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善恶有报因果结,地狱蝶生也是缺
  • 沧若九城
  • 沧若念归
  • 4665字
  • 2014-08-12 18:53:44

感受到这种力量,离梦缘的面色一冷。

她是见过父亲大人的,对于父亲大人的气息和力量都很熟悉。不知道为什么,她有一种感觉,这种力量或许并不比仍在闭关的父亲大人弱。这样的危机感让离梦缘汗毛乍立。

她骤然看向念归,眉心间亮起七彩的光芒。

双手交叠在额头上,微微仰面,开始吟唱。

“至高无上的主,请允许吾以汝之女之名,请降汝之力,以无边业力,尽罪苍生。——禁·业力因果”

七彩扭曲的光芒不断的升腾,在场的所有人,包括九级的咒禁师,都感到了一阵阵的脊背发凉,恐惧在心中蔓延。在瞬间,所有的人都被压制,根本就动弹不得。

离梦缘双手向前奉出,双腿微曲,就好像在朝拜着什么,又好像在迎送着什么。

诡异的扭曲感在所有人的心中升腾而起。

沧若念归跪坐在地上,平静的看着那力量不断升腾,唇角忽然勾起一个嘲讽的弧度,就好像在嘲讽着什么。

她的记忆里是空白的,但是即使是这样,她也仍然感觉得到,这不是她第一次面对这样的力量。能动用这种力量大的当世只有两个人,一个久居天山,一个长眠始创殿,如果再强加一个的话,还有一个静默在封印之地。

她离梦缘何德何能,居然被那个长眠始创殿的人赐予了这样的力量,赐予了这样的力量使用权,开玩笑吗?

业力和因果,居然也是你能碰的东西!

念归只是安静的看着,当那七彩的光芒笼罩她的时候,她仍然很安然。

七色的光芒朦胧了视线,就好像很多年以前一样。

是多少年以前呢?

她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不记得,也不想记得。

只是觉得很讽刺。

同样的力量,会不会换来同样的结局?

帝君,你变了,我也变了,结局会变吗?

帝君,时光过去了,不复从前了。

我敢说,我们老了吗?

不自觉的,念归在那一刻双手抚上双腿。细腻的手感,完美的肌肤,铮铮而上的血纹。

当七彩色的光芒吞噬了那个女孩,恐怖的威压降临。

离梦缘骤然回神,惊慌的看向自己面前忽然出现的人。

一个一身暗蓝色的妖冶男子,他依旧笑着,笑的鬼冶,笑的妖异。

怎么可能?!

就连神火都惊讶的看向那个男子,居然连他都没有捕捉到一点的气息。

妖冶的男子贴近离梦缘,额头抵着额头,暗蓝色的瞳孔倒映着离梦缘惊慌的七彩色。

他讨厌这样的颜色,从来都是。

这样的颜色根本就不是像他这样的人可以触及的,很绚烂,很亮丽啊!啊~

而且,就是这种颜色,好像刚刚,毁掉了些什么。

你看啊!那边的七彩色还在燃烧着呢!

刚刚,好像所有人都被那绚烂的颜色所摄,都动不了了呢!

可笑连他都是刚刚挣脱。可笑那个向布娃娃一样的女孩,就那样被吞噬。

可笑!可笑!可笑啊!

离梦缘看着咫尺相离的男子笑的妖冶,但是不知为何还带着压抑到极点的愤怒、悲伤,笑的很让人心疼,但同样笑的她浑身上下汗毛乍立。这种感觉,就和刚刚那个灯发出的光芒一样。那种幽冷到死寂的感觉,那种恍惚间就可以看到末日的绝望。

远处的孟看到骤然出现的男子,眼中闪过一缕忧虑,但是仍然单膝跪下,恭敬的喊道:“阎君大人。”

没错,就是阎君。

鬼族为了得到地狱蝶不息公然现世,阎君来历不明,却在亡灵坟冢中苦等九万年就是为了地狱蝶。这次地狱蝶现世,他怎么可能不亲来。之前一直不现身,是因为他有很多顾及,他的身份就是最大的顾及。

但是,他没有想到,念归居然也来了。

当七彩色的光芒亮起的时候,他没有想到连他都被震慑,害得他挣脱废了很大的力气。

然而,当他挣脱的时候,她就已经被吞噬了。

就在那一瞬间,真切的悲伤涌入心间,真切的愤怒让他毫不犹豫的现身了。

第一次,所有的情绪在一起爆发,

第一次,爆发的情绪因为过度而压抑的他好想笑,

第一次,那鬼冶的笑容不再是面具。

在那张笑脸的后面,沉睡的疯狂本性被唤醒,死寂的感觉再次充斥着腐烂的灵魂。

因为那个女孩,所有的顾忌都不再是顾忌。

白净修长的骨节分明的手卡上离梦缘的脖颈,就是眼前这个女人,这个骄傲的像孔雀一样的女人。

目视着自己那双手不断的收紧,他想起来,在那座暗蓝色的宫殿里,那个女孩就总是喜欢看他的手,可是现在那双白净的手正在杀人。

“阎君,住手。”清冷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阎君的身体一僵,而离梦缘的瞳孔不断的放大,不可能!

