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青玉暗示人心凉,傀儡骷髅偶相逢。

  • 沧若九城
  • 沧若念归
  • 4633字
  • 2014-07-29 19:03:04

突然,一小丝青色光华在一个中年人身上一闪而逝。

沧若念归本能的看过去,她的记忆失去了,可是她的知识还留在脑海。百世轮回,她什么东西没见过,那刚刚的一缕光华,应该是下等的青玉。

然后…

然后原本还一脸淡漠的自己走自己的路的人,瞬间暴起。

那个中年人本身实力不错,只是挡不住多人的围攻,被活生生的撕成了碎肉,鲜血溅了满地。

暴起的几个人中,最厉害的一个面无表情的将青玉收到自己身上。刚刚和他一起出手的人见打不过他,就又恢复了寂静,低着头自己走自己的。

那个得到青玉的人也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接着走自己的路。而刚刚路过的路人没一个停下脚步,停下也是暴起抢夺。

沧若念归看到了这一幕,面沉如水,原本就惨白的脸更加青白

念归的头上,可是还有着曼珠沙华。曼珠沙华可是极品血玉,论品阶,恐怕天下间,没有能与之匹敌的。

玉这种东西极其稀少,别说是一小块下品青玉,哪怕只是一小块杂玉,也会让人抢破头。

若不是她一直窝在墨夜怀里,墨夜宽大的黑袍挡住了曼珠沙华,她是不是也变成了一堆碎肉?她是不是应该庆幸,玉这种东西,除非是在使用时或者是被亲眼看到时才能被发现。要不然玉也不会那么稀少。

她是不是应该庆幸把引魂灯也收起来了呢?

“墨夜,去亡灵坟冢。”

沧若念归给墨夜传音,她一定要变得强大。她喜欢不归深渊,是因为这里没有规矩,可以肆意杀人,可是她不想成为被杀的人。

转身,没走几步,就听到一声惨叫。

那个刚刚得到青玉的人,同样被几个暴起的人撕成碎片,其中一人得到青玉,瞬间消失不见,不敢再停留一瞬。

这样的事情,在绵延数百公里的不归深渊中时时上演着,同时也再一次教会了念归。

暴力才是王道!

被墨夜抱着,按照记忆中的地点行去。

沧若念归在封印之地领悟十年,十年间她走遍了整个封印之地。而封印之地与荒古大陆一般无二,自然也知道亡灵坟冢在何处。

天山,荒古大陆的最中央,天山地底就是通往九幽冥狱的通道。而作为封印通道的存在,天山是荒古大陆上灵气最浓郁的地方,与此同时,也伴生了诸多险境,多年来无数大能想要进入天山,却从未有出来过。其中一部分是守护天山的染白的原因,另一部分就是那些十死无生亡的险境的原因。

其中,亡灵坟冢,就是那些伴生险境之最,就处于天山西部,与天山、深红炼狱之凶险齐名。

亡灵坟冢来源于九万年前,无界之战,整个荒古大陆都所有种族无一幸免的被卷入其中。

也正是这场战争之后,原本在天外云境养伤的无离成立了始创殿,用以维持荒古大陆的秩序。防止再次爆发类似无界之战的大规模战斗。

因为一旦爆发大规模的战斗,就一定会死很多人。荒古大陆的负面之力激增,他恢复的可能性就变得微乎其微,而且,他也怕恨离依靠这种力量冲破封印。

亡灵坟冢里埋葬了无数强者,也埋葬了无数密宝。而且,那里死气之重,滋养了无数亡灵,那些亡灵夺取生命的身体,进而演化出了鬼族。

鬼族与冥族不同,冥族生活在九幽冥狱中,只是因为两界通道被封,从来没有人见过。作为一个世界最原始的种族,不知比鬼族高贵多少。就好像神族与代生者,其中间的差距,可是云泥之别。

