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黑暗怜悯予生机,不食烟火俗世物
  • 沧若九城
  • 沧若念归
  • 4454字
  • 2014-08-09 16:53:26

几天之后,颠倒世界传来消息。

始创殿在沉寂多年之后,终于再次站出来,以强横的势力,和各大种族达成了协议。

在三个月后,共同在失灵森林外集合。

毕竟,失灵森林一行,太过于凶险,无论是哪个势力单独行动都有可能全军覆没,得不偿失的可能下,还会刺激地狱蝶的蜕变。所有人都想得到地狱蝶的茧,毕竟那凝聚了无数的灵力。

没有人希望看到地狱蝶蜕变完成,真正的打开两界通道,虽然只是传说却也不得不信。再说了,若是单独行动,就一定会让鬼族有机可乘,这也是各大种族的共识。

一起行动可以减少伤亡,只是那些巨头们,恐怕都是各怀鬼胎。

只不过有一点几乎是所有人的共识,那就是,得不到就毁掉。

地狱蝶这种东西,被任何人得到都会是一场劫难。

三个月后,也就到了这一年将尽的时候了。在荒古大陆,四季是四年一轮回的,一年一个季节。三个月后,恐怕就要开始热了。但是对于体凉的念归和墨夜,倒是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炎热的天气对于天生体凉的墨夜和念归两个人而言,倒不算什么。

失灵森林,地处七大种族中羽族的境遇内。

沧若念归刚刚踏入颠倒世界,玉奴就迎了过来。

“大人,我家大人正在北门等待着您,请和我来。”

玉奴带着墨夜和念归来到了北门,此时,一台轿子已经等待在那里。

轿子四面是铁壁一般的轿门,轿门都是由特殊的几种金属,经由冶金师的冶炼,可以隔绝九级一下的所有探测,还可以挡住八级的全力一击。黑色的轿门上刻着复杂至极的纹路,其上镶嵌着的上品灵精既是装饰又是阵法的阵点。

此时,轿子的三门都已经升了起来,只有一面打开,露出了里面那奢华的惊人的布置。

整个轿子的里面是由一种名叫使灵树的树心做成的。

使灵树,开白色的碎花。使灵树的树心蕴含着一种香味。长期闻,可以温养身体,再加上使灵树的树心可以聚灵,所以,使灵树的树心,几乎是有价无市的。

这个世界是有妖族的。在这个世界里,不光是兽可以修炼,花草树木也能。

上天是公平的,使灵树有这样的好处,就注定了它修炼极其缓慢。

别的树木修炼万年就可以化为人形,可能使灵树要修炼十万年乃至五十万年才能化成人形。

这种树木只在失灵森林内生长,失灵森林原名使灵森林,在地狱蝶没有出现的时候,那里是使灵树的天堂。那里灵气充裕,奇香四溢,是羽族的天堂。只是后来,那里的灵力流逝的特别厉害,而且只要是进入森林的生物都会被抽干灵气,消失无踪,因此才改名失灵森林。

颠倒世界的队伍,就是为了使灵树,才冒险进入失灵森里的,却无意间发现了地狱蝶。

而做成这轿子的使灵树树心,都是修为超过万年的。

轿子里还垫着北方冰蚕所吐的冰雪蚕丝,北方冰蚕全都是吃着雪莲成长的,他们的蚕丝延展性极其恐怖,而且冬暖夏凉,更是可以宁心静气。只是很少有人可以得到罢了!

远远地,魔殒阳就看到了念归,她伸出一只手,不停的挥舞着。

“祸水!祸水!这边!”

现在已经是傍晚,对于魔族来说,现在正是清晨,那少女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在夕阳下熠熠生辉,紫色的马尾辫在她身后不停的摇晃着。

墨夜抱着念归,走了过去。

轿门旁,靠着一个带着紫色面具的的男人。

念归带着疑惑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然后又看向魔殒阳。

魔殒阳笑着说:“他啊!在外面不敢露脸啊!藏头露尾,很可恶啊!”

听了魔殒阳的话,再看看这里少了的人,念归就是知道了,那个人,是魔殒华。

看这个样子,魔殒华是不准备用魔族的身份参加了,而是以颠倒世界之主的身份。

魔殒华看了眼念归,转身进了车轿,墨夜也抱着念归坐了上去。

魔殒阳意味不明的在他们身后看了一眼,伸手,在她旁边的暗怜伸手接过,扶了她一把,自己却站在下边。

魔殒阳回头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墨夜,说:“暗怜,你也上来吧!”

