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血腥盛宴命之意,初识言殇玉华巅
  • 沧若九城
  • 沧若念归
  • 3430字
  • 2014-07-31 19:16:04

外面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啊!”

外面的人看到命显然都吓了一跳,随即就兴奋的喊起来。

“居然是流纱精纸伞?!”

“那可是顶级的宝物啊!”

“上!”

“一定要抢到!”

“哈哈!精纸伞居然在这里,赚了赚了!”

念归微微眯眼,流纱精纸伞,是指命撑着的那把纸伞吗?

“啊!”

不久,外面就传来了惨叫。

“不…这是什么东西,我的手!”

“不不…啊啊啊啊!”

墓室里的沧若念归暗自撇了撇嘴,千丝蚀泪仞!

虽然命重创了沧若念归和墨夜,但是念归却并不恨她。

强者为尊,技不如人她恨什么!是她自己拉着墨夜进来的。

命身上的疯狂气息和那把流纱精纸伞,都让念归确定,命是一个有故事的人,而且故事一定会非常有趣。

“啊…不不…”

外面的惨叫声仍在继续。

“叮!”

一声不大的轻响,却瞬间勾起了念归的兴趣。

是谁发现了千丝蚀泪仞?是那位六级灵师?还是别的什么人…

“砰。”

一声轻响,很明显的,刚刚的发现千丝蚀泪仞的人被命甩在了地上。

随后,外面安静下来。

然后,沧若念归呆的墓室的左边响起了一声轻响。

哦?命又留下了活人?

突然,沧若念归凉凉的开口:“命,见见邻居。”

墓门外传来命低哑的诡异笑声。

左侧的墙壁忽然化作鲜血,渗入底下,不见了踪影。

左侧的墓室的地面上,躺着一个身着蓝色素衣的男子。手中死死抓着一把银色的长剑,剑柄上的流苏被血色晕染,无力的贴附在地面。

墨夜抱起沧若念归,走上前去。

躺在地上的男子却忽然横剑而起,清雅镌秀的面容在散乱的黑发下透出防备的冷意。

沧若念归没有一丝不悦,只是有点讶异,在重伤至此的情况下居然还能留有最后的警惕意识?

那个男子看清来人后,还未言一语,就在此跌倒在地,昏了过去。

言华殇模模糊糊的醒来,只感觉身上一阵阵的疼痛。压抑不住的闷哼出声。

该死!

他记得,他和他那帮不知死活的同伴一起进入了亡灵坟冢中的一座墓地。

在墓地中看见了撑着流纱精纸伞的一个甜美女人。

接着,那个女人召唤出来五具银甲傀儡,都是三级修为。只是后来出现了一个黑甲傀儡,大概是六级修为。死死的将他们缠住。

然后他身边的同伴开始莫名的断手断脚。

而他在不经意间发现了连着那些傀儡的无形丝线。一剑刺过去却被丝线缠住甩到了一个墓室里。

接着,死撑着保留最后一份清醒的他看到了一个抱着女孩的男子。然后他就失去了意识。

言华殇甩了甩头,勉强使眼睛重新聚焦,看向自己。

自己身上的伤口都已经止血了,只是全身钝痛的厉害,想必被甩进来时被震得受了内伤。

四处望了望,却只在一片黑暗中看见了两圈耀目的冥蓝。

冥蓝色的光芒晃动了一下,就向这边走来。

言华殇仔细看去,就看到了一个男子抱着一个小女孩向着她走来。

男子一身黑袍,仿佛要和这片黑暗融为一体。墨黑色的眼眸外有着一圈冥蓝色。颀长的身姿却有着少年人的脸庞。黑暗中,少年绝世潋滟,冷漠的脸上透出的是近乎妖异的艳冶。

怀中的少女小巧玲珑。精致到极点的面容乍看之下只觉得无与伦比的冷艳,细看之下,那份精雕玉琢的精致让人忍不住生出疯狂的占有之意。

苍白的透明的脸庞,透出几许病态的美感,宛如一碰就碎的瓷娃娃。

两人衣着虽然狼狈,却掩不住绝世风姿。

言华殇在打量沧若念归两人,念归又何尝不是在打量着少年呢?

一身蓝色素衣虽然染血却仍透出清凉之意。少年容貌俊秀,并非那种无可比拟的帅气,而是一种温润如玉的秀美。银色的长剑上流苏染血,温文尔雅。

只不过,念归可不会忘记刚刚见到那个少年时,他最后横剑的决绝和狠辣。

沧若念归和墨夜向来是性子冷清的人,自然不会开口说话。而言华殇刚刚清醒,意识还有些模糊,再加上心有防备,几人就一直大眼瞪小眼,谁都没开口。

许久,言华殇温和的声音传来:“我叫言华殇,三级中阶灵师,请问你们的名字?”

沧若念归微微抿唇,清脆的声音如水一般流出:“沧若念归,他是墨夜。”

之后就是许久的沉默。

再次开口的依旧是言华殇。

“那个女人是谁?你们也是被甩进来的?”

言华殇毫不意外的没有得到答复。

他也算是明白了,这两人都是冷漠绝情之人,少言语啊。

随后他们几人就安静了下来。

沧若念归没有回答言华殇的问题很大一部分是因为不愿意开口。另一部分,她也不知道命想要干些什么,为什么命告诉了他们她的名字,却没有告诉言华殇?

