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英雄大会 上
  • 侯马盟书录
  • 姓龙名证字九子
  • 9929字
  • 2014-07-19 16:25:32

祝家庄,当今武林第一大庄,与青城派、武当派和华山派并称四大门派。从高处俯瞰,亭台楼阁,花圃草地,一样不少,件件精致,排列有序,很是气派;今日庄里庄外异常繁忙,有运送五谷杂良的,有搬桌椅凳子的,有移花扫地的,人来人往,喊声叫声不绝于耳,很是热闹,想必是要办什么大事一般,从日出忙到日落才安静了些。日落之后,庄中点起了灯笼火把,数量又多又大,把整个山庄照得如同白昼一般;也正是此时,庄中陆陆续续来了许许多多的武林豪杰,奇装异服,形态各异,多数人都随身携带兵刃,有刀、有剑、有枪、有棍棒等等十八般兵器,也有的赤手空拳,摇着折扇人公子;江湖好汉都热情万分,你道“久仰久仰”,我道“好久不见”,都是老熟人。由于人数众多,也是主人家没有想到的,所以宴席除了宴会厅摆席之外,还在演武场排下流水宴,在宴会厅里就坐就餐的都各派掌门、各帮帮主,以及江湖成名人物,在演武场就坐的都是各帮派中辈份较低的弟子和随从,总人数达千人之众。

江湖好汉都很豪爽,没有什么规矩,宴席上谁也不与谁客气,大碗喝酒,大口吃菜,所有人都吃得不亦乐乎,当然了这只是演武场上的众生相;在宴客厅里落坐的就不这样了,这些都是见过大世面的,有一定修养的,自然不会像小辈样粗鲁。待到众人都酒足饭饱之后,演武场上撤走了所有桌子,排上了无数张的椅子凳子,前面是宴客厅,所有人围成一个半圆,各帮派的带头人坐在前面,其他所有弟子依次排在后面,由于凳子不够多,最后面的弟子只有站着了,也许是这次的大会有些匆忙吧!等到一切都准备就绪之后,所有人落坐了之后,有一人从宴客厅走出来,走上一个临时搭建的高台上,此人身材高大,虎背熊腰,气宇宣扬,几缕胡须,脸色似有风霜,抱拳作了四方揖道“各位英雄,好汉感谢大家给祝某人面子,来祝家庄做客,刚刚吃好喝好了吗?”,下面群雄道了声好,原来这位就是东道主祝家庄在位庄主祝明日,说完后又抱拳行礼。祝明日说完作完后,只听见台下吵嚷声不绝,有的说‘祝老大,太客气了’,这可能是那些好汉说的,因为祝明日的外号是‘祝老大’,此绰号有两层意思,一是他在家中排行老大、二是江湖上的许多事他都起带头作用;有的说‘祝庄主,谦谦君子也’,这句话可能是一些德高望重之人说的,还有人说‘祝大侠、祝大侠、、、、、’,总是如此叫嚣着,多是祝明日的崇拜者。

祝明日双手摊开做个安静的姿势后,上千人的场面又再次恢复平静,可见祝明日的江湖地位很高。祝明日接着说道“在下不自量力洒下‘英雄贴’邀请各位英雄祝家庄相聚,实在是自形忏愧,无地自容;但是为江湖正义在下也就厚着脸皮做了,在五年前侯家庄灭门惨案之后,为还江湖公道,吊慰侯家满门阴魂,大家不嫌在下才疏学浅,推举祝某人为首调查此案原尾,找出真凶,可是这五年来事实证明在下浪得虚名、难担大任,至今一无所获,辜负吧大家的信任”,这段话说得很伤神,没有了英雄气。台下的听祝老大这么说,大多受其情绪感染,也默默不语,心里一片阴暗,在那些老成持重者心里,便更加惊讶,心想‘就连祝明日都查不出来的事,那是何等的麻烦,又有谁来还江湖公道,慰侯氏一门阴灵’,这些人这些年来大多生活在恐惧当中,江湖出现如此可怕的敌人,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神龙见不见尾,谁知道有一天不被自己赶上。

