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无面罪孽安拉现,唯恨生迟枉哀思
  • 沧若九城
  • 沧若念归
  • 3152字
  • 2014-08-28 18:26:20

地面上,魔殒阳忽然勾起一个阳光的笑靥,这个阴森的沼泽森林里,是那么的耀眼而美丽。

这时,一道晦暗至极的箭骤然射向魔殒阳。

魔殒阳没有躲,这一箭的速度太快,甚至还隐隐带着空间跳跃的感觉,射箭的人应该在沼泽森林的深处,这一箭,明显的是想狙杀她。箭上传来的能量波动至少是七级高阶,射箭的人的修为应该还在这个之上。七级的人可以隔空控制,所有的攻击都是自主锁定的,只有用能量抵消一条路。

她刚刚施展了黑日芒光,又支撑着黑暗世界,根本就没有多余的力量去抵消这支暗箭。

但是魔殒阳的脸上的笑容不变,那是一种灿烂的有些深沉的笑容。

“吼!”

安拉愤怒的吼声越来越急躁。

鬼脸行轿里,暗怜手中的暗红点金枪被他紧握在手上,如果她出了什么事情,他第一时间就可以将暗红点金枪当做标枪投掷出去。

魔殒阳看都没看那支箭,她只是右手抚上心脏的位置,再轻轻的向下划出一个完美的弧度。

一身铠甲,出现在她的身上。流线型的铠甲完美的包裹了她的身体,整套铠甲上遍布血槽,手肘处突出有像刀片一样的黑色锋锐,膝盖处有着黑色的倒钩。胸口处原本的崩口,此时已经被黑色的六芒星所修补。整套铠甲上,那种不屈的战意,那种在黑暗中飘荡而出的血腥味,那种驰骋而纵横无敌的霸气尽显。

明明和魔君祭上是相同的铠甲,但是所流露出的气势完全不同。魔君祭上的悲壮,此时的战意与霸气,恍若隔世一般。与其说,是铠甲不同了,倒不如说是铠甲重生了。凝视铠甲,就有一种身处于古战场的热血,那些铿锵的岁月,一起走过的路程,一起征服过的土地。

魔殒阳还没有动,那支暗箭已经射到了距离她的脑袋左侧一米的地方,那种浓郁的黑暗死寂气息咫尺可感。

魔殒阳一直没有动,她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

在梵拉魔铠出现之后,安拉就沉寂下去,也没有了一开始的焦躁和痛苦,整片沼泽也平静下来。

但是坐在血瞳行轿里的念归,却忽然有了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当那支暗箭与梵拉魔铠的头盔碰撞而上的时候,整片沼泽仍然很平静。

魔殒阳像是有点失望的叹了口气,向左侧侧头,那只暗箭戛然而止,就硬生生的停在距离魔殒阳一指的地方。

魔殒阳双手握上那支暗箭,梵拉魔铠忽然绽放出黑暗的光芒。那只暗箭开始慢慢的分解,缭绕的黑色灵力从那支箭上分离出来,又顺着魔殒阳的手,缓缓汇聚到梵拉魔铠胸口上的六芒星处。

其实魔殒阳的第七咒灵,就是第一代魔君的灵魂。他带给魔殒华的支咒术,可以说是完全的疯狂的全方位的提升。第七咒灵带给她的支咒术就是,魔之始祖。

黑暗咒术,支咒术,魔之始祖。拥有掌控黑暗的力量,让所有黑暗属性的力量臣服,全面压制所有拥有魔之血脉之族民。所有咒术将被加持黑暗掌控的属性,此后,此支咒术将作为天赋存在,无代价。

没错,那第七咒灵赋予了魔殒阳掌控一切黑暗力量、全面压制所有拥有魔族血脉之人的天赋,魔之始祖。可以赋予天赋的咒灵可说以是可遇不可求,哪怕被赋予的是再垃圾的天赋,只要细心的运用,都会变成最重要的底牌。

那支暗箭为什么会被重新分解成黑暗灵力,不是因为射箭的那个人不强,而因为他对黑暗灵力的掌控低于魔殒阳。能量再大,但是你却不能完美的控制能量,那也是瞎扯。

魔之始祖对于魔殒阳的黑暗掌控力的加成是极其恐怖的。比如黑暗世界,原本的这个支咒术是黑暗领域,并且只能隔绝视听,让人迟滞,根本就没有沉寂和排斥非黑暗力量的属性。这种天赋加成,就好像一只杂毛狗和纯种藏獒的区别一样。这不是力量的差距,而是天赋血脉上的差距。

这种差距让人本能的畏惧与臣服,就像再幼年的巨龙也总是能威慑最强大的蜥蜴一样,这就是这个道理。

当那支黑色的暗箭都消弭成了黑暗灵力之后,魔殒阳叹了口气,她的话轻轻的飘散在了这不见天日的沼泽森林里。

她说:“是他让我来找你的。”

