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银甲傀儡红纸伞,千丝蚀泪暗纱裙
  • 沧若九城
  • 沧若念归
  • 4767字
  • 2014-07-31 19:15:57

墓道的尽头是一间主墓室。一片黑暗中只有那无尽的血光氤氲。

主墓室的地面上横七竖八的倒着无数的尸体,碎肉满地,有一些尸体和尸体被砸到一起,混合成一滩肉泥。

墓室有一个女子,一身黑色暗纱,手中拿了一把精致的红纸伞,纸伞上斜垂下的红纱遮挡住了她的容貌。

空气中蔓延着浓重至极的血腥味,‘滴答滴答’的声音不绝于耳。仔细看去,就会发现,四周的墙壁都是空的,被切割成各种各样大小的房间,还有很多甬道通向不同的地方。

很明显,墓门不是只在中层。

房间里勉勉强强能看到一些‘人’,安静的或坐或站。

呼!

不知哪里的风吹来,骤然吹落了那把精致的红纸伞,红色的精致纸伞掉落到地上,在满地的残肢断臂间,更显出一种绝世的诡异妖娆。

一张甜美的娇颜显露出来,黑纱暗裙轻轻扬起,那黑的潋滟的纱裙竟然贴地蠕动爬行。

“桀桀…桀桀…桀”

“桀桀…桀”

“桀桀桀…”

半空中传来猖狂至极的诡异笑声,在这死寂的亡灵坟冢中,不禁让人汗毛倒立。

亡灵坟冢的核心区的某个地方,一座无字碑矗立在那里。

冥色的光芒忽然升腾而起。

一个调笑的声音响起:“呀呀呀…又是谁惹了那个女人,真是的。呵呵…”

随后,一个阴冷的声音响起:“谁知道!不是你我就是了。”

“不知那两个小东西能不能逃走?嗯…呵呵…”

“等我们能离开这个鬼地方再说吧!”

主墓室内,疯狂的笑声回荡着。

“咔…咔…”

主墓室的两侧墙壁上打开了三道暗门。

三具穿着银色铠甲的尸体走了出来,他们的眼眶是黑暗的,看上去和一开始遇到的那些低等生物差不多。

银甲傀儡似乎是受到了那人的控制,直接攻向念归。

那个女人在停止笑声之后,仍旧安静的站在那里。

三具银甲傀儡举起手中的银色长刀,劈砍了过来。三刀尽皆劈砍在空处,却锁死了墨夜和念归一切闪避的路线。

碎骨链再一次出现在念归手中,只不过这次是为了禁锢。

三个傀儡同时僵硬了一下,就这一小会的功夫,墨夜已经横身而出。面对着银甲傀儡倒退着向入口的方向急速掠去。

碎骨链在一秒后骤然消失。

沧若念归却忽然脸色大变。她的力量被抽空了三分之一,居然在群体禁锢的情况下只是禁锢了一秒?

该死,这些鬼东西至少是三级咒阵师修为的。而且明显受到那个女人的控制,那个女人只会是五级向上的修为。

该死!

不过,她的那把伞…

很熟悉的气息。

那是血煞的气息…

先逃出去再说吧!

三具银甲傀儡,动作迅速的抽刀拦截。

沧若念归冷哼一声。

与念归心神相通的墨夜单手抱着念归,另一只手上凝结出阴蚀咒。

幽冥咒术,阴蚀咒。一次消耗本身灵力百分之一,无攻击力,腐蚀力是本身修为的二分之一。

银色的铠甲上冒起阵阵青烟,有一部分铠甲被腐蚀了一小部分。三具银甲傀儡纠缠不休,丝毫不管自身的铠甲被腐蚀,三柄银刀从上而下封锁生机。

沧若念归墨蓝色的碎冰眸中,危险的血光再一次一闪而过。

傀儡术。

只要是没有意识的东西她都能控制。只是这次,她控制的是那三柄长刀。那三具傀儡明显是被那个女人控制的。她想要控制是肯定不行的了。只能勉强的控制他们的长刀。

三柄银色长刀上泛着被腐蚀的黑光。刀刃骤然反转,砍向三具傀儡。银甲傀儡像是被什么牵引着一样,向后直直的甩过去,躲过了攻击。

沧若念归控制着三柄长刀挽了一个弯,追砍而去。

银甲傀儡只是向后闪了一下,想来是那个女人惊讶之下的反射性举动。随后银甲傀儡再次空手扑上。

刀光一闪,紧接着,三柄银刀中的两柄精准的砍上了两具傀儡。剩下的那柄却像是在半空中砍到什么一样,‘叮’的一生轻响,然后整整齐齐的段成了两节。

什么?!

难道?

沧若念归神色一厉。

抬眸仔细的看向那个女人,又狐疑的看了看掉在地上的纸伞?

为何要扔掉纸伞?

