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曼珠沙华饮血泣,引魂难渡是人心。
  • 沧若九城
  • 沧若念归
  • 4741字
  • 2014-07-26 19:15:18

第五章曼珠沙华饮血泣,引魂难渡是人心。

漩涡中的血浆渐渐干涸,不再流溢,可是那沉积的血浆没有被曼陀罗华完全吸收,而是还剩下了至少一个湖泊的血量。鲜血并没有停止倒灌,反而加速的向念归的身体内涌去。曼陀罗华所能承载的力量已经到极限,那些进入念归体内的鲜血无处可去,只有在念归的身体内乱窜。

那些外来的鲜血在经脉中乱窜,甚至与念归的鲜血交融在一起,隐隐有几分融合之势。剧烈的痛苦从身体内骤的出现,体内不停增多的鲜血将念归的每一条毛细血管都撑得鼓胀。交错纵横的血管嵌在女孩白皙如玉的肌肤上,交错纵横,遍布全身。

痛苦,无法宣泄的痛苦将念归的意识淹没。剧烈的痛苦让念归的意识变得模糊,同时也将念归从心魔中解救了出来。

鲜血不断的倒灌,七岁孩子娇柔的身体根本就不可能承受的了一个湖泊的血量,在这样下去等待念归的,除了爆体而亡,再没有第二个下场。

在沧若念归的身体承受到极限的时候,变成血色氤氲的曼陀罗华中,一道强烈的银光骤然闪现。璀璨如星光的银光华为千丝万缕,融入沧若念归的身体内,缓缓引导着所有的倒灌而入的血煞之力。

在银光的不断的压挤之下,那些鲜血,也就是血煞之力,被不断地压缩在念归的骨骼、血肉中。

任何力量都是无形物质的,血煞之力也不例外。而当一定的力量积蓄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就会具象化,化为液体,就像西海中的死气一样。只是,想成为固体光是量还是不行,最主要的是质变,取其精华,弃其糟粕。

这也是为什么西海只有唯一的固态死气,唯一的冥匙了。一个是西海中的死气绝大部分被封印,另一个原因就是西海太大,外溢的死气与海水融为一体,在没有足够的压力的状态下,无法发生质变。

深红炼狱中的血煞之力也是同理,量够了,只是没有一定的压力,无法质变罢了。

而那银光,就是压力,就是引发质变的契机。

银光越来越黯淡,但是所有的血煞之力所化的液体都已经被压缩进骨骼和肌肉里。

最后,银光一阵闪烁,重新射回血色曼陀罗华中。

银光一进入曼陀罗华,已经达到饱和的曼陀罗华上骤然出现了一道道裂纹,隐隐的,有血红色的液体渗出。

银光包裹住曼陀罗华,缓缓融入那些裂纹中,渗出的鲜血骤然凝固,变成晶莹剔透的暗血色红宝石,镶嵌在血玉中,好像曼陀罗华的花的脉络,透出点点的血腥味。

沧若念归骤然睁大了双眼,涣散的墨蓝色双眸中,恍惚的映出一双银色的,毫无聚焦的双眼。

那银色好美啊!那么的澄澈,那么的璀璨,就好像星辰的荧光,映出一世世的纷繁。

所有的血色散去,一切重归黑暗。

精致如瓷娃娃般的少女,安静的躺在一片黑暗中。

那银光是什么?

话说,那样璀璨的银光,除了那个温柔如水,脸上总带着会心的微笑的人,才配拥有吧!

染白…

命运的,代生者…

天山。

一身华光的白衣女子仰头,缓缓望向不可知的虚空,银色的眸子带着神秘和温柔。

念儿…

转身,银色的身形带着小狐狸浮晓,消失在天山脚下。

深红炼狱。

黑暗中,念归幽幽转醒。首先感觉到的,就是这身体不是她的。混乱的血脉,殷红色的骨骼,原本如美玉一般的肌肤变得惨白,甚至透出几分死人样的森然。她整个人就像一个图了浓墨重彩的纸人一样。原本雪白如绸缎的长发中,多了几缕殷红。

良久,念归才找回知觉。在黑暗中站起。默默地站立,念归感受着自己身体的变化,她想,她知道发生些什么了。

伸手,取下一直被她当做发簪用的曼陀罗华,看着那殷红色花朵和暗红色的水晶花脉。

染白,我该相信你吗?

