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善恶难分灭世劫,宁静已逝徒哀伤
  • 沧若九城
  • 沧若念归
  • 4473字
  • 2014-08-14 18:40:03

其实在当时的天外云境,代生者和代生者之间是不存在血脉上的差异的,可以说所有人都有亲缘,因为都是虚无所创造的生命。但,毕竟还是亲疏有别。

后尘在还是代生者的时候代表的就是死亡的力量,几乎没有代生者愿意靠近她,除了地狱蝶、光明代生者和命运代生者染白。

但是,后尘却在一次力量失控中,错手杀了地狱蝶。

后尘当时就崩溃了,因为愿意亲近她的三个人里,只有地狱蝶对她毫无保留的依赖,她从来不在乎后尘身上的死亡气息,就像是妹妹依赖姐姐一样。

但是,后尘却错手杀了地狱蝶。

当时的后尘去始创殿恳求虚无赐予她力量,因为掌管着死亡的她也可以复活别的人,没人规定掌管死亡的人只能带给别人死亡而不能带离死亡。但是,后尘可以复活人,却不能复活和她同级的身为代生者的地狱蝶。

很可惜,虚无拒绝了她的要求,同时也拒绝了复活地狱蝶的请求。

因为在当时,是没有复活的可能的。

所以,为了强大的力量,为了强大到可以复活她的妹妹的力量,后尘就开始了那场杀戮。

后来的后尘创建九幽冥狱,收留世间万物之魂,为其转生,未尝不是为了搜寻她妹妹的灵魂。

大巫师巫蓝,她游走三界的理由,恐怕除了引渡那些代生者的灵魂,还有寻找地狱蝶的灵魂吧!

后尘终究是在失去意识之前找到了地狱蝶的灵魂,并将死亡带离。

而代生者的躯体想要恢复,就需要庞大的力量。

天山是不可能的,毕竟那里连通三界,被帝君发现就完了。所以,地狱蝶选定了失灵森林。在过去的时间里,地狱蝶一直沉睡在地下,修复灵魂,在近几百年间开始吸收灵力觉醒。

而阎君,是冥族。

纯粹是某个不放心自己妹妹的姐姐,让大巫师,或者说是她的一缕残魂,去天山找寻染白,由染白带到荒古来的。就在九万年前,依靠着无界之战所产生的死气,瞒天过海。

毕竟大巫师只是一个咒灵,她会失去记忆。

阎君的任务,就是代替即将失去记忆的大巫师,守候地狱蝶。

而染白,在大巫师即将失去记忆的时候,连着引魂灯,一起放入了深红炼狱,等待念归的化形。

同时,后尘也将一缕残魂置于大巫师之上,以幽冥之火的形式在引魂灯内保存,期望有一天,可以再见到地狱蝶。

说白了,就是一个姐姐为了妹妹不惜一切代价的故事。

可是,却造就了那样惨烈的结局。

只是,错在谁?

在虚无么?不,他只是为了维持世界的平衡与公正。

在后尘么?不,她只是为了弥补自己的过错,希望自己的妹妹可以复生。

只是,太过惨烈。

只是,无离动用禁忌的力量,将这一切的过错加诸在地狱蝶的身上,实在是不该,毕竟,在一起事情发生之前,她就死了。可以说,她压根只算是一个起因,过程和结果她都没有参与。

就向地狱蝶所说的‘主,你要我死,是因为怨恨姐姐吗?’

地下世界。

站在阎君身边的念归却一脸的疑惑、不解。

这种灭世的气息是哪里来的?

帝君无离不是当年虚无分裂出来的‘善’吗?不是恨离才是‘恶’吗?

帝君的力量应该是创造啊!恨离的力量才应该是毁灭的。

那这种灭世的气息是哪里来的?

还有刚刚的雷劫,还有对于恨离的封印,还有对于心性阴狠的离梦缘的纵容宠溺。

这哪一点像是一个只有‘善’的人做得出来的。

天空中,那黑洞没有消失,而是在旋转着,似乎是在酝酿些什么。

帝君之所以会把这所有的土石都吞噬到虚空里,恐怕就是为了下一击,可以毫无阻碍的劈到地狱蝶的头上。

旋转着的的黑洞忽然停止了转动。

一条黑色的缝隙,忽然从天空中出现。一路向下,拉出一条黑色的路。一点声音都没有,就仿佛有一个人拿着刀片轻轻将天空割开一样。

站在那条路正下方的地狱蝶脸色大变,就连阎君都惊惧的看向那条黑色的路。

空间碎裂。

那道劫雷居然是无形无相的,但是却可以如此轻易的割裂空间。

巫蓝看向天空中的那条黑色的路,像是想起什么一样,看向地狱蝶,温暖的微笑了起来。

她的身上,蓝色的幽冥之火忽然燃烧起来。蓝色的火焰交织着,其间,夹杂着很多不甘的灵魂怨毒的嘶吼声。

一种撕裂感在所有人的心中浮现。不是因为那条路,而是因为那蓝色的火焰。

燃烧着、升腾着、辉煌着。

连天空都颤栗,连空间都被点燃,滔天的蓝色火焰不停的燃烧着。就好像当年,幽冥之火第一次点燃的时候,所有的一切都焚烧起来。

不会臣服,怎么会臣服...

