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劫雷已至白蝶炫,黑暗埋葬旧日魂
  • 沧若九城
  • 沧若念归
  • 4343字
  • 2014-08-13 18:38:32

“姐!”

地狱蝶整个人扑进了巫蓝的怀抱中,只是却穿透了她的身躯。地狱蝶只能无助的哭泣着。

巫蓝这一刻,像是被什么俯身一样,居然伸出手,在虚空中细细的描摹地狱蝶的容貌。

她说:“不哭,我只要你快乐,不要哀伤。”

地面上黑色的乌云低的几乎要与地面接触,庞大的压力在这一刻恐怖的释放而出。

地下,阎君是他们中修为最高的,他也是感受最深的,他说:“呐呐!两位姐妹,我不知道你们之间有什么渊源,但现在貌似不是叙旧煽情的时候吧!”

巫蓝回头,看向阎君。

阎君一愣,他居然在这个女人,哦,不,是这个咒灵身上感受到了一种威压。

这不是来自修为上的压制,而是来自于层次上的压制,两者的生命层次不同,就好像上位者对下位者自然而然的压制。

这一点认知让他愣住了。

居然有人能从层次上压制他!

阎君看向地狱蝶,地狱蝶的生命层次和他相似,但是似乎还微微凌驾于他之上,地狱蝶可以打开地狱的大门,这一点是没错的。

可是地狱蝶叫这个人,哦,不,咒灵为姐姐诶!

难道这个咒灵,是...

巫蓝看向上方,又淡淡的看了一眼离梦缘,微微沉默。

第一道劫雷,从天空中落下。

耀目的雷光,带着金色的火焰从天空中轻而易举的劈开了接天连地的火焰龙卷风。

尖细的金色的劫雷,像一根针一样,在隔着万米厚的地层准确的轰击在地狱蝶的正上方,几万米厚的地层虽然为地狱蝶做了缓冲,但金色的劫雷破其一点,穿透了几万米的地层,最终险险的消散在地狱蝶正上方几百米处。

第一道劫雷的穿刺性很强,但是没有什么太大的爆炸力,只是附着的金色火焰沿途融化了大片大片的沙土,一个直径近百米的,深尽万米的居洞出现在失灵森林,不不,失灵森林已经不见了,那些近千米的巨树早就已经被燃烧殆尽,现在的这里,只是一个方圆万里的寸草不生的绝地。

原本是森林的地方,已经被龙卷风和劫雷肆虐成了低谷,土地被硬生生的削薄。

那些站到始创殿一方的人,庆幸的感觉袭向心间。

就在劫雷劈下来的时候,所有人都有一种无路可逃的绝望之感。

但实际上,这样的劫雷,不说别人,神火就自问,他虽然无法全身而退,但是苟且偷生还是可能的。帝君的力量绝对不会只是如此而已。

这一道劫雷,劈的是地狱蝶,劈醒的,却是整个世界。

天山。

染白站在天潭正中央的冰台上,迷离扭曲的光芒不停地变换着,神秘的光,像是忽隐忽现的极光,漫天的华美。

在感受到远方的劫雷时,染白撑起一个温柔的笑靥,像是想起什么一样的沧桑。她只是站在那里,但那种阅尽浮世繁华的沧桑之感,在这个温柔如水的女子上出现,是那么的让人想要落泪。

银色的眸子,像是银河一样的璀璨华美。

后尘,你可以安心了。

你的妹妹,回来了。

她会好好的活下去,只有快乐,没有哀伤。

封印之地。

恨离站在渡渊殿的殿顶,眉目如画,黑袍印刻着暗银色的纹路,他仰望着天空,不知道是迷茫还是憎恶。

那种迷茫太深太深,根治于他的眉眼间,还有他的身上。

细细描摹他的眉眼,早已不如初见念归时的孤清。

一种不明的阴暗笼罩上那个男人,那清俊的容颜渐渐染上了狰狞的神色,他慌乱的打开渡渊殿的大门,随着门重重的合上,他把自己,也关在了那个囚笼似的殿宇里。

黑暗,在某些地方是很好的。因为它会掩藏一些秘密,替那些,悲哀的往事。不是不可告人,不是说不出口,只是有些事,知道了只会痛苦。

还是埋葬的好吧!

在这个空洞而又美好的画境里。

只是,心中狞恶的魔兽一旦苏醒,就会罔顾主人的意志,再也不肯沉睡了。

两座殿宇,一座囚牢。

挣扎的善与恶,最先堕落的,究竟是谁?

