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寻觅 序章
  • 天道寻命
  • 猫夜聆雪
  • 2722字
  • 2014-05-27 01:13:39

远在序章之前

“你的朋友要开始了。”

“哦~发芽了啊~”

“窥视者,作为同伴,希望有什么计划能先告诉我下,过分的干涉我也很头疼的——你知道这会给我们带来多大*麻烦么?”

“哈~谁知道呢?作为西方聆听者的你,应该有方法解决的吧?麻烦了哦。”

“……算了,我们都是混蛋。我不指望你会为我们着想,既然种子已经被你播下,就让它长大吧,不过——别以为我不会去修剪!”

“呵呵,随你。”

序章

罗克塔尔城毁灭当夜。

风骑团营门口

希罗尼团长与副官望着不远处依旧冒着硝烟的罗克塔尔城,正焦急地等待着。

“团长,不觉得奇怪么?”副官忽然问。

“恩?”

“区区一个血湮佣兵团竟然敢向我国的据点城堡动手,就算实力再强,他们也不该有胆子敢和一个王国作对呀?”

“但他们就这么做了,而且这么彻底——”希罗尼思索着,“也许他们并不是为了打劫!”

“?”副官不解。

“我们救援迟是因为没料到他们竟然从进攻到撤退仅仅用了两天,虽说他们是趁城主病逝,城堡指挥系统混乱的时候进攻,但时机未免太巧了——要是洗劫的话不应该撤退这么快,那么迅速地攻下来,相信他们付出的代价也很大——付那么大代价攻下来,城都没有好好搜索就烧了,并且据点城堡本身就不以经济为主,金库里根本不会有多少资金?可能——”

突然打开的营门打断了希罗尼的思索。

“迦娜,那孩子怎么样了?”希罗尼向着着刚出门的橙发女子询问道。

“失血太多,今晚能撑过来就好了,”迦娜疲惫地摇摇头,“伤得太重,能活到现在已经很不容易了——你看这个,”她递给希罗尼一个徽章,“在他身上发现的,罗克塔尔城主的家眷——你准备怎么办?”

希罗尼接过徽章,仔细看着上面的文字:“威尔三六年——才十二岁——发现他的时候,他死握着一把断剑,一个十二岁的贵族小孩,能到死握着剑不放——我很欣赏他!”

“而且他能坚持到现在,一定有拼死想活下去的理由,”迦娜拢了下被汗水浸湿的头发,微笑着问,“是吗?”

“恩,他不会这么简单的死去,如果他活过来,他就是我们风骑团的战士!”

。。。。。。。。。。。

三年后。

风骑团临时团长室。

“今天晚上对罗尔夫强盗团进行最后的清剿,利夫,把情况说下。”希罗尼命令道。

“是!”利夫在桌前摊开地图,“敌人现在背靠着绝壁龟缩在山顶,共扎了3个营盘,总数约三百人左右。进山的路只有一条,中途会有一道长约一百米,宽约两米的栈道,栈道后他们设了吊桥和塔楼——看来他们想和以前一样据山死守。”

“两米啊……不就是最多只能并排过三个人么?”希罗尼身边的四队长渥特说。

“恩……正面几乎攻不上呢……”迦娜看着地图,建议道,“我们上不去,他们也下不来啊?困死他们怎么样?”

“山上常年有山泉,水也没法断,根据情报他们几年来至少在上面囤积了5年的粮食,再加上山上物产丰富……”利夫摇头苦笑着说。

“然而骑士团却不能等——于是每次他们就钻了这个空子。这次轮到我们团了……”希罗尼抬起头,“瑟雷斯汀,叫你办的事怎么样了?”

“已经准备好了!”声音来自利夫身边一个十六七岁年纪的少年,蓝发红眼,比利夫略矮,身形略瘦,但很是匀称。眉宇间透出一份坚毅。

“你的计划我看了……能保证么?”希罗尼冷峻地注视着他,“这次不允许失败!”