这已经是这段时间出现在离梦缘心中次数最多的话了。

怎么可能!

难道她是像父亲大人那样,已经逃离了因果业力的人吗?

不可能的啊!

如果她真的参透了因果业力,又怎么可能只有区区四级修为?

阎君也不可置信的回头,看着那个飘飞而起的女孩。

七彩色的光芒已经完全的消失不见,沧若念归飞身而起,来到阎君的面前。伸手,将阎君卡在圣女脖子上的手拿了下来。

随后看着震惊不已的离梦缘,说道:“难道那个人没有教过你吗?这种力量,只有那三个超脱了业力因果的人可以运用。而如果别的人擅自动用的话,哼,他没有告诉你,这种禁咒,是双向的吗?”

离梦缘微微退后一步,惊异的看着她。

她只是平时着她,红色的纸伞在刚刚的混乱中,已经不知道被丢到哪里去了。

女孩的白发中,红色的发丝掺杂在其间,沧桑而下,一双墨蓝色的眼睛看透了多少事,碎冰幽冷。

“业力因果,我逃不掉,你也逃不掉。”

“今日的因,来日的果。”

“他年他月,且看你我,谁人能逃!”

离梦缘微微低下头,七彩的双眸闪过一丝阴狠。

她当然知道念归是什么意思,业力因果,有因有果,善恶有报。今日的因算是结下了,来日,就是你死我活,摆明了不是她杀了她,就是她杀了她,要么就是一块儿死。

谁人能逃!

沧若念归说完之后,看了身旁的阎君一眼,说:“既然来了,做你该做的事,我想,它会跟你走。”

念归口中的它是谁?是地狱蝶。

当时鬼族出现的时候她就很疑惑,鬼族凭什么断定,地狱蝶出世之后会和他们走呢?

现在她明白了。

因为引魂灯,也因为阎君。

正在这时,地狱蝶的茧忽然猛烈的跳动了一下。

九条蚕丝链上,白色的光芒从外向内,涌向地狱蝶。后面的人一旦碰上这种白色的光芒,就会瞬间变成一个干尸,直直的向岩浆中倒去。

所有人都不剩多少灵力了,只能顺着白光的方向向着地狱蝶跑去。

还剩下灵力的九级一众,抓起身边的各族皇子,飞身而起。而那些因为打斗而灵力耗尽的九级,也就只能认命的死去。

九道白光自下而上的缠绕在地狱蝶茧上,地狱蝶的茧,也自下而上的瓦解着。

圣女忽然惊呼一声:“快阻止它,地狱蝶要降世了。”

她的话刚说完,其他的人刚想有所动作,恐怖的威压就降临了。

阎君看向他们,幽幽的说:“你们当本君是透明的吗?”

离梦缘阴郁的看向阎君,该死,这个人怎么这么强。

白色的光芒升腾着,旋转着,星星点点的光芒照亮了这个洞窟,美得不可思议啊!

从下而上,一双玉足缓缓显现,再来是束身的白色长裙,再来是纤细的腰肢,流纱坠饰其上,就好像一个个碎碎的蝴蝶停落。漂亮的白色长发,完美的面容,额头上小小的白色骨扇洒下一片阴翳,那个女人安静的躺在半空中。她的身下的白色的光,还有白色的小小蝴蝶向外飞舞,又渐渐变得透明,留下苍白的美丽。

沧若念归的美,在于还没有完全张开的精致,而这个女人的美,在与她的通透,或者说是透明。

这就是地狱蝶。

她在半空中缓缓蜷缩身体,双腿屈于胸前,双手交叠在胸前。

不断升腾的白色的光,那些不断飞舞的白色蝴蝶在光芒内飞舞,似乎是在庆祝这次新生。

她骤然睁开双眼,灰白色的双眼并不空洞,因为仿佛有一滩透明的水波在流荡。

同时,她的背后,一双透明的蝶翼骤然展开,又在白光中缓缓收敛。

地下的岩浆忽然炸裂,千米高的熔岩让所有人都措手不及,各自防御着。

外面,天空中布满了黑色的乌云,乌云密密麻麻,将整个失灵森林笼罩在内闪电激过,无数的树木被拔起,被摧毁,而真正的雷劫,则还在酝酿之中。

激烈的闪电劈上千米高的树木,引起了火焰,千米高的巨树被连根拔起,沙石漫天飞舞。

原本该到了白昼,却依然昏天暗地。

土地被一层层削薄,龙卷风的影子缓缓浮现。下接地面,上连万米黑天。乌云缓缓汇聚,不停的旋转升腾。闪电夹杂着狂风,在这片森林中肆虐,火焰顺着龙卷风狂袭而上,巨石和燃烧着的巨树疯狂的在天空中乱舞。

