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画境无魂冷风华,黑暗之中迷依旧。
  • 沧若九城
  • 沧若念归
  • 4845字
  • 2014-07-27 19:22:35

第六章画境无魂冷风华,黑暗之中迷依旧。

手执引魂灯,引魂灯中默默燃烧的火焰,凭着它微弱的光芒指引着念归。

不知过了多久,路的尽头出现了一片光幕,光幕像是引魂灯的灯火,诡异静默的燃烧、跳跃着。念归深吸了口气,义无返顾的踏进了光幕,不论未来还有什么,她愿意坚强,也只能坚强。

在踏出门的一瞬间,念归就愣住了。

她看到了什么?

碧蓝的天空,葱郁的森林,慢慢流淌的河流,好像,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可是…可是!

沧若念归悬浮在半空中,俯瞰着每一个景物,每一寸土地。

这,这分明是荒古大陆的缩影。

而且,好安静啊!

诡异之极的安静,安静的仿若死寂,仿佛没有任何的生命。山峦起伏,高低不定,河水流淌,岁月静好,恍若一副美的并不真实的画卷。

画卷,没错,就是画卷。这里的一切,徒有‘形’,却无半分‘韵’,过于鲜艳的颜色,让所有的风景就像是画在陈旧的宣纸上,一碰,便寸寸碎裂。明明是假的,却又真实的触手可及,美好的,明知道是假,却依旧**。

而且,念归在这里,没有感受到任何的天地灵气。

这里是……

念归忽然想起了染白的在封印之门前吟唱的祷文。

“点染江山,画境无悔。”

难道,这就是,画境?封印之地?

视线骤然移向远方,那里,安静地站着一个男子。

黑色的长发被束在脑后,一身压抑到极点的黑袍绣暗银色的花纹。精致的黑袍勾勒出他修长的身材。那张脸清冷孤傲,眉目如画。他只是那样静静的站着,却像是站尽了这一世,分明的孤傲、清冷,可在这色彩艳冶的山水之间,却又诡异的透出丝丝堕落。

他迈开步伐,安静的向前走着。看似优雅高贵、不疾不徐,却是在眨眼之间,就出现在了念归面前。

他轻轻开口:“吾名,恨离。”

“沧若念归。”念归应道。

七岁的孩子,即使念归身材修长,比同龄的孩子高挑,却也只到他大腿部分。仰视着那一举一动都浸透着冷傲的男子。原来,他,就是恨离。那这里,就是西海封印之地了。可是为什么,引魂灯所指的路,竟然会通向封印之地。

沧若念归看着恨离神色冷然的看着她,然后深深的看了一眼引魂灯。转身,安静的往不知名的地方走去。念归默然,紧跟上去。居然发现在这里,她可以不受阻碍的凌空飞翔,她知道,这是因为恨离…

入目的,是悬浮在半空的殿宇,金色的殿宇。在这美好的虚假的世界里,绽放着华美的光彩,仿佛,那是唯一的希望与光明。

这里在荒古大陆上,原本应该是天山所在,只是,此时,却是一座殿宇。

殿顶的四角挂着串串风铃,虽无风,却响出‘叮叮’的干净声音,殿顶四周挂着白色的轻纱,无风纷扬,划出点点唯美与凄凉。殿宇的底部向外延伸出宽阔的平台,平台上立着一根根立柱,像是监狱中的铁栏杆,囚禁着一切。这究竟是殿宇,还是囚笼?念归讶然。

沧若念归不知道的是,如果有人进过始创殿所在的天外云境,就会愕然发现,那里,与这封印之地一般无二。

殿宇之外,恨离有些嘲讽的勾起嘴角,道:“渡渊殿。”

沧若念归点点头。

两人一起轻轻地落在平台上,恨离依旧看也不看沧若念归,径直向渡渊殿内走去。

念归只好默默跟上。

渡渊殿内很黑,黑的伸手不见五指。在那样的黑幕中,念归因为手执引魂灯,借助那微弱的灯光,看见了很多金属莲花,那些莲花绽放着,却没有花心。金属莲花不知是什么金属造成,色泽呈暗金色,莲花下面连接着一根根同样材质的金属棍,将那些莲花支撑着,有的离地面很高,有的就在地面上,错落有致。

念归疑惑,这些莲花,是做什么的。

沧若念归没去过天外云境,或许她去过,只是忘记了。

她不记得天外云境,不记得去过始创殿,就不会记得始创殿内那仿佛永恒不灭的烛火,她不知道的是,这些莲花,就是放置蜡烛的灯托。始创殿与渡渊殿在外观甚至是内部构造上完全一摸一样,只是,始创殿内因为那烛火终日光明璀璨,渡渊殿,则是始终笼罩在一片漆黑中。

