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紫翼轻狂九天中,凌空傲然俯苍生
  • 沧若九城
  • 沧若念归
  • 4137字
  • 2014-08-08 19:22:17

玉奴在拍卖台上僵硬了整整三秒,才恢复过来,勉强挂上笑容说道:“第四件宝物,黑鳞鞭。黑鳞鞭是一件七级灵器,取材自黑鳞巨蟒。众所周知,黑鳞巨蟒只有七寸之处的鳞甲最为坚硬,因此黑鳞巨蟒几乎没有致命弱点,所以极难捕捉。只有从活着的黑鳞巨蟒身上剥离的鳞甲才有灵性,才可以做灵器。其七寸处的鳞甲可做轻铠,其尾部的鳞甲因其锋芒内敛不适合做兵器,却因其韧性更高而被做成黑鳞鞭。”

“黑鳞鞭起拍价五百,每次加价不少于一百。”

玉奴的话音已落,只是加价的人不多。

一个是因为鞭这种东西很少有人使用,一是因为很难控制,二是因为在战场上没有什么太大的杀伤性。

零号包厢内。

魔殒阳看向自己的哥哥,嘿嘿笑道:“嘿嘿...哥~,哥~”

魔殒华瞥了她一眼,有几分无奈的说:“得了,别叫了。这黑鳞鞭是给你的,这个的,你不是一直嚷嚷着没有合手的兵器吗?这个合适了吧!”

“嗯嗯,合适,合适。只是,哥,你可不可以以透露一点,就一点小小的秘密啊!”

魔殒华倒是施施然的说:“一个灵鞭,人家都看不上眼的东西,能有什么秘密?”

魔殒阳立即表示了对魔殒华的鄙视:“没有秘密,你骗鬼呢?暗怜的轻铠就是用黑鳞巨蟒的七寸鳞甲做成的。本来制造之初也没报多大希望,结果制造完了却出现了令人惊讶的属性。既然这是你给你亲亲的妹妹的武器,怎么会没有秘密呢?”

一直安静的看着拍卖的沧若念归忽然说道:“黑鳞巨蟒只能制作七级灵器。七寸蛇鳞在冶炼完成的时候,有几率出现极品属性,也就是在遇到致命一击的时候,有一半的几率可以无视。而尾部鳞片,有几率出现无限延展的属性。韧性极强的尾部鳞片,可以延展到你无法想象的地步。”

魔殒阳愣了一下,随后惊喜的问道:“真的吗?真的吗?”

嘴里这样问,其实心里已经信了。因为暗怜身上的铠甲一样只有七级,而且做了要有上千套铠甲才出了这么一件极品属性,而且那上千套铠甲清一色只有七级。这黑鳞鞭一定有不寻常之处,否则她腹黑的大哥绝对不会给她。

魔殒华默默地看了一眼沧若念归:“沧若阁下,你这样早的告诉她就没有悬念了。”

沧若念归回头,凉凉的说:“你要坑的是别人,又不是你妹妹,告诉她又怎么样。”

魔殒阳此时开心的笑的已经不知道南北了,她说:“哥~,这个你真的给我。”

魔殒华幽幽的说:“不是给,是你买...”

魔殒阳当即鄙视的说:“你这个奸商。”

最后,魔殒阳以两千八的价格拍下了黑鳞鞭。

她颇有些心疼的说:“我的灵精啊!我的钱钱~”

她这么一说,其他人也就这么一听。

魔族六王,坐拥魔族封疆,要是没有这点钱,就绝对是笑话。

是非殿里,玉奴已经在拍卖第五件宝物了。

一个黑色的笼子出现在拍卖台上,笼子里,一头有着紫色羽翼的苍鹰,傲然站立。

红色的双爪,扬起的头颅,桀骜不驯的双眼,即使被束缚也依旧孤傲,蔑视天下,凌驾于苍生之上,只在天空中翱翔,那是一种骄傲到了骨子里的沧桑。

不知道为什么,沧若念归在看到紫翼鹰的那个瞬间,内心的某个角落被触动。

作为妖族,乃至这个世界上最孤傲的种族,它们翱翔于天空之上,鹰啸九天,鹰击长空。那种难以言喻的骄傲,那种不可一世的张狂,紫翼鹰将它们演绎的淋漓尽致。

它们是锐利的鹰,是不屈的灵魂,有着绝对的孤傲。

这就是紫翼鹰啊!

