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虚无始创代生者,后尘绝杀极西魂。
  • 沧若九城
  • 沧若念归
  • 4620字
  • 2014-07-23 20:08:01

第二章虚无始创代生者,后尘绝杀极西魂。

染白看着念归,说道:“念儿,你的咒术是什么?”

一般来说,咒术师生来就拥有传承记忆,记忆中包含着怎样修炼以及自身咒控的特点。

沧若念归思索了一下:“傀儡。”

沧若念归是曼陀罗华所化,曼陀罗华在天山不知屹立了多少年,或许,沧若念归可以被称为花妖,只是,能在天山盛开的花,真的简单吗?

如果念归不是咒术师,那才是见鬼了呢。

染白听了念归的那句‘傀儡’,微愣,若有所思的喃喃自语道:“傀儡吗......”

说着,染白望了望星空,她的眼睛虽然看不见,但她还是能够想象得出星空的璀璨,她想起了她还能看见的时候。她记得,她最后看到的,就是星空,璀璨的星空。

星空中的星星,闪烁着华光,似乎在冥冥之中,牵引着一切...

或许,该去看看他了...

染白这样想着,她带着念归,两人的一狐的身影在暗沉的夜空中,越来越远...

沧若念归并没有问染白她们将要去哪里,她的潜意识告诉她,这世上,如果真有一个人值得她信任,那么这个人一定是染白...

大陆上,最强大的只有七个种族。

神族、魔族、人族、妖族、羽族、岩族、精灵族。

其他的种族只有在夹缝中生存。

每个种族都有自己的信仰。神族的信仰是光明,妖族的信仰是力量,人族的信仰是灵魂,精灵一族的信仰是生命,岩族的信仰是大地,羽族的信仰是苍穹,魔族的信仰是黑暗。这七种主要的信仰,构成了这个世界。

这七族,魔族最强。

大陆上,有一个特殊的势力,那就是始创殿。始创殿并不是任何一族所建,他由帝君无离所建。始创殿,拥有这个世界上最为大的实力和势力。这么多年来,任凭七族如何,始创殿依旧屹立不倒。而帝君,也一直活着。

也正是因为始创殿的强大,七族慑于其威势,不敢擅动,否则,荒古大陆上早就狼烟四起了。

而大陆上,另一个具有神秘性色彩的地方,就是处于大陆最中央的天山了,只可惜,从无人进去又出来过。

魔族信仰黑暗,地处荒古大陆的西方。魔族认为,西方是日落之地,是黑暗的源泉,所以,魔族才在西方繁衍。

此时,夜幕降临,魔族极西的一个不起眼的小镇上,一个一身银色风华的女子,一手抱着个一身火红色皮毛的小狐狸,另一只手牵着一个小小的女孩。女子温和如玉,女孩精致如瓷娃娃。

正是沧若念归和染白。

她们离开天山之后,染白就带着念归走走停停,让她尽快的适应世俗。

沧若念归此时看着这个小镇空荡荡的街道,眼中不由多了几分凝重。

她失去了大部分的记忆,但是她并没有失去知识。

魔族信仰黑暗,白天是不会有太多人的,夜幕降临之时,才是魔族活动之时。可是,现在街道上竟然一个魔族都没有,俗话说,反常即为妖,这个小镇,一定有什么诡异之处。

染白也皱了皱眉,她虽然眼睛看不见,当相对应的,她对气息和危险的感应要比一般人强烈,她也感应到了这里的不正常。

不由有点担心,那里,已经发展到如此地步了吗......

两人都没说什么,只是一径的往西走。越往西走,危险的气息就越来越浓重。

她们走着走着,忽然,有很多幽蓝色的影子不停地闪过,晦暗的怨念,在夜空中扩散开来。

染白眉头皱的更紧了,这些是亡灵,死后灵魂因种种原因而无法转生,逗留在俗世间。

亡灵与咒灵同样没有实体,不同的是,亡灵的存在形态只是以死气为依托而化形而成的虚体。亡灵本身能成为亡灵,就肯定携带阴暗的执念,这种执念可以腐蚀人的灵魂。一旦灵魂被腐蚀干净了,亡灵就会侵占那具身体。

而咒灵,则是一种游荡在天地间的特殊力量,本身拥有意识,属性不偏向任何方面,而且咒灵只有在与咒术师融合时才会拥有力量,正常情况下,他们就像是空气一样,无害而无处不在。

染白带着沧若念归和小狐狸,一直向西走,直到看到西方无尽的海洋。荒古大陆四面临海,按理说,这西部的海洋,应该是荒古大陆西方的尽头,只是...

