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王之盛宴 七夕劫(上)
  • 王之盛宴
  • 梦骁尧.QD
  • 2883字
  • 2015-08-20 09:22:12

在浩瀚大陆的传说中,有一位法力无边的天神。她象征着情人间纯洁的爱情,据说只要情人受到了她的庇护,就可以携子之手,与子偕老。

她就是鹊神。

浩瀚大陆古籍中记载着这样一个故事:

传说天上有个织女星,还有一个牵牛星。织女和牵牛情投意合,心心相印。可是,天条律令是不允许男欢女爱、私自相恋的。织女是王母的孙女,王母便将牵牛贬下凡尘了,令织女不停地织云锦以作惩罚。

织女的工作,便是用了一种神奇的丝在织布机上织出层层叠叠的美丽的云彩,随着时间和季节的不同而变幻它们的颜色,这是“天衣”。自从牵牛被贬之后,织女常常以泪洗面,愁眉不展地思念牵牛。她坐在织机旁不停地织着美丽的云锦以期博得王母大发慈心,让牵牛早日返回天界。

一天,几个仙女向王母恳求想去人间碧莲池一游,王母今日心情正好,便答应了她们。她们见织女终日苦闷,便一起向王母求情让织女共同前往,王母也心疼受惩后的孙女,便令她们速去速归。

话说牵牛被贬之后,落生在一个农民家中,取名叫牛郎。后来父母下世,他便跟着哥嫂度日。哥嫂待牛郎非常刻薄,要与他分家,只给了他一条老牛和一辆破车,其他的都被哥哥嫂嫂独占了,然后,便和牛郎分家了。

从此,牛郎和老牛相依为命,他们在荒地上披荆斩棘,耕田种地,盖造房屋。一两年后,他们营造成一个小小的家,勉强可以餬口度日。可是,除了那条不会说话的老牛而外,冷清清的家只有牛郎一个人,日子过得相当寂寞。牛郎并不知道,那条老牛原是天上的金牛星。

这一天,老牛突然开口说话了,它对牛郎说:“牛郎,今天你去碧莲池一趟,那儿有些仙女在洗澡,你把那件红色的仙衣藏起来,穿红仙衣的仙女就会成为你的妻子。”牛郎见老牛口吐人言,又奇怪又高兴,便问道:“牛大哥,你真会说话吗?你说的是真的吗?”老牛点了点头,牛郎便悄悄躲在碧莲池旁的芦苇里,等候仙女们的来临。

不一会儿,仙女们果然翩翩飘至,脱下轻罗衣裳,纵身跃入清流。牛郎便从芦苇里跑出来,拿走了红色的仙衣。仙女们见有人来了,忙乱纷纷地穿上自己的衣裳,像飞鸟般地飞走了,只剩下没有衣服无法逃走的仙女,她正是织女。织女见自己的仙衣被一个小伙子抢走,又羞又急,却又无可奈何。这时,牛郎走上前来,对她说,要她答应做他妻子,他才能还给她的衣裳。织女定睛一看,才知道牛郎便是自己日思夜想的牵牛,便含羞答应了他。这样,织女便做了牛郎的妻子。

他们结婚以后,男耕女织,相亲相爱,日子过得非常美满幸福。不久,他们生下了一儿一女,十分可爱。牛郎织女满以为能够终身相守,白头到老。

可是,王母知道这件事后,勃然大怒,马上派遣天神仙女捉织女回天庭问罪。

这一天,织女正在做饭,下地去的牛郎匆匆赶回,眼睛红肿着告诉织女:“牛大哥死了,他临死前说,要我在他死后,将他的牛皮剥下放好,有朝一日,披上它,就可飞上天去。”织女一听,心中纳闷,她明白,老牛就是天上的金牛星,只因替被贬下凡的牵牛说了几句公道话,也贬下天庭。织女便让牛郎剥下牛皮,好好埋葬了老牛。

正在这时,天空狂风大作,天兵天将从天而降,不容分说,押解着织女便飞上了天空。

正飞着、飞着,织女听到了牛郎的声音:“织女,等等我!”织女回头一看,只见牛郎用一对箩筐,挑着两个儿女,披着牛皮赶来了。慢慢地,他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了,织女可以看清儿女们可爱的模样子,孩子们了都张开双臂,大声呼叫着“妈妈”,眼看,牛郎和织女就要相逢了。可就在这时,王母驾着祥云赶来了,她拔下她头上的金簪,往他们中间一划,霎时间,一条天河波涛滚滚地横在了织女和牛郎之间,无法横越了。

