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赌命赌财赌神明,颠倒是非黑白乱
  • 沧若九城
  • 沧若念归
  • 4341字
  • 2014-08-04 19:36:59

玉奴面向墨夜说:“这位大人,您左手边的女子名叫魔殒阳,魔族第六王。您右边这位,名叫魔殒华,魔族第三王。您对面的,是魔族第五王魔灭光。”

那三人并没有掩盖自己的容貌和发色,明眼人都可以看出来。墨夜没有任何反应,撑着伞的念归也没有任何反应。

魔殒华似笑非笑的看着墨夜。

魔灭光一副轻佻的样子懒散的开口:“三皇兄,这就是你等的人?连脸都不露,真是好大的架子。遮的这么紧,就是不知道有没有脸。”

沧若念归还没来得及开口,倒是魔殒阳,一个扎着长长马尾辫的女孩冷哼了一声:“有没有脸不重要,重要的是,六皇兄,别不要脸就行。”

沧若念归暗自好笑,这一句不要脸的,是在骂她还是在骂魔灭光?

她想应该是后者。

在阎君给她的那些书中,她没记错的话,这三王和六王是一母所出,而且他们的母亲是魔后。

而五王的母亲,只不过是一个想要飞上枝头当凤凰的女人,凭借她家族的势力爬上了魔君的哥哥的床。当时的魔君不过是一个不得势的王,后来一步步崛起。那个女人又趁着这个机会爬上了魔君的床

出卖了魔君的哥哥,成就了魔君。

所以,魔君的妃子都说五王的母亲是个不要脸的贱人。

魔灭光是第五王,本性狂傲,他们六兄妹之间又是不死不休,他当即的火大的开口:“那五皇兄就期待着六皇妹不要脸的那一天。”

魔殒阳的目光骤的阴冷下来,他的意思,是等着他得势的那一天,让她去爬他的床?不愧是那个贱人的儿子,和那个贱人一样的不要脸。

沧若念归不是那种吃亏的人,之前的魔灭光敢说她没脸?

“六王,有没有脸不重要,要不要脸不重要,重要的是,那脸别是要不得,就行了。”

魔殒阳艳丽的面庞上勾起一抹笑靥,似乎非常的认同念归的这句话,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墨夜怀里的念归说:“阁下倒是妙人儿,不知阁下名讳?”

沧若念归被这种火热热的目光看的有点异样,轻轻回了句:“沧若念归。”

魔灭光还想开口,却被魔殒华打断了

“好了,来这里是玩的,说这些无用。”

魔殒华似笑非笑的视线扫向玉奴,又对剑拔弩张的魔殒阳和魔灭光说道:“不是要赌吗,就开始吧!”

玉奴接收到魔殒华的视线,点点头,利落的开始洗牌。

这里赌的,是一级的碎桌。三轮,牌面一到九十九,每张至少一百上品灵精。

玉奴自知坐在这里的几位是什么人,说道:“各位大人想要赌什么。”

魔殒华随意的开口:“赌大。”

魔殒阳无所谓的耸了耸肩:“三哥决定就好。”

魔灭光似乎是对魔殒华有所忌讳,见他开口,就也没再多说些什么。

沧若念归示意墨夜点了点头。

玉奴见在坐的都没有意见,又道:“各位大人请。”

魔殒华邪肆一笑:“五皇弟,六妹,我们又不是输不起,这换牌就不用了吧!”

魔殒阳的眼中,一抹暗光划过,脸上的笑容扩大:“三哥说了算。”

魔灭光冷哼一声,看向玉奴:“我想颠倒世界是不会出千的吧!三皇兄都不怕,我怕什么!玉奴,我想你应该不会想要砸了颠倒世界的招牌吧!”

玉奴笑了笑:“五王殿下,颠倒世界是不会出千的,这一点人尽皆知,各位大人尽可安心。”

魔灭光像是嘲讽的说了一句:“最好如此。”

魔殒华没有理会魔灭光,而是对着沧若念归说:“沧若阁下以为呢?”

念归示意墨夜再点点头。

玉奴见状,就开始发牌。

第一轮。

沧若念归,七十。

魔殒华,五十三。

魔殒阳,二十一。

魔灭光,九十五。

魔灭光看了看牌,似乎很是满意的挑衅道:“九百五十。”

魔殒华暗紫色的眸子中,阴沉一闪而逝,九五之尊,五弟啊,你配得上吗?

