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紫翼鹰煌报恩来,杀令无陌秘银刀
  • 沧若九城
  • 沧若念归
  • 4222字
  • 2014-08-21 18:52:39

墙壁上,紫黑色的魔血越来越淡,荆棘重生的速度也越来越慢。

最后,那魔血终于化为透明,与这倾盆暴雨一起,融入黑色的砂砾中。

荆棘的重生,也在那一刻戛然而止。

魔朝在奋力砍断了困扰着自己的荆棘,望着远处的的荆棘之墙后面,两具似乎已经失去气息的身体,笑了起来。

他体内的力量,在刚刚的狂乱之下也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现在,他也只能握着刀,一步一步的走向两个人,站在荆棘之墙面前,魔朝冷笑着。没有了再生能力的荆棘之墙,凭着白刃无线锋锐的属性,根本就不算什么。

他丧心病狂的举起自己手里的白刃,骤然划下,黑色的荆棘,瞬间破裂。

“哐当!”

剧烈的雷声,带着刺眼的光亮,映照出那个举刀的男人,扭曲的、阴狠的脸庞。

大雨将荆棘的刺冲刷到地上,散落一地,就好像黑色荆棘的血一样。

当最后一支荆棘被魔朝踩在脚下,满脸疯狂的他看见那两个被荆棘缠绕,完全失去意识的人。

白刃反射着雷光。魔朝笑了,疯狂的,猖獗的。

现在,没人能救得了你们了吧!

你们等的那个人,他来晚了!

来不及了!

白色的刀刃,带着黑色的光芒,划破雨幕,向着两个人横扫过去。

去死吧!

就在这时,紫色的羽毛飘落,魔朝的瞳孔放大,他白色的眼眸里,映出的,那桀骜的眉眼。

绚烂的紫色长发,被雨水打湿,有着孤傲的红色眼睛的男子,横在白刃的前方,他的右手,死死的抓住白刃。浓郁的紫色的血,泻玉流光般的倾泻而出,就像丝绸一般的柔顺。无限锋锐的属性,几乎劈开了他整个掌骨。要不是他的手里之前凝聚着灵力作为防御,他今天这条手臂,就废了。

这时,一王府,同样一身紫色,但是脸色苍白,胸口处还缠着黑色绷带的男人立在那里,胸膛剧烈的起伏着。暗紫色的瞳孔剧烈的收缩着,又剧烈的放大,彰显着他极度的恐惧和愤怒。

“哼。”

孤傲的男人冷哼一声,看了眼站在不远处的魔殒华,甩开手中的刀。

振臂,华美的紫色羽翼铺展开来。

孤傲的男人化为一只苍鹰,在狂风暴雨中振翼而飞。

雨水,打湿了他紫色的羽毛,一只翅膀上,还留有一道深可见骨的刀痕,但这都无损于他的美丽。

风声,雨声,雷声。

只在这一刻安静,嘹亮的鹰啼,划破混沌的天空,带着近乎于桀骜的音调。

甚至于,在这一刻,魔朝都震撼于那睥睨天下、孤傲至极的身影上。

紫翼鹰在半空中盘旋几圈,带着说不清的意味,但是确确实实的凌空而上,俯视苍生。

这就是鹰的孤傲啊!

这就是鹰的感恩啊!

鹰是和狼一样的动物,他们记仇,但同样报恩。

没有被囚禁过的人,他们永远都不知道自由是多么的重要。

紫翼鹰翔九天中,凌空傲然俯苍生。

无限深蓝极光梦,何妨折翼天远空。

站在不远处的魔殒华,伸手接过了天空中飘散而下一枚紫色的羽毛,平息了一下自己紊乱的呼吸。

真是险啊!

