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恩准之下永为仆,曼珠沙华血光色
  • 沧若九城
  • 沧若念归
  • 4297字
  • 2014-08-23 18:47:53

大雨倾盆,不光是魔族,就算是荒古也少有这样的雨。这样痛快淋漓,这样义无反顾。

雨落涤浊,万物生焉,昔往而已,何为团圆。

晶莹的鲜血,在这片黑色的土地上凝聚,一颗一颗,就好像血珍珠一样。

殷红惨烈,曼珠沙华。

雨幕模糊了视线,墨夜一颗一颗的收集着鲜血,雨滴顺着睫毛落下,打在脸上,他却毫无感觉。

胸腹的疼痛不减,他几乎是跪在地上一点点的用自己的力量拾取,他不敢用手,他终究还是怕玷污了这些血,那样她就回不来了。

颤抖的手指,渐渐不支的力量。胸腹处,蓝色的血也渐渐晕湿了里衣。在雨中不断俯底的墨夜,已经几乎要昏迷在了这里,提拔的鼻梁几乎都都碰触到了黑色的土地,眼睛已经没有聚焦了。

终于,他扑倒在地上,黑色的泥沙溅落在他惨白的骨面上。

强撑着想要看清眼前的一切,只是任凭怎么努力,他只能看到一片模糊的景象。双手捧着他凝聚的那一小滩血,血的光芒,在他蓝色的力量下渗透出来。他将血贴近自己的眼前,想要看清些什么,凝聚的血,就好像女孩的心脏。似乎只要有那个女孩身上的温度,就可以温暖自己自己终年毫无温度的身体。

似乎有什么和脸上的雨水一起滑落,一样的晶莹欲滴,那冥蓝色的眼圈,在骨面后面绽放开来,潋滟绝伦。

墨夜的眼睛几乎是全黑色的,只有一小圈的冥蓝色的眼白,微微一敛眸,整个眼瞳就只剩下了黑色。正因如此那黑暗之中的潋滟冥蓝,才如此的惊心动魄,诡异的眸子甚至妖冶的多了蛊惑之感。

滴落的,是泪吗?

是愧疚的,怜惜的,还是忠诚的?

都不是的吧!

这是感谢的泪,感谢你我之间的牵连。

你的痛楚、你的绝望、你的恐惧、你的依赖、你的残忍...

上天,我何其有幸,能与你有这样的羁绊。

你的一切我感同身受,因为你就是我的一切。

风雨也好、伤痛也罢,我与你感同身受,这是我莫大的荣幸与尊荣。

灾难也好、劫数也罢,我感谢在有生之年,你准许我们相遇。

我不在,因为我没有离开。

这是灵魂上的牵连,就算死也感同身受。

你悲伤,所以我也悲伤,你痛苦,所以我也痛苦,这个世界上没有比这个更深的牵绊了。

我多感谢你,准许我出现在你的生命里,与你一起感受着这个世界的世态炎凉。我们之间不会有悲欢离合,也不会有误会猜疑,因为我有着和你完全相同的思想与情感。

或许你完全的不知道,对于别人来说悲哀的命运,却是你最大的恩赐。

墨夜将仍然温热的鲜血轻轻靠近自己的额头,在那里,那个骨面的后面,有一朵残毒的曼珠沙华,在绽放着。

感觉到了吗?

那就是我们之间的羁绊。

这是多么至深的谢意,感谢在你恩准之后的邂逅,感谢在你裁决之下的命运,感谢在你命令之下的臣服。

我的一切,都在你的统治之下。

都必须得到你的同意与恩准,我才敢遇见你,我才敢追随你,我才敢奉献于你。

我从不认为我是卑微的,因为我的一切都是你的赐予,而你是尊贵的,所以我也是尊贵的。

原本血腥的血液,也不知为何,在墨夜模糊的视线里,居然散发着的,是温暖的生机。

这个世界上,任何东西都有两面性,象征着死亡的鲜血,也同时象征着生命,这也是念归依仗血煞之力存在下去的原因吧!

渐渐的,身体似乎得到了某种润泽,疼痛减轻了很多。

墨夜咬牙起身,再次去收集血液。

另一边的魔殒华,他也在到处的收集血液。

看着那些血液,在自己的手上汇聚成一团,每次血液汇聚,他都可以感受到自己麻木的心,居然开始了轻微的抽痛。

真的,只有一点点的痛。但是,是那么重要的地方在痛,哪怕只有一点点,都清晰的扩散到全身,让他战栗不已。

很痛的吧!

