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纯粹黑暗血玷污,白刃再现狠王面
  • 沧若九城
  • 沧若念归
  • 2623字
  • 2014-08-18 19:54:22

接着,魔爵回头,对念归说:“这座城堡,所属于唯一的背叛黑暗的人。”

念归思考了一下,魔族有着悠久的历史,背叛的人不可能只有一个。但看这座城堡,荒废的程度还没有超过太久,也就是近几万年的事情。近几万年来,唯一背叛过魔族的,只有一个。磷火——原来的魔族将领。

但是这样,事情似乎就又有点复杂了。

磷火的城堡,为什么可以高过魔宫呢?就算是魔修士的修魔殿,都是低于魔宫的高度,因为那代表着对君主绝对的臣服。

魔爵也不管念归知道不知道,理解不理解,身体只是直直的向前扑去。

念归反射性的在半空中后退半步,魔爵,就在她的身旁,与她擦肩而过,自由落体一样的落下,双臂伸展开来,带着几分放纵,又带着几分疯狂。

“咚。”

重物落地的声音在念归的身下响起,念归的瞳孔短暂的放大,似乎很是不可思议。

地面上可都是黑色的荆棘啊!

而看魔爵刚刚那个样子,根本就没有半点防御或是卸重的意思,实打实的和那些锐利的刺来了一次亲密接触。

更让她感到震撼的是,就在两人擦肩的那一瞬间,魔爵对她说的话。

“既然是黑色的,就黑的纯粹点,不要让白色玷污了它。”

沧若念归转身,看向地面上那个仰躺的身影,魔族特有的紫黑色的鲜血,在雨水的弥漫下,像是水墨一样,晕染开来。

魔族的肉体很强悍,这点高度,凭着魔爵的身体,别说是荆棘,就算底下是刀锋,都不一定能够割开。

可是,那紫黑色的血,就那样肆无忌惮的晕染开来,越流越多,渗透进黑色的土地。

这是你的选择,还是你的决心,魔爵,第一王?

你是选择向魔应殇那样死去,以此成全魔殒阳的魔君之位,还是想要表明你,即使以鲜血和生命为代价也要捍卫魔族的决心?

只是,突然有点难以接受。

看着他的血,弥漫在黑色的荆棘中。

这时,一个踉跄的身影扑倒在地上,又站起来,扑到那个魔爵的身上。

是魔殒阳。

她沉睡了半个晚上,因为是第一任魔君主动祭献,就像当初命祭献给念归一样,魔殒阳只是磨合了半个晚上,就醒了过来。

回到六王府,听到暗怜说第一王要见念归,怕她出什么事,就赶到了一王府。

只是刚进来,就看到那个恣意放纵的身影,笔直的落下。魔族极佳的听力,也让她听到了魔爵的最后一句话。

这样,她还不明白吗?魔爵选择了和魔应殇一样的路。就在魔君祭上,她成为魔之始祖之时。

魔殒阳恨恨的扑到魔爵身上,一把拉起魔爵的领子,尚存点点意志的魔爵艰难的与那双瑰丽的紫色眼睛对视。

魔爵,你这不是成全,而是懦弱。

就这样死去?就这样安静的死去!就这样窝囊的死去!

魔爵,你和魔应殇一样,都是个懦夫!有本事你就死啊!

我告诉你,你的血是紫黑色的,不是黑色的。你死在这里,才是真正的玷污了这里。

有本事,你就去死啊!去死啊!

暴雨中,魔爵听见那个女孩,这样暴怒的骂着他。

最后,魔殒阳像是骂累了,扑倒在他身上,颓然的说着:“有本事,就去死啊!就留我一个人...留我一个人...”

真正懦弱的,又何止是魔爵。

魔殒阳忽然放开魔爵,对着旁边的墨夜声嘶力竭的喊道:“墨夜,回去,去找我哥!求你了!回去吧!阻止他,阻止他!!!”

