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失灵绝地苍天树,敌对何须多妄言
  • 沧若九城
  • 沧若念归
  • 4548字
  • 2014-08-11 18:26:01

凭着这些树的高度,恐怕一颗都没有砍下,他们就已经死了吧!

体内的力量还在不停地流逝,念归和墨夜都不好受。

念归静默了一下,缓缓的闭上了双眼。

事已至此,烦躁也没有任何的作用,那只会让你陷入更加危险的境地,冷静、冷静。

在闭上眼睛的那一刻,所有的感官变得更加清晰。

耳边,清风拂过发丝的声音回荡着,鼻尖,一种特殊的腥甜味道萦绕不散,体内力量的流动在这一刻变得真实,她可以感受的到,那力量流逝的方向。

这些力量都是地狱蝶吸去的,那么这些力量汇聚的方向就是地狱蝶所在,只要追寻力量流逝的方向,想来应该可以找到。

这样想着,念归开始仔细的感受力量的流向。

果然,感受到了。

血煞之力所特有的腥甜气息,在肉眼看不见的地方铺展出一条道路,就好像登上的绳索,指引着念归。

只是,力量流逝的方向,居然是在地下。

难道地狱蝶,在地下?

血煞之力特有的甜腥气息弥漫在鼻息之间。

这些流逝的力量虽然分成了千万股,但最主要的去向,有九个方向,这九个方向最终汇聚到了地下。

距离她最近的,大概在右前方三百公里左右。

“墨墨,右前方,三百公里。”

墨夜心领,再次右前方飞身而去。

随着视线的扭曲,墨夜的行进方向也不断地发生偏差。

“墨墨,向右”

“墨墨,向左前方。”

...

血煞之力的特殊气味在这时发挥了很大的作用,但是也给念归提了个醒,若是有心人记住了她这种气味,想要追踪她就太容易了。流纱精纸伞不是万能的,一旦她动用了自己的力量就很难再遮掩这样的味道了。

一路向前,原本三百公里的路,越是靠近,力量流逝的速度就越快。

白昼很快被黑夜所取代,幽幽的月光取代了刺目的白昼,光线扭曲好了很多。

力量在不停的流逝,这对于半能量体的念归和墨夜来说,非常的难受。念归还好,有玉质曼珠沙华中能量的补充,但是曼珠沙华内的能量也在流逝。

墨夜也已经不再飞行了,因为力量的损耗太过于严重,再飞下去,恐怕很难支撑了。

这时,前方有脚步声传来。

念归微微皱了皱眉头,是谁?

念归让墨夜停下脚步,因为光线的原因,在这片森林里,碰见人很困难。有的时候,哪怕是听到了声音也不一定可以遇见。

沧若念归让墨夜停下,就是为了不发出声音,这样的话,前面的人就很难靠着声音来追踪到两人。光靠视线的话,遇见两人的可行性很小。

但是,偏偏,那些脚步声越来越近。

终于,两伙人相见了。

来的大概有十人,最强的是一个名叫凯光的四级高阶灵师,看来是某个做着一日崛起的白日梦的小势力。

虽然有一个是四级高阶的灵空师,但是念归却不怎么害怕。

她体内的力量还剩下三分之二,这还是在有曼珠沙华的补充的情况下,墨夜的力量如今只剩下了三分之一,前面的人必然比他们还要不济。要是贸然动手,念归如果愿意付出些代价,还是可以留下前面的人。

凯光在看到念归和墨夜之后,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沧若念归和墨夜却都没有理他。在这片森林里,念归猜测,光是九级就有十几位,甚至超过二十位。他们都是四级,这个级别在这片森林里是属于炮灰的。念归有自知之明,贸然动手只会引来那些大人物的注意,那样,就得不偿失了。但是,念归有自知之明,可不代表凯光也有。

凯光看到没有人回答,怒了,就凭他们两个四级初阶,就都不把他放在眼里?随手挥出一道力量,袭向念归。

墨夜的眼睛骤然变成墨黑色,扔出了一个黑色腐蚀。

幽冥咒术,黑色腐蚀。瞬发,消耗体内灵气。无数量限制,造成伤害与所输出灵力成正比。

他可以忍受别人的挑衅或是攻击他,但是攻击念归,他绝对不允许。

黑色腐蚀与灵力碰撞在一起。

沧若念归微微将伞前倾,挡住了碰撞的余波。白色的落叶纷飞,在两伙人之间飘飘洒洒的落下,阻隔了视线,也划分了界限。

两人的力量抵消在了半空中。

这就是咒术师与灵师的差别,在灵力消耗非常大的情况下,即使整整差了两阶,在咒术与灵力碰撞的情况下,墨夜也没有吃亏。

凯光还想动手,但是他旁边的人微微推了他一下,示意他不要再动手了。在失灵森林内,与别人动手显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现在谁都没有找到地狱蝶,谁都不想无奈退出或者是死在半路上。

念归冷哼一声,传音给墨夜:“墨墨,走吧!”