祝明日看到此情此景,心里五味杂陈,也不是滋味,道“在下虽然无才无德,破不了此案,还不了江湖公道,可是五年过去了,俗话说得好‘江山代有人才出,江湖后浪推前浪’,我相信在大家中间一定会一位少年英雄能担此重任”,祝明日说完这话,大家都在脑中回想着这些年的后起之秀,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些无语,因为据他们所知这些年没有出现类拔萃的后起之秀。祝明日见所有有些茫然道“在下就说几位这些年江湖上兴起的后起之秀。华山掌门剑道兄的大弟子慕容云慕容少侠,人品佳,剑术好,已得到了剑道掌门‘疾风十九式’的真传,两年前单枪匹马拔了关中‘连云寨’,还了一方安宁”这两师徒也在人群当中,得到大家的交口称赞。祝明日道“四川青城派厉秋风厉掌门的公子厉天厉少侠英俊潇洒,武功也是得到厉大侠‘阴风掌’的真传,前段时间杀了在川中作恶的**淫贼李天瑞,造福一方百姓”,这些事知道的人不多,所以此时祝明日一桩桩一件件道出,大家才知道,心想‘谁说江湖没有后起之秀了,原来被藏着掖着’。

台下交头结耳,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江湖上的新鲜事,祝明日接着愉快地说道“江湖是年轻人的江湖,江湖规矩和江湖义气,要靠年轻人维护,五年前发生的侯门惨案,在下调查五年,一无所获,看来我们老江湖是真的老了。所以在下才冒昧邀请各位英雄好汉到此,希望大家能够推举出一位德才兼备,武功高强、有正义感的少年英雄来接手这事”,华山掌门剑道说道“祝庄主才是当今武林第一人,论德才兼备,武功高强极赋正义感,又有那位英雄豪杰能与祝庄主比肩;要论武功强弱祝家祖传武功‘三才刀’那更是威名赫赫,祝庄主更是把‘三才刀’练到出神入化,江湖上少有敌手,还有谁比祝庄主更适合做这件事,大家说是不是啊?”剑道这话说出来,大家觉得确实如此,无人可替代。

祝明日听到这么多人的赞美也很高兴,道“剑道掌门过誉了,祝某人何德何能,得到如此称赞!”,青城派掌门厉秋风道“祝庄主是否有什么难言之隐?有什么困难尽管说,侯门惨案虽然是大家推明日兄带头,可是我们也责任,要是不查出一个子丑寅卯来,岂不是让凶手逍遥法外不成?”,武当山青风道长道“当年在下与剑道兄,厉掌门都有自知之明,自信没有这个能力的,所以庄主不做谁还有这个能力呢?”,祝明日道“我理解各位的心情,在下每每思之也是痛心疾首,不是在下不敢担当,如厉掌门所言,实在有苦难言啊!”,剑道道“明日兄,说出来只要我们能帮上忙的,你尽管开口!”,厉秋风和青风道长都点头表示赞同剑道的话,都希望维护江湖正义。

祝明日想了想,做很大的决心才道“我本想是开完英雄大会之后,再与几位私下说的,既然几位提出来了,在下便厚着脸皮说了,实在惭愧得很,在下命不久已,怕完不成这事了?所以才冒然招开‘英雄大会’的”,厉秋风惊道“庄主正当壮年,武功高强,此话怎讲?”,所有人都惊呆了,此时所有人看祝明日还神采奕奕,精力充沛,虽然是五十年纪,可是比许多二十几小伙子还要硬朗,不论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生命垂危之躯,因此大家都用不相信的目光看着祝明日,听他怎么说?祝明日道“十天前,在下自己练功,突然晕了过去,醒过来后,大夫告诉我说:我中毒了;我很紧张地问大夫是我中了什么毒?能解否?大夫告诉我说,这种**他从示见过,无法解”,所有听了都不可思意?像祝庄主这样的老江湖也会遭歹人暗算,什么人有这么大的胆子,所以大家在想会不会是因为祝大侠在查侯门惨案的事。