织女望着天河对岸的牛郎和儿女们,直哭得声嘶力竭,牛郎和孩子也哭得死去活来。他们的哭声,孩子们一声声“妈妈”的喊声,是那样揪心裂胆,催人泪下,连在旁观望的仙女、天神们都觉得心酸难过,于心不忍。王母见此情此景,也稍稍为牛郎织女的坚贞爱情所感动,动了恻隐之心,便同意让牛郎和孩子们留在天上,命喜鹊传话让他们每隔七日相见一次,谁知喜鹊传错了话,说成每年七月七日相见一次,于是王母就罚喜鹊给他们搭桥。

从此,牛郎和他的儿女就住在了天上,隔着一条天河,和织女遥遥相望。在秋夜天空的繁星当中,我们至今还可以看见银河两边有两颗较大的星星,晶莹地闪烁着,那便是织女星和牵牛星。和牵牛星在一起的还有两颗小星星,那便是牛郎织女的一儿一女。

牛郎织女相会的七月七日,无数成群的喜鹊飞来为他们搭桥。鹊桥之上,牛郎织女团聚了!织女和牛郎深情相对,搂抱着他们的儿女,有无数的话儿要说,有无尽的情意要倾诉啊!

传说,每年的七月七日,若是人们在葡萄架下葡萄藤中静静地听,可以隐隐听到仙乐奏鸣,织女和牛郎在深情地交谈。真是:相见时难别亦难!他们日日在盼望着第二年七月七日的重逢。

而传说中的鹊神,据说就是喜鹊的化身,为守护情人间的爱情而存在。

……

弑神者空间。

“林焱,你知道牛郎织女的故事吗?”李雯雯翻着一本纸张泛黄的古籍,饶有兴趣地问道。

林焱打了个哈欠,从椅子上坐直了身子。

“好歹我也是个炽天皇子,怎么可能不知道。”

“那你知道鹊神吗?”

“鹊神?”林焱听后,打趣儿道,“不会又是远古神众的人吧?”

李雯雯听后,白了他一眼:“你是弑神游戏玩多了吗?”

看着即将发怒的李雯雯,林焱迅速从椅子上站起身来:

“公主息怒,臣先行告退。”

李雯雯嘴角掠过一丝浅浅的幅度,娇斥道:“站住。”

林焱的表情瞬间僵硬了,他缓缓转过身,笑道:“公主有何贵干?”

“扶本公主起来。”李雯雯笑道。

一旁的弑神者联盟成员,正兴致勃勃地看着这场免费的好戏。

“林焱,公主都发话了,赶紧过去扶啊。”罗泽大笑道。

林焱听后,恨恨地瞪了他一眼。

可谁知这货看热闹不嫌事大,竟继续用那副嬉皮笑脸的样子说道:

“赶紧的,别让好戏在你这里断了!”

只见林焱一个箭步,冲上前去,揪住罗泽的耳朵,让他的脚尖在地面上跳起了芭蕾。

“唉唉唉!轻点轻点!”

只听见,罗泽的惨叫声,不绝于耳。

林嫣然掩嘴轻笑,继续看着自己的哥哥和罗泽在一旁胡闹。

“咳咳!”

这时,楚明咳嗽了两声。之后走到书架前,拿下了一本书。

随后,除林焱、罗泽和李雯雯外,其他人都迅速装出一副认真工作的样子。

林焱见此情景,顿时哭笑不得。

就在这时,一阵强大的空间乱流倾泻而出。很明显,这是虚空被人强行撕裂的迹象。

“大家下午好啊。”

随着一个声音的响起,帝皇学院院长傲天神步入弑神者空间中。

“院长好!”

见院长到来,弑神者联盟的成员们迅速排成一排,齐声说道。

“哈哈。”傲天神轻抚银须,“这段时间,没有弑神任务,大家玩的还开心吗?”

“现在你们的任务来了。”

傲天神右手凭空一握,一道流光暴掠而来。当光芒渐渐退去后,一个卷轴出现在傲天神的右手中。

“院长的出场方式总是那么经典,我记得上次新年任务的时候,也是这样颁布任务的。”罗泽低声说道。

一旁的楚珊珊狠狠在罗泽的手臂上掐了一把,低声道:“这个时候你还多嘴。”

傲天神体表,一股凌冽无比的金属性元气暴掠而出。作为所有属性中最难以控制的金属性,这股元气沉稳但又不失能量的狂暴性。林焱吃惊于傲天神的实力,如果让他来控制这股金属性元气,他是无论如何也无法控制得住的。

“这就是区别啊。”林焱低声说道。

“嗯!”楚明点了点头,“人比人,气死人你懂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