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朱凌剧毒无为计,紫醉自醉美人心
  • 沧若九城
  • 沧若念归
  • 4494字
  • 2014-08-06 18:54:07

闻言,魔殒阳撑起一个大大的笑容:“毒、药,怎么会有毒、药呢?那可是朱凌砂,他们抢都来不及呢!”

念归不置可否的说:“是吗?”

魔殒阳站起身,走到念归身边,一屁股坐下,本来她想再坐的离念归近一点。但是,碍于浑身上下一直都在散发抗拒气息的墨夜也就只好坐在那里。

“哎!你已经看出来了啊!”

念归没有说话而是看向那些正在竞价的人。

傻瓜,既然朱凌砂现世,如果是没有问题的,怎么还会有人拿出来拍卖呢?

魔殒华可不是傻子。

朱凌砂不论是被谁拍下,都一定会用在天赋惊人或是快要进阶的人身上。如此一来,就可以除掉一个有威胁或是未来有威胁的人。

真是的,这根本就是毒、药啊!

这从附赠使用秘法上来看就可以看出啊!

朱凌砂那么有名的东西,使用的秘法就算没到人尽皆知,也只要稍微调查就可以知道了。既然如此,那就更难不倒那些拿到朱凌砂的大家族了。那为什么还要附赠使用的秘法。

这只能说明,是那个朱凌砂有问题。因为在秘法上动手脚太容易被发现,这要是传出去,无论是报复还是影响,颠倒世界都承受不了。

所以,这样来说,那个朱凌砂肯定有问题。

不。

沧若念归回头看了一眼从拍卖开始就一直坐在那里,似笑非笑的魔殒华。

按照他的性子,很有可能,秘法和那个朱凌砂,都有问题。

似乎是感受到念归的注视,魔殒华忽然开口,带着些戏谑。

“那个朱凌砂是真的,只不过在拿到的时候就已经被污染了。朱凌砂的使用方法,也确实是真的。只要按照我给出的秘法,就可以安全的使用朱凌砂。

只不过,使用的那段日子里,通过朱凌砂所吸收的灵气,会变得不易控制,他的主人或许感受不到。但是这会成为埋在他身体深处的隐患,他会因为这个隐患,这辈子都别想登顶。

而如果有的人自作聪明的用普通的方法来使用被污染的朱凌砂,那么朱凌砂就会变成你所说的**。让那个人在三个月间丧命。这样的话,即使丧命的那个人的亲人来报复颠倒世界也没有理由。谁让他自作聪明的没有使用秘术呢!

所以...”

魔殒华的话还没有说完,魔殒阳就抢着接了下去,只是她脸上的笑容越发的灿烂,灿烂的让人心寒。

“所以,无论怎么走,都是死局。买下朱凌砂的人,就像是为自己买回了一张冥狱的请柬。”

沧若念归的视线再次移回是非殿,此时朱凌砂的叫价已经超过了十万。

她像是喃喃自语的开口:“冥狱的请柬...吗?要是他们买回去却没有使用呢?”

魔殒华自信的接口道:“不可能。你看看他们现在贪婪狂热的表现,怎么可能不会使用呢?”

“那如果有人在这个死局中活下来了呢?你不是得不偿失?”

魔殒华倒是无所谓的耸了耸肩:“那也只能是他的造化喽!羡慕不来的呀!”

说着,他伸手从桌子上拿了一个茶色水晶的瓶子,瓶子里装着些什么。他又拿出了几个用荧光水晶做的高脚杯,将瓶子里的液体倒出来。顿时,一种难以言语的醉人气息弥漫开来。

“哇!”魔殒阳在闻到这个味道之后,就忽然从墨夜身边跳起来,从桌上抢了一杯,抬头灌了下去。

魔殒华暗紫色的眸瞳流光溢彩,杯子里的液体在荧光水晶的映衬下呈现出紫色,就好像他的眼瞳,醉人心魂。

他拿出一杯递给念归,说:“喝吗?”

沧若念归还没有回答,魔殒阳却迫不及待的说:“要喝要喝一定要喝!哎,祸水,这可是我三哥的独家秘藏,上好的紫醉哦!平常我连一滴都喝不到呢!虽然不愿意,但还是不得不承认我三哥是魔族,哦不,是整个荒古最好的酿酒师哦!”