大家伙,你猜我猜,想不到是什么人?厉秋风提问道“祝兄查出是谁了吗?说出来大家将其乱刀分尸,拿去喂狗,以泄群雄之恨!”,台下众英雄群情邀奋,都叫祝明日说出这小人的名字;可是祝明日哪里知道?道“在下无能,是什么时候中毒的都不知道,又谈何知道真凶之名呢?”,众人听了祝明日的话都很是失望,祝明日提高嗓门说道“虽然有歹人要害祝某,可是他还是很惧怕各位英雄的,所以不敢立马把我毒死,而是给我下非常慢的**,所以托各位英雄的洪福,在下还有几个月的活法,马上死不了的”,说着还笑了。就在此时,大伙的声音变小的时候,在所有人的后面,有一个声音很清楚的大声说道“这样的小人,一定要把他找出来千刀万剐”,这句话是在大家小声说话是很大声的说出来的,所以所有人听在耳朵里,只是不见泸山面目。

祝明日也听到了这句话,心里很感动,一个人说的与一群人说的区别很大,心想‘这人很有正义感,有胆量’,道“刚刚这位英雄说的不错,这种背地里下手的小人,就应该千刀万剐;这位英雄请站出来让大家认识一下”,所有人都转过头去找这位英雄,看看到底是那门那派的人,如此人胆有识,很快地从人群的后面走出一位青年人,大概二十周岁,身材不太高,鹅蛋脸,有点灰,穿粗布衣服,一年就知道是无名小辈;可是这并不影响的气质,抬头挺胸,气宇宣昂的走出来。来到祝明日前面,叫了声‘祝大侠’,祝明日问道“少侠是哪位大侠的高徒?”,那青年道“晚辈是山东崂山派弟子,家师名讳上子下衡”,祝明日道“原来是‘崂山双侠’的弟子,果然不同凡响”,那青年道“让祝大侠及众位英雄见笑了”,说完向大家作辑行礼,可是应者罗雀,此种效应也是情理之中的,一是这青年江湖无名,二来山东崂山派在江湖名头不响,功夫也只是二流水准。

虽然台下的多数人对这青年很不满意,因他做了出头之鸟,可是祝明日的眼睛却在放光,就像是韵律的人见到《广陵散》,匠人遇到鲁班,色鬼见到美女,江湖好汉巧遇武功秘芨,都是一副如获到宝的模样,虽然如此,祝明日也没有表现得太过明显,只是那眼神一闪而逝,极快地恢复了平静。道“不知少侠高姓大名?”,那青年道“贱名张宗亿,弓长张,做事有宗旨的宗,数字个一十百千万亿的亿”,祝明日道“张宗亿,不错、好名字,不怕脏不怕累,能为江湖多做贡献为人生宗旨”,突然有个坐前排有胡须的人说道“祝庄主,在下的师侄张宗亿不知天高地厚,冲撞了庄主,等回去在下一定严加管教,还望庄主不要见怪才是!”,原来起身说话的这人是崂山掌门岳子明,张宗亿是岳子明的弟弟岳子峰的弟子,他见张宗亿如此莽撞,很生气。祝明日道“岳掌门,说哪里的话,在下还要恭喜你!你师侄有胆有识,将来前途不可限量!”,祝明日话虽然说得诚恳,可是岳子明听过感觉就不是那回事了,道嫌道“我这师侄不懂事,刚刚冒犯祝庄主,岳某在这时里给庄主赔不是了”边说边拜,岳子明很担心张宗亿冲撞了祝明日,遭到报复,小小的崂山派与祝家庄斗法,犹如鸡蛋碰石头。

岳子明给祝明日赔礼道歉后,赶紧叫张宗亿下去,因为他心里知道祝明日表面上说话随和,其实行事起来是很霸道的。即使祝明日做事雷厉风行,可是并没有一次违背江湖道义,是如今江湖上的第一号英雄豪杰,所以很多人希望能与其做朋友为荣,所以刚刚祝明日与张宗亿的对话,在他们看来,这说明他们之间一定会成为朋友,便受到许多江湖后生晚辈的羡慕。张宗亿听其掌门师伯之语退了下去,由人于他在崂山派里资质低、功夫弱、辈份小所以属于垫底的角色,也就回到了所有人的背后,离开了众人的视线。经过了这小小意外,祝明日接着道“各位掌门,在下时日不多,肯请大家推举一位英雄来替代在下,以免日后误事”,说得情真意切,可是所有人都想不到合适的人选,当然也有些不想为江湖出力的,武当青风道长道“祝庄主,你身上的毒真的无药可解了吗?”祝明日道“从发现到目前为止,一点头绪都没有,幸亏这在下有些内功,只能用内功压制,才苟延残喘至今”,青城派掌门厉秋风道“祝庄主为了江湖道义着了小人的道,有什么事我们可以效劳的?请吩咐”,祝明日与厉秋风等人是好朋友,来往甚秘,所以惺惺相惜。

