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星命天启
  • 王之盛宴
  • 梦骁尧.QD
  • 2900字
  • 2016-02-26 21:10:33

“星命,天启。”

炎熙雯轻呢道。同时,她那覆盖着一层火属性元气的双手在半空中迅速地移动着,使这个全新的景象更趋于完整。

林焱睁大了双眼,死死地盯住那个正缓缓浮现而出的画面。

画面上,一颗拖着赤红色尾巴的星宿,从寂静的夜空中迅速划过。

“陛下请看。”

炎熙雯说道。

只见,那颗赤星落到地面上,引起一场震天动地的爆炸。

随后,画面开始扭曲,转入到下一个场景之中。

战场上,象征着炽天帝国的赤色龙旗在半空中随风飘扬。龙旗上沾染了些许鲜血,虽然没有身处那个战场,但这个画面带给林焱的感觉犹如深入其境。他似乎嗅到了那股令人沮丧的硝烟的味道。

随着画面的逐渐清晰、完整,林焱仿佛认出了这个曾闻名历史的场景。

这是天绝帝时期,炽天帝国与北狄部落的最后一战。

伴随着画面中,北狄部落旗帜的倒下,炎熙雯的声音突然响起:

“绝帝时期,荧惑第一次在炽天帝国的历史上出现。这一年,帝国屡次率军与北狄部落交战,国库储存迅速下降。绝帝也因此,在远征道路上中道崩殂。”

林焱听后,轻点了点头。

画面再一次发生变化,这一次的场景,不是战场,而是一片片因严重缺水而导致荒芜的田地。

“文帝时期,荧惑第二次出现在炽天帝国的历史上。这一次的出现,带来的直接后果是天下大旱,天下的百姓荜门蓬户、食不果腹,多次有农民起义军在地方起义,反抗皇权,但最终都被炽天龙骑军镇压。文帝多次登山祭天祷雨,却并无效果。据说最终,朝廷从海外请来一名方术之士,在帝都天坛内进行祷雨,才解除了这长达三年的旱灾。”

突然,一阵震耳欲聋的巨响从画面中传来。

“轰!轰!”

蜿蜒如龙的铁骑,旌旗蔽空,在炽天帝都的街巷中穿行着。他们最终全部集结在龙吟殿前的广场上,铁甲在炽热的阳光下折射出其特有的金属光芒。在这种阵势面前,即便是高大辉煌的龙吟宝殿,一时间也黯然失色。

军队前,一身着铠甲的人,手提长剑,大步走入龙吟殿中。

“这个场景陛下想必不会陌生。这是炽天帝国历史上的第二次兵变,发生在成帝统治晚期。身为三皇子的翊军王,在帝都中策划了一场兵变,最终逼成帝退位,夺得帝位,是为天玄帝。”

“这一次的荧惑,在心宿旁边发生了留的现象,是为荧惑守心。荧惑守心出现,通常会有两种情况,一则皇帝退位,二则丞相下台。帝国史上的第一次荧惑守心,导致了龙吟殿兵变,使得成帝退位。”

见林焱没有多说什么,炎熙雯便接着说道:

“因为陛下是玄帝之子,而玄帝又是依靠兵变夺得帝位。因此,现如今朝中一些曾辅佐过成帝的大臣对陛下的任何成见一直持反对态度。陛下若是想要君临天下,最终成为千古一帝,名流千古,就必须要使这些反对派大臣归顺自己,免得朝中发生不必要的党争。”

林焱听后,说道:

“这一次荧惑出现,在帝国史上应该是第四次了。姑娘身为炎家最出色的占星师,应该能占卜出,这次的荧惑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吧。”

炎熙雯听后,轻笑了一声,说道:

“陛下,小女不才,对荧惑一事,只能粗略占卜。”

林焱听后,点了点头,表示对炎熙雯的信任。

似乎是得到了林焱信任的缘故,炎熙雯收回零散在外界的火属性元气,再次运转体内的星命天启诀炼气诀核心,一缕缕元气从核心中倾泻而出,萦绕在炎熙雯的身体四周。

林焱、梦烟云、洛如淞、战毅然、罗剑兰五人,见此情景,都没有打扰。五个人面面相觑,对占星术的质疑中又充满着预言成功的希望。

……

此时此刻。

西戎军营中。

秦舞阳闲来无事,坐在木凳上,从须弥戒中取出一张地图。

这是他近日来在西戎军营中走动之时,自己手绘的军营地图。这张地图绘制地十分详细,就连哪一处有士兵把守,各有多少士兵,都被秦舞阳用笔一一标注在上面。他十分仔细地观察着西戎军营的地图,试图替梦烟云找到一个适合远征军发动进攻的地方。