沧若念归默然,看向伸到自己面前的手中的酒杯。

紫美人酿造的紫醉吗?上好的佳酿。紫醉与自醉谐音,说的就是这酒的醉人风味。

微微犹豫了一下,沧若念归还是结果了酒,微微抿了一下。

紫美人的味道在舌蕾间蔓延开来,紫美人也是灵果之一,虽然不及红晶璧的药用价值,却因为它的所酿造紫醉的迷人风味而闻名于世。

不得不说,真的很好喝。

到底是好酒,怪不得像魔殒阳那样傲娇的人都是那样的赞不绝口呢!真让人有种想要一醉方休的冲动。

念归品的是酒,可是在魔殒华眼里,那苍白的唇瓣被紫醉染上点点光芒,整张脸在荧光水晶映衬出的紫色光芒中平添几抹魅惑。

真美,魔殒华不由得在心中再次感叹。

魔殒阳却注意到了自家兄长的视线,心中再次哀嚎一声,真是的,她家兄长看来真是栽了啊!怪不得他会拿紫醉出来,以前的他,可是很少拿酒出来的呀!

啧啧。

在心中感叹两声,魔殒阳似乎是才想起来什么,向房间角落的阴影处喊道:“暗怜,你也过来吧!有紫醉的哟!”

黑暗的阴影中,一身漆黑紧身轻铠的男子走了出来。

沧若念归仍然小口小口的抿着酒,丝毫不惊讶。

两次和魔族兄妹见面,这个人就一直在阴暗中。

黑色的长发,黑色的眼眸,黑色的唇瓣,漆黑的轻铠,黑色的面具几乎封闭了他整个脸,这个人浑身上下都找不到半点杂色。

黑色与黑暗的联系,在这个男人的身上表现的淋漓尽致。

黑的可怖。

沧若念归只是抬头看了一眼,就再次低下头,看着自己手中的酒杯。微微转动酒杯,晶莹剔透的紫醉微微泛起涟漪。

暗怜吗?

黑暗的怜悯。

暗怜从阴暗中走出,紧身的轻甲恰到好处的衬出他修长的身材。

他走到魔殒阳面前,单膝跪下,开口:“主人。”

他的出现,就连目光一直在是非殿内的魔殒华都回头看了一眼。

魔殒阳没有理跪在地上的暗怜,而是看向沧若念归。

“祸水,他是哥哥给我的护卫,已经跟了我三百年了呢!”

沧若念归头都没有抬一下,只是淡淡的道:“嗯。”

魔殒阳表面上看起来是十四五岁的少女,其实她已经活了大概三百多年了。看来这个暗怜几乎是从小到大一直跟着她的啊!

看到沧若念归这样的表现,魔殒阳笑了笑,对暗怜开口:“过来,坐。”

暗怜依言向她走过去,在过程中,暗怜的目光不其然的与墨夜相撞。

一双像极了人类的黑瞳,一双诡异的墨色加冥蓝色的眼眸,隔着一张漆黑的假面与惨白的骨面相撞。

两双不一样的眼睛中,却有着太多一样的东西。

那是同样身为守护者的执着、忠诚与决绝,还有,近乎完全相同的无奈。

暗怜走过去,安静没有半点生息的坐下。然后,魔殒阳居然也直接坐在了他的腿上。

暗怜的身影轻易可见的在一瞬间僵硬紧绷。

魔殒阳对嘟囔了一声:“暗怜,铠甲太硬了啦,下回换长袍,那样舒服多了!”

一直盯着酒杯的沧若念归不由得勾起了唇角。

这个六王,傲娇之名绝对附实。

旁边的魔殒华似乎也微不可查的摇了摇头,表达了他对于这个妹妹的宠溺和无奈。

场外还在叫价,价格已经叫到了八千六,现在的价格都是在一百一百的往上加。

与此同时,包厢中的人终于有了动静。

一号包厢幽幽的传出了一个女声:“一万。”

听到这个声音,是非殿里,包括包厢中都有一瞬间的静默。

大家看不见一号包厢内的情景,但是凡是有头有脸的,有点关系的人绝对认得这个声音。

圣女,离梦缘。

她居然也来了颠倒世界。

是非殿里的人都不敢报价了,因为他们还没有做好因为朱凌砂而与始创殿为敌的心理准备,而且,这位圣女执掌的裁决神殿出了名的狠辣,圣女本人也不是好惹的。

“呵呵...”

