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浮华尘世早看破,七彩流光怎堪夸
  • 沧若九城
  • 沧若念归
  • 4467字
  • 2014-08-10 19:08:46

失灵森林的外围,各大种族和势力在此扎营。

此次,各大种族带的人并不多,因为所有人都知道,在这片失灵森林里,人多没有用,反而会因为那些人被地狱蝶吸干灵力而促使地狱蝶降世。这次来的,都是强者中的强者。

念归刚一到那里,各种强横的气势扑面而来。

各大种族之间的关系很是微妙,所有人又都不愿意示弱,所以就肆无忌惮的释放出自己的气场。就在这片营地里,或是沉稳或是疯狂,或是邪性或是高傲,各种气场彼此交锋着,将周围的一切的绞碎,土地被这些气势生生的削薄了三尺。

那种扑面而来的磅礴气息和远古的战意,不禁让人热血沸腾。

但是所有的人都知道,真正强大的人是没有气场的,因为他们早就已经身合天地,在内蕴与圆满中领悟出了自己的生存之道、命运之路。

在光阴荏苒中,他们早就已经学会了淡漠,天地不仁,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百姓为刍狗。每一位至强者的身后,都有着最为惨烈的故事,想一想,他们爬到今天的位置,到底放弃了什么,又放弃了多少。

他们又经历过怎样刻骨铭心的剧情,那些是再好的作者也无从下笔的结局。

看尽了人间多少事,逢浮世千重变,登顶回首,满目荒唐。

其实无论任何人,包括那些强者,我们都只不过是野兽,在这个荒唐而又荒寂的世界里挣扎求存。无论是过去现在还是将来,丛林法则适用于任何时候。只不过,在智慧生物中,要付出的代价不是生命,而是自由、财富、精神亦或是一些更加宝贵的东西,例如,爱。

当权势与实力成为衡量一个人存在的价值如何的准则之时,我们又将何去何从。信仰是一个人生存下去的精神支柱,却未尝不是一个精神的锁链,被那些当权者用以约束他们的族人。

在批判过去的时候,或许我们也应该批判一下未来。

这个世界上,很多事情已经不是用对与错来衡量,而是做与不做,做得好与做的不好来区别。

那人生的价值为何呢?

没有人说得清楚。在这让人窒息的世界里,虚妄的恐惧与负面的情绪笼罩了仍然为了生而生的人,当一切都看破的时候,或许就会有人明白,你灵魂上的虚无和心的腐烂,早就已经不能救赎。

明白了这些的念归忽然觉得很好笑,她想起了在封印之地,她和恨离的对话。

【“那样修炼还有什么意义?”念归皱眉,不由问道。

恨离冷漠的说:“为了活的更长。弱肉强食,如果你是弱者,你就只能接受命运的安排,失去一切后死去。”】

荒唐,荒唐,真实是荒唐!

但却又无可奈何,谁人能逃?

此时,在最大的一个帐篷里,各族的巨头们正在议事。

帐内被长明灯——一种在白天吸收太阳光,在晚上发亮的灯,映照的温暖、明亮。

帐内摆放着很多把椅子,椅子上的人有的懒散,有的郑重,有的若无其事,但是不容忽略的是,但凡能坐在这里的,都是各个种族里,无论是实力还是脑袋都出色的人。

坐在正中间的,就是圣女离梦缘。

离梦缘环视一眼整个帐篷,她先是微微低下头,再抬起头,原本就泛着七彩色的眸子此时已经变成了鲜艳的七彩色,七彩的颜色交织着,好像在不停的旋转,炫目的宛若霓虹。

在场的人当然都注意到了这一点,所有人心中一凛。

这才是真正的圣女吧!

拍卖场的那个蛮横不讲理、霸道专制的圣女果然只是表象,所有人都不否认圣**狠的心性。但是,这么多年,在帝君久不现世的情况下,圣女仍旧能够让始创殿一直保持着对各族的压制,就证明她可不是一个只有狠劲而无头脑的女人。

离梦缘勾了勾唇角,问道:“对于灵力流逝,和进去的路线,各位有什么看法吗?”

在座的所有人都没有回答,显然,前几天他们到的时候,就已经试过了,但是很可惜,没人能抗拒力量流逝。但是,关于路线,恐怕就算有人发现了什么也不会言说吧!

圣女又问了问羽族:“失灵森林在羽族境内,你们难道就没有什么办法吗?”