所有的血煞之力都被压缩进了曼陀罗华和念归的体内,念归的血脉已经被改变了,她自己,可以说是被强行的与血煞之力融为了一体。

本来沧若念归的身体根本就承受不了那样多的力量,但在染白的压挤之下,血煞之力强行与念归的血肉糅合在一起,而血煞之力和念归融合之间的媒介,就是曼陀罗华。可以说,现在的念归是半能量体,有点类似于咒灵,但咒灵是被虚无之力同化的纯能量体,念归就处于实体和能量体之间。

其实,像无离、染白那样的代生者,他们就是半能量体,其余的,无论哪一族人,都是实体,这也是为什么无离、染白他们强大至极的原因。

像咒灵,他们只是能量体。他们,永远都不会拥有生命,只能在天地间像孤魂野鬼一般的游荡,直至,忘却所有。

染白用最直接也是最霸道的方式——压缩,灌注,将念归的血肉和能量融合,成为半能量体。也可以说,现在的念归,是血煞的代生者。

只是庞大的血煞之力太过于霸道,念归现在根本无法调动,所以那些力量被封印在曼陀罗华里。只要念归的身体可以承受更多的力量,就会有一丝丝血煞之力从封印中脱离,融入念归的身体。

只是,七岁的身体又没有咒术师那样强悍而柔韧的经脉,沧若念归现在能够承受的力量实在是少的可怜。可以说,现在的念归和一个普通人没什么区别。

可是,染白想干什么?除了无离,没有人可以创造代生者,无离现在虚弱,连他都不可能创造代生者。但不可思议的是,染白她居然逆天的创造了一个代生者,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染白,告诉我,我,可以相信你吗……

相信你…

端详着殷红而残艳的曼陀罗华,念归错乱的记忆中,有四个字尖锐的出现。

曼珠沙华。

这四个字并没有像往常那样忽然出现的记忆碎片,马上又再次模糊。这四个字,刻进了她的脑海里,也刻进了她的灵魂里。

忽然,念归惊觉,她居然可以只是安静地看着,别忘了,在幻境里,她看见河岸边那些和曼珠沙华一样的花,是怎样的疯狂,而她现在,居然可以只是这样安静地看着,心中再没有其他的心魔执念。

看来,自己的心魔,已经和大部分的血煞之力一起,封印在了曼珠沙华里。

罢了,这样也好,这样至少在最后时刻来临之前,自己不会再次因为心魔,九死一生。

只是,没有了心魔,没有了怨毒,可心中的那份原孽还在,那是刻入骨子里执念,是生生世世的执狂。

不知为何,她恨毒了帝君。

帝君啊!您,可要好好的,好好的,等着我带给你的疯狂啊!

因为怨恨着无离所以要尊恨离为师,去报复吗?呵…

也是时候,回去见恨离了吧!

念归将曼珠沙华重新插回头上,皱着眉看着四周的黑暗。深红炼狱里,并没有可以代替冥匙开启‘门’的东西啊!

忽然,一种难以言语的幽蓝色光芒普照,幽幽的蓝光,带着丝丝凉意直透灵魂。

沧若念归骤然回头,像是感应到什么,倏地转身看向了深红炼狱的中心,蓝光的发源地。

穿透层层光影,恍惚间,念归看到了一盏灯。蓝色的火焰在琉璃灯罩内闪烁,幽幽的蓝光,在琉璃的折射下发散出璀璨的光芒。火焰静静的跳动,似乎在召唤着迷途的灵魂。

蓝光掩映,黑色的虚空中,一个模糊的光影,执着那一盏琉璃灯火,在虚空中静静伫立。

她的出现,使原本幽凉的蓝光骤然变得刺目。

沧若念归在那样刺目的华光中艰难的看向那个光影。

“你是谁?”念归轻轻地问。

感受着刚刚那个光影的气息,念归皱眉。

没有生命气息,没有分毫的生命气息。而且,她,好像不知道自己是谁。难道,她是咒灵?遗忘了所有的咒灵?还是,她其实是器灵,器中的灵魂。

那个光影并没有回答,她幽幽的重复着念归的话:“我是谁…谁…”

光影再闪,蓝光再次强盛到了一个巅峰,无尽的蓝光,带着盛世的璀璨华光,又带着冥冥的阴森,将一片黑暗的深红炼狱的每个角落照亮。

“咔…咔…”虚空中,传来令人惊惧的碎裂声。

什么?

念归遥望一片黑暗的深红炼狱,却发现,那漆黑一片的虚空,竟缓缓裂开一道道裂纹。就好像即将破碎的玻璃,一触及崩。

失去了血煞之力加持的深红炼狱,本来就处于崩溃的边缘,而加速深红炼狱崩溃的,就是那默默燃烧的火焰。

极致的光芒之后,冥蓝的光芒缓缓衰败,就好像昙花一般,让人惊讶于那刹那的风华,那也仅仅只是刹那。蓝光缓缓收敛,黑暗的半空中,只剩下幽幽的琉璃灯,还有那冥蓝色火焰,静静燃烧着,跳动着。

空中,回荡着那个光影最后的话。

“引魂灯,引魂返……”

那灯,原来名叫引魂灯。

“咔咔…”整个空间剧烈的的摇动着,极其不稳定的能量波动一圈一圈的扫荡过来,震得念归身体内血脉郁结。控制不住的,一阵温热涌上胸口,念归骤的吐出一口鲜血,身体内气血涌动,耳鼻也流出殷红。

该死!