离梦缘似乎是感觉到了大家对于她的忌惮,轻笑了两声,像是解释一样的开口。

“几天前,赌城的三级殿堂被人屠杀了,而且干净利落,让我们始创殿的人半个不是也挑不出来。啧啧...不容易了。本圣女听闻这赌城的颠倒世界拍卖的好东西不少,也就顺道来看看。”

离梦缘这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颠倒世界为了这一次的拍卖,屠杀了三级殿堂,而且做得是干净利落,找不到半点线索。所以,圣女这就是来报复来了。

是非殿内的人们一时间人人自危,只是包厢之中却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

一来这荧光水晶隔绝性并不好,那些真正有实力又有势力的人早就知道每个包厢里有些什么人,是什么身份了。

再来,就算知道了又能怎么样。

这么多年来,各族也是阳奉阴违。始创殿确实强大,但是也不能完全保证能将包厢里的某一个势力真正的连根拔起,一点余孽也不留下。

说真的,包厢里的人忌惮始创殿,但却不是真的怵他们。

这时,包厢里的人的注意力不免的集中到了玉奴身上。

以前,颠倒世界再怎么有名他也只是一个不入流的赌场,只是,这次拍卖,颠倒世界也算是忽然崛起。如果屠杀三级殿堂的事要真是他们做的,这就等于第一个跟始创殿撕破脸皮,而且还狠狠打了一耳光。

按照圣女以往的习惯,她是绝对不允许有人这样做的,毕竟有第一个就会有第二个。对于这种敢于挑衅始创殿的存在,圣女绝对是封杀。

只是不知道,这颠倒世界的态度究竟是什么。

等着看好戏

谁知道,台上的玉奴只是优雅一笑:“奴家见过圣女殿下,奴家这是非殿今晚毕竟是拍卖场,圣女殿下屈尊莅临,也本是颠倒世界的荣耀。这等宝物,确实珍贵,圣女殿下有这样的兴致来参加拍卖,倒也是份机缘。”

玉奴这话非常圆滑,而且不卑不亢。

既然你说了干净利落没有线索,那我为什么要认,为什么要解释,反正解释了你也认为是我做的。再者,你来的是我的拍卖场,让你看到这么多宝物是给你面子。

明白了这个意思的离梦缘只是冷笑了两声。

“那本圣女倒要看看,这些宝物和本圣女有什么机缘了。”

离梦缘的意思很明显,她想要这朱凌砂。

玉奴也只是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再次开始了拍卖。

魔殒华的包厢里,沧若念归淡淡的问道:“是不是闯祸了呐?”

魔殒阳倒是毫不在意的说道:“没事,三级殿堂你不动手,哥哥也会动手的。毕竟,那个殿堂也是颠倒世界的眼中钉,肉中刺啊!”

魔殒华有些邪气的勾起嘴角:“现在最怕的就是始创殿如果再派人过来,整个八级、九级殿堂,咱们可就完了。”

听了这话,魔殒阳当即白了自己哥哥一眼:“不可能,始创殿还不至于让那些八级、九级的送死,这里毕竟靠近不归深渊,而且现在也不是和魔族撕破脸的时候。估计就算是帝君也只能睁只眼闭只眼了,再说了,咱们也不怵他们,大不了就让他们来多少死多少。

丫的,哥,你就是完完全全一个阴谋家,更何况,一旦那第七件宝物被你公之于众,始创殿倒时恐怕就无暇顾及这点小事了。你根本什么都算到了,要不然干嘛把第七件宝物拍卖啊!”

魔殒华脸上邪肆的笑容越发的妖冶,这让念归微微恍神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就感觉好像是看到了阎君一样。

呵...

念归微微摇了下头,再次将视线转到了是非殿。

是非殿内,已经没有人再加价了。

一来是不敢,二来是圣女的一万这个价格是在是高了点。

这样,朱凌砂也就以一万的价格拍给了始创殿。

魔殒华的包厢是零号,这也是那些大势力没有探听到的包厢,因为,澜涛就在这间包厢的某一个地方,隔绝了所有的探测。

这时,沧若念归忽然开口:“魔殒华,你的计谋要落空了。”

魔殒华的不由得看向了念归:“沧若阁下,为何如此一说?”

沧若念归冷淡得到:“因为帝君。你的计谋确实很好,但是,在绝对的力量面前,就会轻而易举的被识破。而且,得不偿失的是,朱凌砂还会成就离梦缘。”

这么一说,魔殒华的紫眸也阴暗了一点。

虚无分裂,帝君已经和代生者无异,但他却是创造代生者。帝君有着无上的力量,别说净化被污染的朱凌砂了,就是创造朱凌砂又不是不可能的。

这朱凌砂,绝对会成就离梦缘。

魔殒阳冷哼了一声:“没关系,大不了之后就不让始创殿带走任何一样东西了。带走了一件宝物,她圣女也该知足了,颠倒世界也给完了面子。”

魔殒华仍然在笑,只是那笑容有点触目惊心:“那也要看他们要不要这个面子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