羽族一直是有两大分支的,一个是黑羽一族,另一个则是白羽一族。

白习,白羽一族的族长,回答道:“关于灵力流逝几乎没有任何办法,因为只要地狱蝶不停止吸收灵力,我们就根本没有办法反抗。我们也不知道进去的路径,因为失灵森林很诡异,每次进去,就算是走相同的路线也会走到不同的地方。”

妖族的皇子站起身,看向圣女:“圣女何必问这些,反正无论如何,这失灵森林,始创殿都是要进的,不是吗?”

妖族此次来的,就是妖族的大皇子,一条金龙,名叫妖龙煌。金发黑眸,脸上的轮廓棱角分明,还继承了龙族一贯的霸气。而且,这样的名字也不可谓不霸气,妖族和龙族的皇,还是妖族和龙族的辉煌,怎么解释都是霸道。

但是,妖龙煌也确实配得起这样的名字,因为他是在座所有各族继承人中,最接近九级的存在,已经是八级高阶。而且,龙族渊博的学识和深沉的智慧,都在他身上显露无疑。

离梦缘看向妖龙煌,说道:“要是地狱蝶现世,地狱之门就将开启,到时候,冥族就将降临,世界就将面临一场浩劫。你觉得,始创殿会坐视不管吗?”

坐在另一旁的魔殒阳继续着她从一开始就挂在脸上的笑容,说道:“好像很伟大啊!”

妖龙煌看了魔殒阳一眼,又看了看离梦缘,大笑着坐下,双手分别放在椅子的扶手上,说:“哈哈!说得对,很伟大!”

坐在一旁的人族皇子人远痕看了一眼妖龙煌,皱眉说道:“妖龙煌,你这是对始创殿不敬。”

妖龙煌霸气的一笑,说:“那又如何,反正,到失灵森林里面还要打,难道,你不抢?再说了,始创殿确实是伟大啊!”

人远痕一时语塞。

人族是七大种族中公认的最诡计多端的,人远痕要说真的不抢,就是欺瞒,要是说抢,就是和妖龙煌一样,对始创殿不敬。

离梦缘也是有手腕的女人,虽然知道人族的野心,但是必要的时候,还是需要这个盟友的。毕竟,树敌太多,弄不好就会逼得这些人联手,那样的话,不仅要打扰父亲大人,而且处理起来,也是麻烦的很呢!

离梦缘不由得打圆场的说:“在这里打起来可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随后,她又向其他人问道:“那么,各位什么时候出发。”

“快了吧!”

“再等一会。”

“可能是几天之后吧!”

...

话不投机半句多,这些人根本就不会透露一些真东西。

终于,圣女受不了的站起来,说:“再这么等下去,恐怕地狱蝶就要出世了,到时候要是让鬼族得到了,我们就都得死!无论如何,我们始创殿的人明天一早准时出发!”

说完,圣女就拂袖而去了。

其他各大种族的人也是各怀鬼胎。而那些小的势力则做着白日梦,想要一步冲天。那些真正的大势力,则是惧怕始创殿真的拿到蝶茧。到那时,始创殿的实力一定会更加强大,恐怕,到时候,所有人还是得活在始创殿的淫威下。

相反,只要自己拿到了地狱蝶茧,就是自己种族崛起的开始。

只要能得到强大的力量,冒险又怎么样!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随即,很多的种族都决定了当晚就出发。

始创殿的金色帐篷里。

圣女七彩斑斓的瞳孔渐渐恢复了常态,她诡异的笑着,撩起裙摆,在长明灯边坐下。

这时,一个男人问离梦缘:“圣女殿下,为何要明天早上再出发,岂不是给了那群宵小之辈可乘之机!”

那个男人身着的长袍,暗金的颜色已经接近于亚色,几乎看不出金了。

在人前霸道狂妄的离梦缘却是耐心的解释了一下:“神老,这你就不明白了。我们这么大的动静,地狱蝶岂会不知道自己的危险处境。这失灵森林内此刻绝对是危机密布,既然那些不自量力的人找死,就让他们去试试吧!好帮咱们探探路。真正有心计的人是断断不会先出发的,因为在这样一个充满了危险和未知的地方,先走的人不一定先到,还很有可能先死呢!”