念归艰难的看向仍然默默散发出淡淡蓝光的琉璃灯。

引魂灯是吗?看来这是唯一的方法了。

整个空间已经开始崩裂,引魂灯是她唯一的退路。或许那引魂灯会有什么危险,可是,她也只能搏一回。

整个空间一旦崩裂,她也必死无疑。

逃出去?

怎么可能。

即将崩溃的空间中,充斥着紊乱的空间之力,她根本不可能逃走。

引魂灯。为今之计只有靠近引魂灯。

危险总是伴随着机遇,她没有选择。

血红色的光芒,渐渐从血色曼珠沙华上绽放开来。光芒包裹着念归的身体,艰难的一步步迈向引魂灯。

一步一步,一点一点,那悬浮的引魂灯触手可及。

那冥蓝色的光芒优雅而暗冷,带着点点森然,静默的燃烧着。那样的美丽,那样的,带着无人能及的风华,让人着迷。

念归来到引魂灯面前,静静的注视着那跳跃的灯火。墨蓝色的眸子如碎冰一般,跟琉璃一起折射着那璀璨的光华。渐渐的,就好像被蛊惑了一般,不受控制的握上引魂灯的灯柄。细长的木质灯柄上刻着繁复的咒文。

握上的那一瞬间,恍惚的,她好像看到了远古的祭礼。

白茫茫的雾气中,很多很多的‘人’前行着,一身繁琐蓝袍的大巫师走在队伍的最前列,手中执着一盏璀璨的琉璃灯,冥蓝色的灯火静静的跳跃着。她吟唱着最古老的咒文,乞求着超度与救赎。

“古语生之源,在天,

古语死之源,在地。

转轮百世,于生之伊始,约死之终局。

此乃定则,尽罪苍生。

惧惧之兼程,倾丧长沉。

历尽岁月,

若生命之于镣铐,则灵魂之于引渡...”

他们游走于世间,出现在街头巷尾,印刻在寸土寸草。

他们用那微弱的冥光隐隐的铺垫出一条无苦无痛的路,只是世人,从未留心过他们的祷文,从未安静的注视过那默默燃烧的火焰,更听不到大巫师微微的叹息。

人们不喜那微弱的蓝光,只觉太过冰冷,没有一丝温度。

渐渐的,手执琉璃蓝灯的人越来越少,最后的最后,只剩下一身蓝袍的大巫师,继续着那微弱的祷文。

当人们恍然,除了那蓝光,这个世界上竟再没有半分光明的时候,他们开始怨恨,开始绝望,开始疯狂。

人们依旧没有听见,那个大巫师,最后的祷文。

“尽抹为尘,一尘一劫,末世灭渡,无救…无救……”

蓝光乍现,引魂灯上一闪而过的光影重现,蓝色的光芒,就像水一样荡漾开去。

死气回灌,庞大的死气带着死亡的力量疯狂的涌入深红炼狱。魔族极西之地小镇中飘荡的亡灵也纷纷悲鸣一声,似乎被某种力量牵引,快速消失在西方。

深红炼狱中,无数个幽蓝色的光影闪现,晦暗的怨念扩散开来,大都是些等级不高的亡灵。

亡灵伴随着死气,消失在引魂灯中。

念归骇然,这是封印之地的死气啊!这盏引魂灯,可以吞噬死气和亡灵?

被引魂灯牵引着手高高举起,恍惚间,一身诡异繁琐蓝袍的大巫师与那闪现的蓝色光影重合。冥蓝色的光芒在虚空之中划开一条路,通向不知情的尽头。

念归执着引魂灯,跟在大巫师的后面,踏上了那条无尽路。

空间依旧在崩溃着,崩塌的黑色碎片崩落到蓝色的路上,却像碰到了玻璃一般弹射到两旁,念归走在路上,丝毫不受影响。不用回头,念归也知道,整个深红炼狱将不再存在。

这条路会通向哪里呢?她应该是失败了吧!恨离……不过,引魂灯怎么会在这里,还有那大巫师…

看着面前渐行渐远、近乎透明的蓝色光影,念归不禁默然。

染白,看来看透天机的人,不止你一个啊!执着于救赎世人的大巫师,却无人愿意为她驻足,静静的聆听穿越千山万水的祷文。

大巫师,你的执着,换不回他们的幡然醒悟。无救,呵,无救,既然你已看透,又何必一遍又一遍的为罪孽祷告,那不是你的孽。何苦,引魂灯的光芒,照不亮归途,也无归途……

这条路,终究也是空。

蓝色的光影渐渐淡去,就好像大巫师,早已湮灭在那幽幽冥火之中,再不回还。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