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魔血暗藏祸事根,瀚海阑涛百丈洋
  • 沧若九城
  • 沧若念归
  • 4554字
  • 2014-08-04 19:41:08

魔灭光咬牙,但是他也知道这事靠运气。

不知道颠倒世界究竟是什么人开办的,没有人可以从这里出千。那些强者根本不屑于来这里,来这里的,也不屑于出千,就算出千也会被颠倒世界里的人发现。该死的。

沧若念归笑了笑,开口,清冷的嗓音凉凉的说道:“五王殿下,魔血。”

魔灭光脸色阴暗,这滴血,难道真得要给她。他魔族五王,在一个赌场里输了皇室的血,这要是被魔修士知道了…该死…不应该答应她的。

看看旁边的那两人,完全是一副看戏的样子。

魔灭光不由得咬牙切齿的说道:“你非要不可,就是与魔族为敌!”

沧若念归听了这话,阴冷的眯起眼睛。

“愿赌服输,要回赌注就是与魔族为敌,真是啊!六王倒是说说,我这算不算与魔族为敌?嗯?”

魔殒阳笑了笑,甩了甩身后的马尾辫,飒爽的说:“不算,但算是与五王为敌。”

沧若念归似是恍然大悟的说道:“是啊!那我就放心了。”

“不过…”魔殒阳再次开口,“这魔血,倒是稍稍有一点点过啊!”

接着,又像是要澄清些什么的说:“真的,只是稍稍那个一点点啊!”

魔殒华倒是没有开口,只是那意思,确确是有点不赞同念归要魔血。

血脉在荒古大陆上是极其重要的,很多诡异的咒术滴血就可以施展,而且,不光是一个人,很可能与被施咒的人有血脉关联的,滴血施咒都有一定的成功率。

很可能一滴魔血就可以威胁整个魔族皇室的安危,这也是魔灭光说念归要魔血就是与魔族为敌的原因。魔殒华和魔殒阳确实是不待见魔灭光,但是这不代表他们可以无视这一滴魔血的威胁。

念归默了一下,喃喃的说了句:“魔族…”

“本主要的,只是六王的血,何干魔族?”

声音很小,但是在场的人都听到了。

魔灭光的脸瞬间就阴沉了下来,她这是什么意思,只要他的血,不侵犯魔族,只与他为敌?

沧若念归不是爱挑事的人,但,愿赌服输,是她的她不会放弃。

更何况,魔族势大,其强者更是数不胜数。除了魔修士之外,更是有很多老不死的。这滴魔血更多的起到的是威慑作用。她可不想某一天晚上莫名其妙的死去。毕竟她现在并不强大。

魔灭光暗紫色的眸子此时充满了阴郁和狂暴。该死,她是故意要与她为敌吗?

不自量力!暗暗运起灵力,一掌就向沧若念归拍去。

“那你就先去死吧!”

这时,小楼中传出一股庞大的威压。

“怎么,输了不服气?”

一道雌雄莫辨的声音凭空响起。

魔灭光那一掌就好像拍上了一堵无形的墙,直接静止在半空中。

半空中又传来那个声音,“丫头,拿好你的赌注,省得外面的人说我颠倒世界无能!”

话音刚落,魔灭光就好像是被什么重击了一样,吐出一口暗紫色的血,整个人横抽着从小楼的窗户摔了出去。

魔灭光的修为不弱,按理说即使他真的摔了出去,也可以控制自己的身形,但现在的他就好像是被什么狠狠地拍在了地面上,狼狈至极。

沧若念归伸出苍白的透明的手,接住了半空中的一滴血珠,心中暗冷。

九级!不知是九级灵禁师还是九级咒禁师!

被念归接住的那滴魔血呈紫黑色,隐隐闪着蛊惑的光芒,一种晦暗的香气弥漫开来,不同于血的血腥味,而是一种难言的香气。

不愧是暗紫皇族,连血都是这么瑰丽。

沧若念归在端详着那滴血,心中暗凛,殊不知那剩下的两兄妹此时正在盯着那个只伸出来的纤纤玉手。

看得出骨骼很小,想来年纪绝对不会很大,皮肤呈现出病态的苍白,那指尖在黑暗中甚至恍惚的像是透明。

因为流纱精纸伞的特殊属性,这三人对于沧若念归的印象并不多,仔细想来甚至对于她没什么印象,但是他们确实记住了这只手,这只瘦弱的手。

墨夜一直都在做一个人形肉垫,从来都没有开口,气息神情都没有什么变化。只是这次看着那三兄妹直勾勾的盯着沧若念归的手,心中不悦。

骨节分明的大手包裹住念归伸出来的小手,将她的手拉回自己的身侧。

沧若念归微微怔愣了一下,然后就任由他握着。

魔灭光在楼下,心中愤怒之余更是恐惧,他恐惧他会这样死在这里。

这时,那个声音再次传来。

“滚吧!”