祝明日道“各位掌门,我们都是好朋友,真汉子,大家也是知根知底的,生自欢喜,死又何惧?所以我有一个提意,希望从后辈当中找出一位有能力、敢担当、为真理不惧危险的少侠英雄来挑大梁,你们怎么看?”,祝明日、厉秋风、青风道长和剑道,可以说是江湖的‘四大巨头’,他们武功也是少有人敌,门派也强大,所以他们四人所说的话就基本决定了江湖的大小事务。青风道长道“这种人才很难找,我自信武当没有如此人才”,其他两位也是一样的话意,也不知道为何刚刚被祝明日夸过的两个少侠都没有说话。祝明日对青风道长道“道长的《太极剑》还没有找到传人吗?”,青风道长道“谈何容易!才德兼备者难寻啊!”,祝明日道“这套精妙的‘太极剑’可不能在老兄手里失传了?”,青风道人道“这是急不来的,宁缺勿烂,免得武当有人为祸江湖!”,祝明日道“我的门下也没有此等人才,那就只有向其他门派里看有没有这类人才了”,厉秋风道“庄主是不是心中已有适合的人选”,老江湖就会听话音。

祝明日道“我看其他门派里是有这样的人的,只是武功都太差,只怕一是没有自保能力,二是没有人帮助,所以为难呀!”,厉秋风道“只要有人能接下这副重担,不论是谁青城派将全力支持”,厉秋风这样说也是不想儿子去做这事,这是随时都可能出人命的活。武当和华山两派也相继表了态,祝明日眼看得到群友的表态,也就心中有数了道“我看崂山派的那位张少侠就不错”,岳子明一听祝明日推荐张宗亿,急道“祝庄主,请三思,张宗亿年少轻狂,在门派里就时常惹事,说话不经大脑,恐难当此大任啊!”,岳子明以为祝明日这是报复刚才张宗亿对他的不敬。其中年纪较长、脾气比较暴躁华山掌门剑道喝道“岳子明,你别不识好歹,祝庄主叫崂山派的弟子做事,那是看得起你崂山派,别不识好歹”,吓得岳子明一言不发,崂山派只是二流门派,怎敢与第一流的门派对着干呢?武当派的青风道长比较温和,道“剑道兄,不必如此动怒,有事好商量嘛!”,剑道才慢慢平和下来。

青城派掌门厉秋风很老练,做什么事都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任何事都做到心中有数。道“刚刚我看崂山派的这位张少侠,确实神采奕奕,气宇不凡,是个做大事的料,岳掌门就不必过谦”,祝明日道“我们在这里说再多也没用,要看张少侠的意见才最重要,各位说是也不是?”岳子明是不敢与这几人对着干的,只希望这次张宗亿他别再信口开河才是,不然整个崂山派都有麻烦。岳子明向人群后面叫道“张宗亿,你出来说话”,张宗亿听到师伯叫,从师兄们后面走出来,叫道“师伯”,然后又对其他几位依次行拜礼。祝明日道“张少侠,我知道你是正直善良的人,非常痛恨那些阴险小人,也可以说忌恶如仇,侯门惨案关乎江湖道义,所以我举荐你来接手做这事,不知少侠意下如何?”张宗亿有点紧张,在这些大人物面前,特别是在师伯面前,更是不敢多嘴,看了看岳子明,不敢说话。

