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 尘封往事

  • 王之盛宴
  • 梦骁尧.QD
  • 2997字
  • 2016-01-27 17:26:40

此时此刻,一座石台缓缓地升上地平面。

林焱将囚禁众人的铁笼生生打碎,将天命收回到剑鞘中,解除了战斗状态,缓缓走向石台。

诚然,在林焱看来,上古剑圣是一个复杂的人。但这个复杂的人却是他至今为止所遇到的最出色的对手。面对他的逝去,林焱不知道应该高兴还是应该伤心。

林焱尊重每一位和他交战的对手。正是有了这些对手,他才不至于出现战斗力衰退的现象。正是有了这些对手,让他愈发地努力拼搏。

在剑道的强大力量下死去,对于视剑为生命的上古剑圣来说,大概是一种最好的解脱吧。

林焱走到石台前,拿起石台上放着的古老卷轴。

卷轴的表面积了一层厚厚的灰尘。遗迹大陆曾经被人类发现过数次,也有很多冒险者纷纷登上遗迹大陆来寻找远古强者遗留下来的传承和宝物,想必来到荒影囚天殿接受挑战的人也不在少数。但他们都没有成功地完成挑战,最终都是将自己的生命终结在了这里。

在古往今来所有的冒险者中,林焱,是第一个成功完成挑战的人。

林焱拿起卷轴,吹掉它表面的那层灰尘。之后缓缓地将它打开。

“唰!”

一道耀眼的光芒从卷轴中暴掠而出,升腾到半空之中,形成一面元气水镜。

元气水镜是浩瀚大陆元气修炼者用来保存音像的一种特殊的元气使用方式。修炼者利用自身的元气凝聚成一面元气水镜,之后将自己记忆中与这段音像相关的记忆碎片冰封在水镜中,等待后人前来解除封印。

“这应该是上古剑圣的记忆碎片吧。”林焱喃喃自语地道。

那面水镜在半空中稳定下来后,一个画面逐渐呈现在水镜中。

那是一块饱经风霜的石碑,时代的更迭、王朝的交替,早已在它原本光滑的表面上刻下了一道道岁月的痕迹。在那块石碑上面,刻着四个大字,并且用红色的石青涂满刻有字的凹槽处。

“剑圣氏族。”

紧接着,画面一转,来到了剑圣氏族的练武场中。

“外来者,当你们看到这个画面的时候,想必你们也或多或少地知道了一些关于我的事情。”

上古剑圣的声音从水镜中传来,如万载寒冰般冰冷、深邃。

“我曾经的名字叫剑轻扬,是剑圣氏族族长剑无涯的儿子,剑圣氏族的少族长。同时,也是现在荒影囚天殿的主人,现在的上古剑圣。”

“如果你们看到这个画面,就证明你们已经击败了我。能击败我的人,必定是在剑道上大有造诣的剑士。我剑轻扬平生好结交侠肝义胆的剑士,只可惜现在已奔赴黄泉,无法与阁下畅饮言欢。”

“荒影囚天殿,在七宫十二殿中,排名第十二。这里并没有什么霸道的上古传承,也没有什么一出动天地的超级武学。这里只能够让你在战斗中领略对手的长处,知道自己的不足,也只能让你锻炼出一颗无所畏惧的钢铁之心。因此,不要奢求能够在这里得到什么取之不尽的好处。剑乃百兵之君,横竖可伤人,击刺可透甲。凶险异常,生而为杀。用剑之人,须刚正不阿、光明磊落,这样才能发挥出剑的强大力量。”

“言归正传。我本是剑圣氏族的下一任族长,但最终不但没能继承父亲的族长之位,还被驱逐出剑圣氏族。”说到这里,上古剑圣的声音微微发颤。紧接着,他轻叹了口气,继续说道:

“这一切,都是由于族中出现内鬼所致。”

“二十年前。我十四岁,是剑圣氏族的少族长。按剑圣氏族的习俗,每一年,都会有一次氏族盛宴。全族人都会参加,以求得吉祥如意。然而,就是在那年的氏族盛宴中,剑圣氏族遭遇了灭顶的危机。”

“氏族盛宴开始之前,父亲和氏族的四大长老在大厅商议要事。那时正值炽天帝国与魔灵王国交战,剑圣氏族作为中立方势力,却屡屡受到魔灵王国的侵犯。因此,父亲为了氏族不受魔灵王国军队的侵犯,决定在这场战争中对炽天帝国鼎力相助,并与炽天帝国站在统一战线上。”

“这个想法固然是好的,但是却遭到了四大长老的一致反对。”

