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碎桌玉女赌财奴,颠倒黑白乱发扬
  • 沧若九城
  • 沧若念归
  • 5044字
  • 2014-08-02 19:28:05

沧若念归决绝的离开了第十殿。

再次来到了气气沉沉的核心区。

首先,她必须要找到墨夜他们。对于这点念归并不担心,有着主魂印记在,没了阎君的压制他们可以通过灵魂相互沟通。

只是她唯一担心的是,核心区只有阎君一个人,可是亡命层居住的可都是鬼族啊!她能否安全的找到墨夜他们呢?

而且,这么遥远的距离,她不可能一直飞着,总要有什么东西代步。

忽然,念归灵光一闪,想到她的玉质曼珠沙华里还有着一具骷髅。那是她第一次控制的亡灵生物,只是在外层就将他收进了玉质曼珠沙华里。

念归本想拿着他做做实验,研究研究傀儡咒术,就把他带上了。但这之后,她就忘了那具骷髅,也就没有丢掉。现在可以派上用场了。

那具骷髅虽然没有意识,但是也还算是干净,骨架也结实,抱她刚刚好。

沧若念归将那具骷髅从玉质曼珠沙华中取出,命令他抱着自己,与墨夜联系确定方位之后就出发了。

最后还是在原来的地方找到了墨夜他们,一路上竟然没有碰到任何一个鬼族,而言华殇,也不知去向。

墨夜他们在念归失踪之后就一直在那里,没有念归的命令他们是不会离开的。再说,墨夜是念归的咒灵,磷火、鬼火又是念归的血契之仆,他们没事,就证明身为主人的念归没事,他们也就安心的等在那里了。

四个人一起,准备离开亡命层,去中层再去寻宝。

在中层,念归没有找到什么好的法宝,只是找到了一些财物,和一些兵器。

这些统统都被念归甩进了玉质曼珠沙华的水中泡着,九万多年都没有腐朽的东西怎么可能因为泡在水里而坏掉。这一点,念归很放心。

值得一提的是,磷火和鬼火的修为在念归离开的时间里已经提升到了二级中阶的程度。到底是因为本身境界在那里,再加上亡灵坟冢极其适合亡灵修炼,两人的进境非常快。

墨夜也因为念归实力增强的缘故,也达到了四级咒空师初阶。而且墨夜再次抱起了念归,至于那个骷髅,已经悲催的再去捡宝了。

只是在中层,念归依旧没有遇到一个亡灵生物。

这让念归不禁疑惑,难道是阎君,是他让这些亡灵生物不打扰她的?

怀着这样的疑惑,念归他们靠近了亡命层,最后明目张胆的进了亡命层在里面搜刮宝物。

亡命层里都是鬼族,结果他们还是没有遇到一个鬼族。

这确定了念归的猜想,真的是阎君,凭借着他的强势,使得这些亡灵生物和鬼族对他们四个视而不见,任他们在亡灵坟冢中乱来。

沧若念归不由得叹了口气,阎君真的是太纵容她了。

她不是不知道阎君的心思,阎君没有对她说爱,但是那份纵容和宠溺确实到了极点。在第十殿的时候就是这样,无论她要什么总是会有,就好像阎君无所不能一样。他是在用心的,真真正正的宠着她。

他对她的好,她点点滴滴都记着。

她不是不知道,可是,她也只能说一句抱歉。

她的心里只有‘他’。

所以她决绝的离开,毫不留恋,只是不想看见那个妖冶的人黯淡的脸。

阎君…

不过,有便宜不占是傻子。

在一段时间的搜刮后,念归在亡命层的某一个坟墓里发现了两块玉,她直接将这两块玉扔给了磷火和鬼火。

还有上好的刀数柄,剑数柄,各种属性不同的法宝。

念归没发现的是,在几人走后,那个将念归带走的黑衣人出现在坟墓里,面无表情的看着几人离去的方向。

在亡灵坟冢中游荡了很长时间,也找到了很多不明作用的法宝,还有无数财宝,念归现在的身家,亮出去绝对抵得上一个种族的积累

这世上,可不是所有人可以像念归一样在亡灵坟冢里肆意搜刮宝物。

墨夜和念归的修为彻底稳定在了四级咒空师初阶,磷火和鬼火的修为达到了二级灵师高阶。

沧若念归终于决定离开,但是一个大问题呈现在了几人的眼前,磷火和鬼火是亡灵生物,一旦出了亡灵坟冢就会被各个种族所追杀

而墨夜的眼睛和容貌太过于显眼,念归本人因为有着流纱精纸伞,倒是没什么太大的问题。

最后,阎君给的骨质面具给了墨夜,,骨质的面具在外面看来是完全闭锁的,但是戴上面具的人还是可以从里面看到外面。

但是这个面具的作用,就不如流纱精纸伞了。

骨面:隐藏主人面容、气息、修为,触发式防御,可以抵挡相当于主人全力一击的攻击力。

就算不如流纱精纸伞,也到底是阎君送出的东西,这样的属性,要是放在外面,就不是金钱所能衡量的了。

沧若念归让磷火和鬼火留在亡灵坟冢里修炼,在修为达到五级,也就是一般的亡灵生物开启灵智时再出世。毕竟亡灵生物也还罢了,要是两个顶着二三级修为还有智慧的亡灵生物现世,恐怕又会引起一场惊世风波。

