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忘川河水浊流梦,火海翻腾炽热中
  • 沧若九城
  • 沧若念归
  • 3445字
  • 2014-08-11 19:15:13

各族的皇子一般也都是八级的修为,九级太过于困难了,他们都卡在那里,包括离梦缘。谁先突破,就可以证明自己的种族的强大。

那些灵禁师的比拼,让整个洞窟开始剧烈的晃动,洞窟不停有巨石掉落,有一部分人,就被砸到了岩浆里。岩浆剧烈的翻滚着,开始不停抹杀半空中漂浮的人,但是那九条蚕丝链却没有什么变化。看到这一点,所有漂浮的人也顾不得忌惮,疯狂的杀向站在蚕丝链上的人。

他们可不想死!

各色华丽的灵力光芒,映亮了整个洞窟。

十三门徒凭借他们的联手阵法,生生和那八位鬼族的八级灵魂师僵持了下来。

而灵禁师那面的打斗,已经出现了危机。

始创殿的五位灵禁师、神族的三位灵禁师与人族的一位灵禁师,与鬼族的七位灵禁师,妖族的两位灵禁师与古罗门氏的一位灵禁师混战到了一起。

九对十,很快,在这样的压力下,始创殿一方绝势反扑,在一位灵禁师付出双腿的代价下,生生搏杀了鬼族的一位灵禁师。

九对九了,只是失去双腿的灵禁师已经基本废了,最后被鬼族反杀。

八对九。

就在两位灵禁师的死的瞬间,地狱蝶的茧忽然大大的颤动了一下。

孟一直定定的注视着地狱蝶茧,看到地狱蝶这样的反应之后,孟眼眶的灵魂之火闪烁了一下。

喝吧!吸吧!

这些灵气,都是你的!

出世吧!出世啊!

来吧!大人已经整整等了你九万年了!

九万年啊!九万年!

九万年的孤寂,九万年的苦痛,一定要你们统统偿还!

她伸出手,一个蓝色的透明光影落在她的身旁。

她讽刺的看向神火一边。你们以为,我鬼族是那么好消灭的么?只要亡灵不死,肉体死了又有什么关系。只要重新找一个躯壳,就可以再次重生于世。

神火冲着孟一笑,也不生气,他抬起右手,举向天空,同时吟诵道:

“以炎焰咒术之名,在虚妄中燃烧不息的永恒烈焰,将在吾之手中重现于世。以焚烧所有不应存在的污秽之物,撕裂黑暗,洁净世间。——支咒术·净魂之爪”

炎焰咒术,支咒术,净魂之爪。以自身右手为引,向主祈求净化灵魂的火焰,用炽热的温度灼烧灵魂,焚烧一切虚无的污秽,对亡灵生物的净化将有两倍的加成。代价,在施展净魂之爪时,不能同时使用任何的咒术。

神火的右手白色的火焰跳跃其上。仔细看去,他的右手完全是由白色火焰组成的,很显然,那是咒灵带给他的身体上的改变。

神火的右手火焰直直的抓向那个亡灵,他的右手臂上,已经没有了右手。

孟不敢大意,对于这种可以燃烧灵魂的火焰,他们最是厌恶。净魂之爪只能燃烧虚无的灵魂,但是,就这么一个支咒术,不知道灭掉了多少个鬼族。而且,在岩浆之上战斗,只会对神火有利。

那个亡灵一见这种情况,吓得赶紧向后退去。

孟眼眶中的灵魂之火汹涌了几分,冥蓝色的浪涛从她的手中覆盖而去。

“冥河中不甘的灵魂,请聆听我的祷文,在无人救赎之下,在苦痛纠缠之中,向所有蔑视你们的生灵,展现你们最悲哀的愤怒!——支咒术·忘川浊流”

冥河咒术,支咒术,忘川浊流。使周围所有幽冥属性的生物提升百分之百的全属性,且让非幽冥属性的所有力量与生物陷入迟滞百分之百的状态。代价,在此状态之下,施咒者不能移动,且在咒术被打断的情况下遭到反噬。

冥蓝色的波涛席卷了整个洞窟,惊涛拍岸,在河水蔓延而出,向着不知名的远方,覆盖了所有的事物,就连岩浆的流动都在那一刻被迟滞的近乎停止。

这就是九级的力量,神火和孟都不敢全力以赴,所以神火选择了单体的只能焚烧灵魂的净魂之爪,而孟则选择了类似于领域一样的力量。光是看这个不是领域的领域所覆盖的直径,估计就得有几千公里。

几百公里长么,不长,至少在荒古上是这个样子的,光是这失灵森林,直径就得有几万公里,这并不稀奇,距离与时间在这个大陆上几乎没有概念。

那白色的火焰爪顿时迟滞了下来。

远处灵禁师的较量,鬼族几乎是在一瞬间就全面压制了自己的对手。

百分之百的全属性增幅,近乎逆天的效果,而孟付出的仅仅是不能移动,效果之好,代价之小,却让念归起了疑惑。

更重要的是,她忽然想起了阎君那双暗蓝色的眼睛,她当时觉得那种色泽很熟悉,孟是忽然出现在鬼族的,阎君也是,都是在就九万年前。一个可以创造半位面的强者真的只是九级?那双取代了灵魂之火的眸子中,是否有着更大的秘密。

相比起孟的咒术,神火的咒术仅仅只能燃烧灵魂,而且还不能同时使用别的咒术,对比起来,神火的咒术有点垃圾了,到底是怎么回事?九级之间有这么大的差距吗?不应该的啊!