“这帮老顽固认为,剑圣氏族中立方势力的位置不容改变。一旦改变,就涉及到方方面面的问题,处理起来十分麻烦。甚至会使剑圣氏族被其中一方连根拔起,最终会导致剑圣氏族在浩瀚大陆上不复存在。”

“那个时候,我刚好经过大厅,偶然间听到了他们说的话。”

“四大长老心怀鬼胎,剑圣氏族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此时,林焱感觉到,上古剑圣的声音带有明显的愤怒情感。

“父亲力排众议,决定对炽天帝国鼎力相助。四大长老迫于父亲作为族长的威严,被迫接受了这个决定。”

“议事结束后,父亲和四大长老前往参加氏族盛宴。”

“就在盛宴进行的时候,一群身着黑色斗篷的人,闯入了剑圣氏族。”

“他们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他们用手中的短刀,疯狂地屠杀着一切阻挡他们前进的剑圣氏族人。他们甚至连老人和婴儿都不肯放过。一时间,氏族领地上血如泉涌。鲜血将这片大地尽数染成了血红色。”

“父亲挺身而出,带领剑圣氏族十几名壮年男子与黑衣人展开战斗。”

“可就在这时,三长老从衣袍中取出一把匕首,躲到父亲的背后。将这把锋利的匕首,狠狠地刺进了父亲的身体里!”

“我恨!恨当时自己的力量不够强大,不能够保护自己身边的人!”

上古剑圣的声音从平静,到愤怒,最后甚至演变成了怒吼。

“哈哈哈哈!”

突然,他狂笑起来。

“可是恨有什么用!四大长老心怀鬼胎,这件事我早就知道!但我却没有即使制止。还自以为自己有多聪明,真是天大的笑话!哈哈哈哈……”

“那群黑衣人,来路不明。其中为首的那个,异常地强大。父亲逍遥境上期的实力,与他交锋数十个回合,都被他狠狠地压制住。那人的实力至少是逍遥境上期,甚至有可能是传说中的帝皇境强者!”

林焱没有出声,仔细地听着。并试着捕捉到一些对自己有用的信息。

“而且,那个人的底牌层出不穷。他手中的武器打造十分精良。而且所用的材料,根本不是浩瀚大陆所有。他力量施展之时,后背会生出六对黑色的翅膀,上面有雄厚的暗属性力量会聚。那根本就不是元气,更不是古籍中记载的龙血或帝皇之血!我猜想,那是种来自另一个时空的恐怖力量。而那个人,可能也是通过撕裂时空从另一个世界来到这里的。”

上古剑圣的话有些奇怪,甚至是不切实际。人怎么会从另一个世界撕裂时空穿越而来呢?这话要是传出来,不知会引发多少嘲笑,人们只会把这种话当做是精神病人的梦中呓语。

但林焱没有,他只是认真地听着。他坚信一切皆有可能,因此他相信上古剑圣的判断。

“随后,三长老当上了剑圣氏族的族长。但那个强大的神秘人,却一直统治着剑圣氏族。我也被三长老当做是上一任族长生下的孽障,被驱逐出了剑圣氏族,最终来到了这片遗迹大陆,成为了荒影囚天殿的主人。”

“我一直有一个梦想,就是重新回到剑圣氏族,用自己的力量夺**长之位,并将父母的名字刻在剑圣氏族的宗族碑上。也不枉二老对我的养育之恩。”

“外来者,如果你有朝一日,能够去剑圣氏族,请务必替我完成这个梦想。我剑轻扬必会感激不尽。石台上的那个卷轴,是我自创的一套剑法武学,名为‘黄泉两仪’,共有三式,能与浩瀚大陆上的一些高阶武学相媲美。现在便赠与你,也算是对你成功通过荒影囚天殿的奖励了。”

“我一生与剑道无缘。少年时想发奋钻研,不料却遭遇了这样一场灭顶之灾。中年时想要静心领悟,却发现根本没有机会。当我下定决心要创造属于自己的剑道时,上天已经不再给我足够的时间了。正好以此来告诫后人,把握好时机,加倍努力。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

话音刚落,那面水镜便消散在半空之中。

林焱紧紧握住手中的“黄泉两仪”,将它小心翼翼地放到须弥戒中。

对他而言,这不只是一卷武学。更是一个前辈对后人的希望,和告诫。

与此同时,空间传送门已然打开。

众人步入空间传送门中,通过空间传送门直达遗迹大陆的最深处。

林焱走到传送门前,突然转过身去,最后看了一眼这座已经破败不堪的宫殿。

“再见,荒影囚天殿。”

“再见,上古剑圣。”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