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不归深渊已无归,亡灵坟冢已亡魂。
  • 沧若九城
  • 沧若念归
  • 5433字
  • 2014-07-28 19:32:32

第八章不归深渊已无归,亡灵坟冢已亡魂。

恨离说:“染白她告诉你关于我,和无离的事了吧。”

念归点点头。

“呵呵。”恨离略带嘲讽的轻轻笑了笑,“引魂灯中的冥蓝色火焰,是当年,后尘燃烧生命与灵魂而成的幽冥之火。其实,引魂灯中的幽冥之火,不过是一个小火星罢了。

只是这个火星,被后尘在最后消失之前赋予了意识。说起来,这引魂灯的幽冥之火,其实也算是咒灵。我本想让你在突破时融合了她的。”

咒术师在突破时必须融合咒灵,咒灵就是死去的咒术师的灵魂,因为拥有一丝虚无之力的缘故,无法经过九幽冥狱转生。融合咒灵,其实只是为了那一丝虚无之力,毕竟那是最本源的力量,哪怕只有一丝,也能改变咒术师的身体,让身体内的能量,产生质的飞跃,突破到新的级次。

恨离所说的引魂灯的意识,其实就是在深红炼狱里惊鸿一现的蓝影。

当年后尘在消失之前留下了一缕意识,其实是为了引渡、救赎那些游离的代生者的灵魂。后尘屠杀代生者,他们生命的力量化成了荒古大陆上的种族,而失去了实体的代生者,成为了最早的咒灵。

大巫师,也就是引魂灯的意识,就游走在荒古大陆之上,吟唱着祷文,希望可以超度他们,为后尘,减轻一点罪孽。可是游荡的咒灵,会渐渐失去记忆,忘记执念,只剩下纯正的能量体。

随着那些咒灵渐渐失去所有,引魂灯的意识不忍他们继续游荡,他们也为了寻求解脱,就纷纷投入幽冥之火中。

大巫师只能暗叹,但是她依旧游走着,只有咒术师才能看见咒灵,所以她劝解者咒术师。不要修炼,这样在死后,至少可以轮回,不必永世不得超生。

可是,没有人,从没有人认真的聆听她的祷文。

大巫师也是咒灵,最后的最后,她也忘记了她的使命。

她只是轻轻的吟唱出了最后一句祷文,便沉睡在了引魂灯中。

直到染白感应到幽冥之火的气息,找到了引魂灯。

可以预知未来的染白,看到了未来所发生的事,知道了引魂灯是除了冥匙之外的封印之地的又一把钥匙。便默默的将引魂灯放入深红炼狱内,等待着念归的化形。

原本,引魂灯将会和念归第一个融合,借血煞之力调动死气,成为代生者的大巫师,居然被人,不,被咒灵横插一刀。

当年投身引魂灯内的咒灵中,居然还有一个有着最后的执念和意识,似乎,还和沧若念归有着不小的渊源,似乎,可能是念归潜意识里一直寻找的‘他’。

那个咒灵首先和念归融合,抢了原本属于引魂灯的死气凝成了实体,成为了半能量体的代生者,幽冥代生者…只不过他已经和念归融合。

等恨离说完,过了将近一刻钟的时间,念归才消化完,暗暗咧嘴。

这人真霸道,居然抢了大巫师化形所用的力量。

不过…

“师尊,我额头上的是什么呀?我昏迷的时候进入了一个空间,那又是什么?你说那个少年已经和我融合,会忠于我吗?”

