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无字碑上无字纹,血契订魂落命哀
  • 沧若九城
  • 沧若念归
  • 4112字
  • 2014-08-01 19:21:48

在空中翻飞的流纱精纸伞,忽然绽放出血色的华光。

血色的光华忽然刺向念归的额头。血色的主魂印记再次破碎,与之一起破碎的,还有念归头顶曼珠沙华的花心。念归额头处不停流出红宝石般的血液,却没有像上次那样凝结。

主魂印记的碎片刻入命的额头上,命的身体开始变得透明起来。身体缓缓化成支离破碎的碎片,瑰丽至极,却也惨烈至极。支离破碎的命,缓缓融入到主魂印记中。

主魂印记猛然凝结,但是曼珠沙华样式的主魂印记,原本的花心处,原本的花蕊被九条血蛇代替。只是曼珠沙华的花瓣,本就妖娆,像是从地狱伸出的手掌,九条血蛇完美的契合在花心处。一眼看去,并没有什么区别。

念归头顶破碎的玉质曼珠沙华的碎片,也凝结成九条血蛇,仿佛还活着一般游动、扭曲。

瞬间,仿佛无数细小的小蛇游走在浑身的血脉里,不停地蠕动扭曲,啃咬着她的血肉。

极致的痛苦,让念归瞬间嘶叫出声。

“啊!”

尖刻的惨叫声从亡灵坟冢核心区的某一个位置传来,瞬间惊醒了亡命层鬼族的一众大能们。

然而,片刻后,恐怖的威压降临,鬼族们纷纷安静下来。

与此同时,核心区的最中间处。

某一个存在施舍般的睁开懒散的双眼。暗蓝色的眼眸中,并没有灵魂之火的跳动,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他身上没有半点活人的气息,他是一个鬼族。还是一个极其强大的存在。

他懒懒的眯起双眼。

呵。

有趣,居然连他都吵醒了。那个疯女人又在干什么?

懒散地开口:“来人。”

一个一身黑衣的身影安静的跪在地上,依稀可以看出是一个女人,仿佛她本该在那里一样。

她什么也没说,只是安静的等待着命令。

“带来。”

黑衣人什么也没说,再次安静的消失。

无字碑前,念归身体仿佛被无数的小蛇撕咬。当疼痛渐渐消融,充盈的力量席卷了她的身体各处。

千丝蚀泪仞在她的身前缠绕,仿佛活过来的血蛇,切割了空间,然后刺穿了她的十指,痛的麻木的念归却对此几乎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

这是…

咒术师分九级:一级咒气师、二级咒法师、三级咒阵师、四级咒空师、五级咒化师、六级咒元师、七级咒玄师、八级咒魂师、九级咒禁师。

她刚刚融合巫蓝,突破三级咒阵师。命居然强行与她融合,硬生生的将她带进了四级咒空师。

要不要这么玩。

这次融合,命彻底失去了所有的意识。

命原本是神族的人,她死后,咒灵的属性自然是光明,这与念归的血煞之力是完全相悖的力量。而且,命生前绝对是九级的存在,她死后也是九级咒灵,居然能与念归这个三级的融合。

这一切都归功于,命在融合前,放弃了一切的光明之力。她当年临死前,生生活吃了九条血蛇,血蛇的力量都在她的体内保留了下来。

血蛇的力量,是血色的灾厄之力,是灾难的源头,这与血煞的残忍杀戮恰好吻合。力量的超高契合度,还有命的自愿祭献,念归一下子就突破了四级。

血蛇的灾厄之力让已经饱和的玉质曼珠沙华破碎,破碎的流溢出的血煞之力填补了念归一下子强行提升的力量空缺,同时挪出一定的空间来容纳多余的灾厄之力。

代生者的半能量体接受了灾厄之力与血煞之力的融合,这才有了万蛇噬心的痛苦。所幸,这样的痛苦虽然剧烈,但也带来了丰厚的回报。

沧若念归不由得沉浸在了冥想中,开始试着操控这些暴涨的力量。

结果很令人无奈,那充满了灾难的苦痛气息的力量很难调遣,甚至隐隐有脱控的迹象。

该死,她的心境不够。

哎~~

沧若念归只好无奈的睁开眼,先是让墨夜捡起命之前仍在地面上的流纱精纸伞。那把纸伞,可不是简单的东西,那可是之前左殿那样的九级强者的咒器呢!