恨离带着沧若念归来到了一个房间前。那个房间给念归一种奇怪的感觉。

房间的门是黑色的,上面什么也没有,就好像,一块大黑木板戳在那里一样,像极了黑色的棺椁。

压抑、死寂,甚至,在某一个恍惚间,念归在极致的黑暗中看到了‘光明’,不知那是错觉,还是…

恨离有些木然的站在门前,轻轻一推,念归就看见了里面的样子。

果然,

漆黑一片。

房间里面什么都没有,漆黑一片。

奇怪的房间,

但是,

更奇怪的是恨离。

恨离一脸认真地半蹲下来,平时着念归,一只手指向黑暗,另一只大手包裹上念归执灯的手,拉着她的手,将引魂灯对准片黑暗。

认真的说:“答案,就在黑暗中,只有拥有光芒的人,才能寻求解脱。”

“洗尽铅华,在这里断绝。不要让回忆太长,那样容易折断花枝,错认离人。”

说完,恨离长身而起,清冷的离去,隐没与茫茫黑暗中,不再回头。

沧若念归站在原地,久久无言。

她的记忆太过于杂乱,她能想起来的,也只有一些零碎的片段和知识。在深红炼狱里,那些复苏的记忆却再次变得模糊,想要看清,却觉得头痛欲裂。

错认离人吗?

呵。

转身,踏进漆黑的房间,回首将门关上。

在房间内安静的坐下来,静静陷入自己的思绪。

她历经轮回之苦,早已不知活了多少世,多少生,太过驳杂的记忆,太过尖锐。自从重生以来,她几世记忆重叠,纷纷杂杂。而且她的记忆就好像选择性的忘却了一些东西。若非如此,在深红炼狱的幻境中,她也不至于迷失。

就像恨离所说,她想要在一片黑暗中寻找答案,就必须要除掉一身杂质,让自己拥有微弱的信念之光。太过斑驳的记忆,也会让她记起一些不该记的东西,忘记一些不该忘记的。

她,究竟是谁?

这个问题,在记忆中太过于遥远,遥远到,她已经忘记了。唯有破碎的画面,不停地翻涌,不肯平息。

引魂灯微弱的光芒,在一片黑暗中,倔强的摇曳。

渡渊殿。

恨离悄然回到念归所在房间的外面,一身黑袍绣银纹,依旧是那样风华绝代的堕落。漆黑的双目带着点点空洞茫然。黑的纯粹门板,在黑暗中分不清房间的门到底是关着的还是开着的。

恨离只是安静地站在那里,像是要站尽永生永世一样。

某一处。

足以融化一切的地底炎焰最中央,一个一身火红皮毛的小狐狸安静的修炼着,火浪翻滚,九枚铃铛清脆的响着,一颗被银色光芒所束缚的火红色珠子,在小狐狸的眉心处闪耀着。

岁月如梭,茫然百年已过。

沧若念归百年间,安静的坐在漆黑的房间中,静静梳理着驳杂的记忆。她的心魔已经被血色曼陀罗华吞噬,两年的精心体悟,让她的灵魂得到了升华。

她还是没有在自己的记忆中找到答案,她是谁,为何如此怨恨帝君无离,为什么认识染白…

最后,念归放弃了。

既然忘记了,那就忘记吧…她已经重生,她决定抛弃过去的所有,仅带着对于始创殿的怨恨,以及对于‘他’的执着——这是她仅能想起来的。重新修炼,寻求答案。

沧若念归在一片漆黑中站起身体,活动了一下僵硬的身体,走出了房间。

走出渡渊殿,看着那美丽如画的风景,不由微微勾起唇角。

重新开始吗?

清风徐来,殿宇四角上的风铃响出清脆的声音。

听到了吗?

心中的风铃在响。

现在的她没有一点力量,必须要从新修炼,按照染白所说,恨离,将是他的导师。那么,深红炼狱的考验已经结束,她也来到了封印之地,她也除掉了自己心中的杂念,是否代表着,她的修炼之路,可以开始了呢?

恨离…

渡渊殿外围平台的另一端,恨离默默地站在那里。剪裁别致的黑袍上,依旧绣着暗银色的纹路。

他迈着优雅缓慢的步子,来到念归身边。

冷淡的声音响起,“你明白了吗?”

依然在眺望着风景的念归没有说话,只是勾起唇角,重重的点头。

恨离见她没有回头,就顺着她的目光望去。

真的,是很美的景色呢!

他说:“修炼,并不是为了力量。”

念归惊讶,“那是为了什么?”

