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沼泽森林反暗杀,混战噩梦傀儡现
  • 沧若九城
  • 沧若念归
  • 3225字
  • 2014-08-31 18:32:44

沧若念归微微推开魔殒阳,说:“我会的,互相抵消罪孽,也算是解脱吧!”

苍白的世界波动了一下,无面说:“前面还有等着你们的人,还有,等到了真正有把握的时候再来挑战我,我想,当你战胜我的那一日,也必将是你登顶魔族之时。”

魔殒阳微微点了点头。

白色的光芒像潮水般退去,灵魂重新归于体内,这种被强制控制灵魂的事情确实很不好受。

远处,庞大的安拉对着天空嘶吼一声,似乎是在最后祭奠第一代魔君,无面的头颅对着两顶行轿嘶吼一声,因为无面知道,他的灵魂,已经化作咒灵,与那个少女长存于世,一起,再创辉煌。

两声嘶吼之后,安拉庞大的无与伦比的身体缓缓的沉入沼泽里,污秽的泥浆,各种毒虫和这里的各种魔兽,掩埋了地下的安拉和他身上所背负的所有罪孽。

两顶行轿停在半空中,在四个人都回过神适应过来之后,魔殒阳从鬼脸行轿里下来,走到血瞳行轿里,问:“祸水,后面怎么办呢?”

沧若念归看了看远处毒瘴缭绕的沼泽森林,那种未知的阴暗和潜藏的危险,非常的让人毛骨悚然。再想想刚刚狙杀魔殒阳的那一箭,明显的,无面说的等着他们的人肯定不是朋友。而且,经过刚刚的战斗,想必等在其他三个方位的暗杀者也已经向这边赶来了。

沧若念归说:“你想要杀人,还是突围?”

魔殒阳撑起一个大大的笑容,紫色的眼眸里,光芒一闪而逝,她说:“当然是杀人!”

念归了然的点了点头,魔殒阳这样唯恐天下不乱的性子,让她就这样前往五王封地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当然是多杀人的好。

“那么,就走吧。”

说着,墨夜抱着念归走下了血瞳行轿。

这两顶轿子虽然能够在没有人抬的情况下凌空飞行,但是由于四个人谁都不具备长期支持轿子飞行的力量,那就需要消耗两颗极品灵精里的力量,那样就太浪费了。

四个人在这样一片沼泽森林里的目标是非常小的,他们完全可以依托这里的地形,合理的运用那些毒物,那么,杀掉一些强敌也不是不可能的,就比如刚刚射箭的那个人。

魔族是很强横,但是像七八级这样的灵师也是修为比较高的,在魔族占有的地位也是比较高的,像那些五级的死士已经算是高级死士,一般的死士都是三级或是四级的。而且,念归觉得,二十个五级死士,根本就不是魔灭光的,那种配合的阵法和狠辣的风格,倒很像是魔朝座下的死士。恐怕,也只有他有这么大的手笔。

暗怜也从鬼脸行轿里走下,魔殒阳对着那两顶轿子双手结印,她额头上,黑色六芒星闪现,那两顶轿子就化作两道流光,回到了她的主魂空间中。

魔殒阳冲着念归点了点头,四个人向着沼泽的深处纵身而起。

他们四个首先要解决的就是那些毒虫和双牙,这种东西低级的没有智慧,而且数量庞大,只要是有生命气息的东西就很难逃离他们的捕食。在这一点上墨夜毫不担心,因为他没有生命气息,虽然拥有实体,但严格来说他也不过是咒灵。暗怜也还好,他有着一部分的龙族血统,即使不释放出威压,但从血脉上的压制,那些东西就不敢接近。

但是魔殒阳和念归的麻烦就比较大了,尤其是念归。魔殒阳还可以通过魔之始祖的威压来压制那些东西。可是像是双牙之类的,它们以血肉为食,这样,拥有血煞之力的念归对于它们来说,就是一道绝对的绝世珍馐。

魔殒阳担心的看着念归,沧若念归似乎是感觉到了她的担心,微微向她笑了笑,就撑开了流纱精纸伞。流纱精纸伞可以改变念归的气息,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保护她。

在沼泽森林里,四个人不停的利用各种毒瘴和生活在这里的各种生物,不停的伏杀那些暗杀者。

十天来,他们将反杀发挥到极致,已经杀掉了五十个三级死士,三十个四级死士,和一个七级的首领,但是四个人一直规避着那个射箭的狙杀者。这样的战绩不可谓不辉煌,毕竟他们只有两个四级,一个六级和一个七级。

其间也出现了很多的问题,那五十个三级死士是分五小队,每队十人出现的。有一次四个人遇上了三个小队,魔殒阳和暗怜各自强杀了一个小队,剩下的一个小队,念归直接用傀儡咒术成功的永久控制了八个,剩下的两个被墨夜制服之后,再次施展傀儡咒术控制。

