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风雨前
  • 心石奇缘
  • 付逸凡
  • 2574字
  • 2014-05-21 22:13:24

第一章风雨前

在一个树木长得郁郁葱葱的山谷里,阳光穿过树木茂盛顶冠的缝隙,照在山谷的深处,那里生长着一颗奇怪的树,那棵树分为两岔,一岔开着洁白无瑕的山茶花,另一岔则是开着粉红艳丽的桃花,在树的最中央,还有一颗心形半透明的石头做成的吊坠,那棵奇怪的树旁边,还生长着五棵山茶花树,那五棵山茶花树上,也开满了艳丽夺目的花朵,五棵山茶花树和那棵奇怪的树一样,一年四季都一成不变的开着花,而且那些花也都不会凋零败谢。那棵奇怪的树就是我,我屹立在这个山谷里已经很久很久了,我想要给大家讲一个故事,这是一个关于人与妖之间的故事,我想以这个故事告诫大家,妖魔鬼怪纵然可怕,但相比较而言,更为之可怕的是人心败坏。我要讲的故事从这里开始,在一个村庄的四周,长满了山茶花,到了山茶花盛开的季节,漫山遍野都是山茶花的影子,有红色的也有白色的,形态各异,这里一朵那里一簇,整个村庄都弥漫着山茶花淡淡的清香。七月天气,酷热难耐,人们都到茶馆中避暑去了,街上过往的人有个没个的走着。摊贩们也远远的躲到墙角里去了,此时谁还想着养家糊口。忽听得一处喧哗声时起时落,便打着好奇的灯笼迎了上去,走出几十步,看见一座桥静静的浮在水上,桥的两头各有几颗柳树立在那里,把杂乱无章的头发沉沉的披了下来。右边是一面墙,左边有一条畅道,迎着河笔直的拉伸穿过了另一条街。此时笑声又起,朝着那里走过去,流水声夹杂着蝉鸣声,偶尔还有清风拂面。走了没几步,有一户人家,门向南开,没有贵重装饰物但整洁干净。门半合着,推门进去,背门坐着四五桌一二十人,有吃瓜子的、有吃点心的、有喝茶的也有睡觉的。再往前有一张长方形高桌,一人穿着长裳站在桌后,那人中等身材,脸偏瘦,浓眉小眼。右手拿一把叠扇正挥舞着说书:“那张振平日里欺压乡邻无恶不作,哪里吃过这样的亏,气得咬牙切齿,爬将起来瞪着大眼喊道:“小子,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知道爷是谁吗?”那壮士冷笑一声:“你是谁如何?我只知你欺压乡邻、莽横无理、无恶不作。”“哈哈哈哈。”张振笑到:“你既然这么了解我,为何见了我还不远远的躲去,你就不怕我杀了你吗?”那壮士走到张振面前,贴着张振耳朵轻声说:“怕......自然是怕,但比我还怕的人很多,为了让他们不再怕,你必须去坐大牢得到应有的惩罚。”张振听了这话惊得往后退了一大步,说:“就凭你,我看是下辈子也没这个机会,哈哈哈......看你也有些胆量,若叫我一声大哥,我保你在这一带平安无事,怎么样?”那壮士笑笑说:“那就多谢大哥了,不过依小弟之见......大哥平日里辛苦劳累,还是到大狱中休养一段时间的好。”说完还没等张振反应过来,就把他扑倒在地,张振大喊不服要求起来再较量。那壮士好像没听见一般不理会张振,取出绳子把张振的双手绑在背后,押送到官府去了。张振一路上又闹又骂,那壮士好不容易把他带到衙门,在堂上张振的那个样子可真是叫人哭笑不得啊。”“哎......我说先生,有没有新鲜点的,要没有我们可到别地听了啊。”一个人说。说书先生忙说:“各位别急、别急,新鲜的有啊,老朽这就给各位说上一段。”大伙一听有新鲜的忙催了起来。说书先生把纸扇往桌上一拍,大伙都静了下来。“传说在很多年前,具体是多少年也不清楚了,大约有几百年吧。在我国现西南边疆有一个古老的国度............滇国。滇国刚刚建立根基不稳,战乱绵绵,国内人心惶惶,滇王很是头痛,那日正值国王大寿,众臣纷纷向滇王贺寿,席间,大臣们见滇王愁眉不展,不解其意,当下交头接耳议论纷纷。这时一位臣子站出来向滇王行了个礼,说:“今天是大王大寿,本应是高兴的日子,但大王却始终闷闷不乐,作为臣子实在不愿看到大王这样,微臣有个建议,每人说一个笑话,谁能让大王笑,谁就可以在没能让大王笑的大臣中挑一位表演一个节目,诸位意下如何。”一众大臣都点头称好,再看滇王,滇王闭合双眼没有理会,大臣们以为滇王同意了,便玩了起来。前面几位大臣讲完各自的笑话,滇王还是老样子,闭合双眼,面无表情。大臣们以为是所讲的笑话不够好,没入大王圣耳。于是又有一位大臣站出来讲了一个,众臣听了笑的前翻后仰,此时滇王冷笑几声睁开眼睛,看着正陶醉的臣子,顿时火由心生,一把把桌子推翻在地,众人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目瞪口呆的都愣住了。滇王大骂:“看看你们自己,国已快将不国,你们还有心情玩乐,都给我回去好好反省反省。”说完气冲冲的出了大殿。滇王来到山上,看着星河照耀下的崇山峻岭,感慨人的渺小、地的浩大、天的神圣,走着走着走到一颗大树下,滇王看了看四周没人,回过头对大树倾诉了自己的苦衷,说完抬头看了看大树浓密的顶冠,无奈的说:“可惜你不会懂我现在的心情。”“不必悲伤...........”那声音来得突然,把滇王吓一跳,忙向发出声音的地方看去,除了杂草其他的什么都没有,滇王想了想,笑道:“想是最近太劳累,幻觉......幻觉,。”说完转身回去,刚走没几步就被绊倒在地,回头一看原来是一条大蟒蛇,滇王被吓得面色苍白,大蟒蛇张大嘴巴要吃滇王,滇王被吓得闭着眼睛乞求说:“不要吃我,不要吃我,我是国王,只要你不吃我,我什么都可以给你。”大蟒蛇好像能听懂一样停住了,突然大蟒蛇变作人形,在滇王的背上轻轻一拍滇王就晕过去了.........。哥...........哥.........,众人犹如梦中惊醒,刚才听得都入了神,听到有人叫喊方才惊醒,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由得笑出声来,称赞到,妙啊...........妙啊...........,真是出神入化逼真得紧。一个女孩跑进来,头上扎个发髻,圆脸,细长的浓眉,大大的眼睛,黝黑的眼珠,眉宇间透着一丝担忧,穿一身雪白连衣裙,在衣服的映衬下,本来就很白的皮肤显得更白了。

“雪儿,快来,”逸凡回头说:“快来听大伯讲故事,比奶奶讲得好听多了。”

雪儿走到逸凡面前,说:“哥,我们快回去吧。”

逸凡听了站起来忙问:“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雪儿说:“奶奶病了躺在床上,奶奶叫我来找你。”

逸凡又问:“爹爹呢?”

雪儿说:“爹爹喝醉了,在院子里躺着呢。”

“你们先回去看奶奶”说书的张大伯说:“故事我这里有的是,有空再来让你们听个够。”雪儿微笑着谢过了张大伯,逸凡牵起雪儿的手,和雪儿一起往回走,两人走到门口时,雪儿回过头向张大伯微微笑了笑,眼里充满了谢意,张大伯也笑着点点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