就差一点点,就见不到她了。

紫色的羽毛,无声的被揉进掌心里。迈步走向魔朝,魔殒华笑的恣意潇洒,但是他眼底深处残留的那点点恐惧却在加大。

因为越靠近,原本在雨幕下并不清晰的视线就越来越明了,明了的看见她身上的伤,还有一路走来,点缀在黑色土地上的红色血液。

这不是魔爵或是魔朝的血,魔族的血,即使不是正统也不是皇族,也不可能呈现出如此惊心动魄的血红色。

满目狼藉,触目惊心。

原本古老的城堡,已经被黑色的荆棘所霸占。穿墙而出,缠绕而上,就像是要将整个城堡都拖垮一样,但却又真实的支撑着城堡。

这样矛盾的存在,就好像魔殒华现在的心情。

他恐惧着她的离去,却又不得靠近她。他现在没有资格,他只是作为魔君的牺牲品存活下去。他迟早有一天会死,迟早的。

魔殒华笑着,应殇,没想到,最后看透的,看懂的,居然是你,在心无挂碍之时抽身而去,也总好过现在陷在纠缠不清的情感里。

魔殒华与魔朝擦身而过,站在沧若念归和魔爵面前,他沉默了一下,半转身,对着身后的魔朝说:“滚吧!今天你杀不了他们,如果你想和我一起死在这里的话。”

魔朝怔愣的站在原地,他白色的双眼重新蒙上一层紫色。

他还是没能杀的了两个人,他知道魔殒华的话不是威胁,而是事实。就在擦身而过的那一瞬间,他看到了魔殒华胸膛上的黑色绷带。他的境界不如魔殒华,现在动手没准可以杀掉他们三个人。

可是...

魔朝不敢动。

魔殒华明显的也和魔爵一样,为了那个新君而选择放弃自己,成全她。那么对与魔殒华来说,怎么死就是一个形式,如果能拉上他,就算是为他的妹妹铲除了最大的障碍,那样死的明显有价值多了。

魔朝不敢赌上自己,如果在这里动用始创殿的力量,那么一直盯着这里的那些老不死的就一定会插手,那时候他更不可能全身而退。

今天,难道只能到这里了吗?

魔殒华手上,紫色的光芒一闪,支撑两个人在半空中的荆棘就断开了,但是魔殒华不敢动两人伤口处缠绕的荆棘。那些刺都刺进了血肉里,现在动手,只会害了两个人。

两个人漂浮在半空中,身上捆绑着荆棘,但是气息已经很微弱,此时就像是两具尸体一样。

魔殒华确实是很想杀了魔朝,可是现在毕竟是救人要紧。想杀他,多费点功夫就可以了,但要是念归死了,那杀了他也没什么意义了。

而且,魔殒华毛毛的盯着魔朝,唇角勾起一个邪肆的弧度,转身就走。

他相信,两个人都不是好惹的主,今天栽了,未来,他们会自己欺负回去,而且,手段绝对令人‘玩味’。他很想看看,也很想见识一下,如果,他还能活到那个时候...

哈哈!

魔朝,祝你好运,祝你在落到两人手里之前,就死的痛快点,要不然...

看着魔殒华走远了的身影,魔殒华最后那个笑容确实让魔朝全身上下都冒出一股凉意。

这时,一个一身暗金色戎装的人出现在魔朝面前。

“大人,为什么不解决掉那三个人?”

魔朝的双眼此时已经恢复到正常的暗紫色,他冷哼一声,说:“解决?哼!是吗?那你去动手就好了!”

说完,魔朝就拂袖而去。

始创殿拿他当枪使,他不是不知道,只是此时还需要他们,他们以为他们是谁。当他坐上魔君的位置,他才不会向始创殿低头。

那个一身暗金色戎装的人轻蔑的看着魔朝远走的背影。

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不过是一个肮脏的罪孽的种族。连自己被控制了都没有意识到,草包!你只是我们名正言顺的颠覆魔族的一个棋子。还是圣女殿下睿智,就知道这个人不是什么好东西。

想我们和你合作,算了,我看,你还是老老实实的为我们做事吧!圣女殿下,或许还会赏你个魔君的位置坐坐。

...

六王府。

门再次被踹开,只不过这次踹门的,是魔殒华。

魔殒阳此时已经醒了过来,只是身体还很虚弱。墨夜也脸色惨白的躺在床上,他的胸腹处,明显要比身体的其他地方要透明。

魔殒阳看到魔殒华,马上从床上跳起来,问道:“怎么样?人呢?没出什么事吧?”