而且鬼族族人向来来稀少,因为鬼族人一旦被发现,就会遭到各个种族的全力抹杀。

亡灵坟冢中,无数尸骨变异,演绎出了无数生灵,可以说是亡灵生物的发源地。

沧若念归和墨夜正要去那里。

墨夜是幽冥代生者,死气越重,对于他的修行越有好处。念归就无所谓了,曼珠沙华中的血煞之力足够她吸收成为九级咒禁师了,她现在差的,就是沉淀和心境。

墨夜的修为与念归的有直接联系,若是墨夜的修为一直不能增长,相应的,念归的修为也会止步不前。反过来,墨夜的修为增强,与她而言,自然是好处多多。

本来他们就在荒古大陆西海岸,只要往天山那边走就好。

一路上,自从在不归深渊见了那个身怀青玉的人的下场,念归这一路上都是所在墨夜的怀里,再加上她双脚不能行,又是一个八岁的孩子,一路上到没有多少人注意到他们。

念归莫名的很是亲近墨夜,这是一种源自于灵魂深处的亲近。墨夜似乎也不排斥念归的亲近,这一路都是抱着念归走过来的。

亡灵坟冢。

无数的十字架和墓碑矗立在凸凹不平的土地上,一个个小土包耸起,里面却不知埋葬了多少尸骨…

这里没有所谓的阴风,也没有厉鬼凄厉的惨叫,有的只是一片不见天日的黑雾,笼罩了一片大地。黑雾中,不时闪现猩红色的眼睛和幽蓝色的光影。

沧若念归和墨夜大概的看了一眼亡灵坟冢,停在了亡灵坟冢的最外围。

亡灵坟冢分为边缘、外层、中层、亡命层和核心区。

沧若念归和墨夜,两个二级咒法师初阶,并不算强大,在这亡灵坟冢中,不用遇见鬼族,只要遇见一个强大一点的亡灵生物,就几乎是必死无疑。

他们现在绝不能进入亡灵坟冢内部,凭现在的他们,哪怕是中层都不可能。

所以,念归选择了最外层的一个十字架,在十字架的背后找到了一个漆黑的洞穴,随即,墨夜抱着念归跳了下去。

那个洞并不深,一会就踩到了地。

向前看去,是一条用土石堆砌成的通道。

墨夜抱着念归,向里走去。

亡灵坟冢中墓穴无数,很多种族的人都惨死于神魔大战。尸骸遍地,能有一个土包就不错了。亡灵坟冢只有最外围才有墓穴,里面根本就是暴尸荒野。

因为里面根本就没人进得去,只有最外围才能靠近一些。来这里的人不是为了求财就是为了异宝。求财的都是不能修炼的世俗之人,不敢深入,求宝的人根本就不会在意尸骸。

这也是那些强者的悲哀吧!

死前风光无限,死后暴尸荒野。

这个墓穴中有土石做的甬道,就证明有人来过这里,当然也不会有什么好东西留下,早已被那些求财的人洗劫一空。

念归进到这里,只不过是为了见识一下所谓的亡灵生物。

走进主墓室,看到的是一个圆形的洞窟。

洞窟中弥漫着一股腐臭的味道,地上铺着满满一层淤泥。

念归恶寒,不由得封闭了嗅觉。墨夜一直冷漠的脸上也显出几分不适,也运功封闭了嗅觉。

“咯啦~咯啦~~~”

骨节摩擦的声音响起。

黑暗中,走出一个骷髅。

一般亡灵生物的等级判定,都是看他们的眼睛。眼睛越亮,力量越强。而那些眼眶中燃烧着灵魂之火的,一般都是有智慧的亡灵生物,这样的门槛是相当于人类五级咒化师的力量。

鬼族亦是如此。

鬼族一般都是有智慧的五级强者,而荒古大陆上五级咒化师强者已经是强悍至极。鬼族想要提升力量往往需要吞噬灵魂,成长速度极快,而荒古的强者很难有那样的成长速度。因此,每每有鬼族现世,必会遭到各族绝杀。

而这个骷髅眼眶中没有一点光芒,这样的骷髅只会抡刀,甚至连闪躲都不会。只是一个会动的骨头架子,一些强壮一点的普通人都可以将它打散。这幅骨头架子唯一的优点恐怕就是结实一点。

看到念归二人,那个骷髅就冲了上去。

沧若念归阻止了墨夜抬起来的手,饶有兴致的看着那个骷髅。

她的咒术是傀儡咒术,控制一切没有意识的生命或是非生命。

自从复生以来,她还没有使用过呢!现在这个被死气咒化了的骷髅正是很好的练手啊!

念归闭上眼睛,进入主魂空间。一种咒术可以有着很多的衍生咒术,这些咒术被铭刻进主魂空间里,作为传承记忆,传承给后人。念归很快找到了傀儡咒术。

傀儡咒术:控制一切没有意识的生命体或非生命体,控制对象等级依照施咒者等级而定。

低于施咒者三阶,成功率百分之百,永久控制,不可挣脱。

等于施咒者,成功率百分之五十。施咒成功后,百分之五十永久控制,百分之五十临时控制,控制时间依照施咒者等级而定。

大于施咒者三阶,成功率百分之十。施咒成功后,百分之十永久控制,百分之九十临时控制,控制时间依照施咒者等级而定。

若想要控制有意识生命或非生命,则需吞噬对方意识,或与对方签订灵魂血契。签订灵魂血契时无限制。

念归有点无奈的看着这长长的介绍,看来这傀儡术也是有限制的,而且限制这么多。不过转念一想也就释然了。越是强大的力量所受限制就越多,如非这样,那岂不是要人人都可以逆天?