黑暗中,渐渐传来魔兽一样疯狂的咆哮声。

不甘、不屈、疯狂。

荒古之上,各族的君主遥望那片黑色的乌云;秘境之中,沉睡的人睁开双眼;九幽之下,九双暗蓝色的眼睛带着笑意和阴霾。

这个世界,安静的太久了。

久到,该乱起来的时候了。

这是所有的人,在那一瞬间,达成的共识。

天空,黑色的乌云开始激烈的翻搅起来,闪电在其间忽隐忽现。

那光亮的颜色,像是一只只狰狞的蜈蚣,不停的蠕动着,翻滚着。

黑色的劫云,渐渐被渲染成了蓝紫色,刺目的光芒乍现。

一条像是龙卷风一样的劫云出现了,它由无数个细小的蓝紫色雷光球组成,密密麻麻,像是一条粗实的,狰狞的蛟龙。

蓝紫色的劫雷准确的劈砍上了那个巨洞。

薄薄的百米地层再次被打穿,与此同时,恐怖的爆炸力横扫而出。

地狱蝶冷哼一声,她身后的蝶翼骤然展开,她双手抱于胸前,翅膀也随之收敛,然后向外甩开,蝴蝶展翼。

白色的光芒向上不停的攀升着,相互交汇,最终交汇成一条直线。就是那白色的光柱中,细细看去是由很多的一片一片的蝴蝶翼组成的。

当白色的光柱与蓝紫色的劫雷相撞的一瞬间,白色的光柱忽然溃散开来。就好像蓝紫色的劫雷轻而易举的穿透了白色光柱一样,但是,白色的光柱没有消失,它呈现包裹样式的包裹在蓝紫色劫雷的外面,化成一个一个小小的蝴蝶,就在那些蓝紫色的雷光球相连的地方切入。

蓝紫色的劫雷也瞬间溃散成一个个小的雷光球。那一个个小的蝴蝶和雷光球,就在这个地下世界的顶部发生了碰撞。强横的爆炸力的余波向外扩散开去,方圆万里的绝地又扩大了千里,毁灭性的力量在这片土地上闪现。

爆炸的余波强横的甩向位于下方的众人。

阎君暗蓝色的眸子又阴暗了几分,不等地狱蝶出手,蓝色的光芒就开始在他的身上扩散开来。一种浓郁至极的死亡气息出现,灰色的光幕在半空中与爆炸的余波相碰,那光幕笼罩了所有没有站到始创殿那一边的人。但是奇怪的是,当余波与灰色的光幕相碰撞,居然没有发生二次爆炸,只是无声无息的消弭了。

始创殿那边,扭曲的光芒也形成了光幕,救下了被囊括在其中的人。

这个光幕,就是当年圣女离梦缘在天妖一族的妖后自爆的时候,所释放出来的。似乎是帝君施加在离梦缘身上的力量,很强大,足以帮她度过这次雷劫。

阎君在出手挡下了这次的余波之后,就看向地狱蝶,说:“你专心的迎击就好了,剩下的什么的,就交给我吧!”

阎君这么做,显然是在交好地狱蝶。

地狱蝶向他点了点头,心领了。

但是,经过这次大爆炸,整个地下世界却开始崩塌,上万米厚的岩石和土都砸下来。有些岩石掉到岩浆里,激荡起岩浆的波浪。

只不过这一次,扭曲光芒的光幕和灰色的光幕明显的无视了岩浆,真的,对比起上万米土层崩塌所带来的压力,那点岩浆真实不算什么。

如果此时有人在天空中俯视这失灵森林,就会发现,方圆上万里的土地都开始崩塌。

怎么说呢,就好像教堂的穹顶,处于一种平衡状态,所以,一般古老的教堂穹顶是不用涂抹任何东西来固定的,只是石头拼接。那样的穹顶很难破坏,但是,你要是拿下了一块石头,破坏了整个穹顶的平衡,那么整个穹顶都会崩塌。

地下世界其实和那个道理一样,几万米的土层使得那个地下世界多年来一直处于平衡状态,因为在几万米绯然土层上拿下一块‘石头’——也就是打穿几万米的土层,是难而又难的。但是你要是真的打穿了,就很可能破坏了所有的平衡。