他们被命放到这里的原因是因为发现了千丝蚀泪仞。那么,她刚刚想要见言华殇命为什没有阻止?这里的其他地方是否还关有其他人?命又想将他们关到什么时候呢?命究竟想做什么?

太多的问题没有答案。

这种时候,知道不如不知道,该知道的终会知道,该来的也会来,躲也躲不过。

在墓室里不知年月,期间也进来过不少不要命的,最终只有两三个人发现了千丝蚀泪仞。

想来命并没有刻意隐藏,否则,哪有那么容易被发现的。

命杀人一般都是碎尸,鲜血有时甚至能够顺着地面的缝隙流到念归他们的墓室里。

浓郁的怨气和血煞之力让念归从二级咒法师初阶提升到中阶。

念归无所谓啊!反正饿不死还对修炼有益,墨夜在这里也突破到了中阶。

可言华殇却是无奈啊!他是不着急出去,可是却无法在这里静下心来修炼。反观另外两人呢?不仅能修炼,还能破阶。

如果不是确认他们两个不是亡灵生物,他恐怕就要以为对面的两人是鬼族了。不过,貌似鬼族没有二级修为的。

时间飞逝若空,梦不回,百转无穷。

不知是白天还是黑夜。

墓室两边的墙壁忽然开始溃烂消融,最后化成一滩血水,渗入地下。

沧若念归和言华殇在最开始时的惊讶过后就没什么了。毕竟三人都见过一回。

两面的墙壁消融之后,所有在主墓室旁开凿出的墓室连成了一个巨大的环形,环绕着主墓室。

环形的墓室中,除了沧若念归三人,还站着大概零零总总大概十人。

环形墓室和主墓室的墙壁缓缓消融着,露出了满地血腥的主墓室。

主墓室中,命仍然站在最中心的位置,撑着把流纱精纸伞。黑纱暗裙摇曳而下,站在满地的碎尸间,

“桀桀桀…”

“桀…桀桀…”

命仍旧诡异阴冷的笑着。

黑色的纱裙忽然被不知名的风吹扬起来,隐隐露出了命漂亮的白皙肌肤。

这却让众人不由得毛骨悚然。

这个女人,可是用了最疯狂的方式,让他们认识到了,什么是真正的恐怖。

那漫天飞舞的血肉,至今仍流淌着如溪水一般潺潺的暗红色鲜血。

都是那个甜美的女人一手制造出来的。

逆风吹拂着命的黑纱,黑色的纱裙忽然贴地蠕行。

在众人的脚下,以命为中心形成了一个黑色的漩涡。

意识有一瞬间的空白,等沧若念归几人再次恢复思考能力时。

撑着流纱精纸伞的命站在众人的最前面。命的前面。是一片盛放的白色花海。

原本被死气笼罩的灰蒙蒙天空,此时湛蓝美好。淡淡的白色雾气弥漫,竟然给人带来了错觉。

是不是,这里不是亡灵坟冢…

一直只是低低笑着的命忽然安静下来。

然后,清越甜美的嗓音传来,不复原来的嘶哑难听。

悠扬悦耳的女子声音脆脆地说道:“进去吧!呵呵…”

众人都愣了一下,随即汗毛乍起…

命…

这时,沧若念归的声音淡淡的传来:“进去干什么啊?!”

流纱精纸伞垂下的红纱在这淡淡的白雾中飘扬着,带着几许艳丽非凡,但确确无了血腥味。

轻纱似乎微微动了动。

“那里,有着你们做梦也想要得到的哦!”

沧若念归再次说道:“那要是没兴趣呢!”

“你必需有兴趣!”

“不要说得那么直白啊。”

这时众人都想看怪物一样看着沧若念归。

这个孩子,真是…

不要命啊!

出奇的是,命居然还搭话了。

众人不禁心中有了警惕之意。那个女孩和一直抱着她的那个男子,不会和命有什么关系吧?!

墨夜黑色的眸子再次泛起波澜。他一直知道的,沧若念归生性冷清,心中虽然有着仇恨,但是曼珠沙华的吞噬封印已经消融了很多。

可正是因为没有心魔,才不会迷失自己,才会在仇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

念归很少用除了淡漠以外的语气说话。一但说出,就代表着信任。

就好像沧若念归一直坚持着喊墨夜‘墨墨’一样。

那么,命呢?为什么她会得到她的信任。

仅仅只是一面?仅仅只是几句话?恐怕最多的,还是那份熟悉的疯狂吧!

是否有一天,他的主子也会变成那个样子?

墨夜的抱着念归的手紧了紧。

所有的人,无论愿不愿意,都踏进了那片花海。

踏进花海,好像没什么危险发生。

大家就只好提高警惕,向前走去。

一共有十一人进入花海,每个人都是在命的屠杀中幸存下来的人。修为最高的也就是三级高阶的修为。

只是,这里的所有人都是发现过千丝蚀泪仞的人。他们,都拥有着敏锐的洞察力。

知道这里危险,没有一个人,敢向前半步。

但到底这里都是胆识过人的天才。

有几个人向前走了几步,发现没有什么危险。随后,就大胆的向前行去。

沧若念归仍然被墨夜抱着,两人却没有前行,只是站在原地。

念归饶有兴致的看着两边的白色花朵。

花朵有点像是牡丹,盛放着,带着盛世的华美。纯白色的花瓣摇曳着,在那份雍容之中,更加一抹纯洁。

很美的花。

沧若念归不由得靠近了一点。

只是…

为什么看着这么眼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