这么多的血,从那个精致的人身上流出来。

其实对于痛苦,他们每个人都在承受。魔殒华自认有一颗足够麻木的容器——心,来承装那些痛苦。

今日,似乎是因为这血液,冲刷掉了那个容器尘封的灰尘,那个女孩身上的伤痕,也刻在了那个他自以为无坚不摧的容器上。轻而易举的刻开了细细的裂纹,似乎有什么正在不受控制起来。

以前他应该很惶恐这样的情况,然后再找些理由来补全那个容器。

但是今日他却并不惶恐,相反,他似乎有些兴奋。

那种想将他推入毁灭的炽热,正从那些裂纹中渗透出来,烫慰了他的心,也烫伤了他的心。

世事是最无常的,死亡是不可逾越的鸿沟。

今日,他险死还生,她也险死还生,那么来日呢,先死的会是他们两人中的谁?

我们总是在此岸观望彼岸,在现在观望未来,殊不知,时光正在此时逐渐蹁跹,昔日渐远。

他不想后悔,也不会后悔...

活下去才能说别的,所以,你我,都要活下去。

...

最后一滴血,落在在魔殒华的手中,他却来不及喜悦。当务之急是,将这些血带回去,救那个女孩。

魔殒华找到不远处的墨夜,走了过去。

看着那个跪趴在地上的身影,他沉默了一下。

他想,即使是有灵魂血契的牵绊,若不是真心的臣服,也不至于如此。

知道他很有可能是自己的情敌,可就在这么一瞬间,他决定走上前,扶起他。

不为别的,只为这一刻,他们都是爱她的人,

修长的手臂意外地有力,支撑起墨夜的身躯。

墨夜没说什么,两个人回到了六王府。

推门而入,魔殒阳和杀令无陌反射性的看向骤然出现的两人。

魔殒华向两个人点头示意,他们两个已经拿到了那特殊的力量。

墨夜在跨进房间,看到念归之后,就安心的昏了过去。

魔殒华一番折腾也有了疲累之感,他将收集到的鲜血交给杀令无陌,就坐到一旁休息去了,墨夜则被他带到了另一面的床上。

杀令无陌接过那些鲜血,真是耀目的红色,纯粹的红色!在这个种族繁杂的大陆上,鲜少能够见到这么纯粹,这么耀目的红色。

这才应该是血的颜色!

杀令无陌如此感叹着,但是他不敢耽搁。将鲜血悬空在那个女孩身上,微微抬手,鲜血轻轻的落在女孩腹部的大洞上。他再次发动了月芒之怜,只不过这次他不用付出生命力,而是借助这些血液中的力量。

清华的月光再次普照,魔殒华和魔殒阳都死死的盯着,希望可以成功。

原以为可以成功的,只是,杀令无陌没有想到,这次一样毫无作用。那些鲜血根本就没有在念归的身体上停留,而径直的穿过伤口,洒落在地上。

什么?!

不可能吧!

杀令无陌僵硬着。

如果这样都救不了,那么怎样才能就得了她呢?

魔殒华脸色惨白。

真的就没有办法挽回了吗?

魔殒阳微微的颤抖起来,瑰丽的眸子蒙上了一层阴霾。

祸水...

下一刻,血红色的光芒瞬间绽放,刺得他们都睁不开眼睛,红色的血芒映射而出,在这个房间里氤氲着。

杀令无陌被那震撼的光芒震慑,不由得倒退了两步。

红色的光芒虽然强烈,但是也只是停留在一定范围内,也就是刚刚那些血液洒落的范围。

一朵朵红色的曼珠沙华,带着惨烈骤然绽放在房间里,它们的花瓣血红的渗人,那上面的暗红色的诡异花脉,更是平添几抹艳烈。

念归每一滴的鲜血,都绽放出一朵曼珠沙华。那份毅然惨烈的绝望之意,从那些花蕊中传达而出,每一朵都代表着苦痛。血红色的光芒氤氲了整个房间,但是却没有蔓延到外面。

这些花朵倔强的生长着,存在着。即使不被认同,不被超度,他们仍然承受着罪孽,并且存在着。

存在的意义为何呢?

