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月魂垂怜清华现,淋漓鲜血蕴念魂
  • 沧若九城
  • 沧若念归
  • 4242字
  • 2014-08-22 18:47:26

快速的将魔爵身上所有的荆棘处理完毕,血肉模糊的伤口浮现在杀令无陌的眼前,骨头、血管、刺和碎肉都搅在一起,损伤很严重。

杀令无陌看到这个伤口,沉默了一下。

什么样的兵器才能造成这样的伤口呢?看这个样子,要不是魔族肉体强悍,魔爵的四肢恐怕就不保了吧!几乎完全断了。

杀令无陌定了定神,取出镊子,仔细的处理那些尖刺。

运用力量将魔爵固定在半空中,使得他不能移动,仔细的将刺一根根的拔除,同时也将碎肉和破碎的骨头一起清除。

花费了半个时辰之后,总算是完全的清理干净。

此时,魔殒华的伤口已经非常的干净,由于血脉被封住,一眼就可以看到破碎的关节。

杀令无陌的手暗暗运转力量,月色的光芒出现在他指掌之间,开始治愈伤口,整理经脉。

月魂咒术,衍生咒术,月华之疗。消耗自身生命力,治疗他人。促进伤口愈合、骨骼再生。所消耗的生命力是被治疗之人痊愈所需生命力的两倍。

杀令无陌并没有急着治疗伤口和骨骼,而是先整理经脉,对于任何一个修炼的人来说,最重要的永远不是骨骼,而是经脉。一旦经脉不通或是遭到损坏,不恢复就难以修炼。只要自身体内的力量得以循环流通,就会唤醒自己的身体,那样再重的伤势也又痊愈的可能。

杀令无陌不敢浪费自己的生命力,倒不是怕死,而是那边还有一个伤的更重的,他不敢消耗太大。只要治愈了魔爵的经脉,让他自己的力量可以很好的流动,就不会导致力量混乱而再次伤及自身造成危险。自身的灵力可以自主的闭锁血脉,那时魔爵的伤只是时间的问题。

像那种关节的粉碎性的伤势,对于身体强悍的魔族来说,痊愈并不难。

看着魔爵断裂的经脉重新连接,力量开始流动自愈,杀令无陌赶紧将他平放在一旁的床上。

救回一个,但是他不敢耽搁。

马上走到念归的身旁,他在外表看到念归腹部的大洞,就知道她是被人穿腹而过,看起来她全是骨骼没有什么大的断裂,只是有些骨头有些震裂的裂缝,问题不大。最要命的是内脏,但愿她能活下来吧!

杀令无陌一样将自己的力量注入念归的体内,准备护住她的内脏,但是下一秒杀令无陌就愣住了。

她体内不像魔爵一样,她体内的能量非但没有因为失控而混乱,反而近乎枯竭,而且杀令无陌也发现了,她的生命力也流逝的很厉害。杀令无陌也只好先清理那些刺和碎肉。

但是他很快就发现了一个问题。

魔爵的主要创伤在四肢关节,伤的面积并不大,可以逐一清理。但是念归伤在胸腹,几乎整个胸腔腹腔都乱成一团,内脏什么的连他都分辨不出来了。几乎整个躯干部分就是一团糟,想要清理,估计就要将整个躯干掏空,那样的话,估计她也受不了。

难道要让她的伤口先愈合,然后再割开清理那些刺和污秽?

那样对于身体的伤害太大,因为愈合之后的身体必然虚弱,再割开胸腹去清理,那样的话,就等于二次重伤她。

可是,也总不能真的掏空躯干吧!

算了,伤就伤吧!活下去更重要!

杀令无陌思考了一下,走了出去,来到了魔殒阳的房间,众人正等待在那里。

魔殒阳迫不及待的问道:“怎么样?怎么样?”