念归现在对咒术师的认知,除了传承记忆以外,几乎是一片空白。而且,成了念归第一咒灵的咒灵,居然有了实体,成了代生者。这绝对是旷古绝今了。

“你额头上的,是代生者都会有的印记。

每一位咒术师生下来便有传承记忆,在他们从咒气师突破成咒法师时,就会得到自身能力的认可,额头上会出现主魂印记。主魂印记内有着对于自身能力的运用方法,你自己也可以创造。

这种运用自身能力的方法,被称为咒术,你自己创造出来的咒术,也会被铭刻进主魂印记内。当你死之后,第二个拥有与你一样的咒术的人出现。主魂印记内的一切,都将被那个人传承。”

“除此之外,主魂印记代表着你的真正的灵魂。一旦主魂印记消失,你的灵魂也会消失。

另外在咒术师吸收咒灵后,咒灵就会被烙印上主人的主魂印记。

那个人头上有你的主魂印记,哪怕他是代生者,他也是你的一部分,你可以任意决定他的生死。”

决定他的生死吗?念归默然…

拥有强大的力量就要付出等量的代价,咒术师生前呼风唤雨,死后却如此凄凉…

但是,念归清楚地感觉到了,她的咒术是血煞咒术,她额头上的主魂印记也是血色的,她已经得到了血煞咒术的认可。

可是,为什么她刚刚化形的时候得到的传承记忆告诉她,她的咒术是傀儡呢?傀儡咒术。

她的额头上只有血煞咒术的主魂印记,那么傀儡咒术呢?一个人怎么可能掌控两种咒术?而且,她没有得到傀儡咒术的认可,居然还可以使用傀儡咒术。她刚刚可是在主魂空间里看到了傀儡术…

念归沉默了,她没有告诉恨离,因为恨离刚刚一瞬间的异常。而且,就像染白说的,有些事,该想起来的时候就会想起来,该明白的时候就会明白。

那个少年,还有那个诅咒,这都让她有一点点的不安。

罢了,既然现在她束手无策,这些答案,还是以后再去追寻吧!

恨离看了那个躺在地上的少年一眼,说:“你可以唤醒他了。”

“唤醒?”

“对,用你的灵魂之力,唤醒他身上的主魂印记。”

沧若念归闭上双眼,她的灵魂联系上主魂印记,然后,唤醒了一直沉睡的少年。

那少年看起来十五六岁的样子,却有着接近成年男子的身高,若不是那略显稚嫩的脸庞,几乎就要误认为这是一个俊美的公子。

黑暗中,那双漆黑的双眼缓缓睁开。在一片黑暗中,念归和恨离只能看见少年双眼边那一圈冥蓝。略带点惊悚。

少年站立起身体,恭敬地向念归跪下。

说:“请主赐名。”

听了少年的话,念归想起了少年化形时,那遮天蔽日的死气,似乎吞噬了所有的光芒,就好像黑夜一样。

“墨夜。”

“墨夜,领名。”

恨离在一边只是默默地看着,然后转身向外走去,他说:“跟我来,你可以离开了。”

念归闻言,赶紧说:“墨夜,你起来,跟我走。”

说着念归就想从地上站起来,结果又因为双脚上的诅咒跌回地面。

恨离听到声音,转过身,就看见跌坐在地上的念归,皱了皱眉,刚想用他的力量带她走。只是没想到,跪着的墨夜站起身,直接拦腰抱起八岁的念归,随即跟上恨离。

看着墨夜抱着念归,恨离的眼眸深处,慢慢划过一缕阴暗,随后隐去。

而念归,想起了她刚刚听到那个声音时的复杂的心情。

转身,恨离向某一个方向前进。

那是一面镜子,平滑的影印着世界。镜子很大,大约有两米高,成椭圆状,没有边框。那是一面普通的再普通不过的镜子了,唯一的不同,似乎就是那镜子太过于平滑。

恨离就站在镜子前,

说:“每一面镜子,都倒映着时间的所有。每一面镜子,都是一个世界。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代生者的奥义,蕴含在每一粒尘埃里。

去吧,这面镜子连接这封印之地的出口,出去后去亡灵坟冢。这期间,你若再做突破,从咒法师突破到三级咒阵师,就和引魂灯融合吧!”