我的妹妹,你是我的一切啊!我的一切啊!

我只要你快乐,不要哀伤。

我的妹妹,我希望你可以幸福,因为当你得到幸福的时候,我就得到了我的幸福。

我笑着焚烧了多少年,灰飞烟灭了多少时光,你知道吗,我从来都没有信仰过主,因为只有你的快乐,才是我全部的信仰。

我等你等到了荒芜的世界,天地已经碎裂。

我在燃烧的灰烬中等待着你,守护着你。

妹妹,如果我真的不复存在了,就带着幽冥之火离开吧!

我相信,我燃烧的光芒足以为你照亮未来的路,注意荆棘,不要受伤。

遇到危险,就让幽冥之火继续燃烧吧!

让它,带着我的最后的爱,再保护你一次。

不哭,我只要你快乐,不要哀伤。

地狱蝶看着那蓝色的火焰,一样燃烧出了一条黑色的路,与天空中的那条黑色的路相撞。

近百米的虚空领域出现了。

细碎的黑色裂缝在领域之外不停的出现,空气已经被绞碎,疯狂而杂乱无章的力量向外波动着。

这是雷劫么!

这条黑色的路,也算的上是通天彻地了。

从黑洞一直连接到地下几万米。

如此长的空间裂缝,虽然不能说将荒古割裂成两半,也差不多了吧!

空间的自愈能力,使得被割裂的空间不停的蠕动愈合着。但是,可以想象,在未来,这片空间恐怕会极其不稳定,且易碎。

空中,蓝色的火焰渐渐熄灭。

那个穿着巫师袍的蓝色光影身上,依旧燃烧着,几近透明。

地狱蝶的泪水不停的流淌而下,晶莹的泪滴化成细小的蝴蝶,消散在天地间。

她直接冲了上去,抱紧了那个还在燃烧的光影。

可惜,没有实体。

地狱蝶这一抱,只是抱紧了自己。

蓝色的火焰烧灼到她通透的肌肤,她也完全不顾。

她没哭,只是在流泪而已。

姐,你叫我不哭,我又怎么能控制呢?

姐,你一样是我的一切啊!

记忆中,在那片消弭的宁静之所在,穿着白色长裙的少女扑到一身暗蓝色巫袍的女人身上。

“姐姐。”

那个女孩这样叫着。

甜甜的,满满的快乐。

“嗯。”

那个生性冷傲倔强的女人这样应着。

...

推开殿门,穿着白色长裙的少女提着裙摆,碎步走到那个蓝色巫袍的女人身边,像是怕打搅她一样轻轻的喊道:“姐姐?”

“嗯。”

那个女人这样应着。

...

走到花草间,白色长裙的少女,在花草间笑的明艳而美丽。

她脆脆的喊着:“姐姐。”

蓝色巫袍的女人,不自觉的软了唇角。

“嗯。”

她这样应着。

...

当失控的死亡的力量燃烧到依然身着白色长裙的女孩身上时,女孩仍然信赖的喊着:“姐姐。”

蓝色巫袍的女人在火焰间死死的抱住那个渐渐没有了声息的女孩,生平第一次,崩溃的喊出“妹妹”两个字。

...

地狱蝶只是抱紧了自己,那个燃烧的光影渐渐化成星星点点的蓝色,再次回到了引魂灯。

引魂灯依旧亮着,只是引魂灯内没有了那默默燃烧着的火焰,只有星星点点的光芒,透过琉璃灯壁,映照出来。

早已消逝的东西,再怎么挽留都没有用的吧!

后尘当年早已明白,所有的事情一定会以惨烈收尾,却义无反顾。

没办法,谁让你是我的妹妹啊!

只是,所有的事情,在今日都已经安静的落幕了,就好像那总是静静燃烧的幽冥之火,如今也静静的散去一样。

天空中的裂缝收合,一切阴霾散去,阳光再次洒下。

刺目的阳光,让所有人有一种新生的错觉。

如果不是那已经消失了的森林,如不不是身边流淌的岩浆,如果不是那边那个哭泣的白裙女人,如果不是那个骤然出现的妖冶男人,如果不是那些已经死去的人...

