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不速之客
  • 篡命
  • 星若羽翼
  • 3027字
  • 2014-07-29 14:32:19

又是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中午吃完饭在家中小憩一会儿,我便赖洋洋开车来到了我的风水铺子。因为风水铺子是在福寿街闹市区的写字楼,周围都是各种商场,平时午休之后,我也有一个习惯,就是停好车,便步行前往咖啡馆买一杯咖啡,一边喝一边往写字楼走。今天如同往常一样,我买好咖啡,刚刚推门出来,手机铃声却突然响了起来。

我一看来电显示的号码,正是我风水铺子的电话,因为铺子里面的伙计都知道,在我吃饭和睡觉的时候,最反感的就是别人给我打电话,除非有什么重大的事情,比如有人重金请我相地看风水之类的事儿,铺子里面才会通知我。不然在13:30这个时间,一般铺子里面是没有人给我打电话的。于是我迟疑了一会儿,还是接起了电话。

“小爷,你在哪呢?”电话那头传来了伙计小良的声音。

我抿了一口咖啡,无精打采地回答说,“现在就在楼下了。你最好告诉我,铺子里面又接了大买卖。不然都对不起我这个时间接你的电话。”

我平时要是这么说,小良会和我贫上几句,可是这一次,电话那头出气的安静,就像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一样,小良也不说是什么事情,只是很严肃地告诉我,店里接不接大买卖现在还不清楚,但是他清楚的一点是,铺子里面现在来了一个非常棘手的人物,并告诉我让我快点来到铺子。

听到小良这么说,我心里不由打起了鼓,铺子里面会来什么棘手的人物呢?以至于小良说话都变得如此谨慎。

我也没心情细品我手中的咖啡了,匆忙喝了几口,便把纸杯扔进了垃圾桶,急忙向写字楼走去。风水铺子在写字楼的七楼,正应“七上八下通天接地”之意,当时特意要的七楼。

因为风水铺子里面的伙计,除了个别的财务、策划等专业人员外,还有几个人基本都是爷爷手下的瞟儿贼,因为爷爷隶属于“观天派”,所以他手下的瞟儿贼,基本都有一定的阴阳风水知识,所以也算是能给我帮帮忙。用爷爷的话来说,他这是为了给瞟儿贼发展开拓新的方向,他把对风水、相面有潜质的瞟儿贼交给我,算是给他们转行正当行业了。平时如果我外出帮人相地,如果有人来批八字或者给孩子起名字之类的事情,这些瞟儿贼也都能给应付。虽然他们名为瞟儿贼,可是在我的风水铺子,却有一个体面的名字——风水师。

毕竟现在风水铺子发展有一定的规模了,平时市里的相地看风水,或者是为人批八字,基本都是让手下的风水师去做,而如果非要让我亲自做这些,当然也可以,不过,价钱就要另商量了。铺子开了这么久,我还是第一次听到小良说,铺子里来了一个“棘手”的人物。

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呢?

我怀着好奇而忐忑的心理,很快坐电梯来到了七楼。我才刚刚走出电梯,就看到小良和另外两个伙计,就站在电梯门口等着我,见我从电梯里面出来,小良立刻把我拉到了一旁。只见他表情稍显紧张地对我说道,“小爷,等一下你进去的时候可要悠着点。。。”

他话还没说完,我立马朝他摆摆手,说道,“他妈的到底出了什么事儿啊?一个个大惊小怪的。有人吃了雄心豹子胆来打劫瞟儿贼啊?瞧你们这点出息。”

我的话音刚落,只见从我的铺子里面,走出了一个身材高挑的姑娘,这个姑娘也就二十几岁的样子,打扮的非常时尚,大冬天的季节,她上半身套了一件黑色貂皮大衣,下半身白色短裙加红色的高跟鞋,身材可谓婀娜多姿。脸上画了淡淡地妆容,扎了一个马尾辫,亚麻金色的头发格外的显眼,看上去非常的干练。

此人从铺子里面走出来之后,当她抬头看到我时,眼神异常的犀利,这种犀利的眼神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就像是能看穿我的一切一样,让我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她很快地在我身上打量了一番,犀利的眼神瞬间就变成了笑眼,迎着我走到了我的身边,伸出手要和我握手,并脸上露出了一个标志性的笑容,问道,“想必您就是大名鼎鼎地知命先生吧?幸会,幸会。果真是年少有为。”