淡淡的说了一句:“跟。”

魔殒阳倒是有点郁闷:“怎么我的最小啊!”

魔灭光凉凉的讽刺:“因为你本来就最小啊!”

他是在说,魔殒阳本来就是他们六兄妹中年龄最小,也最无能。

魔殒阳的左手无意识的扣成爪,眸中寒光暗藏。

找死!

魔灭光那个狂傲的人没看见,可是沧若念归却看到了。

不由得墨蓝色的眸子深邃了几分,魔族总说这个六王傲娇,但要是她说,在魔族这样的地方,要真是傲娇,恐怕坟上的草都已经长多高了。

魔殒华微微笑了笑:“呵呵…”

就是魔殒华这轻轻的一笑,却让魔殒阳已经僵扣成爪的手缓缓放松。

魔殒阳冷冷一哼:“跟。”

沧若念归的脸被流纱精纸伞垂下的红纱遮住,朦朦胧胧中更平添一抹艳丽。

那个五王魔灭光,很狂,虽然在掩饰,但那种狂肆的感觉确是不容忽视。那个六王,看得出是一个听飒爽的女子,说话大胆,却又不失分寸,虽然不简单,但是按她的态度,不像是她开的赌局。

那个三王,魔殒华,一直是那样似笑非笑的样子,只是那浑身上下所散发出来的邪佞气息很难让人忽略。而且,自开赌以来,他一直是以一种置身事外的感觉在玩。

想来玉奴口中的‘我家大人’,就是魔殒华。就是他邀请的她吧!魔族第三王居然是颠倒世界暗地里的主人。

魔族的水深,既然第三王都有这么大的势力,那么最为诡异的第一王又有什么隐藏身份呢?

魔族…

沧若念归十指交错:“跟。”

玉奴见每个人都下完注了,再次发牌。

第二轮。

沧若念归,五十三,五十三加七十,一百二十三。

魔殒华,八十二,八十二加五十三,一百三十三。

魔殒阳,七十九,七十九加二十一,一百。

魔灭光,七十九,七十九加九十五,一百七十四。

魔灭光哈哈一笑:“啊哈哈…又是我最大!玩的太小未免太不尽兴,我就不客气了。”

“三千。”

魔殒华邪肆的脸也微微笼罩上暗沉。

三千上品灵精,按照兑率来说,已经可以兑换十块极品灵精。但是灵精中所蕴含的灵气是有属性的,遇到一块适合自己的极品灵精,就算是三万上品灵精都不算贵。

三千上品,这些钱哪怕是对于魔族的王来说都是一笔不小的数额。他这个五弟当真是一点情面不讲,以为自己要赢了就下这么大的赌注。

只是,不知道当他输了的时候,会是怎么样啊!

魔殒华微微敛下眼睫,语气未变的说:“跟。”

魔殒阳看到自家兄长的变化,别人不知道,可是她这个和他一起长大的妹妹还能不知道吗,她这个三哥,现在才是要认真了。

看了一眼兀自狂傲的魔灭光,心中好笑,这样的人蠢死了也不值得可怜。既然已经知道了三哥不好惹还自己找麻烦来颠倒世界踢场子。

魔殒阳勾起一个大大的,阳光的笑容:“跟。”

沧若念归微微低下头,长长的白色头发遮住了双眼,一片阴翳。

“跟。”

第三轮。

第三轮是最后一轮,扣牌下注。

魔灭光暗暗盘算,他这张牌只要是五十以上,他就赢了。一般赌碎桌,很少有一点或五十以下的牌面出现,当热,九十九也很少。也就是说,只要自己这张牌是五十以上,就算他们中任何一个人的牌抽到九十九都是他赢,九十九张牌抽到五十以上,也就是九十九分之五十的概率。

这个概率不低,而且之前的赌注下的也很大,这一局,他一定要赢,也一定会赢。反正已经下了这么大的注,再玩大点也没什么,反正他又不是输不起。

这么想着,魔灭光阴狠的开口:“三皇兄,六皇妹,玩的这么小,怎么尽兴?”

魔族第三王魔殒华没有开口,只是一直是那种似笑非笑的表情,让人心里发毛。

魔殒阳倒是一副你想怎样的开口:“五皇兄还想玩什么?妹妹我奉陪啊!”

魔灭光却是勾起唇角:“玩你怎么样?!”