相反,两个人在亡灵坟冢里有阎君罩着,倒是会安全不少。

至于念归和墨夜,他们两个准备前往魔族。

沧若念归想要毁了始创殿,一个人的力量是绝对不行的,所以,她也要组建自己的势力。而她的力量充满了灾厄之息,要是到了神族或是其他的种族一定会被敌视或绝杀。在信仰黑暗的魔族中,两人才能不那么显眼。

在离开亡灵坟冢之前,念归将曼珠沙华里的水倒掉,曼珠沙华里的财宝发着亮闪闪的光芒。

魔族边境,靠近不归深渊的赌城。

一个修长的黑色身影带着骨质面具,怀中抱着一个撑着红伞的女孩子。两人都看不清容貌,但有些人,他们不需要姿态,也能成就一场惊鸿。

不用说,这两人正是沧若念归和墨夜。

原来,在亡灵坟冢中,两人已经呆了四百年。

原本外表九岁的念归现在已经十三岁了。不过,四百年的时间,她也收获了很多。

念归现在最不缺的,就是金钱,在亡灵坟冢搜刮而来的钱财足够她挥霍万年。可是,她现在缺的,是人,是忠诚于她的人。

所以念归现在,想要去认识各种各样的人。

所以,念归现在的目标,就是,赌场。

不归深渊的水太深,凭她现在的力量,实在是太薄弱。两个四级却怀有重宝的人去那里,就是找死。

赌场鱼龙混杂,相信,她一定会满意的。

夜幕降临,而夜晚,对于魔族来说,才是黎明。

颠倒世界,荒古大陆上最大的赌场,赌城因此而得名。

这里**、黑暗,有着这个世界上最肮脏的一切。在这里,所有的一切都可以是赌注,钱财也好,命也罢,这里,甚至可以赌博爱情

这个世界上所有所谓的珍贵的东西,虚幻的也好,真实的也罢,都可以作为赌注。

这里颠倒的世界,混淆黑白,丧失伦理与人性,这里,也是不归深渊的人最爱的地方之一。

在念归第一次踏入颠倒世界之时,铺面而来的纸醉金迷、糜烂奢腐的气息让念归不由得大皱眉头。

罢了,这也倒是一个好地方。

颠倒世界的人对于忽然进来带着骨面的人,没有任何反应。什么样的人他们都见过,更何况是两个人。

不过…

那人怀里抱着的究竟是谁?

穿着一层薄薄的白色旗袍的美艳女郎走了过来。

美艳的女郎轻佻的开口:“大人~”

“大人啊~您想玩~些什么呢~”

墨夜没有开口。

沧若念归微微挽起唇角,说:“随意。”

女郎愣了一下,每个人都看得出,这个带着骨质面具的男人抱着什么,只是没想到,居然是一个看不清身形的女人。

女郎毕竟见过各种各样的人,随即就艳笑道:“好~两位大人,请这边来。”

穿过进门的大堂,来到一个大大的圆桌前。

墨夜拉过桌前的一个椅子,坐下。

女郎扭动着身体,妖娆的贴向墨夜,红唇在墨夜耳边说:“这里是碎桌。赌博的规则很简单。特制的木质木牌上刻着字,从一到九十九,一共发牌三轮,自动明牌,最后一张扣牌。

各位大人可以自行选择比什么,可以比大,可以比小,也可以比谁更接近哪一点。每次无论赌什么,都由点数最小的人先出注。”

女郎的玉臂渐渐攀上墨夜的肩膀。

沧若念归继续问道:“那么,如果有人出注可以不跟吗?”

女郎笑着说:“只要有人出注就必须跟,不跟就算认输,输的人不可以拿回桌上的钱,赢者得到桌上的所有钱。”

“每一次出注有什么限制?”

“每一轮各位大人可以加注,不设上限,但下限一百。大人若想玩的刺激点,是可以去更高级的。但是每次出的钱,呵呵,也是会加…”

女郎的话没有说完,就卡住了。

因为,就在她的手要伸进墨夜的衣服里时,一把红色的伞,忽然撑开,将她推开。

“你可以离开了。”

这是墨夜在进入颠倒世界以来第一次开口。

淡漠,疏离。

“离开。”念归也凉凉地开口。

女郎愣住了,随后咬了咬唇,退下了。

有一部分人目光看向了那把红色的纸伞,却没有感觉出什么。

以前那些人能在亡灵坟冢认出流纱精纸伞是因为命没有隐藏。

而流纱精纸伞最大的特点,就是隐藏,没有人感觉到不对。甚至,流纱精纸伞那可以扭曲人对于主人印象的属性,让所有人都没有感觉到,那个撑着伞的,只是不过一个十三岁的女孩。

碎桌上除了念归和墨夜,一共六人,所有人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一幕。

站在碎桌中间的女郎开口问:“各位大人赌什么?”

