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圣女强势摔玉碎,古罗门氏旧日怨
  • 沧若九城
  • 沧若念归
  • 4345字
  • 2014-08-07 19:16:39

外面,玉奴拿出了第二件宝物。

泼墨山水图。

一个宣纸的卷轴漂浮在灯光里,卷轴展开,徐徐释放出光芒。光芒很柔和,却让所有人的恍惚了一下。

这种东西,并不适合几人间的战斗,它适合战役。

你想,要是几百万人忽然被卷进泼墨山水图里,而且失去了理智自相残杀,会是什么样的场景。

零号包厢里。

魔殒华仍然老神在在的看着。

魔殒阳拿起面前桌子上的一个果子,随手扔向魔殒华:“哥,说说吧!这幅画有什么玄机?”

魔殒华伸手接过了果子,咬了一口,摆出了一副‘我是无辜的’的样子。

魔殒阳没好气的道:“得了吧!要真是好东西,你会拿出来拍卖,这幅画应该也是有漏洞的吧!”

沧若念归也看向魔殒华,显然是赞同魔殒阳的观点。

魔殒华有点无奈的说:“是啊!是有漏洞,就是这幅画敌我不分。一旦使用,连发起者都会失去理智。不过要破除也简单,只要有一个足够强力的人杀了发起者就可以了,在乱战之下,死人就是很容易的。”

魔殒阳道:“那这么说,这幅画是废柴了。”

魔殒华答道:“那倒不一定,如果有人神通广大的能抵抗这种迷乱属性的东西,估计这就变成一个大杀器了。只是,抗拒迷乱属性,谈何容易。”

外面的玉奴可并没有解释这些,而是直接开始拍卖:“这幅画起价三百,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一百。”

最终,这幅画以六千五百的价格成交,拍得的,是一个匿名的男子。

第三件宝物青蓝玉。

青蓝玉出现的一瞬间,现场迎来了第二场**。

默默荧光与青蓝玉自身的青蓝色光芒交相辉映。

玉奴倒也干净利落,直接说道:“青蓝玉,上品,起拍价一千,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一百。”

“三千。”

“五千。”

“一万。”

...

就像钱已经不是钱了一样,所有的人,包括包厢中的人都在疯狂的竞拍。

只有零号包厢中,几个人悠闲依旧。

沧若念归凭她的眼力,还有气息的牵引,她很快感受到了,那块青蓝玉上附着着很难感受到的心魔的气息。玉可以吞噬心魔,但是一旦得到了已经吞噬了心魔的玉,不属于自己的心魔就会瞬间反噬。

魔殒华不是善类,他不会将完美无缺的宝物拿出来拍卖,任何一个有脑子的强者都不会。

各大神秘势力已经开始竞价。

“五万。”

说出这句话的是一个男孩子,声音很稚嫩,估计表面年龄超不过十三岁,至于具体年龄吗,咳咳,这个不成正比。

零号包厢。

魔殒华饶有兴趣的说道:“荒古大陆上第一财阀,古罗门氏的小少主,古罗门彦。啧啧,听说古罗彦有一个大哥古罗门轩,自小古罗门彦就很敬重他。只不过古罗门轩走火入魔,被心魔吞噬,至今仍在封印中。看这样子,这位小少主是为了他哥来的啊!”

沧若念归只是意味不明的搭了一句:“可是却害了自己最敬重的人...”

随后转头看向魔殒华:“你就不怕他发现之后找你拼命?”

魔殒华颇有深意的摇了摇头:“要拼命,也轮不到我。”

果然...

就在魔殒华话音刚落,一号包厢内,离梦缘的声音传出。

“六万。”

魔殒华一脸果然如此的表情,暗紫色的睫毛扇动,嘴角勾起的弧度邪肆惑人,整个人坐在雕花木椅上,乍看之下邪肆的惊人,居然比魔殒阳还要妖魅惑人。

魔殒华悠悠然的说:“古罗门氏与始创殿有着交易,始创殿再怎么不食烟火,却也要活着,而且,宝物钱财,更能笼络人心。古罗门氏就是这样与始创殿合作,崛起的。崛起之后,古罗门轩更是成为了古罗门氏新一代的领军人物。

很可惜啊!古罗门轩并不赞成圣女强硬的手腕,而且始创殿一直剥削古罗门氏。古罗门轩作为这一代的少主,自然心中不满。可是,圣女离梦缘的心灵咒术其中有一项就是,可以读心。圣女得知古罗门氏的抵触之后,就逼迫古罗门轩宣誓自此古罗门氏作为奴仆,永世效忠。”

“古罗门轩宁死不屈,他设计使古罗门氏脱离了束缚,有了今日第一财阀的地位。只是古罗门轩却被圣女在灵魂中植入了心魔,后来在修炼中‘意外’的走火入魔,就被封印了。

你觉得,圣女会放过背叛了的古罗门氏吗?

