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三级殿堂劫难日,复仇伊始血丝碎
  • 沧若九城
  • 沧若念归
  • 3827字
  • 2014-08-02 19:40:22

肖金现在是骑虎难下了,要是他不赌,被他身旁的几个属下看到了倒没什么,他们不敢乱说,可是,颠倒世界里的人可都还看着呢!

肖金也只好硬着头皮问:“赌什么?”

念归随口说:“比谁大吧,简单。”

肖金却是皮笑肉不笑的说:“比小,比谁小。”

沧若念归倒是没说什么,没必要和他置气,后面就有他好看的了。

那个女郎开始洗牌,把牌扣着平铺。

“两位大人请。”

肖金狂傲的开口:“中间断开,扔掉一半。”

沧若念归笑了笑:“扔掉前两张。”

女郎开始发牌。

第一轮,念归拿到了七十三。

肖金拿到的,居然是一,最小点。

肖金看了,猖狂的笑着:“哈哈…我看你怎么玩!五千,怎么,你敢跟么?”

肖金这次来,只带了一万三百左右的中品灵精,那一万,就是上面赏给他的,只有那三百才是他自己的。

他这一句话,倒是把跟在他身边的几位身穿淡金色服侍的守殿者吓了一跳,五千中品灵精,这数对于某些人来说,这个数不算大,但是对于一个小城的副殿主来说,相当于五年的俸禄。

沧若念归却只觉得好笑。

她可是从亡灵坟冢搜刮出了无数财宝。

当年神魔大战,无数强者陨落,所散落的宝物,光是灵精就可以堆成几座山。

而亡灵生物修炼依靠死气,灵精里面储存的灵气对他们压根就没用,他们也只是当没用的石头乱扔罢了。

她在亡灵坟冢中搜刮出来的宝物就属灵精最多。若论灵精,下品的她没有多少,因为懒得捡,中品的少说也得几百万,上品的也得几万,就连极品的都有上百。她在乎这五千中品灵精?

沧若念归倒是想看看,这个胖子到底想干什么。

“跟。”

肖金心中一喜,随后一惊,但是这五千中品灵精对于他来说可是一个大数,他可不能输。

女郎再次发牌。

第二轮,念归牌数,二十一,二十一加七十三,就是九十六。

而肖金,牌的点数是三十六,三十六加一,就是三十七。

“啊哈哈,你个卑贱的东西,看吧,老天都在帮我。三千。”

沧若念归伞下的墨蓝色眼眸渐渐泛起冰冷的幽光。

骂她?

好好好,今晚就让他出点血。

沧若念归冷漠的吐出一个字:“跟。”

其实肖金忘了一点,那就是玩碎桌,有一个规则,那就是,出注就必须跟,不跟就是认输。就算肖金的点数小,念归也可以给出一个天价,让肖金自己认输。

第三轮,最后一张牌都扣牌。

肖金其实心里也有点不安,这局赌的这样大,输了可就麻烦了。

但是,看着那桌上高高堆起的赌注,心中又不免贪念。

咬咬牙开口:“两千。”

现在他身上就只剩下三百中品灵精了,他可是把能压得都压上了。

沧若念归低笑了笑,悦耳的清脆笑声响起。

念归开口:“两千,两千上品灵精。”

所有的人愣了一下,然后像是终于品味过来念归说的是什么之后,脸色剧变。

肖金脸色瞬间变得惨白,他连二十上品灵精都拿不出来,现在要他拿两千。天哪!

不,不能认输,要不然他的钱就全泡汤了。

那他就惨了。

可是,这让他去哪里偷这两千上品灵精!

在颠倒世界里用的都是实物,不能虚报,否则就会受到颠倒世界里强者的惩罚。

他倒是不怕,因为他是始创殿的人,可是就是因为他是始创殿的人,要是被上面知道他在颠倒世界里赌输了两千上品灵精,那他可就完了。

他拿不出两千上品灵精,他就不信他们两个散修就能拿出来!

“哼!你们两个就是不想输的糊吹吧!两个什么都不是的东西,两个穷光蛋能拿出两千上品灵精,我怎么就不信呢!”肖金讽刺地说。

很明显,这位副殿主将念归和墨夜当成了散修的穷光蛋。但是,事实一定会让他绝望的。

沧若念归对着这种人实在是没有了说话的**,直接甩手扔出了两千上品灵精。

上品灵精散发出的柔和光芒却让肖金骤然站起身,双目撑得好像要爆出来。

嘴里喃喃的说:“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那个女郎见此,有些犹豫的开口:“大人还跟吗?不跟的话,您就输了。”

肖金却忽然上前死死抓住女郎的脖子:“是你们,是你们对不对,是你们串通好的!”

肖金周围的守殿者虽然不耻于肖金的行为,但还是怒目而视。

这时,一个声音传来:“各位大人,奴家以为,各位大人还是冷静一下吧!”

一个穿着少的不能再少的衣服的女人走了过来。她脸上的笑容端庄得体,并没有之前那些女郎的艳笑。

那个女人笑着说:“奴家名唤玉奴。各位大人,还是先冷静一下吧!”

肖金听闻这个女人名叫玉奴,也不由得放开了手,看向她。这个女人是颠倒世界明面上的管事。

虽然无惧颠倒世界,但是,谁不珍惜自己的命,自己要是被颠倒世界的强者报复死了,始创殿就算是追究又有何用。再说,他一个小小副殿主,也不值得始创殿与颠倒世界为敌。

玉奴笑着说:“肖金副殿主,首先,我要澄清一点,颠倒世界不会与任何人串通,这一点请所有人放心。再者,再者颠倒世界里,愿赌服输,还是希望肖金副殿主给奴家一个薄面。”

肖金心中愤恨,不由得看向墨夜和念归:“好好好,二位,今日,我记下了走!”