床上的墨夜也勉强的睁开双眼,看向魔殒华。他知道念归没死,否则他现在就不可能存在。

魔殒华马上,让开身子,让力量控制着两人的身体漂浮进屋内。

在看到两人伤势的一瞬间,魔殒阳的眼底,居然笼罩上了一层细细的水雾,不仔细看根本就看不见。但是,一旁的暗怜看见了。对于魔殒阳,他再熟悉不过了,对于她的神态和表情,他都能猜个大概。

他知道,她是伤心了。

很伤心很伤心!因为这两个人是因为她才变成这个样子的。

魔殒阳不能哭,因为魔族是不需要眼泪的,同时也是因为身为新君的尊严与自己的骄傲,不允许她落泪。

魔殒阳焦急的问:“怎么会这样!哥!这...这这...要怎么救啊!”

确实,两人身上捆绑着荆棘,这荆棘不能乱动,一个不小心,淤积的血液就会喷发出来,那样就更不能救了。而且两人伤的都是要害,都是一塌糊涂。

想救,怎么救,从哪里下手,这些都是问题。

床上的墨夜,在看到念归这样的伤势之后,整个人都僵硬在那里。

她受了这么重的伤,而他没有陪在她身边。要是有他挡着,是不是她就不会伤成这个样子?

魔殒华也有点为难,他向身后黑暗里说:“杀令无陌在哪?把她叫过来!”

他身后的人恭敬的退下。

房间里的气氛也就这么僵硬下来了。

大概一刻钟之后,一个一身奶白色长袍的男人推门而入。黑色的长发及腰,淡紫色的眸,苍白的皮肤,带着点阴柔的意味。

杀令无陌,魔殒华的心腹之一。有着很高明的医术,也有着很要命的医术。不知道有多少人借着他的手死里逃生,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在他手下死的不明不白。

魔爵和念归也算是命大,昨天晚上是魔君祭,仅仅有着稀薄的魔族血脉的他原本是不用来参加的。但是,魔殒华就是怕在魔君祭上出什么事,所以就将他召回到三王府。

杀令无陌进来的时候,就看到房间里两个捆着荆棘的活死人。他心里一跳,两个人这个样子活下来很困难,主子叫他来,不是‘合理’的整死这两个人,就是救这两个人。前者对于他来说还简单一点,后者,他表示压力山大,但还是后者的可能性大一点。

“主子。”

魔殒华说:“想办法救这两人。”

杀令无陌心中叹息一声,果然...

“主子,请准备一件干净的房间,另外,还有足够的清水和绷带。”

魔殒华点头。

杀令无陌在接过两个人的控制权之后,就控制着两人向外漂浮而去。

...

另一个房间。

杀令无陌在比较两人的伤势之后,选择了先救魔爵。

魔爵伤的相对较轻,治疗起来容易,耗费的时间也少,活下去的可能性大。要是先救沧若念归,耽误的时间太长了,魔爵的伤势会恶化,到时候很可能两个人都救不了。

杀令无陌带上白色的手套拿出一个用秘银制作而成的一个小箱子,打开,里面全都是秘银制作的各种小刀。小的小到只可以藏进指甲盖里,大的有前臂大小,可以当做匕首。还有一些用来组装用的细棍,或是银针各种杂物,但是每一样都有它的用处。

这是一套干净的手术刀,也是一套精密的刑具,只是看医生是怎么使用它。

杀令无陌先是检查了一下魔爵的身体状况,发现,他最重的伤,也就是在四肢上。体内力量的紊乱,就只能等他醒过来,自己调节了。

杀令无陌首先用自己的力量封住魔爵全身的血脉,用自己的灵力保护他的内脏。确认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危险之后,拿出一个有手掌大小的刀,首先先将荆棘的主藤切断。魔爵身上的荆棘并没有松多少,因为刺都已经扎进了肉里。

杀令无陌继续用那把刀,割断了缠绕着魔爵左臂的荆棘。因为血脉被封住的原因,并没有一滴血流出来。

杀令无陌换了一把只有食指那么长的小刀,沿着荆棘与肌肤接触的地方割开,将荆棘与它刺进魔爵体内的刺分开。

杀令无陌不敢就那么直接将整个荆棘拔出来,那样不禁会让一部分的刺留在魔爵的体内,更是会造成剧烈的疼痛,引起魔爵身体潜意识里为了自我保护的攻击。杀令无陌的修为没有魔爵高,他现在也是称他体内力量混乱,勉强的封住他的血脉。要是他体内力量暴动,就会破开他的力量,血液就会像喷泉一样大量喷出。

那样,魔爵原本的伤势也将恶化,活下来的几率就会变得微乎其微。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