青蓝玉可能治好古罗门轩,依照圣女那样分毫不让的性格,她一定会出来阻拦的。

圣女这次来就是为了给各大势力一个威慑的,她一定会拿下所有有价值的东西。刚刚的泼墨山水图她之所以没有竞价,就是因为她觉得不值得。怎么说古罗门氏也是天下第一大财阀,和他们竞价,就要有钱喽!”

“可是...”沧若念归问道,“如果圣女没来呢?”

坐在一旁的魔殒阳不由得开口:“所以才说,三级殿堂该有此劫,就算祸水不动手,哥哥也会动手的。

要是圣女还不来,哥哥就只好以天价拍下这玉,反正这颠倒世界是哥哥开的,叫一个天价也不用给钱。拍下来后,哥哥再以颠倒世界之主的身份面见古罗门氏,言明这青蓝玉已经是有心魔的了,只是当时没发现,等发现的时候已经在拍卖台上了。为了不害了古罗门轩,无奈之下只好自己拍下,然后道歉。

里子外子都给古罗门氏做全了,就算怀疑也让古罗门氏挑不出什么,没准因为哥哥的‘歉意’,两家再达成个什么交易,稳赚不赔。”

“要是这玉落到了别人的手里就可以挑起两家矛盾,还可以阴得到的人一把。到时候只要稍微推波助澜,得到的人也只会以为是古罗门氏干的,没颠倒世界半毛钱关系,更没哥哥的干系。到时候,颠倒世界可以交好其中一方,也可以渔翁得利。

要是阴谋败露,颠倒世界也不怕他古罗门氏。”

魔殒华将双脚搭在桌子上,身体后仰,面向房顶,状似随意的说:“让古罗门氏与始创殿的矛盾激化,交好古罗门氏,甚至可以挑起古罗门氏与某个势力的矛盾,一举三得。成本又低,只有一块有心魔的青蓝玉,代价又小,甚至还可以得到不菲的利益,那拍卖的灵精就够多的了。要是能交好古罗门氏,还会有更大的利益。堪称完美的阴谋,我何乐而不为呢?呵...”

沧若念归凉凉的勾起嘴角,这才是阴谋家的本色呐!

一诡一隐一邪肆,一狠一狂一傲娇。

魔族的六位王,究竟是谁能登上魔君之位呢?

是非殿中,古罗门彦不得已只好再次叫价。

“六万一千。”

圣女的声音中平添几抹戏谑之意:“六万两千。”

古罗门彦稚嫩的声音中隐隐的已经有了怒意:“六万五千。”

圣女冷笑着:“七万。”

“彦少主,我想我们也不用竞价了吧,不值得。而且古罗门氏已经疯了一位少主,想来是不想再疯一位了。”

威胁,**裸的威胁。

离梦缘的意思,就是,这青蓝玉我是不会给你们的,你们要是还想竞价,就别怪我对古罗门彦做些什么了。

六号包厢中,随行的古罗门氏的人的脸全都阴沉了下来,坐在软座上的十三四岁的俊美少年已经快要咬碎了一口银牙。

古罗门彦刚想开口,随行的古罗门氏的人就不由得劝道:“彦少主,三思啊!古罗门氏这一代只有彦少主和轩少主有能力继承古罗门氏,轩少主已经被始创殿害了,彦少主要是再出了什么事,这不是要了老家主的命吗!”

古罗门彦阴郁的说:“我和轩哥哥虽然是同父异母,可是轩哥哥从小就疼爱我,而今我无能报仇,却连救他都救不了。”

古罗门氏的一位宿老也叹息一声,只能劝道:“彦少主,可是你要是出了什么事,就算救回了轩少主,你又要我等,怎么跟他交代啊!来日方长,来日方长啊!”

另一位也说:“是啊!今日有青蓝玉,来日就有紫罗兰玉、羊脂玉,总是可以救下轩少主的。”

古罗门彦恨恨的盯向一号包厢的荧光墙壁,恨不得能将里面的人千刀万剐:“哼!哥哥命大,即使是被离梦缘害了,不也没死吗?走火入魔又怎么样,只要没死我就一定要救他。今日我认了,来日...方长!”