然后轻轻向墨夜传音道:“墨墨,我们去无字碑那儿。”

命,谢谢你赋予我力量,我会带你去见右殿和那位将领。

墨夜抱着念归的手不由的收紧,念归因为刚刚突破没有注意,可是他看到了。那些血纹已经攀爬上了她的大腿,苍白的透明的肌肤一眼就可以看到那殷红诡异的血脉。这些,却只让墨夜心痛。

地上的白骨依旧躺在那里,周围的白雾已经散去,盛开的鬼吻花也已经凋零,那些失去依托的小蛇也缓缓消散。

言华殇站在远处,一动不动,就好像没有看见刚刚发生的一切一样。

他被莫名其妙的卷进了这个他并不感兴趣的故事,即使这个故事再怎么吸引人也终究不是一个好故事。

重新来到无字碑前,那九条骨蛇的眼睛已经失去了神采。灾厄之力已经被念归融合,这些骨蛇也没有了支撑,变成一块块蛇骨,散落在地上,与那些白骨无异。

无字碑上,一墨绿一冥蓝两种颜色的灵魂之火燃起。

没有人开口。

那两种火焰只是复杂的晃动着。

最终,那个墨绿色的火焰跳动了两下,一个阴冷的声音传来。

“我想见见她。”

沧若念归怔愣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

收起手中的引魂灯,双手举起到胸前,手心相对,微微弯曲的十指中间,无形的丝线环绕。一个小小的人偶出现在念归的双手之间。

甜美的面容,黑裙暗纱,额头正中多了一个血色的主魂印记。

正是命。

命已经和念归融合,可是她记得自己的誓言,一定要那位将领见见自己以前的容貌。所以,这才有这样的一幕。

沧若念归与命融合,命带给她的支咒术是:

灾厄咒术。有一定的几率随机造成灾难,威力与施咒者本身的力量无关。代价,灾厄之息。

千丝蚀泪仞附带属性:切割,控制。

灾厄咒术就是不顾一切的禁忌咒术,这样的咒术极有可能造成无法挽回的灾难,那一句几率,一句随机,就已经让人不寒而栗。而且灾难的威力还与施咒者的力量无关。也就是说,凭念归现在这样的力量,甚至可以施展出足以毁灭一切的灾难。

只是这样的咒术可以说是无用到极点又恐怖到极点。一旦施展出的灾难太过强大,自己就会先毁灭,若是不够强大,自己可能在对敌时就会被抹杀。而那代价灾厄之息,更是让人摸不着头脑。

这样的咒术决不能轻易施展,那么命带给念归的仅仅只是这样一个堪称废柴的咒术吗?

不是,绝对不是。重点在于千丝蚀泪仞和流纱精纸伞。

千丝蚀泪仞的切割二字可是无物不切割啊。那控制二字,则是一切的重点。

命为了再见魔族将领一面,将自己的一缕魂魄融合进了千丝蚀泪仞,借助念归的力量凝结成了一个与她本人无异的小小人偶。这个人偶和千丝蚀泪仞,至少可以让念归在施展傀儡咒术时的永久控制几率增加百分之十。

也就是说,她在施展傀儡咒术时,所有的概率都将增加百分之十,这对于念归来说,这绝对相当于保命的概率增加了百分之十。她这样的身体本就不擅长剧烈战斗,能够控制就绝不出手,这就是她现在的定位。

那把纸伞的附带属性就两种,却也是极其重要的两种:隐藏主人面容、气息、修为,扭曲人对于主人的印象。防御,触发式防御,可以抵挡相当于主人全力一击三倍的攻击力,每天三次。

这把伞的重要不言而喻,这也是那些人拼了命也要争夺的原因。

此时的墨绿色的火焰,在看到命之人偶的那一刻,就剧烈的波动起来。

最后,他只是说了一句话。

“她…果然是这样的美好…她…不该是一堆白骨…”

冥蓝色的火焰跃动了一下,一个轻佻的声音说道:“那当然,也不看是谁看上的女人~”

静默。

真的,有时候一句话,就可以换回真实的心痛。

念归她还能说些什么?

