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序幕拉开
  • 王之盛宴
  • 梦骁尧.QD
  • 2897字
  • 2015-11-14 21:10:52

炽天帝都。

镇国公府。

已是夜晚戌时,然而镇国公府中仍然灯火通明。这位平日里权震前朝的镇国公王震,此时此刻正踱步在府邸的大堂中,一副局促不安的神色。

突然,有家丁来报。

“报!”

“大人,门外有一自称是穆天狼的人求见。”

王震听到这个熟悉的名字之后,沉闷的脸色立即变得晴朗起来。

“赶快让他进来!”

“是。”

家丁领命后,带着穆天狼来到镇国公府的大堂中。

“草民穆天狼,拜见王大人。”

穆天狼双手抱拳道。他一身夜行衣,用黑色面罩遮住了自己的脸,使人无法看到他的长相。但是,从那双饱经沧桑的双眼中,王震仍然能够立即认出他来。

“你们准备好了吗?”

王震问道。

穆天狼听后,点了点头。

“万事俱备。一切只等大人一声令下。”

王震听后,大笑起来。

“好!告诉你手下的人,今夜的行动,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遵命。”穆天狼回答道。

王震笑了笑,之后向身旁的那名家丁说道:

“带着他们,去萧大人那里。”

“是。”

英国公府邸。

同镇国公王震一样,英国公萧释天也是一副局促不安的样子。但他并没有在府邸中踱步行走,而是坐在一张木椅上,怀中抱着一名美若天仙的歌妓。

那名歌妓躺在萧释天的怀中,吐气如兰。

突然,萧释天轻叹了口气。

“大人在为何事发愁?”

萧释天看着躺在自己怀中的温香软玉,缓缓说道:

“美人,我在为今晚的行动而犯愁啊!”

“王震那边还没有什么动静。今天夜里是最好的时机,一旦错过,必将悔恨终生。”

“大人心中如此烦乱,不如听妾身歌秦风一曲,以解心愁。”

说罢,歌妓站起身来,取过放在地上的一把古琴。

萧释天听后,拍手笑道:

“好好好!”

此时此刻,萧释天那张苍老的脸上,绽放出孩子般的笑容。脸上的道道皱纹,在此刻缓缓舒展开。

歌妓白皙柔嫩的手掌在古琴表面上缓缓地抚摸着。她轻轻拨动琴弦,发出一阵悦耳动听的乐声。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

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蒹葭苍苍,白露未晞。

所谓伊人,在水之湄。

溯洄从之,道阻且跻。

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坻。

蒹葭采采,白露未已。

所谓伊人,在水之涘。

溯洄从之,道阻且右。

溯游从之,宛在水中沚。

歌妓清新自然的歌声,伴着悠扬古朴的琴音,回荡在英国公府中。萧释天轻闭双眼,欣赏着歌妓动听的声音。他觉得自己的精神仿佛在这一瞬间得到了升华,一种空前的舒适感,遍布全身。他沉浸于其中,久久不能自拔。

与此同时,穆天狼已经抵达了英国公府。

他听见府邸中传来的歌声,冷笑一声。嘴角仿佛掠过一丝嘲讽的笑意。

“原来英国公大人,还好这一口。”

说罢,他便大步走入英国公府中。

曲终,萧释天缓缓睁开双眼,看着歌妓美丽的容颜,开怀大笑起来。

就在这时,穆天狼步入大堂之中。

“来者何人!”

守护在大堂前的两名士兵举起手中的长枪,将穆天狼拦截在门外。

萧释天和王震不同。王震是一介文官,而萧释天是横刀立马的武将。因此,守护英国公府的都是萧释天身边身手矫健、武艺高强的士兵,而非平常的家臣。

穆天狼冷笑一声,从须弥戒中取出一块黑色的木牌。

木牌极其简单,没有挂坠一类的装饰。有的,仅仅只是上面用匕首刻上去的四个大字:

五日戌时。

萧释天看到穆天狼手中的木牌后,心中一惊。

“是王大人让我前来的。”

萧释天听后,立刻对守护在门口的两名士兵说道:

“放下枪。”

士兵听到萧释天下令,先是犹豫了一会儿,然后不得不放下手中的长枪。

“壮士请进。”

穆天狼收起木牌,走入大堂中。

歌妓看到身着夜行衣,手握佩刀的穆天狼后,娇躯不禁颤抖了一下。赶紧给这位游侠让路。

穆天狼蹲下身子,双眼在歌妓国色天香的脸庞上迅速扫过。之后用手指轻轻捏住歌妓的下巴,仔细地端详着。

歌妓的心里十分紧张。她的嘴唇微微颤抖着,想要说些什么却欲言又止。

“壮士,这位姑娘是我府上的一名歌妓。”

穆天狼听后,笑了笑:

“英国公府里有歌妓。真想不到萧大人还好这一口。”

说罢,便站起身来。

听了穆天狼的话后,萧释天有种被人侮辱的感觉。他攥紧了拳头,似乎想要冲上前去,一拳轰在穆天狼的胸口上。

但是他没有这样做。长时间不参与炽天帝国的对外战斗,再加上萧释天本人紊乱的生活规律,他的体能迅速下降。即便是冲着穆天狼的胸口重重地打上一拳,也只能是给他挠痒痒罢了。

“萧大人打算什么时候开始行动。”穆天狼问道。

萧释天听后,陷入了沉默之中,并没有回答他。

“萧大人打算什么时候开始行动。”

穆天狼用不耐烦的口气,将刚刚的话再次重复了一遍。

“壮士手下有多少人。”萧释天问道。

“不多不少,刚好二十人。”

听了这句话后,萧释天差点气得晕过去。

二十人?带着二十个人兵变?这不是明摆着找死吗?

“兵变之事,二十人足矣。”

穆天狼淡淡地说道,言语中充满了自信。

“我府上共有一百名士兵,再加上我手下的疾风铁骑,一共两千零七十人。”

说着,萧释天从右手食指的须弥戒中取出疾风铁骑的令牌,递给穆天狼。

穆天狼接过疾风铁骑的令牌,转过身去,正准备离开英国公府。

“壮士且慢。”

穆天狼转过身来,看着萧释天。

“萧大人还有什么事情吗?”

萧释天从须弥戒中取出一张地图,递给穆天狼。

“这是炽天帝都的地图。在行动前,须先到大牢中救出王爷,然后再发动兵变。”

萧释天虽然没有说出那个王爷的姓名,但穆天狼已经心领神会。

“这次行动,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行动成功后,我这个位子,便是壮士的。”

穆天狼听后,轻摇了摇头。

“我接受王大人的委托,为的不是金银财宝、荣华富贵。”

“我只是想做一件轰轰烈烈的大事,也不枉在这世间走一回了。”

话音刚落,穆天狼便转过身去,离开了英国公府。

望着穆天狼离去的背影,萧释天不知自己应该说些什么。

那名抚摸着古琴的歌妓,呆呆地目送穆天狼离去。

那背影,浓艳而沉重,宛若一尊生铁的武士俑,踏破尘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