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岁月安静流淌间,不必思索未来事
  • 沧若九城
  • 沧若念归
  • 3831字
  • 2014-08-02 19:22:01

修炼无岁月。又是不知过了多久。

念归在这期间,完全的安静下来,没有去思考任何东西,也没有刻意的去参悟,只是让自己尽量的处于一种放空的状态,尽量的收缩自己的思维。

让自己变得像新生的生命那样澄澈,单纯,以便让体内磅礴的力量更加契合自己。

沧若念归开始尝试着控制体内的力量。

体内的力量以血煞之力为主,灾厄之力融合在其间。

可是,念归没想到的是,一股晦暗至极的气息扩散开来,恐惧、疯狂、坚强等等情绪也在那一瞬间扩散开来。

阎君骤然睁开双眼,被这种气息惊醒。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啊!

灾难,厄运、苦痛、死亡,在面临无法抗拒的灾难面前,每个人都显得那么的渺小。

诅咒、病毒、毁灭、腐蚀,在这些无法拒绝的厄运面前,每个人都好像那么的无力。

到底怎样才能得到救赎?

生来皆苦啊!

气血翻涌,沧若念归骤然吐出一口鲜血,晶莹的血珠粒粒而下,闪烁着红宝石的光芒。

不知何时,念归心中有一抹奇异的沉静慢慢抚平心的躁动。

既然无法抗拒,那就只能接受,在每一场灾难中死去的人,他们已经得到救赎,生来皆苦,那么死亡或许就是最终归宿;而那些活下来的人,他们在悲伤中一次次站起来,他们在死亡中一次次学会坚强。

只有经历过无数的苦难,才能拥有无坚不摧的心,那样才能去面对更多的苦难,在灾厄中窥见光阴的真谛。就好像忘川的浊流,其间或许流淌的大多数都是苦痛,可是也还有少许的希望融入其间,那是转轮的光芒。

不论你再怎么挽留,所有的一切都会流逝在光阴深处,灾厄也好,希望也罢,其实都是心的虚无,无法填补,无法摆脱。

躁动的力量渐渐平息,意识前所未有的澄澈,那仿佛是思维的开始与极点。

阎君无视了不断向外波动的力量,这些力量对于他来说太弱太弱。

真正让他惊讶的,是刚刚惊鸿一现的气息。虽然不是很强大,但是却真真正正的存在着。不足以伤害到他,却可以威胁到他。

若是以往,他不会允许任何的威胁存在,他会抹杀掉一切。

可是,在面对这样的念归时,他反反复复的确认心中的情感之后,他发现他没有一点想要伤害她的意思。

为什么这样禁忌的力量会出现在她身上,还有她的腿,到底怎么了?

在发现自己想了什么以后,阎君妖冶的脸大大的阴沉了下来。

伸手接住一滴晶莹至极的血珠,不由得放进口中。

入口血腥味带着异样的甜美。

连血都是这么的甜美惑人…

该死,他在想什么?

抱她在怀中,给她提示让她突破,会因为她不明显的抵触而暴怒。

奇怪的感觉,但他并不排斥。

阎君轻轻挥手,两个人消失在软榻上。

还是那个柔软而华丽的大床,只不过那亚色的地面上铺上了厚厚的黑色地毯。

念归悠悠转醒,醒来的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一双暗蓝色的眼睛。

阎君看着醒来的念归,笑着说道:“我帮了你,你怎么报答我啊!”

静默了一下,念归好像什么都没有听到一样,自顾自地说:“离开。我想离开。”

阎君暗蓝色的眼睛慢慢变得阴沉,伸手抚上她的脸,轻轻抬起的她下巴,感受着指腹间细腻微凉的触感:“不可以哦~你还要陪我的!”

“这里没有别的人吗?”

