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血落雨烟今日劫,暗中掌控圣女谋
  • 沧若九城
  • 沧若念归
  • 4111字
  • 2014-08-19 18:11:42

念归苍白的笑了,双手交叠,十指张开,无形的细线垂落在地上。

“我保不了他,有人能。”

魔宫和修魔殿还有军方那些老不死的,现在一定在关注着这里。不能让魔朝杀了魔爵,魔爵不应该现在死,要是魔爵被魔朝杀了,那魔爵在魔族所掌控的势力,必然有一大部分会落在魔朝手里。今日魔殒阳的态度摆明了是护着魔爵,如果魔爵死了,就是魔殒阳的无能。即使有着梵拉魔铠,恐怕魔殒阳在魔族原本就低的威信就会跌落到最低点了。

事到如今,也只有相信魔殒华了。

希望他可以及时赶到吧!

沧若念归介入魔族的这一滩浑水里,就是为了未来做准备。如果可能,念归会组建自己的势力,可是如今的荒古,始创殿已经开始对各个种族信仰的整合,而且,之前的三道劫雷,都预示着帝君即将痊愈。她现在没有时间了,那就只能借势,魔族无疑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在魔族这些继承人里,念归比较认同的还是魔殒华,有计谋、有手段,但是与他合作,就是与虎谋皮。这中间还是需要一个度,当信任的就要信任,必不可少的也要提防他。

但是,梵拉魔铠选择了魔殒阳,就证明那个少女确实有与之匹配的心智和实力。别的人可能对梵拉魔铠的选择而嗤之以鼻,但是,像念归这种‘过去’的人,最能了解‘过去’的人的恐怖。第一任魔君等待数十万年而选择的继承人,必然不凡。而且,按照魔殒阳的心性,也不是那种背后插刀的人,与她合作,可以安心的将后背交给她。念归要的,是一个亲近于她的魔君,而不是一个对她抵触的魔君。

魔殒阳自然也知道念归的不凡,还有她与鬼族的关系,她现在需要的,就是可以真正的掌控魔族。如今,她能够信任的人,除了她的哥哥,就是念归了。

两个人,互相利用,你情我愿。

魔朝的脸,在大雨滂沱中变得模糊而狰狞,他说:“就怕你们都等不到他了!”

白色的刀刃举起,即使没有主人的驱动,那锋锐的刀刃仍然轻松的划开雨幕。

“我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是真正的差距和实力。”

魔朝双手举起白色的长刀,黑色的光芒勾勒出武器的形态,骤然下劈,黑色的弧形刀芒劈开雨幕。

虽然那样说着,但是魔朝这一刀的目标却是地上的魔爵。

魔朝现在最主要的,就是要杀掉魔爵。魔族的继承者中,只有这位第一王带给他的威胁最大,这也是为什么多年来他韬光养晦的原因了。如今,魔爵居然自我了断一样的受了如此的重伤,这就是杀掉他的最好时机。

沧若念归的千丝蚀泪仞,比那黑色的光刃早一步,卷起魔爵的身体,拉到了自己的身边。

黑色的光刃落在地上,划出了一道长十米,深三米的深沟,雨水很快的就填满了那个深沟。

魔朝看向念归,诡异的裂开的嘴角,瞬间就让念归明白了他的目的。他如果对着魔爵出手,念归会阻拦,或许就会拖到魔殒华来了。但是,如果两个人一起干掉,就简单的多了。

沧若念归摇了摇头,她手中还有一滴魔血,实在不行,就只能试试看。对于和魔灭光一样有着魔族皇室血脉的魔朝,能不能成功,那就另当别论了。

双手交叉,一个红色的魔球在念归身前浮现,向着魔朝甩了过去。

血煞咒术,血丝碎。以自身灵力为代价,凝结出一个由血色丝线缠绕而成的血**球,一旦魔球笼罩敌人,千刀万剐。

魔朝也没有躲,他任凭自己被那缭绕的魔球笼罩。

这是信心,对于自己的信心,也是狂妄。

他值得狂妄。

七级中阶对四级初阶。

答案似乎很明显。

在魔球内的魔朝毫发未伤,双手交叠,用力向两边挥下。红色的魔球骤然炸开,红色的丝线渐渐恢复成无形。

魔朝信步向念归走来,他说:“这就是差距,无论你怎样努力。”

