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黑暗包容世弃者,光明匍匐第一君
  • 沧若九城
  • 沧若念归
  • 3582字
  • 2014-08-29 18:05:06

魔殒阳看向罪孽,又看了看没有五官的无面,说:“安拉追随于他,而他最想要的是魔族的辉煌。我和他一样,只为了黑暗的荣耀。我不是要安拉臣服,我只是想对无面说一句,混沌百万年的你,愧对于他!”

说完,魔殒阳拂袖而去,在虚空中走向鬼脸行轿。

黑暗世界渐渐消失,所有的黑色都想潮水般退去,就好像那已经褪色了的记忆。

愧对?愧对什么?

无面思索着魔殒阳的话,没有五官的头颅诡异的对准魔殒阳离去的方向,就好像在看着她渐渐走远。

无面看着她的背影,看着她身上那套铠甲上狞厉的血槽,似乎也能够看到当年那个狂狷而凛冽的人,满身鲜血的看向他。他知道,那些鲜血都不是他的,只有他的胸口处,那个崩口中渐渐流出的晶莹的紫色血液,是他的。

最后他看到他的嘴唇动了,似乎是对他说了些什么。

他说,不怪你,活下去。

不知道为什么,无面看着她远走的背影,心中居然涌起当年送他走的时候,那种陌生的情感。是因为两个人都穿着同一副铠甲吗?是因为此情此景像极了当年吗?他忽然觉得,那个离开的少女身上,流露出的的气质,和当年那个人是那么的相像。她的眼睛那么的瑰丽,就像当年他的鲜血。

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他此时的感觉。

留下她!现在就留下她!

就好像当年只要他愿意就可以留下他一样,可是他没有。

这次,似乎又是这样的选择。当年他错了一次,这次会不会再错?

他不知道,究竟留下她是错的,还是放她离开是错的。这场纷争,纷纷扰扰,有那个人的牺牲也就够了,他不想她也为了他牺牲!

只是,看着那渐行渐远的身影踏上他似曾相识的行轿,将要离去的那一刻,无面忽然就有了一种窒息的感觉。就好像,就好像当年他离开的时候。这种感觉,太像太像。

像的他,好像要失控了。

罪孽莫名其妙的看着走远的魔殒阳,她不是想要安拉臣服于她,帮她登位夺权的吗?就这么走了?莫名其妙的女人!

罪孽看向他旁边的无面,发现无面那没有五官的头只是一直冲着魔殒阳离去的方向。别人不知道,但是罪孽却明白,他在看魔殒阳,不由得喊了喊他:“无面?无面!”

下一刻,罪孽就发现自己身边变成了一片扭曲的白色,空白的很,就好像无面那张没有五官的脸。

罪孽惊异的看着这个白色的世界,他当然知道这是什么,只是,无面,有什么是连他都不能知道的吗?你知道吗,我最讨厌的就是你遮遮掩掩的,就好像你当年莫名其妙的把我们卖给那个男人一样!你以为谁都想你一样喜欢给他们魔族做走狗吗?

就在那一瞬间,白色的世界骤然成型,所有人都感觉到了那种白色的苍茫之感。

鬼脸行轿和血瞳行轿里坐着的四人,瞬间僵直,恍惚了一下。

当沧若念归恢复了意识,她打量了一下这个白色的空间,她虽然不敢肯定,当时她绝对相信,这个是无面的杰作。

空间开始不停的扭曲成各种各样的人脸,有一些是各种飞禽走兽的脸,但是大都只有七种情绪,七宗罪。

傲慢、妒忌、暴怒、懒惰、贪婪、贪食及色-欲。

扭曲的人脸、扭曲的内心。

沧若念归平静的看着这些,这里应该是无面的领域,应该是类似于精神扭曲那样的领域,入侵的是人的精神。或许说,这个领域也就是无面自己。他们现在都在无面的精神里,被他的精神所困锁着。

这些人面透露出的,就是一种负面的情绪,干扰人的内心。

罪孽感受到的白色领域其实与这个是一样的,只是他本身就是象征着七宗罪的罪孽,他当然感受不到这些负面的情绪。

这个世界上,所有人的身上基本上都背负了某种罪孽,从生下来的那一刻起,这种罪与孽就如影随形。不止这七宗罪,还有太多太多的宗罪。

沧若念归忽然就笑了,如果,她没有去过深红炼狱的话,她相信她也会迷失在这里。基本上,无论是谁,最厌恶的永远是这种精神干扰,因为谁都不敢保证自己的心没有裂痕,换句话说,其实每个人的灵魂中,都有一些败坏的污秽,一直囤聚着,无论怎么样也洗刷不掉。

念归不敢扬言她真的在心境上完全的没有缺陷,她只是因为玉质曼珠沙华的原因,多了一条理智审视的路,所以她才能够走的更远。傲慢、妒忌、暴怒、懒惰、贪婪、贪食及色-欲。这七宗罪,真的不足以让她在此迷失。

沧若念归看着那些人面,忽然就笑着说:“无面,这就是你吧!”