杀令无陌不知道自己的话当说不当说,微微有点犹豫。

魔殒华看了出来,说:“无陌,说吧!无妨。”

虽然这么说,但是他不自觉僵硬的手,还是让杀令无陌看了出来,他在紧张。

杀令无陌当然认得魔爵,他不觉得仅仅是魔爵就可以让魔殒华这么紧张。他觉得,魔殒华的举动,还在那个女孩。只是,这样他也就不得不说了。

“主子,那个女孩的伤很重,恐怕需要伤口愈合之后才可以清理那些荆棘和污秽。属下冒昧,希望六王殿下辅助属下。”

一直在床上的墨夜,他漆黑的眸子骤然晃动了一下,蓝色的眼圈消失,只剩下那无尽漆黑的眼眸。对于念归的伤,他是感受最深的。对于这种二次床上的治疗,他也明白。他只是替她疼,不光是身上的疼,还有心疼。

魔殒阳此时反而是众人中最坚强的人,她咬咬牙,说:“好,就按你说的做,我和你去。但是我的力量没有恢复多少,我帮得上你吗?”

杀令无陌笑了笑,那是一种安抚的笑容,看来这个女孩还真是挺重要的呢!六王的力量没有恢复,首先想的不是自己动用力量会不会受伤,而是能不能帮到自己。

“殿下放心,我需要的,是殿下力量的气息。”

“嗯。”

魔殒华看着两人离去的身影,不由得担心。

或许今日的事情真的是他错了,如果他即使赶到,或者他在墨夜带着她离开的时候就跟上去,也许她就不至于伤成这个样子。

活着吧!无论为了什么!

他想,他有比死亡更加重要的理由说服自己活下去了。

另一个房间,魔殒阳在看到半空中悬浮的念归之后,眼底又泛起湿意。

真是的,为了我们整成这个模样。

祸水,都不漂亮了呢!

杀令无陌对着魔殒阳说:“殿下,请你释放出黑暗的气息。”

魔殒阳点了点头。她的身上,黑色的光芒流转,额头上,一个黑色的六芒星浮现,那是她的主魂印记。魔殒阳作为新君,传承的是黑暗咒术,对于魔族来说,传承黑暗咒术,这是绝对的荣耀。黑暗咒术的继承者,从来都只有魔族皇族。

杀令无陌见此,双手交叠在额头,一个的圆月印记就出现在他的额头。

他开口吟唱道:“月之辉芒,光普众生。月之慈仁,怜爱众生。当黑暗降临,月之清华当指引伤于其间之人,以怜爱其伤痕,还其完整之身。”

月魂咒术,支咒术,月芒之怜。藉由月光之引,治愈全部的创伤。无论其伤势多么严重,消耗自身三分之一的生命力。当月芒之怜遇见黑暗气息,有几率提高治愈效果,减轻自身消耗。

杀令无陌只是七级的修为,月芒之怜是他的第七支咒术,但是所有人都认为,就算以后杀令无陌再得到什么单体治疗的咒灵,也很难超越月芒之怜,除了复活。月芒之怜,可以说是月魂咒术的终极单体治疗。在一瞬间治愈所有的创伤,付出的代价如此之小,这样的效果,就算是禁咒也不为过。

一个圆盘出现在念归的身下,明明现在是雨天,而且已经是下午,但是仍然有月光普照的错觉。清幽的光芒,怜爱的笼罩了念归全身,就好像月神的垂怜。

但是,杀令无陌很快发现,自己注入她体内的生命力没有起到半点作用,她的体内一样是一片死寂,或者说,她体内根本就没有一点生命力,她不是依靠生命力活着的。

这样的情况杀令无陌也遇见过,像鬼族或者是亡灵生物,谁也说不清他们到底是不是活着。因为他们依靠于死气,体内是没有半点的生命力的。这个女孩明显的不是鬼族也不是亡灵生物,但是她居然也不依靠生命力?可是她明明有呼吸,有心跳,有体温啊!倒是刚刚那个躺在床上的那个带着骨面的男人更像是鬼族。

杀令无陌也只好终止施咒。

看着那清冷的月华退去,但是念归身上仍然血肉模糊,魔殒阳不由得问道:“杀令无陌,这怎么回事?”

杀令无陌也不在意魔殒阳连名带姓的叫他,只是无奈的说:“殿下,这位阁下不是依靠生命力活着的,她的体质很诡异。”

“诡异?”魔殒阳疑惑的说,“那怎么救她?”

杀令无陌迟疑的说:“这要看她依赖于是什么力量了,或许...可以问问这位阁下的伙伴。”

“墨夜?”

魔殒阳叹了口气,看来也只能去找墨夜了。

...