抬刀,根本就不需要什么招式,简单的向两人劈砍过去。

沧若念归知道闪躲根本就没有用,七级可以隔空控制,基本上,哪怕是最简单的一击都是锁定的。一招最简单的招式,却可以在心念间演化出千万种,闪躲只会暴露出自己的弱点,死得更惨而已。

咬牙,流纱精纸伞撑开,这一招,只能硬接。

但是很可惜,魔朝的这一招,很明显的已经超过了流纱精纸伞的负荷,隐隐的碎裂声响起,红色的纸伞被打落在一旁。当年左殿的九级咒器,哪怕是左殿自己都不一定能损害流纱精纸伞本体,更何况是魔朝?

虽然流纱精纸伞的防御碎裂,但是也成功地阻止了继续前进的刀锋。

魔朝颇有点意外的打量着那个女孩。

精致、美丽。

简单的做出总结,但是,心中嗜虐的情绪也被那个女孩病态的美丽所激发。

真想看她满身鲜血的样子啊!

那一定很美!

光是想着,魔朝就已经开始兴奋。眼瞳中的紫色越发的浅淡,在暴雨中甚至有化为白色的错觉。

手中白色的刀刃开始解体。

一片一片,变成像刀片一样的碎片。

下一瞬,满脸阴狠的男人骤然出现在念归面前。他伸出舌头,舔了舔那个女孩惨白的皮肤。

沧若念归僵硬的低头。

那个男人的右手,贯穿了她的腹部。

那从女孩身后突出的手上,流淌着像是红宝石一般的鲜血。

血液滴到躺在她身后生死不知的魔爵的身体上,大雨疯狂的下着,像是哭泣一般的苍穹,混沌不清。

...

魔殒阳踉跄的跑到三王府。

粗暴的踹门而入,原本还穿着魔君祭礼服的少女毫无形象的扑进庭院里,狼狈的倒在土地上。

刚刚继承的力量有一部分并不受主人的掌控,在她拼命的催动下,在她体内横冲直撞。

魔殒阳爬在地上,张开嘴,艰难的呼吸了一口气,入口的却是冰凉的雨滴,像是死人的冰冷。

仆人们赶紧搀扶起魔殒阳。

魔殒阳却顾不了那么多的嘶喊到:“我哥呢?我哥呢!他怎么样了?他人在哪!!!”

慌乱的抓住一个仆人的领子,焦急的喊道:“人呢?他人呢?!”

那个仆人迟疑的说:“主人他...去了殿下的府邸。”

什么?!

魔殒阳爬起来,无视了仆人担心的呼喊声,再次向外面冲去!

暗怜!墨夜!一定要哥哥无事啊!

...

黑色城堡。

沧若念归僵硬在原地,剧烈的痛苦开始在身体内部涌现。

因为那个站在她面前的男人,带着狰狞的微笑着。

他将贯穿的手收回一些,让五指停留在念归的腹部,接着,就像是抚摸**一样,那只手开始在念归的体内搅动。

晶莹的红色血滴不停的滚落,像是有生命一样,既没有渗透进土地里,也没有被雨水冲刷掉,只是停留在原地,像是一颗颗红色的珍珠。

魔朝看着那因为痛苦而剧烈扭曲的小脸,残酷的笑了笑。

然后像是想起什么一样,看向地面上的魔爵。

他像是被那红色的鲜血刺激的已经失去理智一样,紫色的眼睛化成了白色,甚至还透着点点混乱的光彩。

他挥手,那刚刚解体的白色刀片,骤然划向魔爵。

念归咬牙,勉强抬起脚,狠厉的踹向魔爵,在魔爵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接着反震力,骤然向后倒去。

撕裂的声音响起,念归在那些白色的刀刃划上魔爵之前扑到了魔爵身上。薄如蝉翼的白色刀片,钉入女孩的身体。血液疯狂的涌出,腹部巨大的血洞昭示着女孩已经重伤。红色的血,染尽了念归身上黑色的外袍,剧烈的疼痛差点让她昏迷过去。