念归漠然的望了望这无边无际的西海,再次将视线投向染白。即使她没有任何修为,但是那种无处不在的死寂的感觉,她感觉得到。

这里的死气太过浓郁,但却没有一个亡灵。

亡灵也是分修为的,修为越高的亡灵就可以腐蚀力量更强大的人的灵魂,得到更强大的身体。他们无论如何只是亡灵,因为自身执念的关系,他们只契合死气,一种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

而这里如此浓郁的死气却没有一个亡灵,这不惊悚吗?

似是感觉到念归望向西海的视线,染白顿了顿,却依旧带着念归踏入无边的西海,沉入海水之中。

染白在海水中撑起一道银色的结界,向神秘的大海深处而去。

在表面上看,西海的海水是湛蓝的,可是,一旦到了水下你就会发现,海水中,永远都漂流着一缕淡淡的黑色。越向下,海水中的黑色越浓稠,最后,整个海水甚至都变成了黑色。

念归在染白的结界里看着黑色的海水,不由得微微惊讶。她在天山上呆了无数的年月,又因为一些原因历经无数的轮回,而且她并没有失去知识,这点见识还是有的。

死气液化。

这里的死气浓郁到了液化的程度,既然如此,这海底,是否有由死气固化而成的冥匙呢?

在银色结界中的沧若念归忽而笑了,那笑容就如忘川河的河水一般,冰冷而残忍,沿着她白瓷一般的肌肤,蔓延起危险的弧度。

始创殿的人啊,曾说这个世界上,除了有这一界之外,还有九幽冥狱、天外云境。说,始创殿就在天外云境。而九幽冥狱,是所有人的归宿,只有信仰始创殿,才会被救赎到天外云境。

而由死气固化而成的冥匙,是打开通往九幽冥狱唯一的钥匙。只是,这世上,液体的死气都罕见之极,更何况是固体?那得死多少人啊!

冥匙?九幽冥狱?天外云境?

沧若念归愣住了,她残缺的记忆里,忽然涌出一些片段,她模模糊糊能够看清一些,但还有很多根本就看不清。想要深究,却又是一片茫然。

但她却隐隐地感觉到,她,不知为何,恨毒了始创殿。

“念儿。”染白柔和的声音适时响起,唤回了念归的意识。

她柔声劝解道:“过去的一些事,你该想起来的时候就会想起来,莫要强求。”

海水已经看不出本来的颜色了,阴暗、死寂,似乎,这海水,像是在挣扎,在扭曲,想要摆脱命运的锁链。

大海似乎是没有尽头的,不知过了多久,染白停了下来。

沧若念归看着眼前的景象,微微抿了抿唇,神色冰寒。

那是一扇门,一扇,被无数锁链所束缚的门。门散发着幽蓝色的光芒,其中,不时地溢出死气,让黑色的海水更加浓稠,无端的让人感觉到阴冷、疯狂。

染白感受到身边海水异样的波动,她知道,她们到了。

染白站立在那扇门前良久,默然无语。

念归终于明白那些亡灵不敢靠近的原因了,因为这扇门,门上的锁链有着禁锢的力量,溶于海水之中。如果亡灵进入到海水之中,恐怕会被这种力量直接毁灭。

这里已经是大海的最深处,似乎也是世界的尽头。在黑色的海水中,那银色的结界散发着耀眼的光芒,似要驱逐一切的黑暗。在周围黑色的海水挤压下,这么长时间,染白一直支撑着结界,甚至沧若念归感受不到她有何力不从心。

不说这海水中的死气对染白的影响,光是那恐怖的水压,没有一个人能够承受得了,若说有人的话,也就只有帝君无离,可是,一个目不能视的女子竟然能够与帝君无离比肩!

染白站在那扇门前良久,然后,温和的笑了笑,只是,那温润的笑容,却让人感觉到无奈与忧伤。染白原本就空灵的眸子越加的深邃而神秘,折射出尘世万千的善恶华光,她说:“这扇门里,关着一个人。他叫恨离!”

念归蓦地回头看向染白。

恨离?无离...离?!

难道...