不知是不是万仞雨为了避免敌人从虚弱之处进攻,西戎军营中的军帐分布十分复杂,毫无规律可言。而且驻守士兵分布地也极其讲究,当其中一处的士兵受到来自敌人的攻击之时,与此处相邻的驻守地的士兵在极短的时间内就可以到达并进行支援,从而对敌人进行摧残性的沉重打击。

而且在所有驻守地中,有一些驻守地上插着绘有西戎金乌图腾的大旗。这些驻守地的守卫更加森严,每当外敌入侵之时,这些驻守地的士兵就会迅速分散到各处,以补充各处的兵力。

在这样防守森严的军营中,想要找到一个进攻的突破口,谈何容易!

这对于秦舞阳来说,无疑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正当秦舞阳聚精会神地研究着这张军营地图之时。

军帐外传来一声声厉喝。

秦舞阳听后,心中一惊。当他意识到这声厉喝不是针对他的时候,他一直高悬着的心总算是平静了下来。

但最终,他还是决定,放下手中的地图,走出军帐去看一看。

军帐外,几名手握利刃的西戎士兵,正在围着一名伤痕累累的炽天远征军士兵。

“说!干什么来的!”

其中一名西戎士兵,狠狠地踢了他一脚。

坚硬的军靴重重地踢在那名远征军士兵的身上,他那具本就伤痕密布的身躯再次遭受到沉重的一击。他闷哼一声,但却没有说话。

“依我看,这家伙绝对是被炽天军营给赶出来了,走投无路,才跑到这里来。结果运气不好,又被咱们几个给抓来了。”

“老子真想狠狠地宰了他,替那些死在炽天人手中的西戎兄弟发泄一下!”

说罢,那名西戎士兵便握紧手中的长剑,冲着那名远征军士兵砍去。

“且慢!”

就在这时,秦舞阳出言制止。

“小弟也曾是远征军的士兵,对于远征军中的门道,也多多少少地知道一些。不如把这个家伙交给小弟,由小弟来审问他。”

那几名西戎士兵面面相觑,似乎正在犹豫要不要将这名远征军士兵交给秦舞阳。

“这样也好,正好看看你小子,是不是诚心诚意投靠我们。”

话音刚落,他便将那个远征军士兵踢向秦舞阳。

秦舞阳抓住他的衣衿,把他从地上拎了起来。

“走吧。”

秦舞阳心中暗道,随后便拎着他进入了军帐中。

见到秦舞阳带走了这名敌军士兵,那几个西戎士兵也就回到了各自的岗位,继续守护着西戎军营。

秦舞阳将他放在床上,自己依旧坐在木凳上。

“星星之火。”秦舞阳说道。

那名远征军士兵听后,连忙从床上坐起,认真地回答道:

“可以燎原。”

见到暗号对上,秦舞阳迫不及待地问道:

“将军他们,有何打算?”

“现在朝廷的援军已经抵达星辉郡,将军说,今夜将会派出一支军队继续西进,夺得西部的栈道。而你就在西戎军营中继续潜伏着,等待着将军的命令。”

秦舞阳听后,轻点了点头。

“一切听从将军指示。”

随后,秦舞阳继续说道:

“今夜亥时,军营中会有一次岗位交接。你可以趁着这个时间,离开这里。”

说着,秦舞阳将那张自己手绘的地图交给这名远征军士兵。

“切记,一定要将此物亲手交给将军!”

……

夜晚。

炎熙雯依旧是盘坐在军帐中,运转着星命天启诀。

与此同时,那名深入敌营的远征军士兵也已经返回,并将那张地图亲手交给了梦烟云。

此时此刻,所有人都在等待着炎熙雯的预言。

子时。

这个时候,军帐中的众人,都已经产生了些许睡意。

就在这时,炎熙雯一直紧闭着的双眼猛然睁开。

见到炎熙雯醒来,林焱顿时心中大喜。

炎熙雯看着林焱,一字一句地认真说道:

“山雨欲来多事秋,太平之世起兵戈。从此不敢称雄长,金乌隐浸白洋中。”

林焱等人听后,不能完全理解这诗中的意思。

“敢问姑娘,这诗有什么深刻含义?”罗剑兰问道。

炎熙雯听后,嘴角扬起一丝笑意。仿佛这诗中的含义,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抱歉,天机不可泄露。这诗中的含义,各位大人只能去认真理解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