魔朝刚刚的攻击瞄准的,都是魔爵的关节,只有胸腹处瞄准的是内脏。念归的身体本来就小,自然挡不住多少刀片,但是她至少挡住了胸腹部的要害。剩下的刀片准确的砍入魔爵的关节,剧烈的疼痛,也使得魔爵从昏迷中清醒过来。

看着自己身上浑身是血的女孩,想要动手,但是全身的关节传来剧痛,本来就失血虚弱的他不得不停止动作。

念归勉强撑起眼帘,死死的向上瞪着那个正在甩掉手上血珠的男人。

魔朝像是很享受这样怨恨的眼神,再次迈步靠近她。

沧若念归死死的盯着他,魔朝迎着她怨毒的目光,白色的瞳孔在雨幕下狰狞的可怕。

冷不防的,念归眼底闪过红色的光芒。

傀儡咒术,控制一切没有意识的生命体或非生命体,控制对象等级依照施咒者等级而定。

低于施咒者三阶,成功率百分之百,永久控制,不可挣脱。

等于施咒者,成功率百分之五十。施咒成功后,百分之五十永久控制,百分之五十临时控制,控制时间依照施咒者等级而定。

大于施咒者三阶,成功率百分之十。施咒成功后,百分之十永久控制,百分之九十临时控制,控制时间依照施咒者等级而定。

若想要控制有意识生命或非生命,则需吞噬对方意识,或与对方签订灵魂血契。签订灵魂血契时无限制。

魔朝的脚步一顿,白色的眼眸再次透露出混乱的光芒。

沧若念归顿时觉得,似乎有很多种意念充斥在自己的脑海里,尖锐的痛苦骤然在大脑中浮现。墨蓝色的眼睛中,流出血红色的液滴。

下一刻,魔朝的眼眸内的光芒收敛。他整张脸都扭曲起来,疯狂的冲着念归咆哮着,黑色的力量激荡而出。

“控制我?!你想控制我?”

“我告诉你,这是不可能的!任何人,都别想控制我!别想控制我!!!”

黑色的力量重重的带起两个人的身体,撞向后方,然后重重落地。

在半空中,尚存一点意识的魔爵死死的抓住在他身上的念归,原本会被甩出去的念归,却被他固定在魔爵的身上。在落地时,仍然是他在下,为念归将震荡的力量减轻到最低。

魔朝像是已经失去了理智,没有再攻击两人,只是他体上不断激荡出的混乱的黑色能量,不停的将念归和魔爵抛起,落下,抛起,落下,一次又一次。

这期间,一直都是魔爵先着地,即使在第三次撞击后就昏了过去,也仍然死死的抓着沧若念归。

最后,两个人,被横拍上城堡的墙壁,鲜血淋漓的再次坠落到地上。

紫黑色的血,和红色的血混合在一起,地面上泥泞的黑色砂砾揉进伤口里,已经痛的麻木了。

念归自嘲的笑了笑,这样,她居然还能保持清醒。

看着远处的疯狂的魔朝,念归只能用眼睛来表达她的讽刺。

愚蠢之极啊!

看他的样子,他就是始创殿的人了,而且早就被离梦缘控制了。

离梦缘的心灵咒术,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比诸她的傀儡咒术还要厉害。

她的傀儡术只能控制没有思想的东西,而离梦缘虽然不能控制没有思想的东西,但她可以轻易的迷惑人心,让别人毫不知情的陷落。魔族有这样一个暗棋,那别的种族会不会有?

可笑的是,魔朝还自以为的是他与始创殿合作。离梦缘那样的性子,她从来都认为,她掌控一切是理所当然的。费事的与魔朝合作,不单要付出代价,而且还很危险,与其如此,倒不如直接控制。

位高权重的棋子啊!

要是没有魔君祭,魔朝就不会暴露,他如果在始创殿的支持下,赢了这场夺位之争,就可以正大光明的坐上魔君的位置。始创殿就可以安静的隐身幕后,暗中完全的掌控这个强悍的种族。

呵...

对此,念归不想评价,也无力评价。

眼皮渐渐变得沉重,长长的睫毛无力的颤动着。

魔殒华,你最好在他发完疯之前到。

腹部不停的涌出鲜血,就像珍珠一样洒落一地,暴雨冲刷着那精致的面庞。

不,你最好快点,否则,就要收尸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