魔灭光强撑着站起来,浑身上下暗紫色的血四溢,他一定不会放过他们,绝对不会放过…

你以为一个九级就很狂了吗!魔族不会放过颠倒世界,他更不会放过…

看着魔灭光离开,魔殒华将视线投向了那把红纸伞。诡异的笑着,将两脚搭在桌沿上,身子向后斜斜靠在椅背上,暗紫色的双眸深沉中充满了探究。

“沧若阁下,可以把那把伞关上了吧!四千年的老古董,埋在亡灵坟冢中都快要烂掉了,真没想到还能在这里看到。啧啧…”

沧若念归不置可否。关不关伞并不重要,他想说的,只是他知道这把伞,因而很可能知道自己,想在心理上先压倒她。

她不用回答,也不需要回答。

沧若念归没说什么,只是魔殒阳大大的双眼忽闪忽闪的说:“额…埋在亡灵坟冢快要烂掉的伞?哥,你再说念归手里的红纸伞吗?那把伞没有烂啊!还很漂亮呢!”

魔殒华仍然笑着,带着点不明意味的说:“四千年前就埋在亡灵坟冢中的伞,你说是不是该烂了。”

魔殒阳像是如梦初醒一般:“哦!四千年,那是该烂了。哎?!四千年,亡灵坟冢,无界之战?哎哎哎!哥,这伞不会是…”

魔殒华淡淡地吐出几个字:“流纱精纸伞。”

沧若念归神色不变的听着这两兄妹演戏。

忽然扬声说道:“前辈可否现身?”

刚刚的那个人就在小楼里,那个人绝对超过九万岁了,而且绝对参加过无界之战。否则,就算她是九级,也不可能仅仅凭借模糊的印象就猜得出流纱精纸伞。

就在念归话音落下之时,一个黑色身影毫无征兆的出现在房间里。没有半分的力量波动,没有任何的光芒,她就那么凭空出现在那里,就好像本就在那里一样。

看身形是个女人,高挑的身材,黑纱蒙面,一双眼睛呈现瑰丽的紫红色。她浑身上下没有流露出半点异样的气质,只是很普通,你以为一眼就看透了,可是当你真的再回想时,你发现,除了那双瑰丽的眼眸之外,你什么都不记得。

看到她现身,魔殒华和魔殒阳都恭敬的站起身,双手交叠在胸前,行了个半礼。他们皇族的骄傲不允许他们向任何人低头,哪怕对方是至强者。所以,为了表达他们的敬意,他们也只是行了半礼。

两人同时开口:“澜涛冕下。”

澜涛懒懒的应了一声,双腿交叠,直直的在半空中坐下。小楼里昏暗的光线好像瞬间交织成了一把无形的王座,而澜涛就是王座上的女王。

澜涛沉默了一会,说道:“左殿,还有将军,他们还好吗?”

澜涛口中的左殿自然是命,而在魔族中,九万年来能被一位九级称之为将军的,也只有磷火——曾经的魔族将领。

对于魔族而言,魔宫掌控着整个魔族,是魔族的权利中心。魔修士是魔宫中最后的底牌与护卫。真正的战争都是魔族大军参与的,总的来说,魔族的各个将领的地位虽然不及魔修士,却也相差不远。

但是魔军与魔修士是两个派系,是不会有什么瓜葛的,但是似乎当年的磷火就是一个例外。

当年的磷火,在整个魔族大军中有着总指挥一样的地位,而且他与魔族的宫廷似乎还有什么瓜葛,在整个魔宫中有着极其特殊的地位。

沧若念归指尖微微跳动了一下,念归有一点小小的诧异,千丝蚀泪仞是连接着她的手指的,只是平时不用时,都是缠绕在手指内的指骨上。

千丝蚀泪仞是念归的本命咒器,自然也就不会伤害她,缠绕在指骨上也不会有事。只是,命已经与念归融合,而这千丝蚀泪仞居然还有微微的反应,这倒是让念归惊讶。

看来命,是认识这位澜涛冕下了。

松手,流纱精纸伞无声的落下。

为了不引起注意,沧若念归还特地将曼珠沙华留在了墨夜的黑袍中。

一张精致的无可挑剔的脸出现在众人面前。

魔殒华微微有些失神,白的透明的肌肤,绸缎一样的白色长发中掺杂有少许的血红色发丝,墨蓝色的双眸碎冰幽冷,却偏偏又透出几许妩媚。

魔殒阳大大的暗紫色眸子里闪过惊艳的神色,不得不说这个…少女确实很美,她美的让同样身为女子的她都不敢嫉妒。抽空瞥了一眼自家大哥的样子,心中哀嚎一声。

得得得,这么多年没看到大哥这么失神的样子了,看这情况,自家兄长这就是栽了了呀。这沧若念归只是少女就这么绝美,长大了绝对是祸水级的呀!