魔殒阳和暗怜很惊奇于念归的咒术,毕竟,这是念归第一次在他们面前展示傀儡咒术。

后来遇到剩下的两个小队的时候,魔殒阳和暗怜就没有动手,而是制服了他们,让念归控制,念归也不负所望的控制了二十七人,剩下的三人也在下一次施展的时候控制住了。

这种傀儡控制是有数量上的限制的,控制对向的等级越高,数量就越少。念归现在四级初阶,大概可以控制三级的数量是一百个。而且没有她的指令,这些傀儡就不能战斗。

其实念归的能力适合混战,你想,当念归九级的时候,她如果在战场上控制那些普遍只有一到三级的士兵,那将是怎样的场景。估计一个傀儡咒术下去,几百万人也就被控制住了。再加上,血煞咒术中也多是群杀的衍生咒术。

当念归成长起来,对于混战的战场,她就是噩梦。

后来在遇见那三十个四级死士的时候,念归指挥着被她控制的三十个三级死士去迎战。念归对于同等级的控制只有百分之五十的成功率,命人偶提高了百分之十的成功率,也就是有着百分之六十的成功率。但是控制同级,她消耗的力量太多,一旦控制了那三十个四级死士,她救会马上脱力晕过去,那样在这个沼泽战场里,就太过于冒险了。

最终,那三十个三级死士杀掉了七个四级死士,剩下的被四个人联手击杀了。

那个七级的首领,魔殒阳与他缠斗,最后,那个人临死反击被暗怜挡下,以暗怜重伤为代价杀掉了他。

十天来,另外三个方向的暗杀者已经感到了这边,随着人数的增多,遇见敌人的几率也就更大了。而且,似乎除了那位射箭的八级暗杀者,又来了一位八级的存在。

沼泽森林的一个角落里,一块巨大岩石的后面。暗怜靠在岩石上,左肩上的伤口表面已经愈合,但是里面的部分想要痊愈却也还需要一段时间。

魔殒阳的肋骨处,也有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她正在将一圈圈的绷带缠绕其上。与此同时,魔族恐怖的恢复能力已经让伤口止血,并且开始愈合。缠绷带只是为了防止之后战斗的时候,伤口裂开大出血而已。

沧若念归则苍白着脸,胸腹部传来剧烈的绞痛,仿佛上半身都要燃烧起来的痛苦。果然,她身上还是留下了暗伤,她每次动用力量,胸腹就会传来闷痛。这十天来一直动用力量,暗伤也终于要压制不住。

这几天的战斗很激烈,就连墨夜背后都留下了一道伤口。

沧若念归看着往自己身上缠着绷带的魔殒阳说:“还杀吗?他们已经都过来了,再不走就真的要留在这里了。”

魔殒阳将手中的绷带打个结,从自己的佩玉中拿出了一套新的衣服。魔殒阳当然也有自己的玉,这几天清洗伤口的清水、绷带和衣物之类的都是魔殒阳的佩玉里的。沧若念归虽然有玉质曼珠沙华,只是里面大多都是财宝、灵精。她倒不是忘记带那些东西了,只是没有要准备的常识。

魔殒阳看着狼狈的沧若念归说:“确实该走了,出了这片森林就是封地,咱们现在距离封地不远,大概还要穿过一片山地就到了。那片山地并不是的土地并不实的,地上有很多的空洞,掉下去就很难再上来。他们要是想要杀我们,那里是最后的机会。”

沧若念归说:“他们在等我们。”

魔殒阳坐下,仰望阴森的树林,笑着说:“那就让他们等去吧!”

沧若念归勾起唇角,说:“嗯,让他们等去吧!”

两个人相视一笑,两边一直等待着的两个男人什么都没说。对于他们来说,她们的命令比诸自己的生命还要重要。而且,他们也都坚信,她们是值得他们付出一切的人。

暗怜的左肩受伤,对于他的枪法有着一定的影响,魔殒阳侧肋的伤也是一个麻烦。沧若念归明显的不能再动用力量了,墨夜背后也有伤口。而且四个人的灵力在多场战斗之后就已经消耗过度,这次休整也很难能够恢复多少力量。

这样的情况下,当然不能傻傻的去和他们火拼。有的时候,力量是一方面,脑子也是一方面。力量不强,什么计谋都是白扯,脑子不灵,再强的力量也会让别人设计而死。

在短暂的休息之后,四个人再次起程,仍是朝着那片山地飞身而去。

但是最后沧若念归和魔殒阳的那个笑容,却是意味不明。

-------------题外话-------------

明天开学!纠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