被称为神老的年轻男人笑了笑,说:“还是圣女殿下心思缜密。”

离梦缘又试探着问了一句:“神老,我在颠倒世界里看到他了,你说这次的地狱蝶,他会来吗?”

神老笑吟吟的说:“不知道啊不知道,他那是什么脾气,他肯出来就不错了,让他来这里,困难的很啊。”

离梦缘也只能沉默。

魔殒阳回到自己的帐篷里,看到念归和墨夜坐在桌子旁,她走过去与沧若念归相对而坐,墨夜仍然充当人肉座垫。

魔殒阳莫名的盯着沧若念归,一双紫色的眸子流光溢彩。

“祸水,始创殿的人将在明天早上出发,你说,我们什么时候动身?”

沧若念归淡漠的说:“有人探路,何乐而不为?”

“探路啊!那就让他们去吧!”

两个人对视一眼,同时笑了笑。

第二天早上起来。

沧若念归就发现,整片营地里,已经有三分之一不见了,想来是在昨天晚上就进入失灵森林了。

沧若念归对着身旁的魔殒阳说:“我和墨夜不喜欢人多,就此别过。”

魔殒阳看着她掩在红色流纱下的容貌,模模糊糊,看不真切,就像她本人一样。

几天来也多多少少的知道了点她的性子,无奈之下,她说:“好。”

就这样,沧若念归辞别魔殒阳,和墨夜一起,走进了失灵森林。

步入失灵森林,古树苍天蔽日。

失灵森林位于羽族境内,这里的树,最低的几百米,最高的甚至可以达到几千米,树龄最小的几千,最大的甚至可以达到一亿岁。这里就好像是史前的森林,无论是哪一族的人在这片宏伟的森林面前都显得渺小。

这里使灵树的天堂,因为使灵树有着聚灵的能力,所以这里的灵气浓郁程度比诸天山有过之而不及,因此,羽族历代人才辈出,进入了七大种族之列。

也因其灵气太过于浓郁,所以成为了地狱蝶的生长蜕变之所。

短短不过几百年,就将这一带的灵气吸取一空,使得这里荒芜一片,也迫使着羽族不得不离开这片森林。

每迈出一步,脚下的白色树叶沙沙作响。

碎碎阳光,在光秃秃的枝桠之间普照而下,温暖而迷人。遒劲的树根突出地面,参差起伏,行走在树林里,就好像走在史前的巨大国度。

在踏入失灵森林的时候,念归和墨夜体内的灵力就开始飞速的流逝。

走着走着,念归就觉得不对劲。有一种直觉告诉她,他们前进的方向已经出现了偏差。越是往前走,这种感觉就越是强烈。

任何一名高手,都知道一定要学会相信直觉,因为直觉有时候可以救下你的小命。

现在就是这样,念归传音给墨夜。

“墨墨,停下。”

墨夜依言停下站在原地。

到底哪里不对了?

沧若念归疑惑的看向那些树木,又疑惑的向四周望去,那种幽冷的、不祥的感觉浮上心头,就感觉这绵延几千公里的森林,就好像是一头洪荒的巨兽,对着他们这些‘猎物’张开了森森巨口。

这是直觉,不是错觉。

在这片危机四伏的森林里,任何的事物都有可能使你丧命。

深吸一口气,念归再次看向四周,尤其是天空中的艳阳。

在她的印象里,一般的险境或是死境都是阴森森的,很少有这样明媚的阳光,但是在念归的印象里,是有这么一处险境,和这里一样有着湛蓝的天空和明媚的阳光。

亡灵坟冢,鬼吻花海。

安静、美好,却暗藏着最为恐怖的杀机,否极泰来,凶极呈祥。

她相信,一定是这阳光有问题,如果是这个样子的话,那么路线偏移的问题就很好解释了。

无论是哪个种族的人,都是眼睛靠着捕捉反射的光线来判断物体的位置,而这些树都是白色的,强烈的反光交织,导致了光线扭曲。看上去走的是一条直线,其实根本就是一直在细微的偏离原来的方向。

天知道要是一直偏离会偏离到什么地方。

这样下去,按照现在体内灵力流逝的速度,都不用再有什么险境了,只要将他们困在这片森林里时间长久一点,所有人都会耗尽灵力,被这片森林所吞噬。

沧若念归皱了皱眉头,现在不能靠眼睛了,可是灵魂探索她和墨夜两个人都做不到。

怎么办,总不能把这些树全都砍了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