想到这里,魔殒阳一脸义正言辞的说道:“沧若阁下,从现在起,我决定将对你的称呼改为祸水。啧啧…谁都别拦着我,谁拦我跟谁急。”

被魔殒阳这么一打岔,魔殒华也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迅速的恢复了妖孽状态,又是一脸邪肆,只是仔细看去,那暗紫色的眼眸竟然又幽深了几分。

澜涛倒是什么都没说,她活了九万多年,见过无数人,辅佐了五代魔君,见过无数惊采绝艳的天才,对于这等美貌虽是没见过,但与之相比略逊几分的却也是见过不少的。这个少女真正让她感兴趣的,是流纱精纸伞,她到底有怎样的魔力,居然让左殿选择了她。

沧若念归看着他们看她的目光,微微叹了口气,双手撑起,无形的丝线连接,命人偶出现在双手之间。

澜涛骤然在半空中站起身,双眼中透出不可置信的光芒。一步跨到沧若念归面前,紫红色的双眸因为激动甚至化为了暗红色。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左殿已经死了,她死了也就是化为咒灵,绝对不可能变成这个样子。

澜涛的震惊也只是在那一瞬,随后她的双眸再次恢复紫红色,眼中的激动也平静下来。

她居然变成这个样子!

她犹记得那年他们几个在战场上相遇,那个人风华绝代的样子。

而今却变成如此,她能说什么呢!

时也,命也,运也,造化也。一切皆因天命地使,怨不得。

澜涛若有所感的看了一眼沧若念归,转身,再次消失在黑暗中。

她的声音远远传来,仍带几分飘摇。

“孰能知天地一切,皆由定数。”

魔殒华默然…

定数…

魔殒华看向沧若念归,开口:“沧若阁下,多谢你参加赌局。我会献上我的赌注。”

沧若念归想起来之前玉奴所说‘我家大人所准备的赌注’,原以为就是今天所赌的,没想到还会有别的附加赌注,这是感谢她参加赌局并最后赢了吗?

其实沧若念归也看了出来,最后玉奴出千了。从魔殒华说不用切牌的时候起,魔灭光就输定了。而且,就算是切牌了估计玉奴也有办法出千。谁让赌场是他家开的呢!

想通了这一点,自然她也想通了为何魔殒华会邀请她来参加赌局。

拉拢。

魔殒华特意邀请她参加赌局,其实就是为了在此刻特意输给她,双手奉上赌注。

魔殒华肯定不知道流纱精纸伞,他不知道,那么就一定是澜涛告诉他的。澜涛也一定知道,这把流纱精纸伞一直深埋在亡灵坟冢中。而她能拿到,还能安全走出亡灵坟冢,而且她不是亡灵生物,那么就证明她和亡灵一族有着某种异样的联系。

魔殒华和澜涛,乃至整个魔族都可以不在乎念归,却不得不在乎鬼族。鬼族这么多年没有现世,可不代表他们消失了。

若念归真的和鬼族有着某种关联,正处于夺位中的魔殒华自然不想再树大敌。

澜涛不认为废物的魔灭光可以主宰魔族,且她最看好的,恐怕就是魔殒华了。

魔修士中有三位是咒术师的宿老,均是九级修为,瀚海澜涛百丈洋,指的就是这三人。澜涛就是其中之一。

她不一定帮着魔殒华夺位,但她身为魔修士,绝对不会允许有威胁魔族的人出现。

所以她提醒了魔殒华,魔殒华就设下了这个赌局,让她与魔灭光结怨。拉上魔殒阳,恐怕也是出于哥哥对妹妹的提醒,提醒她不要得罪念归。

而魔殒华自己,就可以借着这个机会拉拢沧若念归,继而拉拢鬼族,借助鬼族之力,登上魔君之位,这才是魔殒华真正的目的。

魔殒华说:“阁下可能不知道,五天后,这里将举行一场拍卖会。”

沧若念归平静的看着魔殒华。

所以…

魔殒华说:“作为这次的赢家,阁下可以不用付出任何代价在拍卖会上拿走一样东西。而且,拍卖会上,也一定会出现阁下感兴趣的物品。”

她一定会感兴趣的物品,她怎么不知道这位三王殿下这么了解她。

沧若念归点了点头,灵魂传音给墨夜,两个人转身离开了。

沧若念归伸出一只手,向着旁边轻轻一握,一把红色的纸伞出现在那只手中,然后念归整个人都虚幻起来。

魔殒华最后的印象,就是那只透明又纤细的手掌穿透阳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