墨夜抱着念归向前走去。

凯光的同伴见到念归和墨夜远去的身影,略微沉吟了一下,跟凯光说:“大人,他们好像知道路线,不如,跟着他们。”

凯光点了点头,毕竟,他们也已经走了半天了,完全的摸不到头绪,这样,他们不甘心啊!

毕竟,注意到力量流逝方向的人,并不多。

越是往前,树木就是越多,也越高,枝桠繁茂,遮天蔽日,但很可惜没有叶子,因此,月光还是碎碎的照入其间。

念归自然也感觉到了身后那些一直跟着他们的人。

冷哼一声,碎骨链横扫而出,满地白色的落叶飘飞而起。

警告,念归在警告那些人,再跟着,就死。

在他们之后的凯光不屑一笑,他的灵力浑厚,但现在也剩下四分之一,想来那个两个四级的也快坚持不住了吧。

可是,他刚这么想,他身边的人就倒下去了七八个。

这里灵力的流逝速度几乎是成倍翻涨,原来靠着灵精还能勉强支持的人现在全都倒了下去。

他们倒下去的身体瞬间被抽干,几个人全都变成了惨白色,就好像是纸人一样,和这片森林融为一体。然后,原本安静的树木忽然伸出树枝,将到下的几人捆个严严实实,然后被拖拉向树干的方向,就那么被吞噬进了树干里。

看到这一幕,原本还死撑的剩下几个人瞬间惊恐的后退几步,然后疯狂的向外跑去。他们不要死在这里,他们不要死在这里,绝对不要!

但是很可惜,因为光线扭曲,哪怕是念归也只能感受到力量的去向而不能找到离开森林的方向。相信不久以后,他们都会迷失在森林里,就此消失。

他们四散奔逃,只剩下那个五级的人留在原地。

墨夜的力量此时已经消耗的只剩下五分之一了,念归的力量还剩三分之一。再这样下去,他们都会死。

失灵森林内根本就不用再有什么险境了,就只是这样迟早都会耗死所有人。

凯光的面目狰狞起来,似乎也是感觉到了死亡的来临,他看向念归和墨夜。

“哼!都是你们带着我往这边走,我活不下去,你们也别想活!”

只是他似乎忘记了,是他自己要跟着念归的。

说完,他抽出自己的大刀,向念归砍过来,白色的刀锋划出一个弧度,灵气附着在上面,森寒的刀芒横空掠过。

墨夜闪身躲过,而凯光已经合身再次砍了过来。

他竖刀砍过,墨夜侧身,念归将流纱精纸伞合上,当做棍子抽了过去。

金石交击声铿锵响起。

墨夜抬腿扫向凯光,凯光用力震退了念归的伞,刀锋下落,分明就是冲着墨夜的腿去的。

下一刻,凯光的身体僵硬在原地,墨夜借此机会闪身躲过。

一条白色的链条捆住了凯光。

血煞咒术,碎骨链。以灵力形成锁链,可以攻击,可以困锁。范围性攻击力是输出灵力的二分之一,单一攻击力是输出灵力的三分之二。范围性困锁之力是输出灵力的二分之一,单一困锁之力是输出灵力两倍。

念归体内的灵力瞬间从三分之一锐减到五分之一,碎骨链单体控制两倍的束缚力让凯光动弹不得。

凯光清晰的感觉到自己体内最后的灵力正在剥离自己的身体,他最后怨毒的看了念归一眼。下一刻,他的身体就膨胀开来。

自爆。

凯光宁愿自爆换来三个人的同归于尽,也不愿意被那些树枝拉着吞噬。

念归随即撑开流纱精纸伞,流纱精纸伞上,有一个‘触发式防御,可以抵挡相当于主人全力一击三倍的攻击力,每天三次’的属性。

念归就凭借着这一点,生生挡下了。

爆炸的力量掀起了无数白色的叶子,在空中缓缓飘飞而下,折射着碎碎的阳光,就好像是一场祭奠礼,祭奠着在这里死去的人们。但是,即使是这样的爆炸都没能将所有的白色树叶炸飞,露出土地。这些白色的叶子太多了,它们就像是这些使灵树的眼泪,似乎在述说着这里的悲伤。