墨蓝色的的眸子迸射出前所未有的冷意,慑人心魂。

不知为何,念归对于始创殿有着莫名的恨意,尤其是帝君无离。

第三章虚无始创代生者,后尘绝杀极西魂。

染白感受着身边人骤然浑身冰寒,笑容中的苦涩,不由的又深了几分,道:“没错,恨离其实就是无离。可是,也是无离,亲手将恨离封印在这里。”

染白略略哀伤的看着那扇门,轻轻缓缓的叙述着:“很久以前,那时所有的一切都不存在,人们称那样的状态为虚无。

虚无中,所有的一切都不存在,但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虚无是存在的。如果说一切都不存在就是虚无,那么,既然有这种状态,就代表着虚无是存在的,而任何事物的存在,都代表着一种力量的存在。

虚无的,力量。

有一天,虚无的能量产生了意识,就是无离,只不过那时,他还没有名字。

他创造了最原始的生命,那些生命,每一个人都代表一种力量,他们被称为代生者,这世间,有多少种力量,就有多少代生者。

只是无论是哪个代生者,都从来没有见过无离,因为无离,是虚无啊!无离只是创造了代生者,后来的世界,是代生者所创造的。

代生者所创造的世界,就是天外云境。

无离当时创造了代生者以后,就一直居于始创殿中。

而我,就是命运代生者。

那时世界的多好,没有天山,没有种族,没有战争,每个人都可以永生。”

染白讲到这里,她柔和的面庞露出点点怀念的神色。只是,那样安静而平和的世界,早已远去,可是与她而言,却似乎只在昨天,只要一个回眸就可以望见。

她接着道:“一直都很平静,直到一个女子的出现。

她叫后尘,她是死亡的代生者。

她因为某些原因渴望更强大的力量。可是,代生者们,本就是最强的。

而那时,无离因为某些原因心理扭曲,种种阴暗淤积,形成了恨离。那时无离只能勉强压制恨离,毕竟,他们两个实际上是同一个人。

无离根本没办法赋予后尘更多的力量,无离,也不会允许更加强大的存在出现。”

染白略带讽刺的笑笑。

“后尘,她,真的是一个追求力量的疯子。

有一天,她发现,无离创造一切,她不能从无离的手中抢走更多的力量,但是,她却可以屠杀代生者,在他们死时,将他们身体中的力量吸收。

当时的世界是由代生者创造的,整个天外云境中几乎没有纯净的虚无之力,都是驳杂的神力。神力比现在的荒古大陆上的灵力要精纯上千倍,对于荒古大陆上的人来说,是梦寐以求的。只是那时,还没有荒古大陆,只有代生者创造的一个世界。

而神力,对于后尘这样的代生者来说,太过微不足道。代生者体内流淌的是虚无之力,神力不过是他们在创造世界时从他们体内逸散出来的力量。

甚至,她若吸收神力,她体内的虚无之力也会变得斑驳不纯。那样的虚无之力,就不能被称为虚无之力了,或许,该称为纯度高的神力,如果那样,她连代生者都不如。

当时的无离,代虚无而生的他,就是天外云境上绝对的信仰,只有精纯的信仰之力,才能转化为虚无之力,支持无离压制着恨离。

正是因为如此,后尘以无离之名,在天外云境的极西之地,召集了很多代生者。

一场屠杀,就在这里开始了。”

染白毫无聚焦的眸子似乎更加恍惚空洞,似乎,她好像又看到了很久很久以前的画面。只是她脸上,仍旧挂着柔和若碧波的笑,只是那优雅的笑,在此时看来,凄凉之意却胜过了温和。

“代生者们根本没有防备,根本抵抗不了后尘。

她开始疯狂的屠戮整个天外云境的人。她杀了太多人了,那些人死后的死气,液化变成了一片死海。而后尘,她掌控的虚无之力越来越强。

没有了信仰的支持,无离渐渐压制不住恨离。终于,无离和恨离两种意识,将虚无生生撕成了两半。”

说到这里,染白银色的双目中,透出异样的悲伤,当年那个女子在人群中化身幽冥,血染极西,她真的是一个追求力量的疯子。她想,就算时光倒流,她仍然会那样做,因为,曾经的她,是那么高傲、倔强,她后来的结局,也是注定的啊!

“解除了束缚的恨离感应到了极西之地大量恐怖的负面之力,恨离本就是无离的负面之力凝结而成,后尘在极西之地创造的炼狱,正是他的天堂。他向极西之地掠去,盛怒之下的无离也只好追上。

无离若是放任恨离绝杀天下,当恨离的负面之力累积到一定程度,那么恨离就一定会吞噬掉无离,成为虚无唯一的主。那么一切都将万劫不复。

恨离看到不停杀戮,不停吸收力量的后尘,他就扑了上去。后尘那时已经非常强大,可是,她也只是代生者,又怎么与同样是虚无的恨离比呢?苦苦支撑之下,后尘受了重伤。

这时,无离也赶到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