沧若念归不知为何被它打动,她只知道,这样的紫翼鹰,应该在苍穹中恣意翱翔,绝对不应该被囚禁。任何一个有野心,向往自由的人都会喜欢它。因为它太华美,太孤傲。

那份义无反顾的决绝,足以让任何一个野心家折服。

零号包厢内,沧若念归看向魔殒华:“我应该可以不付出任何代价的拿走一样拍卖品吧!”

魔殒华笑笑:“这是当然的,因为这是我输给你的赌注。”

“我想要紫翼鹰。”

魔殒华有点意外的说:“你确定,你要带走紫翼鹰?”

“没错。”

“你不再考虑考虑吗?第七件神秘的宝物,我可以告诉你的是,它和鬼族有关。”

“不必了。”

沧若念归拒绝了魔殒华的好意,她知道,那所谓的赌注其实只是卖给她,或者说是鬼族的人情。只是,很可惜,沧若念归对于鬼族根本就不怎么了解,而且她不是鬼族,就算那个宝物对于鬼族多么重要,也与她无关。

魔殒华只得答应。

他叫了一个穿着白色旗袍的侍女过来,去通知玉奴。

拍卖台上,当人们还在欣赏紫翼鹰的时候,玉奴看见远处,白色旗袍的侍女对她打了手势。

玉奴客气的说道:“各位大人,非常抱歉,这紫翼鹰已经被人拍下来了。”

什么?!

现场的抗议声逐渐大了起来。

“颠倒世界什么意思,既然已经被拍下来了,为什么还要拿到拍卖台上去?”

“真是的,暗箱操作也不用这么明显!”

“为什么...”

对此,玉奴倒是仍然端庄,耐心的解释着:“是一位匿名的大人开出了颠倒世界无法拒绝的价码,就如同圣女殿下一样。所以,各位大人,得罪了。”

玉奴的话不卑不抗,还捎带着点了一下始创殿。

众人马上就熄声了,圣女刚刚以强势的手段夺得两件宝物,还砸了一件。如果他们再说一句话,就是对圣女不敬,讽刺圣女以权压人。没人敢得罪始创殿,至少是非殿里的人不敢,在这个节骨眼,多说一句话就可能遭到灭顶之灾。

就这样,紫翼鹰被沧若念归拿下。

第六件宝物,星图,传说中包含诸天星辰的卷轴,传说得到它的人,只要有缘有悟性,无论是灵魂还是生命都可以得到升华。

沧若念归依旧只是旁观,因为印象里,那个卷轴是染白的,染白也说过,一切凭命运,随缘。这卷轴在她手里无用,而有缘得到它的,有缘参悟它的,都是命运,无需插手。

起拍价八百,最后被一个名叫婆娑的男子以一万的价格买下,

而其间,离梦缘也曾经竞价过,只是后来在得知是婆娑想买这幅卷轴的时候,她就没有再竞价了。

随后,拍卖台上所有的灯光敛去,黑暗笼罩了整个是非殿。

众人都很惊讶,这是要干什么?

光芒,从玉奴的脚下放射而出。

黑色宫装飘扬而起,划出亚色的弧度。

玉奴清越的声音响彻全场:“最后一件宝物,也是颠倒世界没有对外公布的一件宝物。这件宝物,将会改写这个天地的历史与命运。”

全场的人屏息凝神,前六件宝物就已经那么的震撼人心,那么,最后一件宝物又将是什么。

“失灵森林——地狱蝶的噩梦。”

什么!

居然是地狱蝶?

一号包厢内,离梦缘激动的站起身,双眼中布满阴霾。

地狱蝶,地狱蝶现世了?

这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真的存在地狱蝶?