沧若念归看了看恨离,又看了看一脸冷漠的抱着她的墨夜。

沧若念归认真的叫了一声:“师尊。”

她知道,就算仅仅只有一百一十年,就算恨离与他的交谈不过寥寥几句,可她还是愿意叫他一声师尊,不论他,是善是恶。无论何时,他都有着独属于他的清冷孤傲,她不相信恨离是帝君的‘恶’,她更愿意相信,他才是真正的虚无…

可是…

她也可以感受到,恨离身上的堕落之气。

她想,这样的气息实在不适合那个眉目如画的男人。

“师尊,无恶。”

是啊!无恶…

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没有绝对的善恶,只要你强大,你说你是善你就是善,你说你是恶,你就是恶。

懦弱从来都只会被人欺辱…

不,她不信。就算她被诅咒着,她也要证明,她一样会成为强者。

因为只有强大,才可以为所欲为,不被任何人,任何事所束缚。

“墨夜,我们走吧。”

沧若念归,扬起一个完美的笑靥,绚烂却刺目。银白色的长发中,几缕妖孽的血红若隐若现,墨蓝色的眸子清冷幽然。她的那张脸啊,祸国倾世的脸,冷艳无双,却实在是不应该出现笑容。因着那笑容,太完美的,只会让人觉得刺眼啊!

墨夜轻柔的抱着念归,向镜子走去。

他们的身影,缓缓融入到镜子里。

恨离仍就站在镜子前,他原本清冷的墨色眸子,此时却空洞茫然。

真的,是很美的笑容呢。她从未对他笑过,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

呵…

无恶…吗…

离开吗?

不自觉的,恨离描摹着镜子的轮廓,似乎这样就可以碰到那个完美的笑颜。

她,从来只对‘他’笑…

只对‘他’笑…

恨离身上清洌的气息缓缓退去,颓废堕落之感却越来越强…

恨离黑色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晦暗,然后瞬间变得挣扎。

不可以啊,不可以伤害她…

即使,永远也无法触摸到那个她,也不可以伤害,不可以…

挣扎着,恨离踉跄的离开了镜子的面前。

只是他没看见,在他转身的那一刻,镜子中,映照出的侧脸,一摸一样的侧脸,一模一样的,充满疯狂和狰狞的侧脸。

这里似乎是一个峡谷,峡谷的底部是一片荒凉的土地,两面是与地面呈直角的峭壁,凸凹起伏,狰狞丑陋。除了午夜和正午,看不到日月,崖顶常年笼罩着黑蒙蒙的雾气,几乎看不到光没有任何人愿意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呆上片刻。

这个被遗忘的峡谷中,一道光芒劈射而下,再缓缓撑开一面两米高的镜子。

墨夜抱着念归,从镜子中走出。随后,那面镜子骤然破碎,各种大小不一的碎片迸射向四面八方。

随后,消散。

念归却没心情去思考这里是哪里,她语气略显急迫的问道:“墨夜,你是‘他’吗?”

对于念归来说,那些破碎的记忆碎片根本没办法让她在心里拼凑成‘他’的影像,她只是直觉的认为,墨夜和‘他’有着某种关联。

不知是不是太久没有与人交流,墨夜的话有些僵硬。

“没有记忆。”

虽然墨夜还有着意识,可长时间毫无希望的游荡,已经磨灭了他的记忆。在现在的他看来,他的主人,就是他的世界,他的全部。

这个答案,却让念归失望之极。

看来,有些事情,还是要她自己去寻找。

只是,她不明白的是,恨离的杀意,是对‘他’,还是对墨夜。

如果是对‘他’,那么,不可原谅。

沧若念归脸色一寒,随即观察起他们来到的世界。

让人毛骨悚然的峭壁,四周点点荧光若隐若现,五彩斑斓。

这里是…

沧若念归回想起了在封印之地中,她领悟时,好像到过这里,当时她领悟的是‘暗’。

那么,这里应该是——不归深渊!两边的崖壁,叫做回头崖。

没错,不归深渊,传说中的罪人聚集地。

这里的人是十足的疯子。

他们有着各种各样的信仰,甚至有些人看到什么就信仰什么,就算是看到一只老鼠也有可能奉若神明。他们可能今天是始创殿忠诚的信徒,每天就有可能放火烧了神殿。

荒古大陆上共有七个种族最为强大,分别是神族、魔族、羽族、岩族、精灵族、人族、妖族。神族的信仰是光明,妖族的信仰是力量,人族的信仰是灵魂,精灵一族的信仰是自然,岩族的信仰是大地,羽族的信仰是苍穹,魔族的信仰是黑暗。

在这里,谁是谁并不重要,谁是谁,谁知道呢?

