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沼泽森林刺杀者,黑日绚烂芒光耀
  • 沧若九城
  • 沧若念归
  • 3198字
  • 2014-08-26 18:37:28

两顶轿子,不紧不慢的走着。

一天、两天...

除了偶尔的休息之外,几乎都在前进。

魔灭光的封地三面环山,只有一面是一片原始森林,里面沼泽密布,而且沼泽之下,往往藏着很多让人恶心的东西。而且那片森林里,即使是看上去是实地的地方,地下也很可能是溶洞。人们都说这些溶洞,是某个魔兽的洞穴。所以,很多人宁愿去费力的翻越大山,也不肯进入那片沼泽森林。

那片封疆虽然并不算是特别的富饶,但是因为其易守难攻的特性,成为了魔族屯兵之处。

这片封地原本应该是魔朝的,因为魔朝手里有着三支军团,可以说在军方是有着控制权的。但是因为魔灭光的母族,在军中颇有权势,再加上魔君不希望魔朝一家独大,所以就将这片封地赐予了魔灭光。本想让魔灭光牵制魔朝,但是没想到,魔灭光居然依附起魔朝。这里名义上是魔灭光的封疆,其实和魔朝的封疆没什么两样。

魔族的七只主军团,一支镇守魔夜之都,只听从于魔君号令。这支军队已经被魔君渐渐放权给了魔殒阳,虽然她现在还不能调遣,但只要她登上魔君之位,第一个拥立她帮她巩固统治的,绝对是这支魔夜军团。

在魔族,仅仅登上魔君之位还是不够的,你必须能够确立你的统治,并且可以威慑全族。魔夜军团和魔修士,将成为未来她巩固统治的底牌。当然,这一切的前提都在于,魔殒阳可以登上魔君之位。

而今,两顶行轿正在向着那片沼泽前进。

沼泽里弥漫着瘴气,有些是黑色的,有些是七彩的。森林里,诡异的怪鸟被忽然造访的人惊飞而起。悉悉索索的声音在森林里四处响起。

在森林外,抬轿子的八个人都干净利落的换上一身金属轻铠,并且瞬间闭气。魔族不是人类,他们不需要空气,只要体内的能量能够维持生命,他们就可以活下去。换上金属轻铠,仅仅只是为了不被腐蚀成一滩黑水罢了。而且那身轻铠外面还有着一层黑色的结界,隔绝了那些瘴气。

魔殒阳选择从这里进入的原因就在于,这里可以有效的规避一些麻烦,同时,也可以很好地,杀掉一些不长眼的人。

刚进入森林内,那种悉悉索索的声音骤然小了很多。

坐在鬼脸行轿中的魔殒阳冷冷的勾起唇,原本瑰丽的紫眸浸染上了点点杀意。

怎么?这就忍不住动手了?

那些悉悉索索的声音是生活在在这片森林里的毒虫,它们没有什么智慧,只是数量众多,有剧毒。而且,他们有着一个让人恶心的‘优点’,就是见到活的东西就一股脑的扑上去。

就比如,现在正不怕死的往轿子和那八个人身上撞的黑色虫子。只是很可惜,那些虫子撞到两顶轿子上,就会瞬间变成飞灰。撞向那八个人的虫子,都是在撞到那黑色的结界之后就灰飞烟灭了。

悉悉索索的声音变小了,就证明此时正有不少的人在这周围。否则,不可能让那些数以亿记的虫子少了这么多。

那八个人像是非常的了解这一点,原地停下。

那些黑色的虫子没有智慧,当然也不会感到害怕,只是不停的撞上去送死。只是这样原地站着而不动作,能够接触到结界的虫子其实很少,死的自然也少。现在就是看谁没有耐心,最先忍不住使用范围性的杀招。

魔殒阳要的可不是在追杀下进入魔灭光的封地,而是干干净净的,带着些‘战利品’去见那片封地里军方的老东西们。

终于,就像是愤怒一般。一道金色的光芒,带着锋锐,幻化出万千剑光,似乎扫荡一般的抹杀着在它笼罩之下的那些虫子。

与此同时,那八个人也释放出了范围性的杀招,抹杀了那些前仆后继的虫子。

二十个黑衣的男子,和五个暗金色戎装的人出现在沼泽之上。

轿子里的魔殒阳的唇角不断的扩到,讥讽之意尽显。她就好像是亲眼看到一样,讽刺地说:“二十死士,三位信徒,何时始创殿的人也看得起魔族,愿意和肮脏的生命为伍了?”