张宗亿做了深呼吸,调整好自己的心态,才慢慢的说道“祝庄主叫我名字就行了,在下武功低微,不敢称少侠二字,至于接手这事我要听掌门师伯的,掌门师伯怎么说我便怎么做?”,礼仪很周全,也算是难得的少年。祝明日、剑道、厉秋风和青风道长等众人看着岳子明,听他怎么说?岳子明被这四人看得心惊胆战,可是还是什么事才是是最重要的,又把这个难题给了张宗亿道“张宗亿,这件事关系到你的前途,所以我就不给你作主了,按你心中的想法去做,不用理会别人”,张宗亿道“谢掌门师伯”,然后给岳子明瞌头,才道“祝大侠、厉大侠、道长、剑道大侠,多谢各位的抬爱,给晚辈机会,晚辈也是江湖中人,也想为江湖多做贡献,也希望能够扬名立万,可是祝大侠都做不到的事,晚辈何德何能可以做到呢?”,张宗亿似有有推辞之意。

祝明日道“俗话说‘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这事不是我做不到,而是我时日不多,没什么时间来做,而你正当年少,有的是时间所以我相信你也一定行”,张宗亿此时被吹提有点飘飘然了,这次其师伯不再帮他,他心里没底。祝明日的话也很有理理的,自己心里一团正义而又好奇的火焰在燃烧,很是心虚地道“我真的行吗?”,祝明日道“我说你行,你就一定行”,张宗亿道“可是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找到答案,为侯家满门报仇雪恨?”,祝明日道“这没有时间限制,可以慢慢的查;这不我查了五年,还是一无所获,三位掌门你们认为要限定时间吗?并不是”,青风道人首先说道“少侠不必担心,你什么时候找到答案,都没关系,只要能找出来就行”,厉秋风也道“少侠不必担心,放手做就是了”,剑道道“少侠放心,谁敢与你为难,我第一个杀了他”,几人只有华山掌门剑道说得实在,其他人说的都有点虚。

张宗亿受到这么多人的鼓励,顿时信心倍增,道“既然各位英雄瞧得起我张宗亿,我也不再矫情,大丈夫为真理而生,生而不怨;大丈夫为求真理而死,死亦无悔”,祝明日道“好一个为真理生而不怨,死而不悔,大家说是不是这个道理?”,江湖英雄都是豪情万丈,几句话勾起了大家的热情和正义感,喊声震天,久久不绝。等喊叫声平息之后,祝明日道“张宗亿张少侠已然应允了这件事,我祝家庄也是顶力支持,为此我祝某人招少侠为女婿,小女祝徽英在峨嵋山跟着福音师太学艺,已到了适婚年纪,还未许配人家;今天当着众位英雄豪杰的面,祝某人将小女祝微英许配与张少侠,不知岳老弟愿否?”,岳子明从未想过会与祝家庄联姻,刚刚还在为张宗亿应下这事而恼怒,这下心情立马变好了,来了个三百六十度大转弯,岳子明心道‘这真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只要有祝家庄这层关系,那崂山派在江湖上的地位也跟着水涨般高’。

岳子明兴奋地道“祝庄主说那里的话,能与祝家庄连姻,那是庄主看得起我们,我们求之不得,所以这事我可代张宗亿做主了”,祝明日虽然知道岳子明的心思,不过也很高兴,道“那从今日起,张宗亿就是我祝明日的准女婿了,等小女学成下山就让他们成亲!”,这件事情上张宗亿就插不上嘴了。祝明日这事做得让厉秋风、剑道都很是惊讶,他们怎么也想不到祝明日会在这个场合决定了这件事;厉秋风和剑道也都知道祝明日有个女儿在峨嵋山学艺,且已到了适婚年纪,都想与其结亲,这次本来是想敲定这事的,这样一来他们的关系便更加牢固,亲上加亲,所以才把爱子和爱徒带过来,厉秋风和剑道都知道只要自己开口这事一定成,虽然厉秋风与剑道两人没相互商量过,但都给其爱子和弟子说过,可是这样的话也只有一个能够抱得美人归,此时只有大眼瞪小眼,四眼相对了,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祝明日开英雄大会也是为找女婿,若是早知如此,一开始他们冲上去接下这事了,虽然祝明日这事也只是心血来潮的临时决定。