这里随便的一个人都有可能是七族中的皇族,也许路边那个乞丐就是九级的咒禁师。

就如同不归深渊的暗无天日一样,这里有着一切见不得光的事。

始创殿从不管这里的事情,因为始创殿的圣女下令,任何始创殿的人不得靠近不归深渊半步。似乎是圣女离梦缘得到了帝君亲令。

始创殿的帝君无离,在当年与恨离的对战中受了重伤,至今无法离开天外云境。始创殿一般都是由圣子和圣女打理。

始创殿的人也乐得这些疯子聚集在一处,而不是四处乱窜。

不归深渊,就成了那些疯子的天堂。

不归不归,回头回头。

在踏进这不归深渊的那一刻起,从来就没有人回头。

念归皱眉看着自己手上的引魂灯,这冥蓝色的光芒在这里怕是会惹来麻烦啊!

随手将引魂灯收入可以储物的曼珠沙华中。

“墨夜,找一找这附近有没有人。”念归皱了皱眉,冰冷的说着。

墨夜额首,没有分辨方向,直接向前走去。

墨夜是沧若念归的咒灵,墨夜的修为与念归的修为有直接联系。

现在无论是墨夜还是念归,都无法用灵魂之力搜索生命气息,否则也不用这样乱走。

沧若念归窝在墨夜的怀里,她的双脚上有着诅咒血纹,可是,除了虚弱之外,她感觉不到其他的异样。念归不禁怀疑,难道这个诅咒只是让她一直的虚弱下去?

现在的念归不明白,或许将来的某一天,她会明白诅咒的含义,只是到那时,就太晚了…

一路径直走去,远远地,他们看到了一些人。

那些人穿着奇怪的服饰,像是游魂一样走过,谁也没有开口,也没有脚步声,就好像什么也没有一样。

缩在墨夜宽敞的胸膛里的念归感受到这种氛围,没有开口说话。因为墨夜是念归的咒灵,两人之间用意识就可以交流。

“墨夜,过去看看。”

离得近了,念归才发现,两岸回头崖的岩壁上,有着无数大大小小的溶洞,不时有穿着奇异服饰的人进进出出,却没有一点声音。

不归深渊中向来看不见日月,照明的都是一些发着荧光的菌类植物,似乎连土壤也发着微光。这些菌类植物长满深渊,几乎没有路。有些形似蘑菇的植物高达数百米,只是和那千余米高的回头崖一比,就不值一提了。

对于沧若念归和墨夜的到来,没有人多说一句话,甚至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无视一般的走过。

这不归深渊中的人哪个都不好惹,在这里,人家杀你不需要任何理由,当然,杀别人也不需要任何理由。

走进回头崖,发现崖壁上刻着不归深渊、回头崖七个字。下面刻着一行字。

这里的准则就是没有准则,这里的规矩就是没有规矩。

崖壁上的溶洞可以任意居住,这里的一切不受束缚。

回头崖上,张狂的笔迹不知出自何人,字字深入岩壁,笔劲韧脆,透着一股孤傲之气。

默默看完回头崖上的字,沧若念归轻轻一笑,不归深渊,是个不错的好去处。

不过,恨离让她去亡灵坟冢,想来也是有他的用意。罢了,凭现在她二级咒法师初阶和与她同等修为的墨夜,他们两人是在是不够看。

墨夜也知道这一点,他学着深渊中人寂静的向前走着,轻飘飘的不发出一点声音。

一个冷漠却透着妖异的男子,怀中抱着一个看上去八九岁的像是瓷娃娃一般精致的女孩,这要是到外面,恐怕就要遭到围观了。而在不归深渊,这里的人早已习惯各种各样的人来往于此,目不斜视的自己走自己的。

整个不归深渊安静的可怕。

-------------题外话-------------周一两更,万字奉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