墨夜闪过三具傀儡的攻击,微微眯眼,顿时,一双眼眸都化成了墨色,黑暗的渗人。

一片黑暗的主墓室内,血光氤氲。

银甲傀儡前后夹攻,墨夜身影辗转挪移。

三具傀儡确实有三级的力量,只是一直控制着他们的那个女人,却始终没有动用他们的灵力。只是依仗三级的身体强度和速度硬碰。

而她自己,也始终没有出手。

沧若念归也没有别的动作。

两人就像是在等待着什么似得。

银甲傀儡在移动过程中,忽然淡淡的光芒一闪。光芒很弱,在这样的环境中基本上都可以忽略。但,就是这一点点光芒,却逃不过一直注视着这里的两人的眼睛。

血色的弧光横斩而出,带起空气的一片涟漪。

血煞咒术,血弧斩。消耗体内灵力,形成两倍于灵力的攻击力。

“叮!”

一阵火花激起。

三具银甲傀儡其中的一个腿骤然向后拉,身体瞬间失去平衡,扑倒在地上。

果然,念归没猜错。

那个女人并不能像她一样控制这三具傀儡,那个女人,一直依仗的,就是她手上系着的丝线。

这些傀儡被那些丝线控制着。那个女人一开始扔掉手中的红纸伞,恐怕就是为了操控这些傀儡吧!

之所以无法动用他们的三级的力量,是因为那个女人毕竟不是像念归一样会傀儡咒术。

虽然看不见那些丝线,但只要斩断丝线,这些傀儡就会失去控制。

念归低低的笑了几下,八岁孩子的脸庞稚嫩精致的不可思议,微勾的唇角盛放着祸世的光芒。

墨夜眸光闪了闪,那一圈处于眼框边的冥蓝潋滟开妖冶的风华。

沧若念归忽然一字一顿的开口:“血煞咒术,血轮日芒!”

近乎透明的小巧双手间,十指破裂开一道缝隙,十颗殷红的血珠如宝石一般闪耀。交融在一起,血珠旁泛起层层的血色波纹。

血煞咒术,血轮日芒。以自身精血为引,以自身一半力量发动相当于全盛时期的全力一击。代价,使用完毕后立刻陷入虚弱状态,持续一天。

主墓室里有着无数的尸骨和鲜血,沧若念归正是看准了这一点,加上墨夜陪伴在身边,才敢发动血轮日芒。

殷红的光芒在漆黑的主墓室中耀目如太阳,却散发着嗜血的光芒。

下一刻,血轮日芒脱手而出。

在半空中骤然碰撞出一阵火花。

“桀桀桀…”

那个女人忽然再次狂笑出声。

“好好好…非常不错,居然能察觉到千丝蚀泪仞…”

“不过…桀桀桀…”

红色的力量缓缓顺着那个女人的双手为千丝蚀泪仞镀上疯狂的光芒。

“叮!”

清脆的声音响起,两种红色的力量相互碰撞,溅起地上无数的鲜血…

一种殷红的嗜血,一种则透着无边的疯狂,还有一种压抑至极的灾厄之息,毫无理智可言。

毫无悬念的,嗜血的血芒被完完整整的泯灭在疯狂的红芒中。

五级向上对两级初阶,差距太大,根本无法抗衡。

红芒的丝线肆虐,向着念归两人横扫而来。

沧若念归本就苍白的透明的脸瞬间变得更加惨白。

也顾不得暴露,头顶的曼珠沙华绽放出惊世血芒。生生拦截下了那红色的丝线。

然后下一瞬,墨夜强自反转身形,将念归护在怀里,同时运起灵力,在背后布下黑色的结界。

红色的千丝蚀泪仞仅仅被阻拦了一瞬间,就骤然突破,狠狠甩上了墨夜的脊背。

千丝蚀泪仞被阻拦的那一下削弱了那丝线上的红芒。

在千丝蚀泪仞甩上墨夜的背的一瞬间,那个女人好像不想杀了念归二人,红色的光芒就此退却。

就算是如此,无形的千丝蚀泪仞也突破了墨夜的防御,将墨夜整个背部划得血肉模糊,甚至露出了森森白骨。

墨夜整个人踉跄了一下,然后就跪倒在了碎尸中。只是双手仍旧死死的抱住念归,尽量让她少的沾染血腥。

墨夜是念归力量的一部分,墨夜受到重创,本就因为施展血轮日芒而虚弱的她重重的吐出一口晶莹的鲜血。

强撑着没有昏过去,死死的看向那个长相甜美的女人。

她算是明白这里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残肢断臂了。那些,都是被那个女人用千丝蚀泪仞碎尸的人啊!

难道她们也要变成这里的一具碎尸吗?