崩溃的女孩,满脸的紫色泪水,即使是雨水也无法冲刷。

墨夜却没有动。

他忠诚于他的主人,除了她的命令,任何人,都没有办法改变他的心意。在选择忠诚的那一天起,他也已经没有退路了。

念归从天空中落下,手中血红色的力量涌出,帮魔爵止了血,对着墨夜说:“墨墨,回去吧,找魔殒华,阻止他。”

墨夜垂首,转身去找魔殒华了。

魔殒华要是再在这个节骨眼上干点什么傻事,那就热闹了。

不过,貌似今天,热闹定了。

一个声音插进来:“这是怎么的了?六皇妹怎么哭的这么伤心啊!”

魔朝迈着步子,走到了魔殒阳身前,看了看她后面躺在地上,浑身是血的魔爵,赞叹道:“没想到啊!没想到!我们之间,藏得最深的,是你啊!这么轻松的就帮我解决了最棘手的对手。”

魔朝的暗紫色眸子变得更浅了,隐隐有变成白色的意思,他的右手上,白色的刀刃垂下。

魔殒阳看向魔朝,问道:“是你杀的魔应殇?你是始创殿的人?”

魔朝笑着说,只是那满脸的阴狠实在是很难看,他说:“不不,魔应殇是我杀的,但是妹妹,话不能乱说,始创殿这样的名头,魔朝不敢领啊!”

魔殒阳倔强的抬头,看向他说:“那这么说,今日,你是要杀我了?为了我身上的梵拉魔铠,以绝后患?”

魔朝提起刀,对向魔殒阳,左右晃了晃刀刃,白色的亮芒在雨幕中闪现,最终,他将刀对准了地上的魔爵。

他说:“不不,妹妹,魔朝有自知之明,这梵拉魔铠,还是在你身上好一点。到时候,我要是能杀了魔铠继承人,登上魔君之位,那将是多么美妙的事情啊!想想就让人热血沸腾!

今日,我只是帮妹妹了解这个人的。妹妹下不去手,魔朝可下得去手。在这里和你动手,那帮老不死的一定会帮你。但这个人就不一样了啊!废子就是废子,你可以试试看,我在这里杀了他,那帮老不死的会不会对我动手呢?”

魔殒阳咬唇,阴郁的看向他。

魔朝说的不错。魔族向来绝情,一般来讲,魔修士是不会介入魔君的夺位之战的。就像澜涛也只是在颠倒世界帮魔殒华,在魔族中,澜涛甚至都没有和魔殒华见上一面。魔君祭的时候,瀚海救她,恐怕多半是因为,刺杀者是始创殿的人。要是刺杀她的是魔族的人,保证没有一个人会来救她。

魔朝如果在这里杀掉魔殒阳,魔殒阳已经是名义上的魔族新君,魔修士肯定要出手。但是,也仅限于魔夜之都的范围,一旦她出了魔夜之都,就凭她的本事了。因为魔族不需要废物的君主,一味的庇护只会将魔族带向灭亡。而如果有人可以杀掉魔殒阳,也自然可以坐上魔君之位,前提是,那个人是暗紫皇族。

魔朝冷笑着说:“妹妹,你还是躲开吧!如果你向我出手,就是你主动挑衅,哪怕这里是魔夜之都,那帮老不死的也不会帮你的。我这次,只想杀了他。”

魔殒阳还没有开口,她身后就传来念归冰冷的声音。

“躲开。”

魔殒阳愣了愣。

“走!去找魔殒华,让他救我们。他不敢拦着你,他拦你,就是先向你出手,那样魔修士就会来。再说,这里是魔夜之都,他如果真的是始创殿的人,也不敢动用始创殿的力量明目张胆的在路上截杀你,或者是来这里杀我。还不快走!”

魔殒阳再次咬了咬唇,唇被她咬破了,紫黑色的鲜血流出。

“好!我去!”

魔殒阳惨烈的笑了笑,死死的盯住魔朝,却甜甜的说:“四哥哥,今天你帮我的恩情,六妹妹就记下了,来日再报!”

说完,她就快速的离开了。

魔朝看着她急速飞行而去的身影,回头看向沧若念归,白色的刀刃垂在地上,划出‘刺啦啦’的声响。

“很好啊!你敢帮她?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大的本事,保得了地上那个活死人!”

-------------题外话-------------

万更,今天下午念儿有课,晚了点,见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