空中,那些扭曲的人脸霎时静止住了,接着,他们瞬间更疯狂的扭曲显现着,就好像是不相信她没有被影响一般。

沧若念归恍若未闻的接着说:“这就是你吧,这就是你的内心吧!充满各种罪孽。安拉,罪恶之兽,九头,无面为主,其形异。汇聚众魔兽之长,起威能与龙族可堪!”

围绕着念归的那些头开始发生了转变,变成了和念归一样的脸。半空中只有七张一模一样的脸在抽动着。一张傲慢的、一张妒忌的、一张暴怒的...

但是很可惜,哪一张脸都不是那个安静的死板的叙说着的脸!

沧若念归的声音很死板,死板的和之前无面的声音一样。

“就像阳阳说的,你愧对于第一代魔君,愧对于魔族。魔族在你混沌了百万年的过程中,经历了无数的苦痛,一代代和他一样的铁血君主,支撑着魔族的脊梁。这些原本都应该是你做的,可是你却沉溺于过去的事情,不肯帮助那些君主们。”

沧若念归说着说着,忽然就抬头清冷而又平静的注视着那七张丑恶的脸。

她一字一顿的,即使是疑问的话语仍然坚定的说:“这不就是你吗?傲慢的、妒忌的、贪婪的、懒惰的、暴怒的、贪食的、色-欲的。这不就是你吗?背负着所有罪孽的你!”

半空中,七张脸骤然消失于无形。

无面死板的声音在这一片空白中响起:“你根本就不知道。”

沧若念归微微的笑了笑,墨蓝色的眼睛清冷的澄澈,她说:“确实不知道,但是,如果是我,我只会守着他的魔族,哪怕他不能回来了,也要将魔族带上辉煌!背负着这些罪恶又怎么样,有他承认你的存在就够了。”

“是吗?”无面的回答着,没有音调的起伏,没有情感的波动,无论是什么样的话语都是一个韵律。

无面没有再说什么,念归也没有再说。

第一代魔君已经战死了,安拉的秘辛或许之于现在来说根本就不重要,无论他当年做过什么。

这是魔族的事,念归她不想插手,魔殒阳这次特意的穿越沼泽,或许有一部分原因是为了尽量的减少截杀,却也未尝不有专门前来寻找唤醒安拉的意思。

既然魔殒阳有把握搞定安拉,那么她又何必去再去说些什么。

沧若念归安静的在这一片白色的世界里等待着,其实,无论魔殒阳这次会不会成功,安拉都会放他们离开。不为了别的,就为了那套恍如重生一般的梵拉魔铠。

另一面,魔殒阳饶有兴致的观赏着半空中的各种人脸。

她觉得,还...挺好玩的!

无面的内心就是这个样子的?无面把这个展示给她看是什么意思?让她知难而退?

看了一会,发现没有什么动静,魔殒阳对着虚空说:“无面,有必要吗?”

看着空中那些人脸没有变化,魔殒阳说:“我还需要考验吗?第一代魔君的眼光你应该明白,他不会将自己的意志让一个废物来继承。更何况,凭你的本事,难道还看不透我吗?”

白色的空间中那些变换的人脸没有变,无面也没有说话。

魔殒阳也不在意,只是自顾自的说下去,就好像在自言自语一样的说:“凭你的力量,想要扰乱我们的精神根本就是易如反掌,想要杀掉我们那就太简单了。你不肯醒过来,说道底还是因为第一代魔君。”

魔殒阳说着说着就停了下来,她看了看那些扭曲的面庞,学着她在接受传承时,那个人的语调,说:“不怪你,活下去。”

半空中,那些脸忽然就消失了,就剩下一片空白,就好像无面的脸,什么都没有。

魔殒阳平静地说:“他很出色,不是吗?”

“可是他已经死了。”无面如是回答着。

魔殒阳坚定的说:“可是我还活着。我不是想让安拉臣服,我只是有着和他一样的心愿。”

她坚定的说,就仿佛这个世界已经在她脚下。

“我想要我的子民不必向任何人低头,每个人都可以有尊严的活下去。无论是谁,每个人都有存在的意义!我从来就没有想过要去征服些什么!如果不是他选择了我,或许我会自己逍遥。可是偏偏他选了了我,那么我就有着无可推卸的责任和义务,让那些信仰我的人,可以堂堂正正的活下去。信仰黑暗不是过错,信仰罪恶才是过错!”

“当年那个人开疆扩土,为的是为了给那些愿意信仰并追随他的人,一个得以生存繁衍的世界。我知道你一直在在意当年的事,也知道你一直在等他,可是,你为什么就不肯相信我一回!或者说是相信他一回,相信他的选择。我不求你臣服,我只求你协助我,让魔族走向辉煌,让魔族从新觉醒,回到当年,那个他所统治的无所畏惧的种族!”

魔殒阳的话,铿锵有力,她的眸子里,紫色的流光惊艳的闪烁着。暗紫色的眼睛似乎在这一刻化为晶莹的纯紫色,带着高贵与娟狂。

无面在凝视着她的眼睛的那一瞬间,居然有种当年初见第一代魔君的错觉。当年那个人站在魔夜之都的祭台上,在无尽星空之下,也曾这般娟狂的说着。

他说,黑暗将包容世所弃者,而吾,终将让光明为之匍匐。

-------------题外话-------------

有木有人看?泪奔...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