那个女人从始至终都没有移动过一步,一直站在主墓室的最中间。

看着那双墨蓝色眼睛中的不甘。那个甜美的女人甜腻腻的一笑,吐出的,却是刺耳至极的笑声。

“桀桀桀…是不是很疼?是不是特别恨我啊?桀桀桀桀桀…桀桀桀桀桀…”

“记住了,我…叫命。记住了么?在绝望中诅咒我的时候,别忘了…”

“啊~桀桀桀…”

沧若念归最后一眼,就是看到千丝蚀泪仞卷起那把精致的红纸伞。命撑着那把红纸伞就像刚刚他们进来时那样。

不知过了多久,一片黑暗中,沧若念归艰难的睁开眼睛。

她如一个没人要的布偶一样被扔在地上。刺骨的阴寒,加上严重的内伤,让她差点再一次晕过去。

抬眸四处望了一下,就看到了躺在地上的墨夜。

仔细打量四周,发现这里一片漆黑。凭着念归自己的眼力,也只能大致看出,这里是一间石室,什么都没有。空空荡荡,只是黑色的地面上散发着一阵阵的血腥味。

沧若念归猜测,这里可能是他们进来时看到的那些主墓室旁边的一个个房间。

念归现在也顾不得向那个自称命的人为什么不杀她和墨夜,现在最重要的是墨夜。

沧若念归还记得墨夜替她挡下了千丝蚀泪仞,还有那血肉模糊的后背。

撑起身子,刚想爬起来,却忽然她的双脚一阵无力,又跌坐回地面上。

呵呵…

念归有点自嘲,这一幕,还真像在渡渊殿内,她突破二级咒法师的时候呢!

在一片漆黑中,她也是想要站起来,却因为双脚上的诅咒跌坐回地面。

无奈之下,只有伸出那双精致的手,抓向地面,拖着双脚爬向了墨夜。两人间的距离其实并不远,只是对于现在重伤的念归来说,却是艰难至极。

爬了一段距离,刺骨的寒意沁入细腻精致的肌肤。粗糙的地面很快将那苍白的透明的肌肤磨得血肉模糊。

爬到离墨夜还有两三步的距离时。念归再也没有了半点力气。

血轮日芒的虚弱效果加上严重的内伤,早已经让这个八岁的稚嫩身体不堪重负。

倔强的女孩咬着精致的唇瓣,生生咬出了一抹嫣红。晶莹的血珠点点而下,给那份精致的面容添上一抹诡异的妖冶。

苍白的透明的精致小手血肉模糊,好不容易触碰上那袭黑袍。

强撑起身体的再次倒了下去,却倒在了黑袍少年的身边。

不知过了多久,沧若念归感觉到一阵温暖。幽幽转醒,入目的,是一双漆黑的没有一点光明的眸子。

墨夜醒了,坐在地上,却将沧若念归抱在怀中。

沧若念归愣了愣,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把拉过墨夜,看到的,却是墨夜血淋淋的后背。

墨夜由死气化形,体温跟没有差不多,那她刚刚感受到的温暖?

墨夜抱着念归的手在背后默默地输送着力量,整理着混乱的经脉,帮着她疗伤。

却任凭自己的背部血肉模糊。沧若念归在黑暗中无言一笑。

却忽然发现自己的伤势和力量恢复的有点快的诡异。

并不只是墨夜帮她的原因。

而是…

念归的目光不由的看向外面,漆黑的墓门阻挡的了视线,却挡不住那样疯狂的血腥味。

难道是因为那些血液吗?

身为血煞咒术师的她,在这样疯狂的环境中却是最适合她修炼的。

感应了一下体内恢复正常的经脉已经开始自行恢复。阻止了墨夜的行为,反过来她帮着墨夜恢复背后的伤势。

薄凉的小手,轻轻触到墨夜的背部。

墨夜的身体有一瞬间的紧绷,随后又放松下来,说不得究竟是因为疼痛,还是那个女孩的亲近。

一片漆黑的墓室中分不清日夜。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又好像只是过去了几天。

沧若念归和墨夜的伤势已经全部恢复了。命也毫无动静,就好像已经忘记了他们一样。

在这一片血腥中,却是最适合沧若念归修炼的。这里又处于亡灵坟冢,浓郁的死气也对墨夜大有裨益。

反正也逃不出去,沧若念归和墨夜反而不着急了。施施然在墓室中修炼。他们不需要进食,只要有能量支撑,在寿元耗尽前,他们是不会饿死的。

念归修为最近精进不少,只是诅咒的虚弱感却越来越强。

沧若念归曾经检查过,只是发现脚上的血纹好像颜色深了些,也就没有在意了。

这一天,念归正无聊的用手指缠绕着墨夜的墨色长发。

墨夜黑色的眼眸旁边一圈冥蓝色,在黑暗的墓室中潋滟绝伦。

忽然外面传来了阵阵轻碎的脚步声。

沧若念归狐疑,有人来了?

随即嘴角勾起大大的弧度。又有人倒霉了呢?!呵呵!

墓室外面传来放肆的交谈声。

“咦!好血腥啊!不知道这里有什么,让这么多人趋之若鹜,却又碎尸至此。”

“别这么大声说话,引来什么就不好了!”明明说着这样的话,自己的声音却又这么的放肆!

“这里只是中层而已。”

“对啊!反正有着六级的灵师大人。怕什么!”

“哼。”

墓室里,沧若念归勾起唇角,真是不作死就不会死啊!六级很狂吗?

就像是为了回应她心里所想,站在外面的命低低的笑了起来。

“桀桀…”

声音很轻,不像见到念归他们时那样狰狞的猖狂。

她轻轻的说:“六级?不错的人偶…”

随后就隐去了声音。

人偶?

沧若念归皱眉,不是傀儡吗?

-------------题外话-------------

月底万更,月初万更,明天也万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