体部署。

炽天远征军本来已经在远征战场上势如破竹,胜券在握,但因为梦烟云率领的远征军回城时遭到了万仞雨大军的阻击,而失去了原有的优势局面,重新陷入被动中。林焱本应该治梦烟云的罪,但考虑到如今战事迫在眉睫,正是急需人才之时,林焱才网开一面,并没有治梦烟云于死地。只是取消了其远征大将军的职位,解除了梦烟云的兵权,将兵权握在自己的手中。

林焱握着笔,在草图上复杂排列的城池中,找到了那个重要的军事要塞,并将它的名字圈了出来。

西虢城!

炽天远征军进入西戎境内后,将会面对的第一座城池。

对于林焱来说,西虢城的地理位置十分重要。占领了西虢城后,炽天远征军可以在城中据守,而且进可攻西戎,退可守西南。这对于炽天远征军现在面临的局势来说,无疑是最好的解决方式。

因为是西戎境内的第一座城池,西虢城的城墙高大坚固,城前的护城河深而湍急,是西虢城守军阻挡外来进攻者的至强法宝。此外,西戎中央还向西虢城投入了大量的军备物资,其中就包括西戎正在发展的机械技术。

比起炽天机关,西戎的机械技术十分落后,甚至不及炽天机关技术的十分之一。但是西戎制造出的小型机械战甲要比炽天机关的更加坚固,穿在战士身上仿佛无坚不摧。西虢城守军配备的,就是这种小型机械战甲。

西虢城被西戎派遣重兵把守,这很让林焱头疼。林焱想要用较少的兵力,来夺取西虢城。现在看来,只有智取,强攻是不可能了。

就在这时,炎熙雯来到了军帐中。

林焱思考地极为认真,根本没有察觉到有人走进了军帐。

“小女拜见陛下。”炎熙雯对这位新任帝王行跪拜之礼之后说道。

林焱这才发现炎熙雯进入了军帐,他站起身来,说道:

“快快请起。”

炎熙雯从地上站起身来,缓缓说道:

“陛下,小女昨夜夜观天象,得知今日刮得是东南风。如果今日东西联盟大军对星辉郡施以火攻,我们所处的局面将会更加被动。”

林焱听后,心中一惊。

“小女认为,我军应该率先出击,出其不意,攻其不备。”

林焱听后,说道:“你所说的率先出击,我也曾想过。但是现在我们所拥有的兵力,显然不足以支撑远征军率先出击攻打西戎。因此,只能另寻僻径来获取胜利。”

炎熙雯听后,轻点了点头,沉思了一会儿,之后说道:

“陛下言之有理。如果现在我军与东西联盟大军发生冲突,其本质无异于以卵击石,其结果对于我军而言,更是极其不利的。小女这里有一足智多谋之人,只是他性格古怪,也许他能够帮助陛下渡过难关。”

林焱听后,双眼一亮:

“何人?”

炎熙雯朱唇微启,眼神中充满着对那个人的崇敬之情:

“此人不慕荣利,不问世事,终日隐居在山林之中。但因通晓奇门遁甲之术,为世人所知。据“天一生水,地六成之”,取道号天一,所以人们都称他为‘天一巨子’。”

“尽管此人才高八斗,但是他的性格却十分古怪。传言说他十分爱财,视财如命。为了钱财可以为任何人效力、出谋划策。因此陛下如果想要将其收入麾下,让其出谋划策,就得准备好足够的钱财。”

林焱听后,嘴角扬起一丝笑意:

“好奇怪的人。你可知道他现在身在何处?”

炎熙雯回答道:“回陛下。家父曾与此人有所交情,小女幼时也曾从他那里修习过奇门遁甲之术的入门,所以对他较为熟悉。”

“明日将他请来,朕要亲自看看,这天一巨子,究竟有何本领。”

……

翌日。

当林焱在军帐中处理公务之时,炎熙雯走入军帐中。

“陛下,小女将天一巨子请来了。”

林焱听后,立刻从座位上站起身来。

随后,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缓缓走进军帐中。

林焱将他从下到上打量了一番。这位老者,银须垂落在胸前,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他的腰间,挂着一个棕色的酒囊。林焱一眼便能够识别出,这个酒囊是炽天帝国西北部蛮族的手工品,在炽天帝国统治区域价格低廉,随处都可以买到。老者身上穿的布袍,已经打了很多的补丁,有些地方甚至因为时间长而存在程度不一的磨损。但这件破旧的衣服却并不影响老者身上的那股由内而外的独特气质。

“贫道天一子,拜见陛下。”

天一子向林焱作揖道。

见了他这个动作后,林焱心中的怒火开始燃烧。按照中原地区的礼仪,除了太上皇、太上皇后外,其他人见到皇上都要行跪拜之礼,以示对皇上的尊敬。可这位老者一个作揖就将这些礼仪应付了过去,怎能不让林焱心生愤怒。

“你就是天一巨子?”

林焱强行遏制住心中的愤怒,问道。

“正是。”

林焱重新做回座位上,吩咐道:“赐座。”

“朕听说,先生精通奇门遁甲之术?”林焱问道。

天一子听后,轻点了点头:

“奇门遁甲号称帝王之术,将其应用于军事当中,更是有四两拨千斤之效。”

“现在战事告急,我军处于被动局势。先生有何妙计,能使当今的局势翻转,使我军取得胜利?”

天一子听后,回答道:

“实不相瞒,贫道的确有一妙计。只是,贫道暂时并没有出山当谋士的想法。如果陛下能给贫道五百两黄金,贫道可以献出妙计,让我军在战场上摧枯拉朽。”

林焱听后,心中暗道:”五百两黄金,这老家伙真是狮子大开口。”

但是,为了远征军能够取得胜利,林焱狠下心来,吩咐士兵立即从远征军的军备物资中取五百两黄金付给天一子。

一箱箱黄金搬入军帐中,天一子枯瘦的手掌轻轻抚摸着那一个个装满黄金的大箱子,眼神中难以掩饰喜悦之色。

“陛下,据贫道所知。东西联盟大元帅万仞雨,乃是生性多疑之人。其麾下的各蛮族首领,更是对这位上司心存不满,不愿听从他的命令。依贫道所见,我们可以从这个突破点着手,离间万仞雨和各蛮族首领,在东西联盟大军中制造内乱。这个时候,我军再出兵进攻,岂有不胜之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