肖金狠狠地离开了。

玉奴却是看向墨夜,神色难辨的看了看墨夜怀中的人,说:“两位大人,奴家告退。”

沧若念归透过流纱精纸伞的红纱看了眼玉奴离去的方向。

她没有错过肖金眼中一闪而逝的怨毒,对于一个守财奴来说,让他输了这么多钱的人就是不可原谅。

念归墨蓝色的眸子中,一抹血红乍现。

是日。

墨夜仍旧抱着念归,安静的走在一座山的小路上。

此时是正午时分,但对于魔族来说,此时正是他们最疲倦,睡得最深沉的时间。

整座山上安静的恐怖。

这条路的尽头,是驻守在赌城的三级殿堂。

三级殿堂建于一个山的山顶,平时没有人烟。因为始创殿的人自诩高贵,只有每个月的月末,才许信徒上山,其他时候,只要有人靠近,就会遭到抹杀。

这座山上只有一座三级殿堂,而且赌城靠近不归深渊,很少会有信徒来这里。久而久之,这里也就变成了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

此时的肖金心中正愤懑不平,在念归踏进这座山时,他就得到了属下的回报,说是有一个黑袍人怀中抱着什么,正在靠近。

肖金转念想到,不会是在颠倒世界里赢了他的钱的人吧!

他正想着什么时候再去报复呢,没想到这两人就送上门来了。其实肖金想要报复之外,还有贪欲,他可是清清楚楚看见那人曾经拿出过两千上品灵精。要是那些属下在山外或是上山的过程中杀了他们,他可就得不到钱了。

所以,他赶紧让他的属下放他们进来。

他却不知,这是他这辈子最后悔的决定。

林间小路,先下正直晚春,嫩绿的树叶在风中沙沙作响。

林荫下,墨夜抱着念归不紧不慢的走着。

山顶,金色的殿堂外,站着六个守殿者,一身淡金戎装,英姿飒爽。

肖金就站在六人中间,满脸的肥肉都堆在一起。

“没想到阁下还敢来这里,不知阁下可否告诉在下名号。否则,给你立坟都不知道刻什么碑!”

沧若念归没有答话。墨夜抱着念归站在在三级殿堂大门的不远处,仰望那大门上的牌匾。金色的牌匾上刻着繁复的花纹,华美、高贵,但带给念归,更多是厌恶。

她厌恶那样明媚的颜色,因为,她从来都觉得,越是鲜艳美好的东西就越是阴毒。

肖金被完全无视了,他大怒的吼道:“杀了他们。”

六个守殿者架起长枪,攻向沧若念归和墨夜。

伞下,沧若念归幽冷的双眸中血光一闪。

随手扔掉流纱精纸伞,飘扬的红纸伞落于地面毫无声息。

伸出纤纤玉指,指尖,无形的丝线交错缠绕。

血煞咒术,血丝碎。以自身灵力为代价,凝结出一个由血色丝线缠绕而成的血**球,一旦魔球笼罩敌人,千刀万剐。

原本念归是不能使用这个咒术的,不是因为别的,就是因为这个咒术所要付出的灵力太多。以自身灵力形成的血丝啊!而且每次血丝碎只能笼罩一个人,还不能锁定,但是因为它残忍的特性,一般都是用来逼供的。

但是现在就不同了,有千丝蚀泪仞在,不用凝结血色丝线,而且,千丝蚀泪仞有着切割万物的属性,使得血丝碎变得恐怖之极。而且千丝蚀泪仞连接着念归的手指,这样就使得血丝碎可以锁定敌人。

千丝蚀泪仞每一根上都镀上了一层血芒,交错缭绕成一个魔球,向守殿者笼罩而去。

守殿者看着那缭绕的血丝碎,不由得汗毛竖起,纷纷闪躲。

沧若念归芊芊玉指一动,血丝碎当即缠上了一个人。

随后,惨绝人寰的嚎叫声响起。

“啊啊啊!啊啊啊!啊….”

所有的守殿者包括肖金,都死死的盯着那个位置。那个位置此时已经没有刚刚的守殿者了,只有一滩碎肉,鲜血横流。

血沫飞溅,铺洒开了一地的疯狂。

看着那铺洒了一地的潋滟鲜血,念归却是笑了,笑的残忍而艳冶,就好像饥饿的兽闻到了血腥味。她白色的长发在山风中飞舞,宛如狂魔。

空气中飘散开了浓郁的让人作呕的血腥味,一个精致的宛如布娃娃的女孩笑的精致而绝美,抱着她的修长身影带着骨质面具,封锁了整个面容,面具在阳光下折射出森寒的白芒。

肖金只是一个副殿主,这么多年死人是见过不少,可这么残忍的手段却是第一次见到。不由得恐惧的退后几步,大声喊道:“上上!你们给我上…杀了他们,别让他们过来!!!”

剩下的五个守殿者犹豫了一下,随后还是再次一起冲了上去。

而肖金此时已经向殿内闪去,同时大喊:“殿主,有人杀进来了!”

看着那五个守殿者,沧若念归墨蓝色的眼眸微微暗了暗,刚要出手,一种幽蓝色的的光芒笼罩了五个守殿者。当光芒退去后,五个守殿者的生命也随之逝去。

沧若念归斜了一眼墨夜,淡淡的叫了一声:“墨墨。”

墨夜骨面后面的眼睛已经变成了一片渗人的墨黑色,漆黑的透不进半点光明。沧若念归只是不轻不重的叫了他一声,可是他知道,她生气了,否则她只会传音,不会开口。

-------------题外话-------------

七夕快乐,万更送上。可怜的念儿,电脑显示屏刚换完,键盘就坏掉了,只能拿手机努力码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