玉奴仍然继续说着:“是的,就是地狱蝶,地狱蝶带来的噩梦。大概是半年以前,颠倒世界的一只队伍为了采集一种特殊的非常珍贵的木材,不得已进入了失灵森林。

众所周知,失灵森林内没有灵气,也没有什么生物可以在那里生存,那里不存在任何的力量。我们体内的灵力在踏进失灵森林之后就会开始流逝,就算是灵精的补充也远远赶不上流逝的速度,一旦我们的灵力消耗殆尽,我们的死期也就到了。”

“我们要的木材只在失灵森林的中部,可是那支强悍的队伍在牺牲了很多人之后,莫名其妙的迷路了,后来,在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之后,终于,他们看到了一个大茧。大茧就像是心脏一样在勃勃脉动,那支队伍的人在看到那个大茧之后,全身的力量在瞬间抽空,瞬间死去。

只有一个咒术师,他用他诡异的咒术,留下了最后的线索,将他们生前所见,传回了颠倒世界。颠倒世界在得知此事之后,在吾主翻阅上古书籍之时,终于发现,那吸干了整片森林的大茧,居然是正在蜕变的地狱蝶。

颠倒世界虽然重利,但是也明白,地狱蝶可以打开冥狱的大门,可以引领传说中的冥族来到荒古。当然这只是传说,但攸关荒古和各位的生死存亡。颠倒世界不敢隐瞒,今日,将这个消息放出,共享给大家。”

一号包厢,离梦缘冷冷的看了玉奴一眼,转身,离开了。

她必须将这件事通知帝君,并且请示他要怎么做。

沧若念归到是愣了愣,阎君这么多年来,等的就是这个吗?

在场的很多人都惊讶得无以复加。

不光如此,还传说地狱蝶所在之处,就一定会吸干周围的灵气,制造出无数险恶的秘境。只不过,谁要是能在地狱蝶蜕变之前找到它,就可以得到地狱蝶所凝结的所有灵力,当然,前提是你能在地狱蝶的吞噬下活下来。

这也是几乎疯狂的**。

地狱蝶吸干了整片森林的灵力,那将是绝对的天材地宝。

很多人陆陆续续的离开了,毕竟拍卖已经结束。

零号包厢。

玉奴推门而入,她的手中提着关有紫翼鹰的笼子。

墨夜抱着念归站起身,接过笼子,准备离开。

魔殒阳也站起来,问道:“祸水,不和我们一起去失灵森林吗?”

沧若念归想了想,还是答应了。

虽然地狱蝶没有她什么事,但是,毕竟这是阎君想要的东西,阎君也算是对她有恩,毕竟他给了她境界上的指引,而且对她很好,对她好的人她都会记得。

而且...

她要的是地狱蝶现世,而不是地狱蝶茧被什么人得到。

她要的,是天下大乱,是毁灭,是复仇...

离开了颠倒世界之后,两人来到了一片空地上。

念归从墨夜的身上飘飞而起,将笼子放在了地上。笼子中的紫翼鹰在这个过程中看都没有看她一眼。

沧若念归倒是不在意,她只是奇怪,这么孤傲的紫翼鹰,魔殒华是怎么抓到的。

念归仰望天空,此时已经是早上了,从午夜开始的拍卖会进行了半个晚上。

湛蓝的天空一望无际,阳光透射出温暖炽热的光线,炫目迷人。

真美!

真的很透彻,天空的高远在阳光的映衬下表现的淋漓尽致。

沧若念归解开了笼子上的禁制,打开了笼子的门。

一直孤傲的的紫翼鹰,微微低头看了一眼念归,紫色的羽翼展开,流光溢彩。

振翅而飞,清越的鹰啼声响彻九霄,干净、清亮,没有半分杂音。

疾飞、俯冲,搏击长空,就好像那紫色的羽翼可以切割空气,切割一切的束缚与阻碍。

飞吧!飞吧!

这是搏击长空的孤傲,更是恣意翱翔的自由。

试问天下,又有多少人,能像这紫翼鹰一样,在无尽深蓝的天空下,疯狂的飞翔?

不畏惧暴风,不畏惧阴云,因为在起飞的那一刻就将一切抛诸脑后。

紫翼鹰从天空中俯冲而下,擦着念归的脸颊掠过,再次盘旋而上,在湛蓝的天幕下化为一个黑点,直至消失不见。

沧若念归的眼角,掠过那飘飞的紫色羽翼。

绚烂,凶厉,美的无与伦比。

紫翼鹰身上的,就是那种让任何有野心的人都向往的无所畏惧与一往直前。

或许沧若念归最后选择她,就是因为触动吧!

她也想像紫翼鹰一样狂野,像它一样恣意翱翔。

只是,她终究不是它,她能给它的,也或许只有这一刻的自由。

去吧!

就算蓝天也无法阻挡你的羽翼。

飞吧!

无所畏惧,鹰击长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