为什么这次是孟带队,就是因为阎君考虑到了那种对于鬼族来说比较恶心的燃烧灵魂的火焰,孟的冥河咒术介于水属性与幽冥属性之间,刚好克制,但是阎君没有算到的是,这次的战场居然就在岩浆之上。

当忘川浊流覆盖全场之时,‘兹兹’声不绝于耳,岩浆与水的激烈碰撞,光明与幽冥的角逐,在这一刻上演。

神火看向孟,依旧没有什么太大的情绪起伏,他马上终止了净魂之爪。

炎焰咒术,衍生咒术,火海。以最基础的控火之力,演化出火焰海洋,克制处于其间的水属性。代价,灵力。

火海只是最基本的控火之术,就好像小火球大火球一样。

火海站在忘川浊流上镀上一层红色的光芒,火焰在水中不停地燃烧,搅动着岩浆。

所有被这两个咒术所覆盖的领域都受到了干扰,火与水,在此刻激烈的交锋着,火海不如水,但是有岩浆相助,在这里不停地翻搅。

位于一条蚕丝链上的澜涛淡漠的看着这一切,她伸出一只手,顿时,所有围绕在她身周的水或是火都在一瞬间消失无踪,在那一瞬间,澜涛的身周就被隔离成了真空。

泯灭咒术,支咒术,泯灭圆阵。以自身之力,发动泯灭属性的圆阵,在一定距离内,消弭在其内的所有力量。代价,在发动此咒术期间,不得以任何形式再运用灵力。

另一面的瀚海也没有太大的波动,在他们这个层次,都早已是圆融如意,波澜不惊的了。

绝望咒术,支咒术,惧之破灭。以恐惧之力,形成尖啸圆环,破灭一切阻隔。代价,若咒术被抵抗或是打断,将受到三倍反噬。

瀚海的身上,无数的白色圆形光环出现,以不同的角度笼罩了他,不停律动。瀚海双手收复于胸前,再在下一刻向两旁震出,那些圆环也就骤然扩大,将魔族笼罩在里面。

惧之破灭是专破领域类侧技能,但是却有很大的几率被抵抗,甚至是被打断,一旦出现了那种情况,瀚海也就面临着反噬。这种类型的咒术一般成功率都不高,但是效果是明显的。

那两个对垒的九级都只不过用的是范围形的咒术,而不是领域类的,惧之破灭的成功率就提高了很多。

另一边,孟和神火还在僵持着,这是孟所希望看到的,因为她在等待地狱蝶降世。

神火很快意识到了这一点,可是他却没有办法,两个人现在僵持着,如果他先撤招,鬼族有了忘川浊流的支持,很有可能灭杀掉始创殿的九级灵禁师。而地狱蝶一旦有了那样庞大的灵气支持,降世的时间必定大大减少。

地狱蝶的吸力越来越大,那些七级和八级的人已经不得不停下争斗,开始自卫,只有那些九级的仍然在搏杀。

瀚海和澜涛远远的对峙,不是不想动手,只是动手了又怎么样呢?他们两个都是魔修士,要是动手了,又代表什么呢?魔族开始分裂?还是新的夺位之争即将开始?

灵力极度的锐减,孟和神火对视一眼,同时终止了咒术。

再这样耗费灵力,他们也撑不住。

念归跌坐在地上,她身体里的灵力已经被抽离,血肉再次传来剧痛。

该死,这地狱蝶到底需要多少的灵力?

沧若念归咬牙召唤出了引魂灯,既然地狱蝶可以开启地狱之门,就不是荒古大陆应该出现的东西,那么,就应该是九幽冥狱的。九幽冥狱是后尘所创,引魂灯内的幽冥之火也是后尘所化,她现在也只能希望引魂灯可以庇护她。

她赌对了,在她召唤出引魂灯的那一刻。

幽幽的蓝光就像火焰一样从她的身上燃起,蓝色的光影闪现。一身蓝袍的巫蓝轻轻握上引魂灯,站在念归身边,遥遥的将引魂灯对准地狱蝶茧。地狱蝶茧上,白色的光芒亮起,白光循着蓝光,为念归身上镀上了一层白色的辉芒。

念归很快的感觉到,那种吸力消失了,虽然身体还在抽痛,但是玉质曼珠沙华很快就开始修补她的身体。

蓝色的光芒压过下面岩浆的红芒,在这片地下世界展现着它独有的风情,原本炽热不已的洞窟在这一刻竟然无端端的幽冷了几分。

孟和鬼族惊讶的看向了引魂灯和巫蓝。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啊!

亲切却带着威严。

鬼族只是惊讶而已,可是孟却满眼不可思议的看向念归。

什么?!

这种力量,怎么可能?

孟在这种力量中,居然感受到了和阎君非常相似的感觉,亲切而又威严。

不容冒犯不容反抗,但是又真切的庇护着他们。

-------------题外话-------------

周一万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