沉寂了一会,忽然,一声凄厉至极的嘶吼声响彻魔族,整个魔族都被惊醒了。

魔宫里,魔君站在魔宫后殿的墙壁前沉默着,他安静的站在那里,紫色的眼睛中荡漾起细细的血光,那是一种热血、一种冲动、一种近乎于惨烈的情感。墙壁上刻画着的,是一个身穿梵拉魔铠的男人,慵懒的坐在一头庞大的遮天蔽日的魔兽身上,那么的狂狷而凛冽。

他的身边,站着形形色色的人或者是魔兽。有些双头、有些人面蛇身、有些狰狞如恶鬼,这些即使在魔族也是传说中的魔鬼,他们陪着这个男人在这面墙上数百万年。即使只是一幅壁画,但是却总是给魔君一个错觉,这个沉默的宫殿,这个沉默的魔族,这个沉默的黑夜,都一直在尽心的等待它的主人的回归。

万年的时间长么?十万年的时间长么?百万年的时间长么?一直孤独沉寂的等待着的我们,执着的就是你的回归,还有随同你归来的辉煌与战役。

你永远也不知道,每代魔君站在这幅壁画前,心中回荡着的是怎样的情感。

只恨未生当时愿,追随吾主纵九天。

恨只恨吾等生迟,未能追随一代魔君,驰骋天下、纵横无敌。

沉睡的安拉啊!醒来吧!混沌百万年,你的主人没有忘记你,你的新主在召唤你。追随她、侍奉她,让黑暗吞噬光明!

崛起吧!魔族!

沼泽森林里,浑浊不堪的沼泽开始激荡,嘶吼的声音越来越强烈。

血瞳行轿和鬼脸行轿,就像是被什么力量托起一般,漂浮在高空中。

这时,沼泽里,一个九头魔兽嘶吼着出现。纠缠不休的九只头颅,庞大的龙翼伸展开来,黑色的尾巴像极了魔殒阳手里的黑鳞鞭。

这头庞大至极的魔兽,至少高约千米,庞大的体型,九只头颅,呈现的是九种魔兽的头,只有一只头颅,没有五官,但是貌似是所有头颅的中心,它的思想和智慧好像处于主导的地位。

沧若念归在半空中看到安拉,瞬间就像是想起了什么,她的记忆里是有记载这种怪异魔兽的。

罪恶之兽,九头,无面为主,其形异。汇聚众魔兽之长,起威能与龙族可堪。

从荒古诞生以来,安拉就只出现了一只,安拉是罪孽的聚合体。其实无离是不允许这种聚合体的出现的,只是当年他重伤,再加上第一代魔君收服了安拉,在第一代魔君战死之后,安拉也就销声匿迹了,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

刚刚吞噬那些人的巨口其实是安拉的一只头颅,安拉是不会被那么点爆炸而惊醒的。只是那只头颅天性贪食,所以在闻到神族气息之后,就吞噬了那些人。

安拉的首脑无面其实在第一代魔君战死之后就一直沉睡着,无面的思想在安拉这个聚合体中占有主导的地位,当年也是他先向第一代魔君俯首的。无面一直沉睡,那剩下的八个头,其中有一个是处于第二首脑地位的罪孽,剩下的七个,各代表着七宗罪。

第二首脑罪孽一直不服无面,他非常的纵容其他的七宗罪。这八个头在无面沉睡这么多年啦,虽然遵从着对于第一代魔君的誓约,但是早就已经无法无天,所以贪食的头才会连魔族也攻击。

之前,魔殒阳想用魔之始祖的威压唤醒安拉,但是那八个头不愿意再次屈服于魔族,所以一直抗拒。直到魔殒阳唤出梵拉魔铠,梵拉魔铠的气息唤醒了一直沉睡着的无面,其他八个头也在无面的压制下,无奈的再次出现在魔殒阳的面前。

无面大概是以为,那个人回来了吧。

可是魔殒阳那句‘是他让我来找你的’,也彻底的断了无面的哀思。

魔殒阳穿着铠甲,飞身上前。那七个头颅不停的嘶吼着,似乎是在抗拒着魔殒阳的靠近,只有无面和罪孽,唯一的有思想的两个头颅沉默着。

梵拉魔铠再现,对于他们来说是一种不可能的震撼之感。

仔细的感受,就会发现,无面面对梵拉魔铠,更多的是无可奈何的悲壮之感,就好像当年送他离开,而罪孽虽然沉默,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却有着丝丝的恐惧。

魔殒阳飞到无面的面前,她说:“混沌百万年,他让我唤醒你。”

无面的声音带着不可思议的死板,丝毫不带感情,似乎连那悲壮之感都没有办法渗透进他死板的声音,他说:“你不是他。”

魔殒阳点了点头,她说:“我不是他,可是我和他一样。”

一旁的罪孽忽然开口,就好像想要否认些什么一样,说:“可是你毕竟不是他,安拉臣服于他,但不会臣服于你。”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