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爱
  • 魔鬼龙三角
  • 小许有法
  • 2574字
  • 2018-11-28 20:45:13

最好的爱情是一见钟情,但最好的婚姻却是门当户对,因为婚姻是需要面包的,所以很多人的人生就自然而来地变得黯然与不敢多想了。

by小许有法

拍立得拍下的这十九张照片中,除了一张是全家福外,其余十八章的主角都是陈小沐。

云支自己是既不喜欢照镜子,也不喜欢拍照,应该更准确地说是,云支是既怕照镜子,又害怕拍照,因为他实在害怕看到自己的丑样子,他很是本能地回避着自己那连自己都控制不住地身体。

或许,别的父母给自己的孩子都是一个或者美丽或者强壮的身躯。

可是,云支的父母给他的却是一个累赘,这个连自己都控制不住的身体对云支来说,绝对是累赘。

它一手造成了云支终其一生的鸡肋人生,云支并不怪谁,因为怪谁都没有用,他只能默默地努力,可是努力真的有用么?

“努力真的就有用么?”这是他在创作每一部长篇小说,写不下去或者没有点击率时时都会问自己的一句话。

点击率是网络长篇小说的一切。

其实很多自我标榜公平正义的地儿,往往也是恰恰是最缺少公平正义的地方。

大点网作者20万呢?整个网络中或知名或者不出名的写手就更加地多如牛毛了。

“你说一个水平很一般,学历又不高的废人,这么默默地努力着,真的会有用么?”云支经常黯然地说道。

那些年,云支经常性地独自一个人在黑夜里对着自己的那台千疮百孔的破电脑十分黯然地说道。

可是,他,云支除了写作,还能干什么?他倒是想做实业,做在神奇国度想要做大实业,需要的可不只是个人能力和雄厚的实业,最主要的是人脉关系。

当然,人脉关系能造就一个人,同时也能很快毁灭一个人,君不见有多少神奇国度达官与显贵是最终毁在了人脉关系上的?

亲亲相隐,才是自古以来神奇国度腐败的总根源。

他们是倒了,可是他们毕竟辉煌过了,可是谁能相信云支或者和云支这样的人合作呢?

云支是很喜欢安耽的一个人,就算是成不了大boss和ceo之类的,找间办公室,再买辆属于自己的小车开开,有空就看看报纸,喝喝别人孝敬自己的龙井茶,这样的日子,云支觉着也就完全可以心满意足和满心欢喜了。

喜欢简单生活的人,都喜欢过平凡而普通的小日子,如果没有这个病的话,凭借一向努力而勤奋,云支要实现这一点几乎是毫无压力可言的。

然而,现在,一切都的平凡都不可能,一切的努力加勤奋地最后的结果,对云支来说,往往都只是为了让寂寞的一天更快的过去而已。

写作,原本就是云支所并不喜欢的。

男孩子,最喜欢的往往是玩和打闹,写作,在小小的男孩子眼中,往往都是女孩子家家该做的事。也的确,打君和闹君,很快乐地陪着云支度过了整个儿童,小学与中学时光。

可是接下来呢?

中学过后呢,就是孤寂,当你意识到了自己的曾经的同学已经走远时,其实他们已经离你走得很远,很远了。

曾经的那个过去,

曾经的那些美好,

曾经的那些记忆中无法忘记的那些人,

已经再也回不去了,

那些消失在昨天的人,也已经再也追不回来了。

寂寞的人都喜欢写作,寂寞的人也只能把他们的情感通过写作这种方式写下来,写下来的文字便逐渐成了永恒。

在神奇国度的网络空间里,其实活跃着很多像云支一样,身体中度或者重度的残疾人。

他们都是被神奇国度的主流社会排除在外或者刻意遗忘了的一群人,他们只能通过这种方式把自己的那个人记录下来。

被记录下来的那些美丽的亲们,

也许她们本人会像rose一样老去,可是她们那些被记录平来的青春,那一段一生中最美丽的青春年华,却会随着作品本身被永远地记格了下来。

一千年,一万年之后,甚至十万年,一百万年之后都不可能褪色的。

当年老色衰,满脸皱纹,孤苦无依,身体连路都走不稳的rose和沈佳宜们,再次打开那本记录了关于她青春的书时。

“她”或者“她们”会真的会无比感谢当年最认真追求并且珍惜过她的“色鬼。”

人性本欲,故男人本色。

在别的路都被堵死的情况下,写作这条路,云支就算明知道是死路也是必须一条路走到黑,走到底。

事实上,云支知道,事体很多时候往往无那么糟,因为只要你投入全部精力与情感觉,专心至致地想做好某一件事体的时候。

上帝总会发现你的,同时他也会毫不介意的拉你一把,因为上帝始终也是仁慈与可爱的。

事实上,后来很多人都出名了,都变成了有钱银,并且找个了一个很善良的女人,组建了属于自己的家庭,但他们并不是挥金如土,一无是处的土豪而是:

并不倜傥,懂得珍惜生活,珍惜生命的文豪。

事实上,默默无闻,也没什么,20万写手,哪怕有200万人写小说也根本不算个什么大事。

事实上,神奇国度的机械而僵化的教育体制所造成的原创作者,大量缺乏,写得好的更是绝对是属于凤毛麟角,屈指便能数出来的就那么几个。

唯坚持,不放弃,便会有上帝,便有有阳光。

“还剩下最后一张了?色鬼,你想给谁拍呢?她么?”陈小沐凑过脸来过在摆弄相机的云支道。

“她?谁啊?”云支见她这么一问便反问道。

“你的那块香皂,舒付佳啊?”陈小沐带着明显地醋意道,女人天生都是爱吃醋的。

“别开玩笑了,我可不敢,想都不敢想,”云支很真诚地回道。

事实上,在加舒付佳童鞋为好友时,云支就明白地告诉过她,有只色鬼会偷看她。

但也仅仅只是局限于,女人偶尔路过自己门口时,其余,云支便真的不敢看了。

云支没有要过她的一张照片,也没有偷拍过这个漂亮的女人一回。他只会忠实地把她的美丽和善良很是忠实地记录下来,并让它们都定格成永恒。

交友在于心诚,诚心诚意的朋友,做事喜欢光明磊落与始终如一的相敬如宾。

男人都是色色的,都是喜欢交些美女做朋友的,但别人不愿意做的事体,那也实在没有必要勉强对方。

云支喜欢守着一个人或者一个地方很久很久。离开呆了十年的中茂公司的原因,是因为它倒闭了,然而离开森木的原因,仅仅只是因为云支的身体受不了了。

实际上云支的身体一向来都不好。

离职报告,是云支拜托同事转交的,他是始终不知道,那个叫“舒付佳”的漂亮女人,到底有没有结婚,有没有男朋友的。

云支始终只是一个无能为力的路人甲,他也只能无能为力地一路送她幸福安康。

缘份就那么多,

喜欢上你的人,同时也必须是会懂你的人。

做人都有难处,朋友间分离会变成常态,也会是一个注定的结局。

还好,云支把她们一一都记录了下来,这就是朋友之“爱”,他也只能做这么多了。

“色鬼,知道‘沐’字是什么意思嘛?”陈小沐问道。

“‘沐’嘛,就是沐浴的意思。”云支回道。

“那来吧~”陈小沐拉过云支的手上来楼。

流水响起之后,

“啪~”地一计之后,

便定格了永恒的美丽的身躯。

至于黄不黄呢?还是要看两人之间的关系的,但是,可以肯定的是:

无欲之人,肯定是没有“人性”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