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再次行动
  • 万维古狱
  • 季归墟
  • 3036字
  • 2014-06-15 16:56:25

黄昏之中,渐落的夕阳映照着的大地显得十分唯美,但是是NERV当中此刻的气氛却十分的凝重,原因无他,归根结底还是使徒的侵袭,搞得众人都已经焦头烂额了。

“你们是哪个部队的?”元守从万维古狱当中出来之后,看着周围有不少陆军士兵,有些好奇的问道。

面对这么一个突然出现的人,显然在场的士兵都有些不知所措了。毕竟如果我们正睁大眼睛看着前方时,突然出现一个人谁都会有些惊慌的不是。

“停下,这里是联合国直属特别维和部队,你已进入警戒区内,现在双手抱头,慢慢走过来。”一名士兵手上端着枪,沉稳的说道,元守歪着头看着那名带头的士兵。

“这样啊,士兵,我是NERV作战指挥,军衔中将。”元守迈着缓慢的步子向那名带头的士兵走去,不过虽然只迈了一步,但是直接走到了那名士兵身旁,拍了拍那名士兵的肩膀幽幽说道。

“双手抱头,!!!!!”

一阵慌乱,那些不知道情况的士兵也围了过来,紧紧盯着元守,大有一言不合,大打出手的意思。

“不要紧张。带我去见你们这里的最高指挥官。”元守丝毫不在意身边的无数条枪。

“证件~,如果你没有证明你身份的证件,那么我部将以威胁作战单位的罪名逮捕你。”虽然其他人都十分紧张,毕竟是在这种时候,不远处还有一个更大的家伙压迫这些人的神经,元守也懒的跟他们计较。

“呶,这是我的证件。”说着元守便掏出了SEELE给自己办理的证件,扔向了那个带头士兵。

那名带头士兵从地上捡起了元守丢出来的证件,拿在手上仔细的看着,过了片刻,扭头对周围的士兵摆了个手势,示意其他人放下武器,“您好,元守将军,对于之前的行为,我部深感抱歉,下官这就带您去见我部最高长官。”

要知道,这里最高长官也不过是个上校而已,眼前这位所谓的NERV作战指挥却手持联合国承认的中将证件,哪怕说这位自己一个人出现在这里的中将不带兵,也比自己的最高长官要牛掰多了。

带头士兵当然不敢怠慢元守了,扭头带着元守就走进了一个略显高大的帐篷里。

“报告长官,战区防御部队A连连长,萨姆报到!”

“进来。”帐篷内响起一声十分沧桑的声音。

“报告长官,这位是隶属NERV本部的作战指挥,元守将军!”萨姆,也就是之前的带头者,其实元守压根认不全军衔,也不知道这个所谓的带头士兵还是个连长。

“嗯?你好我是维克多。”哪位站在方桌之后的指挥官,似是有些疑惑的说道。到不是奇怪其他的什么,他也知道NERV,作为一名军方人员,其实大多地位不低的人都知道这么个单位。

只不过这位维克多上校有些疑惑,NERV其实充其量只是一个研究单位,除了那些特殊的巨大机器人外,其他可谓是一无是处,这么会在这种时候派一个作战指挥来这种近敌位置呢。

“你好,维克多上校,我是NERV的作战指挥,元守。”虽然元守并没有在军方待过,不过好歹也是当过总督的人,丝毫不在意这种场面。

“不知道将军来这里是有什么指示么?”维克多十分客气的说道,虽然一般情况下,像维克多这样的军人挺看不起那些坐在办公室研究所里的所谓的将军什么的,但是,他起码的礼貌还是有的。

“指示?看来上校先生是有所误会了,在下来这里只是偶然而已。”元守才没有什么想指示的呢,要不是,之前在万维古狱里没有空间方位,出来之后在这种地方现身,而且被发现了,估计元守来看都不会看一眼。

“哦对了,想来时间应该快到了如果上校先生不想自己的士兵死太多的话,在下希望你尽量向东撤离。”元守抬起手看了看时间,估计,萨基尔马上就该开始行动了,到时候现在所在的这个防区,如果没什么意外的话,全灭是必然的了。