咒术师每一级分三小阶,初阶、中阶、高阶。还好这限制是以阶计算,不过,大于三阶就是大一级,她要是想要永久控制比自己大一级的生命或是非生命,只有百分之十的百分之十,也就是百分之一的概率。

哎~算了,关键时刻,临时控制也是有用的啊!

念归墨蓝色的眸子越发深邃,一抹血色在眼底一闪即逝。

那个骷髅却突兀的停下了脚步。

念归唇角不由溢出点点笑意。

成功了!

控制着那个骷髅向前走走,向后走走,然后让它来到自己面前。

不错不错!表面上看起来跟原来没有什么不同,只是它已经被她给控制了。

念归仔细的看了看这间墓室,发现一些珠宝散落在淤泥里,不知被搜刮了几次。那些淤泥散发着阵阵腐臭,不知是多少人的尸骨腐烂至此。

念归执挥着那个骷髅,将地上的珠宝捡起来。

她是咒术师,咒术从不会重复,这世上有多少种力量,就衍生出了多少种咒术。

可是咒术再多,咒术师再多,也比不上荒古大陆以亿做基数的庞大人口啊!

这里无论哪个种族,大多数都是灵师,只不过因着血脉不同,天赋能力也不同。大多数的灵师看重的不过是些荣华富贵。而那些咒术师,也不可能没有垂涎富贵的。

念归想要对抗始创殿,倒是要组建自己的势力,这些财物,也算是她的基础。

只是!

那些东西太脏了!

不行,她一定要找点什么洗一洗!

那些财物,还有那个骷髅,绝对的,都要洗一洗!!!

现在的墨夜忘记了一切,醒来时,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她。墨夜与念归心神相通,他自是知道念归心中对始创殿的恨。但在他心里,念归是他的主子,无论她做些什么,都是对的。

此时知道了她这样的洁癖,面上依旧冰冷,只是那墨黑色的眼底,却划起点点涟漪,默默记在了心里。

抱着念归,转身出了墓室。

念归愣了愣,随后微微扬了扬嘴角。

那个骷髅受到念归的命令,捡起了地上的财物,远远地跟着。

出了亡灵坟冢,向北走了几公里,找到了一泓清泉。

沧若念归想了想,她头顶的曼珠沙华可以储物,只是现在里边什么东西也没有。她要进亡灵坟冢,不可能次次都回到这里来。所以,念归心念一动,将半潭清泉注入曼珠沙华。再命令那个骷髅抱着财物跳进清泉中清洗。

待的一会儿,那个骷髅抱着财物爬了上来。

原本污浊的骨架清洗干净,露出森森的惨白,不过倒是干净了,怀中的财物闪着点点光芒。

念归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和墨夜折回了亡灵坟冢。

从亡灵坟冢外围再次选了一个墓地,走了进去。

又是一个简陋的墓室,念归让骷髅再次捡起些财物,连带着之前捡的一起扔进曼珠沙华里泡着。反正那些东西又泡不坏。

就这样一路搜刮,他们在亡灵坟冢的边缘游荡了三个月。边缘的墓地她们也陆陆续续的下去了一些。得到的却都是一些通用货币——灵精或是一些珠宝。

期间他们几乎没有遇到过亡灵生物,遇到的也是弱的可怜。

“嗯,墨墨,你说我们是不是应该靠近一点呢?”念归低低的问道。

墨夜面无表情的脸僵硬了一下。

几天来,墨夜没有说过一个字,若是有什么要紧的,也会心神传音。

按理说,沧若念归那样孤冷的性子也不应说些什么,可是,就是心中那一抹难以形容的感觉让念归不时地开口,哪怕只是自说自话。墨墨这个称呼也是这几天半开玩笑的叫出来的,随后念归就像是认准了这个称呼一样,不停地喊着墨墨。

每每这样喊,总能看见那面无表情的俊脸僵硬一下,似是有点点的不自然。墨夜本就事事以念归为尊,一个称呼倒也没什么,也便由着念归了。

此时听了念归的话,墨夜淡淡额首,表示听从。墨夜便抱着念归,继续向里走去。那个骷髅,也‘咯吱,咯吱’的迈动步伐跟随着。

渐渐的,他们从亡灵坟冢的边缘地带进入了外层。

与此同时,墨夜和念归身后‘咯吱,咯吱’的声音越来越大,也越来越嘈杂。

念归皱了皱眉,不对…

比之边缘地带更浓郁的黑雾中,传来嘈杂的‘咯吱’声。

雾气中,一群骷髅僵硬的迈着步子,骨节摩擦,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大概有三百左右。他们大都一身污泥腐肉,散发着阵阵恶臭。

念归不自觉的又将脸往墨夜怀里缩了缩。

果然,还是她家骷髅干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