但也只是可能而已,但你要是在经历那样一场大爆炸,就好像开山一样,不塌才怪。

黑色的烟尘四起,但是地下的众人谁都没有跑。

现在这样的状态,第三道劫雷很可能随时会劈下来,又有几万米的土层崩塌,谁离开了各自的光幕谁就是找死。

扭曲的光芒使最先砸下来的土石莫名其妙的消失了,而灰色的光芒则像是腐蚀的剧毒一样,让所有的土石被腐蚀殆尽。

地狱蝶不是平常之物,她可以打开帝君当年亲手封印的九幽冥狱与荒古大陆的通道,她就一定不凡。

她光是现世,就吸干了这有着使灵树的古老森林,而且在降生之前,就算是九级也没有办法反抗被她吸取灵力。

与在天外云境的帝君隔着空间的阻隔,在这里对轰。

也真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它就是发生了。

天空中,乌云渐渐消散。

结束了?不,不,绝对不是。

因为在这一刻,不说那些九级的人,就连阎君都感觉到了可以将他毁灭的气息。

他不由得大皱眉头,帝君真有这么强。

灭世的气息萦绕在每个人的心头,与此同时,原本那些不紧不慢的巨头们也开始紧张起来。

不光是那些强者,就连那些普通的没办法修炼的人都感受到了那种灭世的气息,所有人都恐惧起来,越是强大的人感受的就越是明显。那种可以将一切都毁灭的气息,是那么的真实。

天空中再次出现了黑色,不过那黑色不是劫云,而是空间破裂的黑洞。

地狱蝶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巫蓝。

她微微摇头,似乎是在表达些什么,又似乎像是在否定着什么,又似乎是在不可置信。

地狱蝶抬头,她能看到的只有那些崩塌的土石,但是她似乎是看到了那个黑洞的出现。

她喃喃自语了一句:“主,你要我死,是因为怨恨姐姐吗?”

黑洞旋转着,恐怖的吸力出现。

让人不可思议的是,那些原本向下崩塌的土石竟然改变了向下崩塌的趋势,变成了向上飞舞。更不可思议的是,除了这方圆万里,其地方都没有感受到这种吸力。

而且,这种吸力似乎只是对于这些土石,就连地狱蝶和众人都没有感受到那股吸力。

他们就都目瞪口呆的看着那些崩塌的土石向上飞舞而去。

十始创殿的三门徒和灵禁师,都单膝跪下,他们都狂热的看向天空,嘴中不停的说着祷文。

就连神火都施了半礼,那是同为至强者表示臣服的象征。

就在那一刻,所有那些原本就心存畏惧的人都被深深的震慑了,他们赶紧收拾好了自己的野心,也摆出一副虔诚的样子。甚至还有原本站到阎君这一边的人,吓的想往离梦缘那边跑。但是,很可惜,当他刚跑出阎君的灰色光幕,就被那吸力一起连着土石吸到了黑洞里。

离梦缘冷笑着,无论在什么时候,最让人厌恶的不是伪君子,而是那些墙头草。像人君人晋玉那样的伪君子至少还有野心、魄力和手段,不像这些墙头草,到底也是草,就配被别人踩。

大概一刻钟之后,那个黑洞就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吞噬掉了所有的土石。

天啊!

方圆万里的几万米的土层,在短短一刻钟之内被完全的吞噬在了虚空里。

这要是把土换成人呢?

所有的人都不寒而栗。

天山。

染白仍然站在那里,只是她温婉的笑容,在那个黑洞出现的时候就僵硬了。

天山上笼罩的扭曲光芒似乎更加的扭曲了,越发的绚丽神秘。

染白却一脸僵硬,但是仍然维持着她的笑容。

她从来就不会让她脸上的表情空白,但是,除了微笑,就真的不知道还有什么表情可以肆无忌惮的挂在脸上。

此时她的僵硬的笑容对于她如月下之莲的容貌来说还是很好看,银色的眸子还是那么华美,气质还是那么温柔。但是,你能想象一个全身僵硬的女僵尸对你温柔的微笑的感觉吗?就算是那个女僵尸再美,也会让人不寒而栗吧!

无离,你真的恨后尘如此吗?

连她唯一的妹妹也不肯放过。

但是,说起来,地狱蝶,也算是当年那件事的主要起因之一吧!

后尘想要力量,当时的无离因为在压制恨离而不同意赐予,再说,无离也不会允许后尘的力量再强大。毕竟代生者的力量仅次于虚无。所以,后尘就开始了那一场杀戮。

为的,就是地狱蝶。

为了她的妹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