不过维克多可不知道萨基尔什么时候行动,他得到的命令虽然没有明示说要直接面对使徒,但是,上面的命令让其防守这个地区,尽量拖延时间,其实效果差不了多少。

“这恐怕我做不到。总部要求我部在这里防守至19时整,如果现在撤离的话,我们都要面对军事法庭的处理!!!!!”维克多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元守会让他撤走,但是,在没有接到总部的命令之前,撤退的话,估计自己等人全都要面对军事法庭了。

“这样啊。那就祝君好运了。”元守本身只是顺口一说而已,至于这些人的死活跟他完全没有一毛钱关系,他可不是那些某XXX圣母之类的角色,可没有好心到见谁救谁的程度,既然不愿意那么元守也懒的去勉强人家不是,虽然元守只要一个电话,SEELE出面立马就可以把这只部队调走,但是,用元守的话说,他和这些人一没亲戚关系,二不是朋友,三没有岳父啥的,当然没必要多事了。

不过就在维克多还想说什么时,忽然一阵轰鸣声传来,维克多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不过元守可是清清楚楚。

“看来萨基尔还是很准时的嘛。”元守歪着头看着传来生想的地方不禁想到。

旁边的维克多虽然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个情况,但是元守的表情却一点不落的被他看在眼里。

“将军,您知道些什么么?”此刻维克多也不敢耍大牌了,毕竟事情总有个轻重缓急。

“哦,知道!”元守也没回头自顾自的说道,此刻元守可懒的理那个自大的指挥官,只是一直在考虑,碇真嗣是不是已经到了,如果没到的话,相信此刻的NERV的那些外部装甲根本挡不住萨基尔的侵入。

“那具体情况您能说下么?”维克多看元守不愿意搭理自己也没什么脾气,只是小心的问道。

“。。。。只不过是萨基尔再次开始活动罢了。”元守语气轻松的叙述这个可怕的事实。

“萨基尔?”维克多不知道第三使徒的名字,有些疑惑的问道。

元守扭头看了一眼维克多“就是第三使徒。”

“您是说那个大家伙?”维克多再也淡定不了了,虽然之前想过这个假设,不过总部传来的模拟推测,那个大家伙在N2地雷爆炸时受的伤最起码得要八到十小时才能够恢复啊。

“您能确定么?”维克多还是比较相信总部的信息,对于这个NERV的作战指挥,并不是那么信任,不过此刻除了这种推测意外,不太可能出现其他的情况了,只是为了不要莫名其妙被干掉只能去问元守了。

“随便你怎么想。”说完元守便不在搭理维克多,而是扭头找了个椅子做了下来,对旁边的警卫员说道“去给我泡杯茶。”

那警卫员有些忐忑的看着一旁的维克多,毕竟这位才是自己的长官,而且刚才的谈话似乎两人的关系并不是十分融洽。

“去吧。”维克多不知道为什么,这个NERV的人能够如此冷静的面对这种情况,但至少现在只能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而已了。

“其实没必要这么担心,有我在,至少这个帐篷是完全安全的。”虽然这里是使徒通往NERV总部的必经之路,但是元守可一点都不需要担心受伤什么的,在那个世界里,使徒可是比在这个世界里猛多了,即便是那时,元守也没有这么担心过。

维克多撇着嘴心想到“你在这?你在这那个大家伙就不来这了?难不成那玩意是你小弟不成。真是受不了这些研究派的行为。”

不一会,警卫员送来了泡好的茶,元守端起茶嘬了一口,扭脸又看着那个在一旁忐忑不安的维克多上校。

“知道么,我很不喜欢胆子小的人呢。”元守肆意的嘲笑着维克多。

不过维克多却丝毫不在意,对于元守的嘲笑,他只当时研究派的脑残无所谓精神而已,此刻他更担心的是,如果使徒从这里经过,自己的士兵是否能阻挡到19点,如果能阻挡到时间的话,自己的士兵能剩下多少。

在之前的资料里看过,那家伙的破坏力已经高到爆了,虽然自己这里是战车部队,但是,那玩意那个头完全不需要考虑装甲的问题,说踩烂就踩烂了,之前的霓虹自卫队不就是瞬间全灭了么。

元守看维克多还在那里纠结,撇了撇嘴,不过还是没有说什么,毕竟这种事情,每个人有每个人不同的想法不是么,自己不过也是因为实力的缘故,所以不会产生恐惧感,如果碰到比自己更强的存在,自己又会不会出现这样的状况呢。

元守看着维克多,也在思考着自己如果遇到这样的情况会是什么样的情况。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