就好像没有什么变化啊!

那么多如果,其实不过是为自己找的借口,借口这一切,没有发生过。

往事已过,只是有些事情还没有结束。

比如,曼珠沙华,

呵...

三道劫雷已过,想必帝君也已经耗尽了力量。他本来就因当年与恨离一战受了伤,多年来一直在始创殿养伤,没有踏出半步,今日动用了这么大的力量,恐怕痊愈之期,又要后延了。

离梦缘死死的盯着流泪的地狱蝶,明显还想做什么。

阎君感受到了,笑着看向她,鬼冶的气息四溢,他轻笑着伸出手,举向天空。

修长干净的手,骨节分明,原本白皙的肤色,在阳光下更加耀眼。

离梦缘却是死死的咬住嘴唇。

阎君明显的是在威胁她。

可是,看了一眼身前扭曲的光幕,她也知道这光幕撑不了多久。

而要是真的打起来,原本还可以是平手,但是再加上阎君和地狱蝶的话,他们就必输无疑。

最终也只能无奈的离开了。

沧若念归的目光看向带着面具的魔殒华,魔殒华暗紫色的眸子中有着笑意,明显的,这一次,念归是真的和鬼族剪不断,理还乱了。

而且,

念归抚了下自己的发丝,看向阎君和地狱蝶。

没准还会加上冥族。

但是,心情没有想象中那么糟糕。

倒是感觉,

还不错呐!

由于事情都已经结束了。

念归就唤出了墨夜。

黑袍的男子带着骨面,出现在众人面前。

念归轻轻的扑过去,墨夜宠溺的随手揽过她。

感受着熟悉的气息,果然,还是这个怀抱最舒服,也,最让人怀念...

阎君看向地狱蝶,说:“呐呐!跟我走吧!我可是等了你足足九万年呐~”

地狱蝶停止了哭泣,有些犹豫的看了念归一眼。

明显的,她更想和有着幽冥之火的念归在一起。

阎君也明白她的意思,说:“她现在太弱,你和她走,不但会害了她,也会害了自己。而跟着我,至少可以让你我安全的回冥狱。你不想去你姐姐创造的世界去看看吗?”

沧若念归在旁边冷冷的扫了阎君一样。

他苦苦守了九万年,真的只是为了和地狱蝶回九幽冥狱?不可能。

孟应该也是从九幽冥狱来的,只不过她不是冥族,她是鬼族。

她可是还记得当时在第十殿——阎君的半位面里,他说‘无论如何,一定要得到’。

得到?

冥族的野心啊~

不过,她支持!

阎君这时候也仿佛感受到了什么,冲着念归就是一笑。

而站在远处的魔殒华,也仿佛明白了些什么,也笑了起来。

刚刚的事,也让魔殒华多多少少的知道了阎君的性子,而念归,他也了解的差不多了。正是了解,才能明白各自灵魂中那共同的相似点。

魔殒阳站在远处,瀚海站在她身边。

她撇撇嘴,一个野心家,一个杀戮家,一个阴谋家,你觉得他们三个碰在一起会发生怎样的化学反应?总之肯定不是碳在氧气充足的情况下燃烧生成二氧化碳这么无害而又简单的了!再说了,哪怕真生成二氧化碳,他们三个也能用来毁灭世界吧!温室效应。

况且...

一个女孩,和两个都对她有意思的男人碰在一块,那就是碳在氧气不充足的情况在燃烧生成一氧化碳,碰见点儿火,不是燃烧就爆炸啊!而且,一氧化碳有剧毒哦!

瀚海却看着那个有着长长马尾,撇着个嘴的俏皮女孩,眼中晦暗不明。

刚刚在圣女威胁所有人‘生,或者死’的时候,四王和五王都站到了始创殿一边,只有这个六王和她的护卫没有动,当然瀚海也没有动,毕竟无论是魔修士的荣耀还是九级的尊严,都不允许他向始创殿低头。

而且...

瀚海又看了看远方的魔殒华和澜涛,

魔族也不需要向别人低头的人。

或许他该考虑考虑,向澜涛一样,找个中意的人了。

这样想着,他又看了看面前的女孩。

他想,这也算是不错的选择。

瀚海澜涛百丈洋。

只是不知道百丈洋那家伙会支持谁,到时候公平竞争,胜者为王喽!

阳光洒下,在晚春的这一天。

各自的旅途,也该上路了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