碎桌上的一个看上去挺斯文的人开口:“赌大,各位没意见吧!”

所有人都点点头。

木牌是特殊制造,薄如纸,用了几十种特殊木头,本身可以释放出阻隔灵魂探测的力量。

灵精分下品、中品、上品、极品。

一千下品灵精等于一中品灵精,一千中品等于一块上品,一千上品等于一块极品灵精。

换算下来,一块极品灵精的价格就是天文数字。不过,一块极品灵精的价值可不止这些。

碎桌的等级与灵精的品阶有关,这个碎桌只是一级碎桌,用的也不过是下品灵精。

女郎拿出很多牌,几次洗牌后扣着平铺开,向桌上的众人问道:“各位大人请。”

“啊,那我就不客气了。”说话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扔掉后三张。”

“牌从中间断开,左右互换。”

六个人,都一一提出要求,只有念归和墨夜没有说话。

换完牌后,女郎手中目测还有近百张牌,这里面可能有很多张九十九,也可能有很多张一。

女郎再次问道:“各位大人,可以开始了吗?”

所有人点了点头。

第一轮,一张木牌正放在念归的面前。上面刻着五十七。不高不低。

看了一眼其他六个人的木牌。

最小的,是十六。

那个人冷哼了一声,开口:“三百。”

沧若念归开口:“跟。”

其余的人都跟。

第二轮,念归面前的,是一张三十二,加上刚刚的五十七,就是八十九。

点数最小的人喊了一声晦气。

“八百。”

“跟。”

所有的人都选择了跟,毕竟现在赌的并不算大。

第三轮。所有人的牌扣放在桌面上。

点数最小的人说:“五百。”

“跟。”

念归稍稍思考了一下,说道:“一千。”

桌上的人侧目。

随后,所有的人再次选择了跟。

开牌,念归第三轮的牌,是九十五,加上刚刚的八十九,也就是一百八十四。

其他人也都一一开牌。

结果,念归最大。

玩的人加上念归七个,桌上所有赌注,第一轮三百乘七,两千一;第二轮八百乘七,五千六;第三轮,一千乘七,七千,加起来就是一万四千七百。

兑换完就是十四块中品灵精和七百块下品灵精。大概相当于一个普通家庭一个月的开销。这还只是在四级碎桌上的小赌。

最后,剩余的四块中品灵精、七百块下品灵精给了赌场,念归得到了十块中品灵精。

这是赌场的规矩,以最高的位数为准,其余的零头都归赌场所有。

也有人曾经抗议过,甚至对赌场动手,但是,颠倒世界却一直存在着,而所有挑衅的人和他们的家族,都消失了。

那个晚上,念归就在那个四级的碎桌上玩了一晚上,有输有赢,一共赢了近百中品灵精。也算是不错。

从那以后,接连几天,念归都在颠倒世界里度过,赢了不少。

是夜。

念归再次踏入颠倒世界,目光就投向了一个胖子。

那个胖子坐在二级的碎桌上。三轮,一张最少一百中品灵精。那个胖子一身珠宝,绫罗绸缎,身周站了几个淡金色装束的人。

沧若念归不认识他,可是他身旁的穿着淡金色服饰的人暴露了他的身份。穿金色衣服的,不是神族就是始创殿。这里是魔族的地盘,神族还不至于那么猖狂,那他们就必然是始创殿的人。

这个胖子是赌城中始创殿驻守的人,名叫肖金。

始创殿在每个种族的聚集地都有殿堂。

殿堂分九个等级,分别有相应等级的强者驻守。

赌城以赌闻名,并不算特别繁荣,又靠近不归深渊,始创殿的人都不喜欢这个鱼龙混杂的地方。

毕竟,不归深渊是那些生活在黑暗死角的人的天堂,他们这些帝君的信徒,才不会靠近那不三不四的地方。再加上曾经圣女有令,不的靠近不归深渊,因此,赌城里只有一个三级殿堂。

肖金就是三级殿堂的副殿主,他只有二级修为,但是为人精明,唯一的缺点就是好赌,而且喜欢仗着自己的身份恣意妄为。

颠倒世界里的人倒也不得不给几分薄面,毕竟这里不是不归深渊,但是惹急了,那些人也不怕他。

念归一进来就看向了那个胖子,心中冷笑,看来今晚,又有冤大头了。始创殿的人,都该死。

念归示意墨夜走过去坐下。

肖金看着有人跟他赌了,心中有点打颤。

平常肖金虽然喜欢来这里,但也不会在二级碎桌上豪赌,只是今日完成了一个任务,上面奖赏了不少,就出来找找乐子。本想在这二级的碎桌上装装样子,给自己长点脸,这二级的碎桌很少有人来,有人来也不会和他赌。

但谁想到,还真的有人没那个眼力的要和他赌。

“既然要玩,那就开局吧!”念归随意的说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