“完美。”

“完美…完美…”念归仔细的品味着这两个字。

恨离接着说:“这个世界上,从某种意义来说,是没有完美的。然而,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存在完美的。”

“虚无创造一切,它赋予我们灵魂与生命,虚无就是完美的。但是当虚无产生意识的那一天,他就不完美了。当虚无产生两个意识,并且这两个意识分割了虚无,拥有实体的那一刻起,他们就与代生者无异了。”

沧若念归静静地思索着恨离的话。

代生者的实体是半能量体,虚无原本是纯能量,那这么说,无论是恨离还是无离,他们已经不能主宰一切了,他们现在只是代生者?

“修炼,只是为了升华生命与灵魂,不完美的生命和灵魂,是无法承受强大的力量的。

但是力量的极点,就是代生者。若想要超越代生者,就要舍弃实体,将实体能量化,用那些由实体化成的能量,继续升华灵魂。那时,你就与咒灵无异,只不过是最强大,最完美的咒灵罢了。

直到灵魂也变成虚无的能量。那时,你就将是虚无,你就完美了,但你也将永远失去意识,就像后尘。”

“那样修炼还有什么意义?”念归皱眉,不由问道。

恨离冷漠的说:“为了活的更长。弱肉强食,如果你是弱者,你就只能接受命运的安排,失去一切后死去。”

沧若念归冷然,是啊,这个世界从来都是强者的世界,弱者,只能痛苦的死去。

“师尊,那么,我现在就开始修炼吗?”念归问道。

听到师尊两个字,恨离的身体有了细微的僵硬。

“我不可以叫你师尊吗?”

念归的话一出,恨离的身形更加僵硬,随后就放松下来,说:“可以。”

恨离接着说:“你现在的身体就是半能量体,但你的灵魂境界太低,当你的灵魂境界上来了,你的身体就可以融合更多的血煞之力。”

念归点点头。

“跟我来。”

恨离飞身而起,带着念归出现在瀑布面前。

上百米的瀑布悬挂在陡峭的山崖上,瀑布垂下,落入水潭中,水潭中的水缓缓流动,形成一条小溪。

恨离淡淡的说:“悟。”

念归愣了愣。

悟,悟什么?

念归看向那不断飞流而下的瀑布,又看了看身旁默默凝视着瀑布的恨离,念归隐隐明白了几分。

封印之地是无离所创,这里的一切与荒古大陆没有区别,这里的一草一木,皆包含着虚无的至理,对于现在心境不足的她来说,能够领悟一星半点,都是她灵魂上的升华。

水是生命是基础。

念归也学着恨离,用心去凝视瀑布的冲刷和溪水的流淌。

渐渐的,她似乎有了一丝明悟。

水的流淌,就像是力量的流淌。可以动若洪水,滔天而起,亦可以平静如湖,波澜不兴。能量也可以清除身体与灵魂上的杂质,就像水可以洗去污垢一样。水是生命之本,而能量,就是生命之源,没有水就没有生命,没有能量也没有生命。

念归尝试着与头顶的曼珠沙华取得联系,然后从中剥下一丝血煞之力,尝试着控制它像水一样在经脉里流淌。

血煞之力被染白强行压缩到她的血肉里,凭她现在的境界根本不能去控制那些潜在的力量。她只能尝试着控制被压缩进曼珠沙华里的力量。

结果,她成功了。

封印之地里,没有任何的灵力,但是她可以吸收曼珠沙华所储存的力量。

她尝试着去控制更多的力量,不时停下来认真的观察水的流淌,渐渐进入了冥想状态,恨离只是安静的站在念归的身边。没有再说任何话,也没有阻止她干任何事,就好像他也在安静的领悟一样。

他们就这样在瀑布下站了三天三夜。

他们都不需要睡觉、吃饭。因为修炼就可以恢复他们的精力。至于食物,人们吃食物只是为了给身体提供能量,维持生命,而灵力温养身体,提供能量,就不必吃食物了。

三天三夜的静心领悟,让念归掌握了一部分力量。

一级咒气师、二级咒法师、三级咒阵师、四级咒空师、五级咒化师、六级咒元师、七级咒玄师、八级咒魂师、九级咒禁师。每级又分三阶。

念归经过一天一夜的冥想,成功的成为了初阶咒气师。咒术师的修行极其困难,其中天赋至少占了三成。天赋越好的人,进阶的速度也就越快。

还没有出现哪个拥有咒术的人无法成为咒气师,但大多数成为初阶咒气师都得修炼三个月左右,让自己的身体更契合于天地灵气。但是念归不用,她是半能量体,她的血肉中本身就含有庞大的能量,这样的体质让她更契合于血煞之力。

这个世界上任何一种力量都被归结为天地灵气,例如死气,也是天地灵气中的一种。

像念归这种体质的妖孽根本不会存在,但真正让人恐惧的是她惊人的悟性,仅仅凭借传承记忆和水流的流动就悟出控制力量的方法,这份悟性,确实惊人。

清晨,微风徐徐,这里没有四季,整个封印之地就是荒古大陆的完美复制品,包括气候、温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