那二十个人是魔灭光的死士,每个都是五级高阶,而且擅长联手。那三个暗金色戎装的人是始创殿的十三信徒中的五位。这次离梦缘到访魔族,明面上就带了十三信徒,可见他们的地位之高。

十三信徒都是七级修为,如今来了五个,抬轿子的人有八个,也都是七级修为,这样的话,就好玩了。

那五个人明显的都是气急败坏。他们常年生活在神族或是裁决神殿,什么时候到过这么恶心的地方,而且还被一堆恶心的虫子所包围,心高气傲的他们终究是忍不住先出手了。

其实这都在魔殒阳的算计之内。魔族早已习惯了西方各种贫瘠与险境,有什么是忍不得的。魔灭光一定会通知魔朝,魔朝那么谨慎的人,又一定会请始创殿出手。在这么恶劣的环境下,自然是他们先暴露了。

那五个人现身之后,就和抬轿子的八个人打了起来。黑色和金色卷在一起,掀起了阵阵能量风暴。五对八,始创殿的人居然不落下风,毕竟是新崛起的一代,在能量上,其强悍足以越阶挑战。魔殒阳曾经在魔君祭之前遭到的七级刺杀,就是来自于十三信徒之手,他们当时也是为了帮着当时在场的魔朝掩饰。那时念归和魔殒阳都察觉到的一道白光,就是魔朝。

当时要不是那个信徒不敢用范围性的攻击或是能量的攻击,恐怕暗怜和魔殒阳也不可能纠缠那么久,等到瀚海姗姗来迟。瀚海他其实原本可以早早的阻止的。只是想要看看那个少女在面对强敌的反应以及对策,所以他才晚出手。

那剩下二十个死士,也瞬间的冲向了两顶轿子,因为不确定魔殒阳在哪顶轿子里,只好分开攻击。

轿子里,魔殒阳懒懒的伸出脚,轻轻的踩了一下暗怜的头,说:“去和他们玩玩。”

暗怜恭从的闪身而出,手中的暗红点金枪直直的刺向扑向血瞳行轿的死士,六级高阶对于五级的压制在一瞬间显现。黑色的能量在暗红点金枪刺破空气,急剧的刺去的同时,凝而不发的在枪尖上吞吐。下一刻,镶着金魔石的枪尖,轻易的刺穿了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死士的头颅。

这还没完,白色的脑浆混合着灰色的浑浊血液留下,这些死士肮脏不纯的血脉尽显。暗怜黑色的眼睛内波澜不惊,他的枪在确认对方死亡之后,以不可思议的的速度横向划出。不但将那个已死的头颅划破,还把他旁边的那个死士的头颅削下一半。

在强杀两个死士之后,暗怜枪尖上的黑色寸芒才消失。

这是暗怜的武技,这一枪凝而不发,穿透性极强,但是唯一的缺点就是,每次压缩在枪尖的灵力在瞬间爆发之下,无论有没有突破对手的防御,都会散去。那一枪轻易的洞穿了还没来得及反应的死士的脑袋,要是任凭力量消散,无异是对于力量的浪费。对于一个合格的修炼者,是绝对不会浪费一丝一毫的力量的。

对于暗怜来说,刚刚那一枪他卡的正正好好,要是要是晚一步,枪尖上凝聚的力量就会消散。毫不迟疑,对于自己的枪法和枪都有绝对的自信,所以那一枪才如此的干净利落。如果那一枪不成,就很有可能被剩下的人围攻。九个人悍不畏死的人的围攻,即使力量层次上有差距,也有可能重伤暗怜。

然,凡用兵器者,自当对其锋锐自知而了然于心。暗怜对于暗红点金枪可以说是如臂使指。

那些死士反应过来之后,瞬间交叉走位,开始结阵。

黑色的漩涡开始凝结,疯狂的黑气从九个人身上的散发出来,暗怜微微皱眉。

另一边,那十个死士扑向鬼脸行轿,坐在里面的魔殒阳像是开心的‘咯咯’一笑。额头间,黑色的六芒星阵浮现,居然像极了魔君祭的祭台。黑色的力量从指掌之间凝聚,轿子里的黑暗芒晶似乎也受到了魔殒阳的影响,宛若实质的黑暗灵力似乎像是共振一般的波动着。

魔殒阳开口,薄凉的吟唱道:“以魔之始祖之名,黑暗的力量,将臣服于吾,以吾之意志,主宰黑暗存在之形式。深沉的黑暗,将以斑斓的形态绽放芒光,以世人未曾相见之态,惊艳而生!”

黑暗咒术,支咒术,黑日芒光。在一瞬间抽空使用者的一般能量,与外界黑暗魔力一起,构建黑**日,放射黑暗之光。无视对方的物理防御,无视对方一半的能量防御。

黑色的光芒,不断在魔殒阳的双手间交错缭绕,那颗极品的黑暗芒晶也不断的散发出黑色的灵力,似乎在向那个少女表示着臣服。

黑色的光芒凝结成一轮黑日,凝视它居然有一种七彩斑斓的错觉。你永远也无法想象,黑色的光芒究竟是什么样子的,但是当你真正见到那种光芒的时候,就会明白。那种不可能之光,居然比诸日光还要耀眼。惊艳至极,恍若黑蝶重生的错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