祝家庄与崂山派结亲的事,让在场的多少江湖门派眼馋,而后悔刚才没有挺身而出,都自恨不已。亲事既然定了下来,祝明日就是张宗亿的准岳父大人,当着众英雄之面,张宗亿拜见准岳父大人祝明日,向祝明日瞌了三个响头。据江湖传闻祝徽英有沉鱼落月之容,擒凶除贼之能,可谓才貌双全,文武兼备,只是没有几人见过,祝微英自从十二岁拜师峨嵋派福音师太门下,便极少回家,只有当家里有大喜大悲之事才回来小住几天,到如今也有六七个年头,想必定是一位倾国倾城的美人。所以当厉天和慕容云听说父亲及师父有意为他们撮合之时,欢喜之情意于言表,因为他们都知道厉秋风、剑道与祝明日的关系很深,只要他们说出口,就一定能成。可是他们还没有找到开口的时间,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坏了他们决斗的决心,心中那个怒呀!如星星之火,越烧越旺,已成气候。厉天从父亲后面走到祝明日前面单膝下跪行礼道“祝庄主,关于侯门惨案小侄也是痛心疾首,也想早日真相大白,便毛遂自荐来接手做这事”,厉秋风看着平日听话的儿子,很生气,这是怎么了?自己还没发话他就自做主张。

祝明日道“少侠不必多礼,请起来说话!”,厉天这这才起身,祝明日道“厉小侠不仅得到了厉大侠的武功真传,没想厉少侠也传承厉大侠的侠义心肠,青城派后继有人了,恭喜厉大侠!”,厉秋风道“祝大侠,过奖了,犬子那有如此才德,不过是被宠坏了的小孩子而已”,转头向厉天怒道“还不回去,你哪是这块料?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可是厉天却对父亲的话不闻不问。这时华山派的慕容云也绕过其师剑道来到祝明日面前单膝下跪行礼道“祝庄主,小侄慕容云也愿意为江湖出一份力,还侯氏一门清白,也愿接下这事,还望庄主成全!”,祝明日不明白厉秋风与剑道这唱的是那一出?刚刚他们的掌门还说门下无人,此时又让弟子跑出来捣乱,便道“少侠请起身说话”,慕容云也是背对其师,不敢相视,剑道是个火爆脾气,见心爱弟子如此放肆,怒道“小杂种,给老子滚过来,给你三分颜色,就想开染房,不知道自己是谁了”,吓得慕容云直哆嗦,不想动也不敢说话。

慕容云战战兢兢的一动不动,这样一来剑道更加怒火中烧,若非祝明日劝着,就动手扇耳光了,祝明日道“慕容少侠也是不仅武功得到剑道掌门的真传,也传承剑道掌门的耿直正义,真是后生可畏啊!”,转身对剑道掌门道“剑道掌门有如此弟子,高兴才对,怎么这么大火气,华山后续有人了,只有我祝家庄,唉!不说了”,祝明日虽然有儿子祝峰,可是祝峰总是练不成《三才刀》中的‘诛天式’。武当青风道长见到如此优秀弟子,心想‘难道我武当派真的就此衰落了吗?’,道“老道理解庄主的心情”,剑道和厉秋风听祝明日与青风首长的话后,也没有那么多怨气了,再说的话就不合时益了。厉秋风道“以庄主和道长的刚正侠义,一定能找到优异的弟子的,再说了祝庄主不是已择得佳婿了吗?还没来提及说声恭喜呢?”,剑道也道“这样的弟子总是让人上火,没有倒清静多了”,青风道长道“先别说这个,厉少侠与慕容少侠都想接下这事,该怎么办?”,几人才反应过来,这才是正事啊!

厉天和慕容云都对祝明日道“还望祝庄主成全!”,祝明日道“厉少侠与慕容少侠正义之举,让人感动,可是这事不是我一人能决定的,所以我要与你们的父亲师父商量一下”,祝明日与青风道长、厉秋风、剑道坐在一起商量,祝明日道“现在怎么办?应该让谁接这事”,厉秋风道“不是在下不肯为江湖出力,只是犬子在家被其母娇宠坏了,不是这块材料,让他做只会误事”,剑道道“慕容云跟我一样,脾气很坏,控制不住,所以也不是这块材料”,青风道长道“我说句公道话,若是厉掌门与剑道掌门所说属实的话,这两孩子确实不适合,从刚刚的表现来看张宗亿却显得比较冷静”,祝明日道“按三位的意思就是维持之前的结果不变,继续由张宗亿接手这事”,厉秋风道“张少侠确实不错,我同意由张少侠来做这事”,剑道也道“我也是像五年前支持庄主一样,支持张少侠”,青风道长点头同意。