阎君一脸无辜的摇了摇头:“没有。”

“那…我的人呢?”念归平静的问着。

“你的人?”阎君眼中的阴暗有蜕变成风暴的迹象,手中的力道重的像是要捏碎她的下巴。念归甚至已经听到了‘咔咔’声。

“我的属下。”

“归儿应该说清楚点。他们,还在那啊。”阎君眼光闪烁,松开手,真是的,忘了那三个麻烦。

“保证他们安全,我陪你。”沧若念归知道阎君对她还有兴趣,现在不会放她走,干脆就留下。

阎君就好像得了糖的小孩子,邪肆、鬼冶的面容上,刚刚的阴暗一扫而空,绝美的弧度上扬,表示着他的好心情。

就好像会变脸一样。

他直接忽略了念归的前半句话,说:“好呀,你陪我。”

“保证他们的安全。”

“嗯嗯,只要他们不离开那个地方,就不会有事。”说着就要抱起念归向外走去。

念归轻轻挡了一下阎君的胳膊,控制着自己的身体从床上坐起来,然后漂浮在离地不远的地方。

阎君什么都没说,只是嘴角噙着笑,一把抄过了念归抱在怀里。

沧若念归挣了一下,随后那收紧的手臂箍的她生疼,就好像要把她勒紧骨血里。瞬间念归就放弃了挣扎,心中暗骂,这人到底是什么修为,真是的,没有动用任何力量就可以轻易的制服她。

感受到念归不再挣扎,阎君也不由的放软了力道,就抱着她往外走。

其间,念归试着用灵魂传音联系墨夜,让他们原地不动,一般像阎君这样的存在是不屑于欺骗的。结果,毫无音讯,根本联系不上。

沧若念归不由得狠狠瞪了阎君一眼。又是他。

阎君仍旧笑的一脸邪肆,既然要陪他,就要完完全全的属于他,才不要她和别人联系呢!

之后的日子很平静。

沧若念归和阎君,就这样在这个第十殿里,安静的互相陪伴。

...

宫殿的长廊上,女孩独自一人漂浮着前进,伸手细细的抚摸过墙壁暗刻的纹路。

他走过来,站在女孩背后。

高大的阴影完全的笼罩了女孩,他骨节分明的手覆盖上女孩的手,陪着她描摹每一个纹理。

...

女孩被强制按在宫殿里的王座上,被强迫的穿上他最爱的暗蓝色宫装。

王座上的她高贵清冷,王座旁的他笑的邪肆妖娆。

...

女孩每天刻苦的修炼,他每天在一旁安静的看着,然后安静的画着。

直到那些画挂满了他们曾经一起抚摸过的长廊。

...

就这样,时间久了,不考虑未来,不考虑是否会分离,不考虑是否会离开,只是这样,心照的人不宣。

念归问阎君有没有一些关于荒古大陆的书籍,不要很久以前的,就要现在的。她没有过去记忆,可是知识还在,那些对于古时瞎扯淡的书籍对于她来说,还是不看的好,反正她知道的比书多。

但是,她必须要了解关于荒古现在的情势。

过了不到一个时辰,第十殿的一个偏殿里就完全的改成了藏书室。

矗起的书架代替了墙壁,各种各样的书籍就像凭空出现了一样。而且,从荒古诞生到现在,从天文到地理,从兵书到游记,各种各样的书籍堆满了偏殿。

看到这些书,念归是真心的笑了笑,她不知道这里为什么书会那么全,想来是阎君让鬼族从外面弄来的。虽说鬼族大多住在亡命层,但是这不代表在荒古上没有鬼族,对于荒古上发生的事,阎君是该知道的都知道,不该知道的也知道一些。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念归还是能感觉到,阎君其实挺好哄的。只要她不忤逆他,阎君还是很‘宠’她的。对于别人对她的好,她都会记在心里。

在念归看到书籍笑的时候,阎君却是被怀中人的笑容惊艳了一把。

真是完美啊!阎君感叹着。

不知道为什么喜欢看着她笑,喜欢她在自己怀里的感觉。明明是清冷的性子,但是那不经意间流露出的笑容,却能让人暖起来。

那种,淡淡的,若因若现的温柔,让他忍不住靠近。而她一旦抵触他,隐藏在本性中的暴虐就会浮现。

岁月静好。

沧若念归很少理他,但是却总是有着让他安心的魔力。似乎只要看着她,一切就都不重要了。

当她置身书籍间,坐在那高高叠起的书上,恍惚间总让人以为她是从书中走出的布娃娃。精致的让人,忍不住的抱在怀中,忍不住占有。只是她的腿不能行走,这就是唯一的遗憾吧!