魔灭光说出这样的话,魔殒阳当场就火了,他们兄妹之间本来就是你死我亡,她也讽刺的说道:“那五皇兄恐怕要赌上自己了,只是,妹妹可养不起您。”

说的就是魔族的五王也不过是低贱的赌注,输了也没人养。

魔灭光暗紫色的眸瞳的微微收缩了一下,随即恢复正常。

魔殒华语气略微低哑的说:“好了,还赌不赌了?”

魔灭光被噎了一下,随即不甘心的狠狠对着念归说:“玩了一会了,阁下也该现身了吧。这样吧,这局要是我赢了,阁下把那把伞关上,可好?”

沧若念归心中冷笑,原来是想看她的样子。

“好啊!那也要五王赢得了才好。本主输了,就以真容面见各位,五王要是输了,也要留下点什么吧!”

魔灭光略有些狰狞的笑了笑,好好好,那两个贱皮子堵他也就算了,可是一个不知道来历的女子就这么看不起他?哼,我惹不起三哥,还惹不起你吗!我看你想赌什么。

“哈…若本王输了,你又希望我留下什么呢?”

念归冰冷的说:“不多,要五王的一滴魔血便好。”

魔灭光心中的杀意瞬间升腾。看上去好像他只是损失了一滴血,可是,你可知这天下是有多少的咒术滴血就可施展。那些防不胜防的咒术,有时只要一滴血,就可以把人送入九幽。

这人,究竟想要干什么?

哼,赌就赌,害怕你的术不成,看你能有什么本事。

魔灭光本就是狂傲之人,好胜心被激起的他随口就答应了:“好呀,三哥,六妹呢?”

魔殒阳略带天真的眨了眨眼,但是,魔族的人,又岂有天真的。刚刚的魔灭光的话,她可没忘。

“呵呵,妹妹想,五哥要是输了,就让妹妹去你那里玩上几天。好吗?”

魔灭光心中怒火狂烧,这两兄妹果然不是表面上那样。让魔殒阳来自己的地方‘玩’两天,指不定‘玩’出什么事呢!

“那六妹要是输了,陪陪五哥,我好好陪你‘玩’。”

魔殒阳勾起一个笑靥:“嗯呐!”

魔殒华暗自好笑,他这个妹妹啊,和这样的人赌气实在是掉身价。他的目标,是那两个人。虽然他看不出他们两个是什么人,但是,想起之前的那个人对他说过的话,他也要掂量掂量,毕竟现在不是树敌的时候。

随手扔出一个纯黑色的袋子,说:“这里一共五千上品,算是我这局的赌注。”

那个黑色的袋子是空间袋,里面可以储物,是一些会炼器的灵师炼制出来的宝物。只是这空间袋只有不到一个房间的储物空间。这与玉完全无法相比。一般就算最低等的玉,也可以装下一座山峰。

甚至有一些夺天地造化的玉甚至可以装下生命力微弱一些的活物,更是可以修炼化形。

其余条件都是附加的赌注,他们可以随便赌,但还是要付灵精。既然三王拿出了五千的灵精,那么他们三个就也要跟。

实际上,他们约定了这么多,但付出最少的,却是魔殒华。他只是付出了灵精,却没有赌别的东西。

“那么,还有什么要赌得吗?没什么就直接开所有的牌吧!”魔殒阳有点迫不及待的说道。

“好。”魔殒华向玉奴点点头,示意开牌。

沧若念归,九十九,九十九加一百二十三,二百二十二。

魔殒华,五十,五十加一百三十三,一百八十三。

魔殒阳,九十,九十加一百,一百九十。

魔灭光,四十七,二十八加一百七十四,二百二十一。

最后,沧若念归赢了,魔灭光输了。

第一局赌注九百五十,九百五十乘四,就是三千八。

第二局赌注三千,三千乘四,就一万两千。

第三局赌注五千,五千乘四,就是两万。

加起来一共就是三万五千八百。不过,颠倒世界就是黑,沧若念归赢的这些赌注,以最高位为基准扣除零头,沧若念归也只拿到了三万上品灵精。

仅仅就是这一个赌局,颠倒世界就拿到了近六千的上品灵精,这可就是相当于一个大中型家族一年的支出。

所以说,赌徒永远不会赢钱啊!最黑的永远都是赌场。

“哈哈哈…”魔殒阳巧笑嫣然,长长的马尾垂腰而下,似乎毫不在意自己也输了,“五皇兄等着六皇妹去找你‘玩’啊~”

魔殒华暗暗勾了勾唇角,他这位妹妹的破坏力,他可是见识过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