瑟雷斯汀没有回话,也没有避开视线,只是自傲地挺了挺胸。

“好!那就交给你了!”希罗尼望向诸将,“我将在黎明率第一中队正面突击,突破栈道后进攻敌军主营,利夫率第二中队在我突破栈道前待命,待第一中队突破后跟随我队扩大战果,——有问题么?”他望向利夫,在得到利夫的回应后继续说,“迦娜和渥德的第三,四中队继续保持包围态势,不要放走任何一个山上下来的敌人!——结束!全员整装!”

“是!”众人右手举到胸前。敬礼后转身离开。

“雷斯,”希罗尼对已经转身的少年说道,“人多剑法容易乱,多带把剑——小心些。“

“团长,还需要担心我的实力啊?”瑟雷斯汀头也不回地走到室外,“她在等我——我不会死的。”

“那现在呢?!”伴着一声娇喝,一柄片手剑猛然刺向瑟雷斯汀眉心。

“小姐!”瑟雷斯汀急忙挥剑格开,“今天有任务在身,下次再……”

双手剑顺着瑟雷斯汀剑势转刺为斩,逼着他又退回室内。

近处,少女,持剑站立。

粉红战甲,黑色束尾长发飘动依然。

“和你说过多少次了,别叫我小姐小姐的,都被你叫烦了!”少女气呼呼地看着他,“难道到现在还不知道姐姐我的名字么?”

瑟雷斯汀低下头,把剑收回剑鞘,先瞟了一眼身后的团长,然后走出团长室,顺手把门关上。

希罗尼在认真地看地图。

“樱……”

“你又要执行任务了?”樱的眼神显得有些暗淡。

“恩,从后面上去。”

“带几个人?”

“二十四……”

“二十四对三百?!又是……我找父亲去。”樱一甩长发,就要进团长室。

瑟雷斯汀急忙拉住她:“别,能完成这个任务的人不多。”

背向着他,樱有些恼怒地抱怨道:“那为什么让你去?你的剑术还是姐姐我教的,为什么我还只是迦娜姐的副官?就因为我是团长的女儿吗?而给你的却都是危险到极点的……”

“樱……”瑟雷斯汀收回手,低声道,“确实在这里能胜我们的人很少,但是你的体力不及我一半,另外……”顿了顿,他又说,“另外……我有必须以绝境锻炼我自己的理由,而你却没必要这么快去感受死亡的恐惧——”

“所以你经常连我的任务也抢?!”樱回身打断他,怒道,“姐姐我不需要你的保护!”

“你都知道了?”瑟雷斯汀感到愕然,怔怔地看着樱。

“我早知道了——你都等了三年……”樱的语调逐渐变得低沉,也充满着忧伤,“这三年来,你不放过一切机会锻炼自己……但……我不是她的替代品……求你别用保护我的方式来补偿你自己的心——好么?”

“不,不……不是这样的。”瑟雷斯汀有些手足无措。

我是真心想守护你的……因为我……

看着几年来一直像姐姐一样照顾着自己的樱,瑟雷斯汀这句话却最终没有说出口。

“我知道的……我知道的……”喃喃地,樱的眼角湿润了,抬起头,注视这那对红色的眼眸,“答应姐姐,明天一定要活着回来。”

“恩,我答应!”瑟雷斯汀郑重地点点头,“我一定会活着回来见你。”

“雷斯的约定最可靠了。”樱勉强笑了笑,“加油!”

。。。。。。。。。。。。。。。。。。。

之后又过了三天。

黎明。

星月依稀。

“雷斯,小心些,别勉强,”希罗尼拍了拍即将远行的少年的肩膀,“也许说了也是白费,找不到就回团里来。”

“恩,”瑟雷斯汀握住缰绳,“对不起……”

“应该向谁说?”希罗尼的话语引得周围一群哄笑。

“……”

“小雷斯,拿着这个,樱叫我给你的,”迦娜笑着递上一个亚麻布小包,“那孩子怕在你面前掉眼泪呢。”

瑟雷斯汀俯身用手接过,隔着布袋,隐约觉得是一个薄片。

“定情物?”人群中有人叫到,又是一阵哄笑。

瑟雷斯汀窘迫地慌忙把小包收起。

“好了,”希罗尼笑着说,“快走吧,要不那群家伙要取乐个够了,也好歹照顾下——”他抬头指了指不远处紧闭的房门。

“是!”

序章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