与这位四级高阶的打斗只有一个照面,双方都不在巅峰状态,而且两人的力量都在不停地流逝。

只剩下五分之一灵力的念归无奈的拿出了曼珠沙华,原地冥想。

可是墨夜是真的撑不下去了,他骨面后的脸已经白的毫无血色,体内的空虚感越来越明显,那种拉扯吞噬的感觉也越来越明显。

他们两个其实离最近的吞噬点不远了,正是因为这样,他们两个的消耗才大的不行。

念归冥想了一会发现,不行,冥想的速度堪堪抵的上吞噬的速度,在这种情况下,玉质曼珠沙华的消耗比平时快了两倍,毕竟地狱蝶也吞噬各种灵精或是玉的力量。

而且,她也感觉到了墨夜的情况。

他对墨夜传音道:“墨墨,回来吧!”

融合了的咒灵与咒术师是一体的,是不可能分割的,就像命。而像墨夜、巫蓝这样可以独立存在的,他们其实也与他们的主人有着必然的联系,他们必须依附他们的主人而生,但是他们可以被独立击杀的。击杀之后,他们就会真正的变成咒灵与念归融合,到那时他们也就变成命那个样子,不能再独立存在了。

到了四级,咒(灵)空师指的并不只是可以凌空飞翔,而且她们的额头上的主魂印记会多出一个主魂空间,那是用来盛放本命咒器的地方。

墨夜和巫蓝被印刻上了代表主人的主魂印记,就必须依附他们的主人,因此,他们也可以回到主魂空间内。

可是,墨夜一直死撑着,就是因为,他一旦回到了主魂空间,念归没有办法步行,双腿的不便使她必须自己漂浮前进,那样的消耗会加大。

原本被吞噬与吸收曼珠沙华所得来的力量,很可能就不能平衡,凭念归现在剩下的力量,会在半个时辰内彻底被吸食干净。

念归与墨夜心神相通,在感觉到他在想什么之后,念归将她一直收在曼珠沙华内的那个骷髅扔了出来。

那是她第一次施展傀儡咒术,在亡灵坟冢内控制的。

那个骷髅没有什么力量,完全的就只剩下一副干枯的骨架子,这种东西在失灵森林内反而不受影响。

“墨墨,回来吧!我可以让它抱着我走。”

墨夜看了一眼那个骷髅,微微垂眸,接受了念归的提议。

他走到念归身边,抱紧了她,就好像两个人不能再相见了一样。身体缓缓变得虚幻,额头上的曼珠沙华印记却清晰明了的浮现出来,再融合到了念归头上的主魂印记里。

主人,我是你的,因为我和你是一体的,生或者死,请允许我追随与共,那将是我毕生的尊荣。

冥想了一段时间,念归命令那个骷髅抱起自己,再次向力量流逝的方向而去。

走了一段时间,身体内的力量流逝速度骤然加快,几下就抽空了念归身体里的力量。

什么?!

但是,念归却没有立刻死亡,因为她是半能量体,体内的灵力被抽干了,但是血肉里还有力量。而念归现在却觉得浑身上下,疼痛无比,就是因为她体内的血肉也正在被剥离。一丝一缕,就好像千刀万剐一样,疼痛使得她浑身上下都在痉挛。

该死!

念归命令那个骷髅加快前进的速度,现在也只能赌一把,赌那个吞噬点一定有奥秘,否则她现在绝对逃不掉。

当骷髅的脚步停在一颗苍天古树前时,念归愣住了。

这里的树木已经高达几千米,就好像史前的巨树一样,遮天蔽日。

她忽然想起,那几个被树枝拖拽走的人最后消失在了树干里,被吞噬掉了。

这棵树很可能是中空的,念归一开始感觉到了九个力量的流逝方向应该是九个吞噬点。九个吞噬点一直在吞噬力量,然后再利用树干和根系将这些力量传输到地下,用来供给地狱蝶的蜕变,这个树应该就是其中之一。

现实容不得沧若念归多想,她再次将骷髅扔进了曼珠沙华里,毕竟要是进去了就有可能遇见其他人,她可不认为只有她发现了这一点。

随后,她直接冲进了树干里。

在她触碰到树干的时候发现,她毫无阻隔的进去了,她就知道她想对了。

然后,她就脚下一空,向下面跌落下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