天空中犹如群蛇狂舞,密密麻麻的闪电和乌云,和火焰的龙卷风不停的轰击着地面。

地下,岩浆也开始不停的旋转,漩涡一样,恐怖的炽热温度升腾,熔岩像是海一样不停的激起波浪。

众人即使站在地下几万米仍然能感觉到地面上的威压。

怪不得,地狱蝶要在地下现世,这万米厚的土地还能有个缓冲,要是在地面上的话,那可就是完全的正面上的承受雷劫了。

所有人的紧张的望向地狱蝶和洞顶。

只有离梦缘,她七彩色的双眸再次绽放出光彩。

果然,父亲大人是不会允许地狱蝶出现的,父亲大人即使不能亲临,也已经降下天罚了。

地狱蝶,你还是别出世了,就永远长眠在这地下世界吧!

离梦缘根本就没有考虑,她自己会不会死在这里。因为她知道,想要她死,不是那么容易的,当年在天妖森林,妖后自爆都没能伤到她一分一毫。刚刚阎君要是不住手,也不可能杀的了的她。

离梦缘看着十三门徒和其他人略显恐惧的神色时,说的:“帝君大人会庇护所有他忠诚的信徒,各位,今天的选择,很明显了吧!”

“生,或者死。”

沉默了一下,很多人都选择了向圣女靠近。

始创殿统治了这么多年,他们中的很多人有野心,却没有勇气。他们早就已经习惯了始创殿的统治,又何必以命相赔,既然选择了臣服,那么又何必逞强。

他们这样的人,早就已经忘却了自己的骄傲和身为自己种族应有的自豪。

从某个方面而言,他们的选择也无可厚非,择明主而事,为了生存而折腰,这没什么,毕竟对于每一个人而言,生命是唯一的,但它并不是最珍贵的东西。

古罗门氏没有动,颠倒世界没有动,魔族的六王和瀚海没有动,妖族没有动,鬼族没有动,念归也没有动,羽族的黑羽一族没有动。

不是每个人都在乎生命,不是每个人都习惯于臣服。

古罗门氏中有古罗门轩的抗争,才有了今日的荒古第一财阀;颠倒世界有魔殒华的阴谋邪肆,才有今日的天下风云;魔殒阳有自己的原则,瀚海是魔修士,魔族,何时向什么人臣服过;妖龙煌有着龙族特有的骄傲与霸道,金色的神龙,遇天威也只会直冲而上,傲啸九天;鬼族本就是被遗弃的种族,庇护他们的夙来只有阎君,他们都是死过一次的人,何在乎再死一次;念归对于始创殿的怨恨不输任何人,记忆深处那个怨毒的声音不停的在告诉她,曾经的她是有多么的苦痛;黑羽一族的族长黑纱,不像白羽一族的族长白习一样恭敬于始创殿,白习曾经被始创殿所救,但是黑纱却被始创殿所恶,只因她黑色的羽翼。

他们,存活在这个世上,有的是为了自己,有的是为了别的,但绝对不是为了始创殿。

地狱蝶看向四周,对于地面上的雷劫,她的感触是最深的,她知道,那个七**色的女人不会放过她,那她又该何去何从。在蜕变中,她曾经感受到过那个人的气息,只是,她还会像之前那样庇护她吗?

这时,两只手伸到了她的面前。

一只纤细透明,一只修长白净。

地狱蝶抬头看去。

是一个和她一样有着白色长发的女孩,和一个和那个人一样一身暗蓝色的男子。

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

那个女孩举着一盏琉璃蓝灯,那里面燃烧着的,是冥蓝色的火焰。

地狱蝶看着那蓝色的火焰,眼中,居然流淌出了透明的泪滴,眼泪在空中飘舞,化为小小的白色蝴蝶渐渐变得透明。

冥蓝色的光影闪现,巫蓝出现在地狱蝶面前。

地狱蝶不可置信的看向一身蓝袍的巫蓝。

蓝色繁琐的长袍包住了她窈窕的身体,宽大的巫师袍的帽子将那巫蓝的脸掩藏在其间。

念归和阎君都感受到了,地狱蝶近乎绝望的喜悦着。

地狱蝶的双手颤抖的想要捧住面前人的脸颊,先看清她的面容,但是双手居然穿透了那个光影。

地狱蝶的泪水瞬间泛滥,白色的蝴蝶,碎碎的发出白色的光。

地狱蝶轻轻的喊了一声:“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