祝明日得到了青风道长、厉秋风和剑道的准确回答,知道该怎么做了!来到张宗亿、厉天和慕容云身前道“经过讨论我们一致决定还是由张宗亿张少侠来做,维持开始的决定;但是厉少侠和慕容少侠敢做敢为敢担当的作风,很了不起,这事不管是谁来做,都需要江湖好汉的帮衬,‘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个帮’,一个人是成不了事的,所以只要是江湖儿女都有义务,两个少侠也不会袖手旁观的,不是吗?”,厉天道“既然这是前辈们的决定,晚辈便不再多言了”,慕容云也道“晚辈明白了,尊重前辈的决定”,说完两人都退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神色很不善,怒气冲冲,有一种我一定会比你先破案的霸气。

开英雄大会的目的就是为确定追查侯门惨案的人选,既然张宗亿出手已盖棺定论,英雄大会也就取得了圆满成功。祝明日上台道“今晚祝某人很高兴,一扫半月来的阴霾。这半月来吃不好、睡不香,一是怕辜负众位英雄所所托,二是害怕侯门惨案成为江湖悬案,我更害怕有一天我在阴间见到侯马侯大侠及其亲人时,脸上无光;不过还好,承蒙众位英雄赏脸,来到祝家庄共襄义举,终于在我离去之前,有人接手这事,也顺手解决小女婚事,真是一举两得,下面就请张宗亿张少侠上来给大家说几句话,大家认识一下!”,张宗亿上台后,吓了一跳,他那里见过如此大的场面,上千人欢呼,呐喊,不管张宗亿再怎么少年老成,有底气,如今站在台上也难免心慌,张宗亿战战兢兢地站在众人面前,脑门直冒虚汗。

张宗亿上了台,众人还在不停欢呼,此时张宗亿有些震不住场面了,还是祝明日起身道“大家静静,、、、、、、,大家已经认识了,听张宗亿说几句话”众人这才渐渐安静下来,张宗亿吞了吞口水,深呼吸一下,道“众位英雄,在下是山东崂山派的普通弟子,跟在恩师身边学艺几年,由于资质愚钝,所以目前武功还是三流水平,实在忏愧,就只能跟在师兄们身边充当侍从,在下一直都想下山行走,多了解多看看,只是武功太低,师父不让下山,这一次还是花了我一个月的零花钱,买了一坛‘竹叶青’酒把师兄杨汗青灌醉,杨师兄才迷迷糊糊的答应让我下山来中原走一遭,我也不知道祝大侠与几位前辈为什么会相中在下?不过不管是因为什么!在下身在江湖也不是贪身怕死之徒,维护江湖正道更是我等份内之事,在下用生命保证,我一定会还江湖一个公道,为侯家报仇,以报祝庄主及各位前辈的知遇之恩”,这些说得慷慨激昂,还有点小幽默,说得众人心情愉快,群情振奋,就连一直情绪郁闷的厉天和慕容云,都深受感动。

众人热情欢呼,已说明他们接受了张宗亿,从今日起张宗亿可谓名扬天下,此时祝明日明白英雄大会该收场了,起身道“既然侯家大案的接手人已确定,英雄大会就此结束,祝某人很对不住各位英雄了,由于今晚的英雄好汉较多,祝家庄简漏,没有那些多客房,所以请大家不要见怪才是,大家挤一下”,华山派掌门剑道为人耿直,首先说道“祝庄主不必客气,此时已到寅时,再过一个时辰天也就亮了,各位英雄怎么好意思给庄主添麻烦呢!”,既然英雄大会已结束,很多侠客都来与祝明日告别,与祝明日不是太熟悉的,身份低的,来看热闹的也都陆陆续续的独自离开了,最后只剩下华山派、青城派、武当派以及崂山派和一些与祝明日私交深厚的人,其中的崂山派本来与祝家庄交情不深,可是祝明日洒下英雄贴,不管怎么样都要给面子,不过现在不同了,两派是姻亲关系,才被祝明日挽留下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