阎君不满念归总是因为书而忽略他的存在,打扰她,趁机在她脸上‘啃’两口成为了他的习惯。是那个清冷的女孩让整个死气沉沉的第十殿有了生气,阎君很喜欢现在的感觉。

就这样时光飞逝,直到有一天。

一开始出现的黑衣人再次出现。

阎君目不转睛地看着念归,毫无避讳的随口问道:“怎么了?”

黑衣人沉默了一下,跪在地上,头低的更低,不知当讲不当讲。

沧若念归微微侧头,又将视线移回书上。

阎君回头看向跪在地上的黑衣人,祸世一笑,只是那笑中,阴冷更多。

“说!”

黑衣人顿了顿,开口:“阎殿,阴蚀出现了。”

阎君闻言,暗蓝色的眼眸有几丝复杂,随后又目不转睛的看向沧若念归。

“无论如何,一定要拿到。”

黑衣人重重点头,闪身而去。

之后,便是一片静默。

忽然,沧若念归抬起头,放下书,‘飘’向阎君。

暗蓝色的长纱纷飞,她对阎君说:“让我离开吧。”

阎君微微愣了一下:“为什么要离开?”

“你能留我一辈子?”

阎君邪肆的笑了,暗蓝色的蛊惑眼眸微微黯淡。

是啊!自己比任何人都清楚,不可能留她一辈子的。

虽然他很强大,强大到可以在任何时候强制的留下她。

可是,她不应该属于这个暗无天日的地方,她在的地方,应该至少要有黑夜。因为只有漆黑的黑夜,才能看到星辰的闪耀。在这个没有白昼和黑夜的地方,所有的一切都充满了死亡。

在这对于阎君来说只是微不足道的时间里,他已经渐渐习惯了她的存在。他不知道究竟是他宠她,还是在他心里,那个精致的女孩已经成为了他灵魂中的支柱。

她从不任性,尽管她还是个孩子。

她的安然,她的恬静,她的美好…这些东西让他无法割舍。

他是一个偏执的人,偏执的疯子。

强大如他,或许不该如此脆弱。可是,你们尝试过那即使是死亡也无法逃避的孤寂吗?眼泪早已不再存在,因为心已经干枯的死去了

是她让那已经死去的心渐渐被润泽,那样的柔软,让他变得不像自己,让他有了本不属于他的脆弱。

“不再多陪陪我吗?”

“不了。”

知道她迟早有一天会离开,可是听到她毫不留恋的拒绝,还是心痛的仿佛整个人都燃烧起来。凭他的修为,想要囚禁她,强迫她留下轻而易举。可是,他也明白,有些东西注定了不会属于任何人,他的囚禁,只会换来玉石俱焚的下场。

他是已经死过的人了,他不在乎,但是他不希望她受到伤害。

只是想将最好的一切给她,因为她的完美。

“这个,给你。”

阎君手中拿着一个骨质的面具,递给念归。

沧若念归沉默了一下,伸手接过。

“去做你的事吧!你在这里呆的时间够长了。还有,照顾好自己,谢谢你。”

阎君没想到,她还是发现了。

是啊!一个强大到可以统一鬼族,创造半位面的人,为什么会在这个不见天日的地方一呆就是几万年。他在这里呆的够久了,他要找的阴蚀也已经出现,他该去做应该做的了。

阎君最后,选择送她离开。

在暗蓝色的光影里,看着那个女孩飘飞而去的身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