魔殒阳的房间。

魔殒阳和杀令无陌推门而入。

魔殒华用询问的目光看向杀令无陌。

床上的墨夜心中却是一沉,他身上的伤势没有好转,那种剧烈的痛苦还在。那么,也就表示,念归的伤还没有好转。

杀令无陌说:“那位阁下生存所依赖的能量不是生命力,而是特殊的能量,属下只能找到这种能量辅助治疗,否则属下也没有办法。”

魔殒华沉默了,她依靠什么力量生存?他不知道。念归的来历太神秘了,魔殒华也试着去查过,可是完全的没有任何的头绪。顺着鬼族的线索,也只只能查到她与阎君有关,剩下的额完全是空白。她的来历,她的年龄,她的力量,还有...

魔殒华看了看躺在床上的墨夜。

这个追随她的人。他们什么都不知道。

但是,他居然让这样一个人,介入到了魔君的争夺战里。

虽然一开始双方都没有付出些什么,但是今日,救下自己的妹妹、魔爵和自己,还受了如此的重伤,是不是就表示,这个一无所知的人,是可以信任的。

有的时候,有些人因为一无所知所以防备、警惕,而有的时候,一些人,同样因为一无所知,而变得值得信任。

不管魔殒华的心思百转,墨夜在想的,是杀令无陌的话。

特殊的能量?

墨夜仔细的思索着,记忆的碎片骤然划过,却淹没在脑海里。

什么?

到底是什么?

明明就快想到了。

忽然,一个虚弱的声音在墨夜的脑海里响起:“血...她的血...”

墨夜一愣,但是很快他就反应过来,这是巫蓝的声音。

巫蓝因为主魂印记的缘故,也遭到了一定的创伤,所以她的声音才如此微弱。

无论是墨夜还是巫蓝,他们都是由主魂印记牵系着,当然可以互相传音。

墨夜马上坐起来,向着一王府冲了出去。

魔殒阳刚想问墨夜,关于念归的是,就看到他忽然的冲了出去,消失在房间里。

魔殒华的思绪也骤然被打断了,扔下一句话,就赶紧跟了出去。

“呆在这里,小心。”

...

一王府。

此时的一王府已经满是狼藉,黑色的荆棘穿插在古堡的缝隙里,散落的巨大石块,黑色的土地,残破不堪。

魔殒华很奇怪,墨夜来这里干什么?

雨还在下,此时的土地非常的泥泞,红色的血,像是珍珠一样散落一地,竟然仍然鲜艳欲滴,没有遭到半分的污染也没有渗透到土地里。

墨夜伸出手,小心翼翼的用自己的力量包裹着一滴血珠飞起,又包裹住另一滴血滴,再让两滴血融合在一起。冥蓝色的光芒镀在血滴的外面,包裹着它们,让他们悬浮在空中。

几次之后,墨夜手里的血,已经变成了鹅卵石大小。

魔殒华此时也大概明白了,恐怕是念归的血液中含有杀令无陌所说的那种特殊能量,所以墨夜才在这里收集血液。

其实魔殒华猜错了,念归依赖的力量是血煞之力,她本身又是代生者,代生者是半能量体,可以说念归的血液就是她的力量与她生存下去的依赖。每个人的血都有血煞之力,只是多少而已,人们也都依赖血煞之力而活,只是平常的人更加的依赖于生命力。念归不一样,身为血煞代生者的她,完全的依赖于血煞之力生存下去。

这些血液因为自身蕴含有纯粹血煞之力,所以不与其他的物质相融合。虽然这里有魔爵的魔血,但是问题不大,因为只是一个人的血煞之力,还不足以和念归的血融合。要是死的人非常多,庞大的血煞之力就会把念归的血同化,那样的血也就没有用处了。

魔殒华也走到了城墙那边,那里是念归和魔爵最后摔落的地方,血液非常的多。

其实这次,被击中要害的念归应该当场丧命的,整个躯干都几乎被粉碎了。但是念归是代生者,代生者的半能量体让她减免了一半的物理伤害。这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吧!至少还有得救。

魔殒华是八级初阶,七级就可以隔空控制,墨夜和念归一样还只是四级初阶,墨夜只能一个一个的用力量包裹着血珠,控制着漂浮在空中。但是魔殒华就可以一下子就控制起很多的血液,使得它们离开地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