良久之后,墨绿色火焰阴冷的声音再次传来。

“带我走。”

念归愣住了。

“带你走?你难道不可以自己离开吗?”

“不能。无字碑束缚了我们太久,我们一旦离开它,就会失去所有的力量。更何况,我们现在是亡灵,就算离开,又能去哪里?”

去哪里?

恐怕没有人可以告诉他们。

“所以,带我们走。”

念归挑了挑眉,我们?不是我?

一个轻佻的抗议声传来:“哎哎哎~~你那是什么意思!你以为我愿意呆在这个鸟不拉屎的臭地方!”

“我认为你很乐意呆在这个地方。”念归听着那跑调的嗓音,受不了的恶寒道。

“啧啧…小美人,话不能这么说,这个鬼地方,连人,不,连鬼都不愿意呆的。呜呜~~~可怜我这人,在这么个地方呆了四千年不见天日…啊啊啊~~~”

念归好笑的听那位右殿诉苦。这位右殿说的,听上去乱七八糟,但其中的苦楚,或许真如他所说。

自杀之后四千年的不见天日啊!

可是,怎样带他们出去呢?

心神慢慢沉入主魂空间,搜寻着可供使用的咒术。

什么呢?

对了,傀儡咒术。

傀儡咒术可以操控一切无意识的东西,显然这一点对于‘两火’是没用的,那么…

傀儡咒术中还有最后一句。‘若想要控制有意识生命或非生命,则需吞噬对方意识,或与对方签订灵魂血契。签订灵魂血契时无限制。’

“你们,可愿与我订结灵魂血契。”

灵魂血契是所有种类契约中最最不可违抗的,霸道至极。签订双方有主仆之分。若订为仆的一方违背契约,等待他的,将是永世不得超生的魂飞魄散,可若要是主的一方违反,却不用付出任何代价。

也就是说,主拥有仆的一切,而仆,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可以随时抛弃的无用工具。

沧若念归居然要四千年前两位在各自种族中呼风唤雨的人物与她签订契约

“除非是签订灵魂血契,否则,我无法带你们离开。”

两种火焰沉默了一下,然后,那个墨绿色的火焰淡淡的说:“我愿意信你一次。”

命,我想再和你在一起。即使你已经和这个女孩融为一体,我也想跟在她的身边,多感受感受你的气息。既然错,我就陪你错到底。

念归微微笑了笑。

她知道,这位魔族将领信得不是她,而是命,她相信命的选择。

右殿一反刚刚的轻佻玩味,反而沉默了很长时间。

魔族将领有些疑惑,这个人即使以前是他的情敌,可是,他也不是最后自杀只为了成全他和命吗,他从来就没有对他的敌意。四千年了,他最了解他的性子,他是最不愿留在这里的人啊!为何有了离开的机会还要犹豫?

右殿的冥蓝色火焰黯淡了一下,右殿有些沉重的声音传来。

“比起离开,我更向往自由。”

墨绿色的火焰跳动了一下。

他忘了,他的这位老友,对于自由,有着近乎于堕落的执狂。当初若不是为了命,右殿也不会留在神族的光耀神殿。自由,哎…

“可是…”右殿的声音再次传来。

“比起自由,我更向往生命。”

“我死过一次,不想在离开之后再次经历悲哀的人生。亡灵生物作为被排斥的种族,终究只有被抹杀的结局。”

“可是,我想赌一次,赌上我的所有,跟你,赌一次!”

沧若念归的笑容完美的扩大,碎冰幽冷的眸子折射出引魂灯的蓝色光晕,潋滟绝伦。完美至极的笑,让人忍不住占有的冲动。同时,那弱小的女孩身体,更是激起潜伏在本性中的暴虐。

太完美了,完美的,只想让人毁灭啊!

“我,不会让你输得。我,也绝对不会输。”

“我,相信你。”

沧若念归双手前探,两手之间命之人偶上,血色的符文在其上浮现。符文像是组成了某种阵法,引动了彼此的灵魂。符文脱离命之人偶,悬浮在念归和无字碑之前。

沧若念归开始吟唱:“吾与汝之契约永世长存,依契约之束缚,祭上汝之魂,殷血降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