每个人的答案都不一样,或者说,这个问题没有答案。

不,其实,这个问题本身就没有意义。

存在了就是存在了,每一样事物都是从虚无衍化而来的,每个事物的存在与否,他们都可以说是无意义的,但是却又是有意义的。

没有什么是永恒的。

存在,就会消逝。

力量不是永恒的,更迭生死,也不过是轮回。

天雨曼珠沙华,带着惨烈,与另一种热切。

渐渐的,红色的光芒收敛,那些花朵的纷纷凋零,与此同时,念归的伤口也开始蠕动愈合。新的筋肉开始长出,骨头也开始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再生,新的内脏也开始在那个几乎只剩下空壳的身体里成型,再慢慢凝结。

念归腿上,红色的血纹再次向上攀升了细微的不可见得的一小部分,但是却逐渐地蚕食着她的身体。蜿蜒而上的血纹,将好像是魔鬼的邀请,把那个女孩,拖入无边的炼狱。

皮肤开始重新生长,但是却是与那些刺长到了一切。那些破碎的肉块和骨骼,还有那些黑色的泥沙污秽,都留在了她的体内。只能等待日后再慢慢清理了。

原本精致无双的女孩,也会变成今天这般模样!

对于面前壮烈的景象,三个人都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她的秘密太多,多的她自己都不知道。

杀令无陌在一切都平静下来之后,走上前,用自己的力量检查了一下她的身体。

体内的经脉虽然开始恢复,但是因为内脏刚刚新生的关系仍然杂乱无章,骨骼倒是生长的和完好。新长出的血肉里都是荆棘刺和黑色的砂砾,这样的身体简直可以说是破败不堪。

杀令无陌对着魔殒华回缩:“主子,这位阁下的伤很重,今日请她不要修炼,也不要动用力量,也不要私自的处理自己体内的杂物。等到她体内的自愈完成之时,属下会在近日进行清理。”

魔殒华邪肆的脸有点点的黯然,那些刺啊、肉啊、骨头啊、砂砾啊的污秽,搁在谁的身体里都不好受,可是也只有这个办法了。

沉默一下,魔殒华开口,道:“无陌,今日的事,要记得,但也要忘掉。”

魔殒华的意思就是,今后念归的身体还需要杀令无陌,但是,该忘掉的也要忘掉。

为什么魔殒华要救魔爵?为什么会有这个女孩?这个女孩身上到底有什么秘密?这些疑问,杀令无陌也只能咽进肚子里。

杀令无陌不是傻子,知道有些事情,还是不知道。

杀令无陌说:“属下遵命。”

魔殒华点点头。杀令无陌做事向来很有分寸,也很有头脑,进退得宜,荣辱不惊。这么多年来都跟着他,一直是他的心腹,做事处理的也干净利落。

随即挥挥手,让他退下了。

房间里就剩下了五个人,三个昏迷,两个清醒。

魔殒华走到仍然漂浮在半空中的念归身边,伸手在她的脸上描摹,但是却没有触碰。他不敢将念归像魔爵一样的放在床上,她的身体里有那么多东西,碰到床铺一定疼痛至极,倒不如在空中的好。

魔殒阳有点犹豫的问魔殒华:“哥,他们,都没事了吧!都活下来了吧!”

“嗯。”魔殒华仍然看着那个闭着眼睛的女孩。

“哥,那你我,也活着呢吧!”

“嗯。”

得到肯定的答复,魔殒阳瞬间就崩溃了,她扑到魔殒华的背后,一边拍打一边哭喊着。

魔殒华和魔爵都选择死亡可以说是不负责任至极,否者魔殒阳又怎么会那样的愤怒和悲伤。

什么都不管的一走了之,就好像骤然放下了多年来的包袱,只想安静的永远沉睡。

无论是这样的心情,还是这样的选择,都是很恼人的啊!

决绝的离开,是因为相信那个女孩可以很好的继承,并且坚定的走下去。可是你们都忘了,傲娇的人,他们有着一颗柔软的心。就那样一走了之,然后只扔下一个她一个人,面对一切。

错了,你们都错了!

我有的是假面,却独独没那样一张足够坚强的假面,可以支撑我走到最后。

谁准许你们走的!

谁准的!!!

统统给老娘我滚回来啊!

没有你们,我能走多远...

魔殒华到底也是宠爱他这个妹妹,回身,轻轻的环住她,也不用力,只是告诉她,她在他的保护里,让她安心。

外面,一道惊雷划过,雷光照亮这个房间。

外面风风雨雨,这里却是一室的静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