暗怜顿了顿,还是走上了车轿。

车内很宽敞,坐下十几个人没有任何问题。

轿厢里,墨夜抱着念归坐在左侧,魔殒华坐在车厢的最里端,魔殒阳坐在念归对面,也就是车厢的右侧。

车厢内密封的很好,车厢内的空气几乎没有,或者说是被抽干了。反正两个正统魔族,一个亚魔族护卫,一个不知种族与鬼族有关的少女,和一个带着骨面的没有生命气息的男子,这样的四个人貌似都不需要空气,只要体内的力量不枯竭,他们完全可以在真空下活下去。

取而代之的,是浓郁的灵气。车内完全的用上品灵精装饰,但是,就在车厢的厢顶处,一颗黑水晶一样的灵精,散发着柔和的光芒和波纹。

那是蕴含着黑暗属性的极品灵精。

每一块玉都有自己的名字,而每一块极品灵精也是。

玉是可以储物的,还可以吸收心魔,其内的灵气是没有属性的,各族人都可以吸收。而极品灵精是有属性的,极品灵精虽然不如玉珍贵,但是好的东西不一定是适合自己的,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从某种意义上而言,极品灵精的价值与玉是等同的。

这块极品灵精的名字,叫做魔牙之邪,是魔殒华闯进了魔族的一个秘境,在历经艰辛之后,他看到了一个魔兽的枯骨,这颗极品灵精,就在那魔兽的嘴中。

魔殒阳看向沧若念归:“祸水,怎么样,黑暗属性,习惯吗?”

沧若念归向她点了点头。

什么属性的力量对于她而言没什么,因为曼珠沙华会供应她血煞属性的灵力,也就是血煞之力。

外面的人看到几人都已经上轿了,就轻飘飘的抬起轿子,四个轿夫居然都有七级的修为。他们抬轿子,根本就不会有什么颠簸。至此,颠倒世界多年来积累的财富与势力,终于显露了冰山一角。

在这样柔和的环境里,念归在左侧的软榻上躺下,头枕在墨夜的大腿上,屈起身体,蜷缩成小小的一团,安静的闭上双眼小休。

对于魔族昼伏夜出的习惯,她真的表示很无爱,也明白了神族和魔族的战争了。

真是很无奈。

神族如果在白天进攻魔族,魔族的人都在休息,就好像在偷袭魔族一样,因为白天对于魔族来说是午夜,正是困倦的时候,而白天正是神族实力最强盛的时候。

要是魔族在晚上进攻神族,神族的人都在休息,就好像在偷袭神族一样,因为黑夜神族都在睡觉,真实熟睡的时候,而夜晚正是魔族实力最强盛的时候。

很矛盾,但是就是这个样子。

一个在光明中最强大的种族,另一个是在黑暗中最强大的种族,这么多年来你来我往的偷袭、战争,也使得两族已经势不两立了。

看到念归在休息,魔殒阳向自家的哥哥吐了吐舌头,嬉笑着指了指念归,又指了指自己的哥哥,戏谑之色尽显。

魔殒华随手将脸上的面具取下,白了魔殒阳一眼。

刚刚在外面戴上面具也是为了掩人耳目,现在就不用了。

魔殒阳笑了笑,柔若无骨的靠向坐在她旁边的暗怜,又冲着魔殒华笑了笑。

那意思很明显,就只有你是孤家寡人啊~

魔殒华却是看向了暗怜,暗怜此时已经换上了黑色的长袍,只因为魔殒阳的一句话,他就脱下了可以保命的黑鳞轻铠。只是可惜,他只是一个护卫,而且,是一个只能站在黑暗中默默守护的人。

而且,他还只是一个亚魔族,不是正统魔族。

魔族皇族是紫发紫眸,而正统魔族都是紫眸,发色则不定。但是,暗怜却是黑发黑眸,很像人类,但其实不然。他是正统魔族与一头黑暗魔龙的后裔,也就是亚魔族,或者也可以说是亚龙种。

只是龙族是妖族的皇族,他们的骄傲是不允许暗怜存在的,所以,暗怜就一直以亚魔族的身份生存在魔族。亚魔族不一定比魔族弱,相反,还很有可能取两家之长,变得更加强大,像是澜涛,她就是更加强大的亚魔族。只是很可惜,暗怜到现在也没有表现出太大的天赋。

暗怜看向靠在他身边的女孩,呵...