古罗门彦随即扬声道:“圣女殿下想要青蓝玉,古罗门彦也就认了。”

“呵呵...哈!”

没想到,听了这话的离梦缘居然大笑了起来。

接着,那荧光墙壁上忽然荡漾开类似于水的波纹,离梦缘就从中走了出来。

她就在虚空中,一步一步居高临下的走向了玉奴。

高傲、美丽。

金色的裙摆在半空中乱舞。

无视了玉奴,伸手,握住了漂浮在拍卖台上的青蓝玉,将手遥遥伸向六号包厢。

泛着七彩色的眸子即使是是非殿的黑暗也无法掩盖其半分的光彩,只是此时却无端端的蒙上了一层灰色。

她冲着六号包厢的方向,高高的抬起手,纤长的玉臂在黑暗中划出美丽的弧度。然后,她手中的青蓝玉重重的摔下。

刺耳的碎裂声在这是非殿里回荡着。

六号包厢里,看到这一幕,古罗门彦只觉得一股怒气充斥在胸口,不由得想要站起来,冲出去。只是却被几位宿老给摁住了,尽管他们也已经气得浑身发抖,却还是不得不保持理智。

古罗门彦稚嫩的脸此时气的涨红,心中涌起无限的怒意。

离梦缘只是看着六号包厢讽刺一笑,狂妄的开口:“很可惜,本圣女,不想要这青蓝玉。”

玉奴站在离梦缘的身边,仍然很好的保持着她的端庄,只是嘴角处,有几分僵硬。

她说:“圣女殿下,这...”

离梦缘俯视一般的看向玉奴:“这什么,既然古罗门氏不要,这青蓝玉不就是本圣女的了么。本圣女想不要就不要,想摔就摔,再说了,你是什么东西,不过是一个出来卖的。就是你主子在这里,本圣女,也是照砸不误。”

随后,她又俯视一般的看向全场,绝美一笑,却让全场的人激灵灵的打了个寒颤。

这就是得罪始创殿的下场,就算他古罗门氏是天下第一财阀,不也照样被欺辱也连个屁都不敢放吗!价值七万上品灵精的东西,圣女说砸就砸。

服又怎么样,不服又怎么样。

我从来就没有把你们看在眼里。

到底是始创殿啊!

到底是权势滔天的始创殿啊!

玉奴倒是仍然端庄,只是僵硬的回答道:“奴家确实是出来卖的,确实是出来卖东西的。既然这青蓝玉圣女殿下已经砸了,那就付灵精吧!”

只是离梦缘洒然一笑,讽刺之极的俯视着玉奴:“我为什么要付,拍卖吗,不是得拿到东西,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呀!这青蓝玉我没拿到,我为什么要付钱?”

玉奴的语气明显的带了些许怒意:“只是这东西,却是殿下在众目睽睽之下砸的呀!”

圣女轻蔑拍了拍玉奴的脸蛋,然后拿出手帕擦了擦手,随手将手帕丢在玉奴脸上:“是啊!确实是我砸的,要不,我赔你。赔你,起拍价,一千上品灵精?不,每次加价至少一百,才能拍下来。这样吧,赔你两千,剩下的九百,当你的卖身费!”

玉奴不动声色的将手帕扔到地上,双脚踩了上去。

“可是,圣女殿下,这是竞拍。”

“呵...哈哈哈...”

离梦缘大笑几声,转身,一只手扬起,暗金色的宫装长袖划出一道猖狂的痕迹。

“对,拍卖!你们,有谁要和我竞拍吗?”

是非殿内一片静默。

包厢内也一片静默。

没有人搭话。

是非殿内,没有人敢搭话是不敢,包厢内是明哲保身。

始创殿也沉寂了这么多年,这次圣女的强势,对于蠢蠢欲动的各大种族也是一个威慑。若不是今日的圣女,恐怕他们都已经快要忘记了始创殿的强势了。

离梦缘满意的回头看向玉奴,还想拍拍玉奴的脸,结果伸到一半就缩回去了。喃喃自语道:“没手帕了...”

然后大声说:“两千灵精,我会送到。”

说完,她潇洒的转身就走回了一号包厢。

-------------题外话-------------

红晶壁可以参考切片的西瓜,紫美人可以参考葡萄,紫醉可以参考葡萄酒。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