我被她这一番剧烈的神采变化,搞得有点蒙圈了,不过人家既然伸出手示意,我也不好回绝,只是微微点头示意,便伸手握手以示友好。

也许是看到我有点发愣,这个姑娘又是朝我笑了笑,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我,对我说道,“不瞒知命先生,我今天有一要事想请先生帮忙。”

“进屋详谈吧。”我缓了缓神儿答道。并朝姑娘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示意进铺子里再说。这姑娘倒是很大方,独自率先走进了门内。于是我连忙吩咐身边的一个伙计,就姑娘领到招待室看茶伺候着。

我看了一眼旁边的小良,问他之前所说的棘手的人物,是不是就是这个姑娘?

小良默默点点头,小声地叮嘱我,这个姑娘并不一般,因为她也善于观面相。她来这里大概快一个小时了,因为午休的时间,小良一开始并没有通知我,而是告诉这个姑娘,让她下午再来,可是姑娘不肯,就是坐在这里等着我。在等我的同时,凡是经过她身边的人,这个姑娘都能用极快的速度,将人的面相反馈出的信息,大致的说一遍,而且说的非常准。可是当小良想看看这位姑娘的面相时,姑娘却有意识的避开,不给他们读出面相的机会。再加上姑娘毕竟化了妆,面相稍微的改变,就会引起整个面部形势的改变,所以小良他们,并没有看出姑娘的面相有什么。只是觉得这个姑娘十有八九就是行家里手,甚至也有可能就是瞟儿贼,即便不是道儿上的人,也一定是对相面术造诣极高。

我越听小良讲,心里反倒是越来越好奇,相面的高手我见过不少,比如东北佳木斯的瞎子老张,杭州的金耳,京城大罗汉等等,这些人都算是当今有名的相面、观风水的大师了,可是这些人都是保留了极为古老的传统,不论是穿着打扮,还是相面观风水的步骤,都是按照老传统进行。像刚刚那位姑娘,打扮的如此惊艳,而且年纪轻轻,倘若真的想小良说的一样,如此精通面相,那可谓是这方面的不可多得的天才了。

想到这里,我不禁加快了脚步,就想知道,这么一个奇人,来找我到底要我帮什么忙?来到招待室门口,我让小良等人先退下,示意自己一个人进去。小良不放心,还特意叮嘱我,让我一定小心。

哪知道小良此话刚刚说完,招待室内就传来了一阵浅浅的笑声,并对我说道,“年少有为赫赫有名的知命先生,该不会怕我这个弱女子吧?”

我大惊,小良刚刚说话的声音极小,难道这个姑娘从里面就能听到小良的声音?我赶紧朝小良等人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打开门走了进去。

姑娘此时正坐在我平时坐的位置上,见到我进来之后,伸手朝我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示意我坐在平时客人所坐的位置。随后她就一脸笑脸的一直看着我。随后很俏皮地对我问道我,“今天是小女子先给先生观一面向,还是先生先给小女子观相呢?”

我看着此人的面向,只见她神色威仪,不喜不畏,颧骨之神气油然而生。碎石较小的身形,可坐在那里,身如万斟之舟,驾于巨浪之中,摇而不动,引之不来,坐卧起居,神气清灵,有一宗由内向外四溢的神气。再看她额头处,头方顶高,则为居尊天子,一如犹凤。眉细长如柳叶,喜清高疏秀弯长,亦高目一寸,眼为孔雀眼神采奕奕,且又神藏不露,黑如漆,白如玉,波长射耳,自然清秀有威。

耳为小巧金耳,高眉一寸,轮厚廓坚,红润姿色,内有长毫,孔小不大。鼻为宜丰隆耸直有肉,高挺而出,端正不歪不偏、不粗个小。唇红齿白、两唇齐丰,人中深长,仰月弯弓。两颧方正插鬓,不粗不露,齐揖方拱。

待面向看完,我不禁大惊,此人面向非同一般,乃观相所说的“彘凤面(”zhifeng),竟为大贵之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