三百年了,她还是这个样子

记忆退回到当年他们相遇的时候。

黑夜里,在赌城的某一个角落,黑暗笼罩了所有。

就在那里,就是那个不起眼的地方,十几岁模样暗怜蜷缩在最不起眼的角落。完全看不到生的希望,甚至他从来不期盼能够看到月光。

他的人生是完全黑暗的,没有明天,没有未来。在这个纷乱的大陆上,他只是一个根本可有可无的生命,没有人会在意一个废物的死活。

就是那一天,那个小小的,只有三四岁模样的女孩站在他的面前。

他蜷缩在墙角刚好可以与她对视。

她冲他阳光的笑着,那样耀眼的笑容根本就不可能出现在魔族,这样一个充满了黑暗与强权的地方。

她说:“跟我走吧!”

他冷冷地看着她,黑白分明的瞳孔不带半分感情。

跟她走,做什么?

她说:“我带你活下去。”

只是这一句话,打动了他。

活下去,活下去?

活下去!

那个女孩,带着他来到了那个男人的面前,就是魔殒华。他才知道,那个小女孩,是魔族六王,已经活了几十年,只是因为魔族皇族生长周期缓慢,所以表面看才只有三四岁。

那个男人对他说:“想要跟在她身边,你自己先要活下去。”

对,活下去!

为了她活下去。

后来,无论是怎样的训练他都熬下来了,在她的护卫筛选中,他拼死咬破了他最后的对手的喉咙。

从那天起,他才知道,他有资格活下去了,和她一起,活下去。

暗怜抬头,刚好撞上魔殒华的视线。

他仍然很平静。

这场魔君之争,他绝对不允许有人伤害她,即使...

那个人是她的哥哥。

我的...主人。

时间在静谧中缓缓流淌。

当外面的人恭敬的禀告,说前面有一个小湖,问需不需要在那里休息一会。

魔殒阳无聊了一路,她马上就跳下了轿子,几步跑到湖水边。

轻轻的捧起清凉的湖水,微带冰凉的湖水拂过脸颊,此时正是第二天的午夜,他们已经在轿子里呆了一天。

念归刚到颠倒世界的时候,是晚春,三个月后,现在已经是盛夏了。

盛夏的燥热在湖水间洗净,幽幽月光更是清凉。

不错的景致。

魔殒阳兴奋的对着戴好面具之后才慢悠悠的下来的魔殒华说:“来点野味怎么样!”

魔殒华宠溺的点了点头。

那四个抬轿子的人在看到魔殒华的表示之后,两个又苦哈哈的去抓野味去了,两个又是砍柴又是生火。

当出去抓野味的人回来之后,四个人一起干净利落的开膛破肚,显然都是经常干这种事。

当云鳞甲兽——一种肉质特别鲜美的野兽的肋骨被架在篝火上,一种鲜美的香味四散而出。

微微撒上一点微澜草的粉末,阵阵现象让人食指大动。

即使不必吃东西也可以活下去,但是,那种被热热的食物温暖肺腑的感觉,是很美妙的。

魔殒华撕下一块肉,递到看着篝火发呆的念归面前。

念归不解的看向魔殒华。

魔殒华向她示意:“尝尝。”

念归低头看向自己面前的肉,微微有点犹豫。

一旁的魔殒阳看了,叫起来:“哇哦!祸水,你不会是没吃过吧!”

沧若念归摇了摇头,她,确实没有吃过食物。

魔殒阳一脸错愕的看向沧若念归,一般修炼的人确实很少吃东西,但是也不代表没有吃过啊!

天啊!

这是哪来的奇葩?!

“那祸水你真的要试试了,不食人间烟火也不至于此吧!”

念归再次看了一眼面前被烤的金黄色的肉,再次犹豫了一下,伸出手。

然后,念归的手,就被墨夜的手包裹住了。

墨夜空出另一只手,接过了烤肉,递到了念归的嘴边。

明显的,墨夜不想那烤肉上的油弄脏了念归的手,又不希望念归直接就着魔殒华的手吃,就自己接过来喂她。

魔殒华仍然笑着,只是嘴角处有着一抹僵硬,越看越觉得这样的画面,有点刺眼啊!

魔殒阳看着自家哥哥的表现,识趣的没有再开口。

之后的这一路,都在这种有点僵硬的氛围中度过。

在即将到达失灵森林的时候,魔殒华就换到了另一辆轿子上,和魔殒阳分路而行了。

毕竟,魔族六王和颠倒世界之主走的太近,不是什么好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